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残章/phire~6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残章/phire~5未名残章/phire~6 | 未名残章/phire~7

“呼,这样就弄完了。”

我和姐姐把篮子里的罐子全都放进了广场角落的一个小仓库里。看样子这些是最后一批,姐姐终于把活干完了。

“小荻,你去玩吧,别忘了下午你阿桑叔和花穗姨就要回来了哦。姐姐在这里休息一会儿,之后还要和大家一起布置一下广场。”

好吧,姐姐一会儿还是要忙,而且我好像插不上手的样子。

广场是这座小镇的中心,居民区分布在广场四个角的方向上,东西南北是四条林荫道。广场的中心则有一座高大的石像,那是我们所有赫朗族人信仰的神明的形象,据说她就是我们的起源。

虽然说是神明,但看起来不过是个和我们一样长着狐狸耳朵和尾巴的小女孩,完全不像是负担得起神明大人重任的人物。

我们赫朗族人引以为傲的炼金术就是她创造的,不过听说她在几百年前消失了,而我们的族人一直都盼望着她的归来,想要一睹她神圣的真容,感谢她为赫朗族带来的一切。

总之中间好像发生了很多事情,但至于她真正的行踪,大家各有各的说法,很难确定哪一个是真的。

有人说她去了远方的异国他乡,要把炼金术传授给那里的人们。

有人说她创造了其他像我们一样的族群,让荒凉的土地焕发生机。

也有人说她其实一直都在我们身边从未离开,过着和我们一样平凡的生活,只是我们无法察觉。

作为一个神明,她会去什么地方呢,是有什么身为持有强大能力之人而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吗。

没有那种能力的普通人,不能切身体会到那种能力带来的责任和影响,恐怕想破脑袋也没法猜到真相吧。

顺带一提,明天就是起源日了。我们最早的族人就是几百年前的今天被创造出来的,所以这对我们来说是个非常重要的纪念日。

起源日临近的这两天,广场比平时热闹多了,许多人在广场边缘和林荫道边设起了摊位,有人发放吃的,有人发放节日服装,还有一些摊位则布置了一些传统游戏的场地。

说起来,旁边有个摊位从我和姐姐来广场开始到现在听起来一直喧闹不断,充满了小孩子们喝彩的声音,似乎是在玩什么游戏。

“加油,这一锤漂亮!”

“一、二、走!”

听起来像是在打彩花。走到摊位旁一看,还真是。

七八米长的遮阳棚两旁围着十几个孩子。

棚子下是一条用纸板围出来的直线形赛道,赛道的一头是一个用硬土堆成的小圆台,圆台上和赛道的另一头各用深红色的颜料画着一个炼成阵。

大家激动地叫喊着,目光都集中在从圆台那边飞出的小球上,孩子们按捺不住兴奋的情绪,在小球飞出的那一刻高高跳了起来。

“好,这次有戏!”

“快看,小球就快滚到圈里了!”

“再走一点,再走……哎呀。”

“还是差一点,太可惜了。”

围在赛道两边的大家看着在赛道尽头的炼成阵前停住的小球,惋惜地叹着。

站在赛道起点的男孩一手把长锤拄在地面,一手困惑地挠了挠头。

“哈哈!就说你不行,刚才还给我嘴硬!”

另一个孩子突然从男孩背后贴近,两手分别抓住他两边的耳朵,一脸坏笑着用手指疯狂搅弄着里面的绒毛。后者立刻从下面支起他的胳膊,咬牙切齿地想要挣脱,但并没有成功。

“那也比你强,也不看看你的球才滚了多远!把你的爪子撒开!”

两人一边吵着,一边打闹着走开了。摊位旁的孩子们看着两人滑稽的样子,笑得合不拢嘴。接着所有孩子们又看向赛道的起点,情绪再度沸腾起来。

“上啊,蛰子哥!”

“对啊蛰子哥,你炼金术那么厉害,给咱们露一手呗!”

嗯?蛰子?是我想的那个蛰子吗?

