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未名残章/4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残章/3未名残章/4 | 未名残章/5

Other languages:

托金斯森林里,孩子们坐在石头上,听着老师讲课。

“阿琉姐,远星哥,今天我们要做什么啊?”

“今天,我们上一堂实践课。”

远星拿出一些草药,往一个锥形瓶里放了一些,举了出来。

“今天的这堂草药课,我们会亲手制作一份粗制的草药。在标本室看过那么多植物了,我相信你们一定能找到自己想要的材料。”

阿琉姐拿出了准备好的黑板。

“如果不记得了的话,可以看看事先准备好的方子,在划定的范围内找到在之前的课程中认识的几种愈伤性的草药。如果你们遇到了没看过的植物,记得问哦。”

阿琉姐法杖一划。

「Geofence」——

同学们便四散开来去寻找。

阿旺斯地区资源丰富,人烟远比首都毕奇巴勒要稀少。附近连着坦派斯特山——传说中雷暴之龙沉睡于此——和森都伽华,即人类所说的瓦斯特森林,是精灵(准确说是伽华种)的国度。

凭借着大魔法师拉凯依——也就是“远星哥”的马甲——和他的前辈们的研究成果,人类同时掌握了相当雄厚的魔法与科学的基础。远星后来换回了自己最开始的身份,从首都离开,四处游历。

“阿琉姐,这株叶的边缘……”

……

远星传送到了「Geofence」的边缘。

通常来说,伽华种相较于其他精灵来说还算和善,但是万一打扰了什么……也不好说。

精灵们的术式水平极其高深。他们稍微写点进阶一点的术式,就够人类魔法教授们“赏析”一会儿了。而那些压箱底的大型术式,又不会轻易示人,即使得到了,大魔法师们也得花上点时间解析明白。

附近似乎没有……行。

“远星哥——”

远星一回来就听到了孩子们的叫声。

“咋,让我看看……”

首先是高年级的莉兹班长。她倒是采了不少……最终选了……嗯?

“莉兹,你知道这一株是什么吗?”

“浮流草。我的妈妈教会我用浮流草做成冻。”

“那好。同学们,”远星把孩子们的注意力引到他身上,“我先来演示一遍一般的草药的粗制步骤。注意回忆一下之前的实验课的操作步骤……”

远星先加了些粉末,研磨这些草药。然后就和他自己的实验室一样——

仪器与仪器间天衣无缝地连接好,只需要小心地控制温度和压强……然后装瓶……

“莉兹同学所使用的浮流草我们上节课没有讲。浮流草,……”

……

“老师再见——”

“同学们再见。”

……

备课室。

“但是大魔法师就在身边教学什么的……这种事还是不敢相信啊。”

琉璃坐在远星桌子的对面。

“这次来不会待很久吧?”

“说不定,”远星回答道,“事实上,我现在不太愿意别人叫‘大魔法师’……这很生分,明明魔法也只是一门普通的学科……嘛,说回时间。”

远星站起来,走到一边。

“也许会一直在这里。嘛,但是毕竟还是顶着大魔法师的头衔,总有一天会忙到没法顾及这边的,大概。”

阿琉姐——本名是琉璃——是这片区域——阿旺斯南部的卡里特村——的为数不多的教师之一。卡里特村的这所学校里人也不多,就更没有什么校长了。在的几位教师基本都是教全科,但是生活环境倒也算恬静舒适。就教学资源来说,户外实践课意外地多。

“说到这个,”琉璃说,“这个术式……”

“我看看”,远星看着术式,“嗯……哪里不懂吗?”

“就这附近……按照幻势降落的话,这一条能量路径应该不会运作。”

“再仔细看看?”远星轻声念了一个咒语。

“欸……这里原来?”

“嗯,”远星指着一条细线,“看这里。中间的空隙中有一些难以看到的精细纹路。知道是这样布置的话你再算算看。”

琉璃思考着。

“如果还觉得奇怪的话,我就把刚刚的咒语教给你。看看这个……”

“这是……「Inspector」?”

绿色的纹路在法阵上延展着。

“原来……这里也藏着……这里也?”

“这是从哪里得到的术式啊?”远星问道,“这种不是什么正常情况下人会写出来的东西,除非……”

“也许作为大魔法师的你已经猜到了?”

“从伽华那边来的?”

“是……是我的祖父在伽华时记下的。”

远星沉默了一会儿。

“他去过伽华。”

“是。很久以前,他在托金斯森林里迷路,走了很久,却走到了伽华。据他自己说,当时他擅自解开了结界,惊动了伽华的卫兵……”

“……你的祖父是?”

“史塔因·安托万-歌莱,也算当时这里最好的教师了,他——”

“你说的是,大魔法师利文斯通?”

“欸?”

远星盯着她。

“原来……我先解释一下。”远星顿了一下,“大魔法师通常不以真名示人,在极端情况下连家人都无法联系这两个身份。没想到老头子是这样的人……我还参加过他的讲座,后来参加了一期他的工作坊……”

“但是你为什么会……”

“为什么能知道,是吗?这就是大魔法师之间的秘密了。我能确定,我没认错人。”

“但是即使是这样,”琉璃有些激动,“祖父他也早已去世,又怎么可能参加——”

“咳咳,”远星示意她停下,“你觉得……我多少岁?”

“欸?嗯……二十五?”

“比这多不知道多少呢。这副面相,”远星搓了搓手指,“并不是我的真实面貌。”

“嗯……但是即使是这样,我还是‘阿琉姐’,你也还是‘远星哥’,对吗?”

