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未名殘章/幻想系/簡介

From 存档计划
該頁面的編輯正在進行中。

請幫助我們擴充或改進這篇文章。

幻想系(Fantasia,本意為狂想曲)是作者湖遠星所描寫的幻想世界,擁有魔法、科技和幻想物種。

主旨直指「魔法與科技的對立統一」,但是目前而言只是輕鬆的老師教學日常。作者描寫的順序也比較隨意,並沒有完全按照時間順序寫。

每個位點(即文章)的內容在下方段落給出。

序列寫作動機[edit | edit source]

第一篇是未名殘章/4,主要的寫作目的是把腦子裡一直環繞的那個畫面寫出來。

具體來說,就是遠星和琉璃(她當時還沒有名字)在森林裡面給孩子們上課的那種畫面。

是的,就這。沒有更多的理由了。幻想系的故事,也就這樣開始了。

什麼是幻想系[edit | edit source]

幻想系(Fantasia)是擁有現實世界所有科技要素的魔法世界,其內的人類與其他幻想物種的地位存在平衡且接近平等的關係,且總體趨勢為魔法要素正在與科技要素不斷融合。

這句話聽起來很複雜,但是簡單來說,把故事當哈利波特去寫就是了。只不過,哈利波特裡面較為封閉的魔法師社會在幻想系中已經開始融入到科技側社會了。這也就意味著,在幻想系的現在篇中寫一位會開車會用電腦(幻想系也稱終端)的魔法師是很正常的。同樣,描寫一位日常服用魔藥的科學家(幻想系也稱技師)也是很正常的。

在現在篇中,幻想系的學校教學和現實基本一樣,但是多了一門魔法要學。也就是說,一個人先後出現在魔法教學和數學教學裡面是很正常的事情。同樣的,如果出來了一位很會魔法的化學家也是很正常的。

幻想系的魔法和科技實際上是對立統一的。也就是說,現在篇越是描寫魔法和科技看起來很不同,就越是鋪墊魔法和科技是多麼統一。在非常遙遠的未來(故事本身的時間線角度),他們會取得統一,融合成「科學」,讓人類在幻想系中邁上一個新的台階。這是否會意味著人類與幻想物種的平衡關係會被打破呢?我們還不知道。

內容簡介[edit | edit source]

追溯篇[edit | edit source]

未名殘章/15[edit | edit source]

主要講述的是寫作初期幻想系大概是個什麼感覺。

簡單來說,這個世界雖然科技水平很高,但是科技氣息並不厚——比現實的感覺要落後一些。

可以看出,從這裡開始就已經有了科技魔法統一的概念——科技作為人類自身對世界認識的結晶,必然可以把魔法改造得更好。大概是這個意思。

再就是表達了希望有人能和我一起寫。

分割線

未名殘章/18[edit | edit source]

本篇主要補充了Cirrus的一些東西。

Cirrus,簡單理解,就是幻想系的網際網路。不過,作為相對新生的概念,它的規範意識卻很強——現代網際網路的很多屎山在這裡被規避掉了。

主要是講述了幾個Cirrus網站。之後的篇目可能用得到。

分割線

未名殘章/24[edit | edit source]

本篇補充湖遠星的身世。順便附帶了一點當時大魔法師考核的劇情。

本篇沒有時間點——主要是怕數學不好算錯了。參見下方唯一的時間點,讀者們可以自己算算大概是多少,嗯。

身世

湖遠星,作為魔法師家庭出身的人,同時擁有一個真名(Jason)與一個呼名(Lakeus)。由於被知道真名對魔法師來說是一件不算太好的事情,因此魔法師家族大多有這個習慣。

再說說姓氏:Dimming-Twinkle(這個姓氏我知道很假但是我沒辦法了),微明-汀克爾。這是兩個沒落的魔法師家族合併之後的姓氏。雖然我當時寫的是複姓,但是和真正的(西方)複姓還是有區別的,因為這個姓氏現在不涉及到婚姻導致的改姓。也就是說,自從兩家合併之後所有人都是這個姓氏。

沒落的意思不是不會魔法,而是血緣傳不下去。大家都清楚某些皇室為了「血統純正」在歷史上搞了很多近親結婚的事情,這裡的原因大抵也差不多。沒落的另一個意思是生活習慣平民化。