“这就来,你们瞧好了。”

低沉却充满傲慢的嗓音。

话音刚落,一个矮小却略显壮实的身影手握长锤出现在了圆台之前。

果然是他,我刚才居然没注意到他就在旁边。

蛰子是铁匠家的孩子。

就像孩子们刚才说的那样,他的炼金术有一手。

虽然他年纪应该和我差不多大,但要知道,我们赫朗族人大多在这个年龄才刚开始学炼金术,而且只会在这个阶段接触一些浅薄的理论,而他起步的时间要比这早好几年,掌握的炼成类型数量也远超他人。其他孩子过早学习炼金术常常会因为各种前置知识的缺失而处处碰壁。

周围的人常常称赞他为神童。不过除了天赋,他的能力也许还有一部分是受他的铁匠父亲的影响而培养出来的。

毕竟我们赫朗族人制作铁器也是需要用到炼金术的。

不过看到蛰子来这里,我多少有些不开心,因为我对他的印象并不好。

有一回我因为好奇炼金术的原理,趴在铁匠家的窗口偷看他的父亲打造铁器,结果被蛰子逮了个正着。

虽然感觉这并不算犯了什么大错,但他好像非常不乐意的样子,用傲慢的口气滔滔不绝地对我嚷嚷了半天,说什么我这是在窃取他们家族的秘传,真是莫名其妙。

不过他父亲知道以后好像并不在意就是了,还允许我直接进屋看,只要我不介意里面的高温。

最后我因为热得受不了离开了,结果还什么都没记住。

尽管如此,蛰子在那之后还是总让我觉得他没什么好脾气。

为了避免麻烦,我平时都是能离他多远就离多远。

不过这次毕竟能见识一下他的炼金术,还是留下来看一眼吧。

“来吧蛰子哥!你最厉害了!”

“你们看,他这是拿了几个球?”

五个。

蛰子一把从旁边的篮筐里抓出了五个球,然后等距横向摆在圆台前方。

不愧是他,处处都显露着神童才有的自信。

要是一般人来打彩花,光是把一个球打进圈就够高兴一整天的了。

“加油啊蛰子哥!打他个五球全中!”

“再加俩吧,你肯定行的蛰子哥!”

在孩子们此起彼伏的叫喊声中,蛰子闭上双眼,做了一次深呼吸。

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他在深呼吸的同时似乎散发出了一种威严的气场,不一会儿孩子们就在这种气场的震慑下变得安静老实起来,屏息凝神地注视着他的举动。

突然,蛰子双眼猛睁,双手高举长锤,紧接着迅速把锤头敲在了圆台上,发出厚实的响声,同时深红色的炼成阵也应声沿着颜料涂出的轮廓发出了白光。

“走!”

锤头压在圆台上片刻过后,蛰子大喝一声,以毫不拖沓的动作将锤头抬离台面,炼成阵发出的白光在一阵耀眼的余明过后立即熄灭,颜料原有的深红色再次显现出来。同时圆台前方突然刺出一排长短不一的土锥,将五个小球朝赛道的前方打出。

“帅啊!还是蛰子哥这一锤漂亮!”

“五颗球肯定全都会进圈!太厉害了!”

蛰子的声音一下子打破了孩子们的沉默,激起了一阵赞叹。

五颗小球沿着互不平行的直线滚动着,但相互之间没有碰撞,也没有蹭到纸板围出的边界。激动的孩子们手舞足蹈,小球交错的轨迹令他们眼花缭乱,一时不知把注意力集中在哪个小球上好。

很快,所有小球都停止了滚动。不过只有四个小球停在了赛道另一端的炼成阵上,剩下那个球虽然和其他球滚得差不多远,但在入圈后没有及时停下,从另一侧滚出来了一点点。

几秒后,那个炼成阵也发出了白光,里面的四个小球“啪”的一声同时炸开,藏在球壳内的大量彩色纸条随之瞬间爆发而出,纷纷扬扬地随风四处飘散开来。

“中了四个!虽然漏了一个但还是好厉害!”

“爆彩花喽!快抢啊!”

孩子们纷纷欢呼着跑去把爆出来的彩花捡起来。这其实也是打彩花的环节之一,孩子们会不约而同地比试谁捡得又多又快,最后把各自手中彩花凑在一起,然后一同撒向空中,看它们四处飞舞的景象。

这次一下子爆了四颗球的彩花,孩子们可有得忙了。

虽然漏了一颗没有停在圈内,但一次打好几个球的操作真的难得一见。要是普通人这么干的话,恐怕只会把球打得远近到处都是,靠运气也最多只能中上一颗吧。

蛰子的水平果然了得。

……啊,糟了。

孩子们都跑去一边捡彩花,站在另一边的我不小心和蛰子对上了眼。

我可不想再听他批评我说我窃取他家的祖传秘方,于是我赶紧把视线挪开,若无其事地想要从摊边溜走。

“哟,橙色眼睛的家伙。”