“当然。”

远星默默的召唤出了一个和桌面上一样的术式。

“给你上一堂现场分析。”

……

“所以,就只是很基础的愈伤术?”

“‘基础’——你的意思是全方位的保护,治愈每个部位和每种伤咯?那可真够基础的。的确,长得也像非常基础的愈伤术……”

“是不是伽华种改良的愈伤术?”

“不排除。动用这种力气改造,我觉得伽华种有这个力气。”

外面的阳光渐渐暗淡下来。

“好啦……吃饭吧。再伟大的人也不能饭都不吃啊。”

“晚上还有一次集体备课,所以我提前做了自己的便当,”琉璃打开一个简单的饭盒,“锵——也还算丰盛吧。”

“啊……女生有的时候在这种方面就是很令人羡慕……我从来没搞这么精致过。”

“嗯?那你一般吃什么?”她把餐具拿出来。

“嘛……”

远星拿出一个小杯子。说是“小”,但是实际上比一般的马克杯大很多。

他打开杯盖,向里面倒了些热水。然后,他从包里拿出几盒风干的蔬菜和一盒粉末,倒到杯子里面,又把杯盖盖上。

琉璃一边看着,一边吃着饭团和沙拉。

“就是这个啦。”

远星拿出一双筷子,一夹。

嗯,一大杯面条。

“……我还以为是什么呢,不过,这样的风干和腌制的东西,不算很健康啊。”

“但是不需要花什么时间准备——虽然这样也就不能很丰盛了。”

远星开始吸面条。他小心翼翼地吸着,随时注意着有没有汤撒出去。

“今天特地选了清汤……不然味道到时候备课……就麻烦了。”

……

“远星老师,欢迎加入我们。”

“谢谢,我才应该谢谢你们让我结识这群孩子。话说回来吧,你们一般是怎么集体备课的?”

“那,接下来我们就来集体备课。主要是汇总和统一教学进度,以及……”

……

“那么这就是本周的进度汇总的大致情况。”

“提个问题。”远星举手。

“请讲。”

“目前是……低年级教到了G5,中年级教到了G9,高年级教到了G11预备,是吗?”

“……这些是什么意思呢?”

啊。

湖远星意识到他们好像并不知道这些。

“啊……嗯……我解释一下。毕奇巴勒最近几个月颁布了一个平均年级制课程标准。除去魔法,G1~G6为基础课程,对应低年级,包括了经典科学的初步认识,数学的代数基础和几何直观,也就是计算和认识形状这些,以及基础与少儿文学的引入。G7~G9是初等课程,对应中年级,包括经典科学的初步应用性结论的学习,文学的初步赏析,以及初步的记叙性文章及夹叙夹议的写作。G10~G12为通用课程,对应高年级,包括了经典科学的大部分成熟领域的初步至较深入学习,数学的大部分成熟领域的深入学习和综合,文学的正式赏析与正式的议论文写作。G13~G16目前是暂定的等级,对应毕奇巴勒大部分学院的四年制学习。这一部分的文件已经有了较为成熟的草案,基本可以当成最终方案。”

远星在包里找出一些文件。

“但是魔法是的确最近几年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教学规范,最近几周和其他一起发出来了草案,但是可以看得出来,并不是很完备。我也带来了文件。魔法与其他学科一样也分了16个等级,但是不同的是,魔法的基础必需知识非常的琐碎,实际难度上来说,比同等级的其他学科高出了1~2个应用等级。这种标准对于毕奇巴勒的那些顶尖学府来说,只要生源选的好,那么简直绰绰有余。但是对于其他学校来说,这种标准是一种非常沉重,甚至完全不合理的要求。”

其他老师传阅着这些文件。

“其他的不说了,我说说我校的魔法课教学状况吧。目前,低年级学了G5及以下的所有实践课,理论课却每个等级都有所缺漏。G1完成了九成,G2八成,G3六成,G4和G5合起来大约两成半。中年级和高年级也差不多,实践课基本达标,理论课越往上缺的越多。目前的教学进度一边要补齐之前的课程,一边要往后上,但是所有的学生,到最后,大部分都要去参加县城级别的统一学业水平测试。即使我们最终能够勉强完成所有的魔法课课标——当然,实际是什么样我们清楚——最后的结果也肯定是科技类学校占多数。但是,科技类学校现在大多都开办了魔法结合系,对于魔法成绩的要求也在进一步提高。魔法类学校则只能指望学生的悟性很强。如果真的有出不去的……只能说也很正常。”

大家沉默不语。

“我并没有说我们也得赶超进度……但是这是事实。理论课……即使是我们这里都是去过毕奇巴勒的老师,我猜也有相当一部分并没有足够的信心去把自己所有掌握的东西交给学生。实践课很多是好事没错,我们工匠多,资源也不少,但……”

……

“个人还是希望能够尽量多的完成理论课的指标的。如果后面教学的时候有什么问题的话,之后集体备课我可以尝试帮忙。我在大学里做过很多讲座,但很少带大课,如果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也请多多指教。”

“那么,”琉璃在黑板上开始总结,“我来总结一下。”

……

“琉璃。”

“嗯?”

“果然……我说了那么多,还是太自大了吧。”

琉璃和远星走着。她没有回答。

“之后备课的话,我把理论课的讲义和课程材料带过来。我要来上理论课。”

“哦……嗯。”

远星也只好沉默不语。

“我走这边了,拜拜。”

“明天见。”


此残章与其他残章目前存在系列关系,而这是初始的残章。下一章:未名残章/8

未名残章/4 - continues


未名残章/3未名残章/4 | 未名残章/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