遠星的這個個例沒有任何逆襲的意思,絕對沒有。換句話就是,他要是真的童年沒接觸過魔法,那麼他可以成為更好的技師。只不過機緣巧合,他的魔法適應力不差,而且恰好再次發現了較為科技側的一種魔法理解方法而已。

那既然魔法水平還不錯,大家就決定,不能放過這個機會,就把遠星送到魔法學校去了。但是時機不巧,當時魔法師社會還沒有那麼融入科技側社會,而科技側社會也不太認可魔法師社會。因此遠星只能選擇使用時間流速計,把人生時間重分配掉,來完成兩側的學業。

然後就是大學了。遠星現在用著很便利的各種東西(比如可移動的實驗室,筆跡修正等)都是大學搞出來的,也了解到了更多的東西。

考完大魔法師,休息一年,理論上就業是不用愁的。但是不巧的是休息這一年出遊的時候出了意外(下文提到的回火),於是更多的時間基本都花在了治療和恢復上面。這段時間他也只能在治療機構(實驗室)裡面待著,於是就慢慢的為了滿足自己兩側的需求,慢慢也就建立起了之後各大高校也有了的兩用實驗室。

在實驗室待了一段時間之後,他就留在大學裡面講課了。再之後,他就去阿凡斯地區,故事來到了現在篇。

考核的細節

遠星的大魔法師考核考了兩次——第一次主考官是艾索,卡在了古基茲摩語上,評定結果是中級。

第二次是李文斯頓的老師,艾倫。這次考核是艾倫「生前」(大魔法師由於賢者迴廊所以所謂的精神是基本永恆的)最後一次考核,而考核的形式也很奇怪——沒有任何的偏難怪題,沒有任何的不可預料,而是簡簡單單的一個心理測試:

在「正式考試」之前,艾倫說,現在就放棄也可以得到B+。換句話說,面試你完全放棄也有機會得到大魔法師的職稱。這是一個很仁慈的讓步,對於大部分人來說。但是,如果你選擇了繼續考試,那麼在發下來的試卷中,你就會發現,你獲得了A。也就是說,只要你有信心選擇了繼續考試,那麼你就是大魔法師了。

沒錯,這一年的面試考題,就是考信心。

但是這還沒完。艾倫在試卷上又給出了一個選擇——考試完之後,可以選擇去他那裡進行真正的測試。而真正的測試,也只是一個簡單的問題:

魔法最重要的是什麼?

——艾倫·勞埃德

這個問題回答出來,就會成為他的閉門弟子。當然,如果沒能回答出他想要的,但後來有幸能跟在他後面學習,他也不會虧待你。

他是那種骨子裡不放棄魔法師生來的自信、驕傲與規矩意識的人。他所期望的也是這樣的人。但是很可惜,他兩次問,都沒能等到規矩這個詞。

但是,年紀大了,他明白他們的想法——他能欣賞,但並不認同。因此,遠星被給了O。

全O成績很難——除了理論基礎十分優秀之外(當然遠星最擅長的就是理論),面試的運氣和回答結果也是很不錯的人才能達到。當年的李文斯頓啊,艾索啊,也不一定就取得了這種成績,但是憑藉後來的努力,也可以接替上主考官的工作。

艾倫「死」時已經過百歲了,是喜葬。舊時代不朽的離去,也鋪墊著新時代力量的登場。

分割線

未名殘章/38[edit | edit source]

回火
回火之後
分割線

現在篇[edit | edit source]

未名殘章/4[edit | edit source]

實踐課

故事開始於阿凡斯地區(Avance Area)的托金斯森林(Tokkiens Forest),周圍有坦派斯特山(Mt. Tempest),接連森都伽華(Shindu Gawa),即人類側所稱的瓦斯特森林(The Vast Forest)。新來的遠星(Lakeus)老師(在故事開始描寫之前琉璃和他們臨時定的叫遠星哥)和琉璃(Glazure)一起帶加里特村(Village Carrit)的明頓學校(Minton School)的同學們上課外的實踐課。