……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再次听到他低沉而傲慢的声音,我紧张得尾巴都直了起来。

橙色眼睛的家伙……

说的只能是我了。

赫朗族人的眼睛大多是绿色和黄色的,少数是红色的,包括橙色在内的其他颜色则非常罕见。

但这不重要。

他应该听到过我的名字才对,用这种莫名其妙的外号来叫我是想怎样啊。

“我叫荻,不叫橙色眼睛的家伙。”

“哼,没办法,记你的眼睛可比记你的名字容易多了。”

这是哪门子歪理。

本来想叫他个黄眼睛的家伙回敬他,但这里有好几个小孩子的眼睛也是黄色,想想还是算了。

我仍然不想搭理他,转身就准备走。

“这就要走了吗?不会又是想去我家吧?我家的秘传可都让你给学了去了,已经没啥好看的了,别去了!”

“我哪有那么大本事,我现在可还是对炼金术一窍不通呢。”

我远离的脚步没有停下。

“站住!”

我的屁股突然感受到了暴力的拉扯,脊梁骨有那么一瞬间好像要被抽出来一样。

这是一种十分不爽的感觉,不爽到让人全身的毛都要炸起来表示抗议。

这家伙竟然踩我的尾巴!

“啧!”

我一下子从他的脚底拽出了自己的尾巴,回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好在尾巴除了尖上沾了点泥土,掉了点毛以及摩擦得生疼以外,没有什么大碍。

才怪呢。早晚要让这家伙体会到和我刚才一样的痛苦。

“别急着走啊,你也来一锤,让我见识见识你的能耐。”

“都说了我不会炼金术了,不来!”

“好啦好啦,我不该踩你的尾巴,我道歉还不行嘛。打彩花也用不着你对炼金术有多熟悉,看见刚才那几个小孩子没?他们都能打。而且你看,孩子们现在都看着你呢,这你不得给他们露一手?你也不想让他们失望吧?”

蛰子边说边要把长锤和小球塞到我手里。

这家伙怎么回事,非让我打一锤不可吗。

不过他这么一说我才想到,这游戏虽然用到了炼金术,但连还没开始学炼金术的孩子们都能玩。

我以前虽然自己尝试过炼成些什么东西,自己准备颜料和材料,然后模仿其他人的样子想要弄出点什么来,但不知为何总是没能成功。

我对这个游戏也只是知道名字而已,而且因为以前一直找不到机会而并没有亲自尝试过。既然孩子们能玩,我确实也应该试一试,说不定还能发现以前失败的原因。

而且不知何时,十几双小眼睛的目光已经齐刷刷地落在了我的身上。

“来吧,大哥哥!我们都等着捡你打出来的彩花呢!”

“对啊,橙色眼睛的大哥哥,试一试吧!”