琉璃使用了「Geofence」,與現實中地理圍欄的那個意思差不多。遠星則傳送到邊緣察看邊界周圍有沒有精靈。

高年級班長麗茲(Liz)採集到了浮流草,作為新材料,遠星開始導入,教授製作粗製草藥。

中間的具體過程省略。

備課室

上完課,鏡頭轉到備課室。

遠星和琉璃閒聊,交代一下教學環境,交代遠星作為大魔法師的背景以及琉璃的祖父李文斯頓(Livingstone)。為後面的位點(也就是追溯篇裡面交代時間流速計相關的文字)做鋪墊。

天色漸暗,開始吃晚飯。琉璃有做好的便當,而遠星則是開始吃「很原始的」方便麵——沒有太多的包裝,是自己準備了一個杯,在裡面盛裝預先做好的麵餅,再加入存在玻璃容器內的調料,然後加水。安排魔法側先發明方便麵只是自己的興趣使然。

特地選的是味道不大的,不然會很影響後面的集體備課。

集體備課

集體備課的時候遠星說的角度實際上起點來說過高了——雖然自己在說出來的時候就已經知道好像不太對勁,但是他儘量沉住氣,儘量委婉的說了出來自己的擔憂以及確實不算理想的進度。

這段內容裡面有很長一段遠星自己的話,其他人很難說插上嘴——說完了之後也沒人繼續追問,而是琉璃解圍說要總結。

因此在準備回家的時候,他便下定決心要自己透過實踐把進度搞上來。

分割線

未名殘章/8[edit | edit source]

早起上課

遠星早上起來(之後提到遠星不常睡覺這一點請暫時忽略)發現自己不在實驗室裡面。

沒錯,他在阿凡斯地區的加里特村外圍的某個房子(之後提到他把實驗室透過某種方式連接到這裡,這一點也請暫時忽略)裡面。也許是某些儀式感的原因,可能好好睡了一覺。

昨天晚上他就準備好了背包,於是直接出發去學校。

由於可能是睡得少的原因,來的很早,辦公室裡面還沒人。於是遠星留下來一張便條,讓所有老師晚上再留下來。

琉璃來了。兩人寒暄之後,確認了今天的任務。

一日常規

一日常規包括早讀,早會,上午上課和答疑,午飯午睡,下午上課和答疑,早晚打掃衛生以及老師晚上開會。遠星先是去看早讀。

早讀課和現實差不多——個人認為能讀起來的早讀才是好早讀。不過對低年級的孩子們來說,讀起來並且不亂有一點困難。中高年級的話……嗯。

再是兩個老師,艾希莉(主教文,但是也教理)和約瑟夫(紀檢,理)。遠星要旁聽他們的課,都在上午。

插入了一段關於魔法課實際情況的介紹。

接著就是兩位老師上課的過程。側重高年級。

總體上來說我是按照我自己接觸過的某位老師(我不記得是哪位)寫的。他們教的肯定不差,但是內容導入的相對於首都學校的孩子來說是很慢的,繼續下去課時肯定趕不完,什麼魔素啊各種東西講的都太少了。

於是他經過溝通,把下午的課時要了過來自己上。

總之的話,因為新老師大家比較興奮吧,所以很多人跟上了節奏——跟不上的在後面習題的時候再點撥一下。

理論講完了就是就是綜合題。當然,這種綜合題本身也沒準備讓他們在課上寫完,很多都是課後作業。還剩幾分鐘他就補充了一下魔素的來源。

當然,魔法課要有魔法課的樣子,所以他真的在教室裡面撒了火球。

再次開會

遠星先是為昨天的話道歉。

當然,大家很識趣的說「不必,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是」。

遠星正式提出要加入全科教學的隊伍。不過由於他沒教過科技側,所以先當助教。

分割線

未名殘章/16[edit | edit source]

我家還蠻大的,有一個實驗室那麼大

在下午放學的時候,遠星留了三個學生去做學生實驗。

學生們、琉璃和遠星一起,驅車前往另一個學校以外的實驗室——在遠星家裡。

好吧,聽起來有點奇怪——不過遠星的實驗室的入口使用了比較特殊的空間裝置,因此可以做到任意門的那種感覺。某種意義上,帶著這種東西出門意味著你不用怕東西丟家裡了——反正可以隨時回家拿。

正式實驗

這次做的實驗是對課本上色素提取的改編實驗——加入了用分光光度計定量分析光譜的環節。和課本不一樣的是,這次的材料選的是潛聲植物。

先是用無水乙醇(課本上使用的丙酮有毒,遠星就沒讓學生用)提取色素,要先把植物研磨了。和課本一樣,加入二氧化矽幫助研磨,加入碳酸鈣防止色素被破壞。

在研磨的時候,為了讓實驗進程更快一些,遠星決定用水浴鍋穩定並提高提取的溫度,於是派琉璃去預熱(在畢奇巴勒學習時琉璃用過水浴鍋),他便去拿電子天平,準備讓學生開始稱量。

稱量的時候好像灑了一下,不過魔法很便利,灑了也可以很方便的把一切恢復原樣。

在稱量的同時遠星開始校準分光光度計。為了避免無水乙醇溶劑對實驗的影響,他向空白比色皿加入無水乙醇,並按照指示將這個比色皿插入分光光度計的槽中,開始預熱燈泡並校準。

稱量完放入錐形瓶,用棉花塞上,就要開始水浴了。由於實驗室用的錐形瓶過小,會漂起來,因此要用一個大燒杯作為容器防止錐形瓶起來。

接下來介紹分光光度計及比色皿的使用,以及開始正式測量。遠星則去分離色素,接下來就是做強光對色素分解的影響。

和課本上不同的是,調光燈沒有空閒的。因此遠星和同學們想了另一個實驗方案。為了避免光源之間的干擾,遠星又使用了視障隔開每個組的光源。

光照處理完之後,遠星和同學們測量了吸收率曲線,認真填寫了實驗報告。在把學生們送回家後,遠星和琉璃在學校辦公室稍作整理便各自回家了。

遠星稍後把實驗報告上傳到了Cirrus上。

分割線

未名殘章/19[edit | edit source]

(註:本篇提及的新年迎接會並未完成。)

時間很快來到了冬季(中間的教學過程略),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冬季節和新年迎接會。之後便是期末考試。

先是介紹了三種曆法,然後就出現了幻想系的一個時間點:喬治曆1783年12月的最後一週,並且31日是新年迎接會。

新年對於遠星來說沒什麼太特別的——最多就是每年末自己會做一次年度備份以及發版,就算賢者迴廊那群人新年有活動他也沒去過幾次。但是畢竟是第一年來到這個學校,他也沒好意思鴿掉。

同學們反正是熱情高漲——都在等新年。文藝部的那些學生都開始抓緊練習了。遠星很少在公開場合露面(雖然賢者迴廊不算公開場合他也不露面就是了),所以不太知道該怎麼辦(畢竟老師是要出演節目的)。

不過,既然都決定要出席活動了,那做的再乾脆一些,新年回個家。某種意義上走出這種舒適圈也是需要一點勇氣的。

活動這種事情也算有好有壞——對於教學任務來說,活動最大的影響就是上課的時候同學們會很不專注。上課不專注,作業又塌下來。老師也會變得很疲憊。

之後,遠星開始準備節目。

也許靈感總是會出現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因為自己寫的一句歌詞,他開始思考魔素的本質,然後根據直覺寫下了屬於自己的魔素,「微明的魔素(Dimmintwinkium)」。

為什麼當時安排了這個場景呢——我也不太記得了。

分割線

未名殘章/22[edit | edit source]

水課

既然有了這麼重大的發現,遠星就決定,馬上寫個報告。但是天已經亮了,下午開始就是活動了。於是,他決定——光明正大的水課。

抓緊一切時間寫這篇報告,但是也得把課上了。雖然今天的內容不難,但是這種單看筆記的課堂氛圍也不夠好。遠星自己上課也漫不經心的。

不過呢,由於自己真的忍不住把這個發現告訴別人,他就即興把剛寫出的魔素融入到了今天上課最後留的例題裡面。一共50多位同學可能會意識到這個秘密。

當然,麗茲是發現了的。他能感知到,但是沒有馬上點出來。

之後,他把這些例題的答案收上來,和寫好的報告一起鎖了起來。

活動

下午便要開始準備活動了。首先是服裝(遠星的法袍在他自己看來實在太羞恥了),然後是節目單……

分割線

未名殘章/23[edit | edit source]