已经有几个孩子开始起哄了。他们期待的眼神确实让我有些不忍就这么走开。

而且“橙色眼睛的大哥哥”这个说法……

蛰子这家伙能不能教点好啊。

没办法,我只好一手接过长锤,一手接过小球摆在圆台前。

光是这么做,孩子们就已经在赛道两旁开心得跳了起来,有那么几个孩子甚至看得出来已经在等捡彩花了。

蛰子在一旁抱起双臂,眼神不时从我身上和圆台之间来回转移,不知道是不是在盘算什么,但我没有多想。

然后要做的应该是举起长锤,然后砸在面前的炼成阵上吧。这个炼成阵似乎就是在这种突然施加的压力下驱动的。

这么说来,我以前是不是就是因为没能搞明白炼成阵的驱动条件才失败的呢。

我学着印象中其他人手持长锤的样子,双手一上一下握在锤杆上,然后把它举过头顶。

长锤的重量主要集中在锤头上,说重不重,但一砸下去肯定能产生不小的冲击力。我就这样下挥双臂,把锤头砸在了炼成阵的正中。

锤头落地的一瞬,我隐隐感到有什么东西从我的身体里由双臂流向了锤杆,然后源源不断地进入炼成阵,紧接着使深红色的颜料发出了白光,和之前一样。

这些流出来的东西,说是某种能量会比较好吗。虽然身体并没有因为这种现象感到疲劳就是了。

起初只是能单纯感觉到能量在外流,随后我又产生了另外一种感觉。这种流向炼成阵的能量似乎开始在某个方向上聚集,等待爆发。

我略微动了一下手,发现能量聚集的方向和准备爆发的力度好像都有了些许改变。

……

我好像突然明白应该怎么做了。

看着赛道另一头的炼成阵,我继续细微改变双手的力度和方向,直至能量的聚集方向和爆发力度达到我满意的水平。

这时只要让锤头离地,炼成阵就会按照调整好的方向和力度像之前一样刺出土锥。

这些想法自然地随着我这些特别的感受接二连三地冒了出来。

我突然意识到,这马上就会成为我第一次成功使出炼金术的经历。

没想到这么顺利。

“走!”

我按照预想的动作,在力度恰到好处时迅速抬起了长锤,白光应声熄灭,同时一根土锥从圆台的正面刺了出来。

但在接下来的一瞬间,圆台前方闪出了另一道白光。

本来有这样的现象吗——

还没来得及我冒出这样的想法,我的双耳突然抖了一下,身体紧接着不由自主地猛蹲下来。

一阵凉风瞬间从我双耳间掠向身后。

之后的几秒内我都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直到我看见圆台前方的一小片地面也刺出了一根土锥。

而且那土锥的尖端正笔直地指向我的头顶。

回头一看,小球落在了我身后几步远的地方。

仔细一瞧,附着在小球表面的土渣下还隐隐显露着深红色的痕迹。

“噗……哈哈哈哈哈!”

听到这傲慢的笑声,我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我第一次使用炼金术的经历,就这么在一场恶作剧当中结束了。

本该在赛道那一端的炼成阵上炸开的彩花,差点就炸开在了我的额头上。

踩了我的尾巴,想让我在孩子们面前出丑,还毁了我第一次炼成……

都是这家伙害的!

“这就是你家的秘传吗……这么阴险的招式我可从来没学过啊。”

我捏紧了手中的长锤。

“哈哈哈哈!这当然不是,这……嗷!”

看着蛰子捧腹大笑的样子,我难掩心中的怒火,抡起长锤朝他的尾巴尖就是一下。

蛰子立刻因为疼痛而扭曲了笑脸,一屁股仰坐在地上,攥起自己的尾巴尖。

“啊……偷学了我家的秘传,还敢对我动手,看我不给你点颜色瞧瞧!”

趁他还没起身,我赶紧撇下长锤拔腿就跑。

我说什么来着,早晚要让这家伙体会到和我刚才一样的痛苦。

但这家伙会炼金术,真要打起来的话我多半没有胜算,还是趁他捂着尾巴的时候赶紧跑吧。

“快跑啊,橙色眼睛的大哥哥!蛰子哥要追上来了!”

听到摊边的孩子如此喊道。

啊,完蛋了。

回头一看,蛰子把尾巴缠在了大臂上,正气冲冲地紧随着我的脚步追来。

不管尾巴的疼痛也要追上我吗……

你家的秘传到底是何方圣术啊!我真的一点都没学到!

不过老跟我这么纠缠不清,我也不想就这么忍着,这一锤砸下去可让我畅快多了。

凭他的本事,也许没等追上我,只要用两招炼金术,在我的脚边制造出土锥,也能拖住我的脚步,之后我就不得不跟他打一架了。

虽然感觉没什么胜算,能跑还是先跑,但真打起来我也不会怕他。

正当我边跑边想怎么对付这个小矮子的时候,身后传来扑通一声闷响。

再回头一看,蛰子已经面部着陆,拥抱大地。

他的脚边长出了一根直挺挺的土锥,彩花在他身后四处飞飘。

看来是踩中了自己动了手脚的那颗小球,被炼金术生出的土锥给绊倒了。

哈哈,你也有出丑的时候!耍小聪明自作自受了吧。

所谓的神童也不过如此嘛,我突然都有自信能打赢他了。

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不过我并没有停下逃跑的脚步,很快就进入北侧林荫道的入口离开了广场。

再回头看看被我甩下老远的蛰子,他仍趴在地上,灰头土脸地朝着我骂骂咧咧地吵着什么。

孩子们纷纷来到他的身后欢声笑语地捡起了彩花。

未名残章/phire~5未名残章/phire~6 | 未名残章/phire~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