準備

新年迎接會之後的那三天假期,他騰出來去了賢者迴廊的一個接待處,詢問關於李文斯頓的事情。

說是詢問,實際上,大魔法師之間是可以透過特殊的方式進行交流的。大魔法師的意識會連接到賢者迴廊,因此即使在現實世界死亡了,大魔法師的意識也不會立馬被世界機制回收,而是轉存到賢者迴廊裡面。當然,這種意識並不能和以前一樣活躍,所以目前來說是魔法師提出申請才能啟動儀式。當然,每次儀式的間隔時間也不能太短。

不過,在這之前,他決定先看看李文斯頓生前決定留在賢者迴廊的手稿。一般來說,手稿不公開說明裡面肯定有什麼秘密。但更令他感到驚奇的是,李文斯頓在絕對信任的基礎(也就是認為賢者迴廊會好好的儲存這些手稿不被公開)上依然做了些手腳。當然,天時地利人和,遠星恰好擁有解開這個謎題的能力。

不過,這只是個意外發現。知曉也有大魔法師自己寫出過魔素,他就更放心一些,和他交談的時候也就更有籌碼。

召喚

要召喚死去的大魔法師,需要以他的物件作為媒介。使用他所認為的越重要的物件,成功概率也就越高。召喚所使用的法陣也很久沒人改過,基本上可以認為是最優解了。

召喚成功的一種跡象就是出現空間扭曲,但是這種扭曲通常是不穩定的。對於空間系以外的魔法師,他們只能希望這種扭曲存在的時間可以長一些,不至於短到自己沒來得及問完所有問題就消失了。但空間系魔法師可以改變這種扭曲,使得這種扭曲更穩定。

緊接著就是一段非常長的對話了——你來我往暗流涌動的那種。大魔法師之間都明白的東西,他們也就沒有說了,因此想說明的東西十分隱晦。

當然,無外乎是交代了一下魔素,交代了一個伏筆(兩側可能會出現的戰爭),以及關於伽華的事情。

實際上,這次對話也體現了一點:魔法側實際上還遠遠沒有準備好融合。尤其是前輩,基本上沒有這種準備。而賢者迴廊作為魔法師統一戰線一般的存在,也必然需要很大的氣力才能適應很久以後到來的世界。再問一個好問題,請問什麼才叫做沒有歧視?個人認為,沒人在意就是最大的無歧視。要讓魔法接納科技,讓科技接納魔法,必然需要去除兩方的傲氣。就目前看來,條件尚不成熟。

分割線

未名殘章/26[edit | edit source]

學期完結

期末考試考完了,就到了老師開會的環節了。

開會的最後一個環節,便是交流各自的安排。

當然,拜倫曆區的幾位照例是要回家過年(他們的新年比喬治曆新年要晚上一會兒)的。琉璃則和往年一樣出去旅行。埃蒙和往年一樣忙。遠星雖然是拜倫曆區的,但是今年是第一次回家過年(由於各種原因以往他都沒有回去)。

確認完畢,大家便各自收拾,準備離開學校。遠星注意到琉璃好像有點迷茫,便詢問是怎麼回事。當然,遠星能猜到是李文斯頓的事情。用幾句謎語點撥了一下之後,他便離開了。琉璃去考大魔法師這個伏筆我倒是沒準備什麼時候收掉。

琉璃最終回過神來,決定先開始旅行。也許旅行的途中自己會更明白他說的話。

整裝出發

遠星則開始打點行李,準備回到畢奇巴勒。從加里特村來到最近的火車站也要十幾公里,他只能使用浮空術(Levitatio)以在禁飛區的限制下儘可能快速地趕到火車站。然後他睡了一覺,4個小時後又起來準備處理長長的通知列表(因為只有回到畢奇巴勒才能處理電子信使實際收到的信件)。

然後交代了一下琉璃的出發,以及學生的情況。麗茲這裡留了魔素的伏筆。

分割線

未名殘章/27-[edit | edit source]

回到家鄉
追憶過去
分割線

其他篇[edit | edit source]

未名殘章/25[edit | edit source]

分割線

未名殘章/27+[edit | edit source]

分割線

未名殘章/28[edit | edit source]

分割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