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殘章/Samlye~2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殘章/Samlye~1未名殘章/Samlye~2 | 未名殘章/Samlye~3

Carlotta[edit | edit source]

Carlotta 生於一個貴族家庭,她有四個哥哥,也就是說她是五個孩子中最小的一個。她的四個哥哥之間時常有摩擦,但無一例外都對她很好。在 Carlotta 七歲的時候,她因為玩耍不慎,從房頂衰落,這導致她的下身完全癱瘓。由於神欽醫典上沒有相關的治療方案,意味著這是不允許,同時也是沒有辦法被醫治的症狀。在此之後,她的哥哥們對她更加寵愛了,這使得 Carlotta 的童年並沒有太過灰暗。然而,在她十九歲那年,她的兩個哥哥在戰爭中失去生命,覬覦 Carlotta 的家族很久的其他貴族趁機在朝堂上發動了攻擊,剝奪了她的家族的貴族身份,還把 Carlotta 活著的兩個哥哥送進了監獄。

在其他貴族衝破莊園大門,開始瓜分物資的時候,Carlotta 讓僕人從柜子裡拿出一件古典的服裝。這件服裝與現今服裝的不同之處就在於被稱為「蕾絲」的裝飾,這是一種非常精緻的花邊,很難想像其製作的工藝。這是 Carlotta 的姑媽在她的一次生日上送給她的禮物,她珍藏了很久。今天,她想,就算是會被人丟到門外,扔進泥坑裡,也要保持住最後的體面和尊嚴。

Carlotta 在她的大房間裡躺著,不知在床上躺了多久,又聽了窗外多久的喧囂,才終於有人推開了房門。她閉著眼睛,等待著被人強行拖起來的一刻。但是什麼也沒有發生,似乎是只有一個人走了進來,往書架的那一邊走去了。她吃力地從床上把自己撐起來,才發現書架那邊真的只有一個人。他穿著一身白袍,手裡捧著一本剛剛抽出來的書本。從始至終,他都沒往 Carlotta 這邊瞟過一眼。

很快,白袍人似乎確認了手中的書就是自己想要的東西,把書收進袍內,從書架的梯子上翻躍下來。Carlotta 朝他喊道:

「你是誰?來這裡幹什麼?」

白袍人被她的聲音吸引,朝她看了過來,但他一句話也沒說,還接著把目光轉向了桌子上散落的草稿紙。他隨手拿起一張,上下掃視了一下,才開口道:

「這些東西是你寫的嗎?」

Carlotta 感到很奇怪。那些紙上寫的都是她無聊的時候打發時間寫的東西,不知道這個來路不明,聲音聽起來還挺年輕的白袍怪客到底想幹什麼。但她此時也只能輕輕地答道,「是的。」

白袍人朝她的床邊走了過來,Carlotta 一直盯著他。很奇怪,在那人的兜帽下面,似乎什麼也沒有,只有深邃的黑暗。

「你從哪弄來的這件衣服?」

說實話,Carlotta 並不喜歡這種仿佛是被人審訊的語氣。然而此時她內心更多的還是害怕,這麼一個怪人出現在房間裡,而且沒有任何人再進來,這裡仿佛和哄鬧的外面分隔為了兩個不同的世界。她不知道這個人要對自己幹什麼,她只能以最細微的聲音回答:「我……」

「你的脊髓斷了。」

白袍人沒往下聽她說話,也沒再問問題,卻說出這樣一句莫名古怪的話語。他又說道,

「你有很高的數學天分,我正在尋找這樣的人。如果你跟我走,我還可以治好你的癱瘓。你意下如何?」

「可是……你……我……」

「唉,」白袍人一聲嘆氣,「按說這事不該我管,可誰讓我碰上了呢?」

沒等 Carlotta 回答,白袍人俯到她身前,然後一手托舉她的背,一手托住她的腿,把她抱了起來。在她的印象中,應該從來沒有人曾用這種方式抱過她。她嚇得不知如何是好,雙手緊緊地縮在胸前,不敢睜開眼睛。

白袍人抱著她,走到窗外,一躍騰空,倏忽間就消失不見。房門外衝進來幾個大漢,四下看了看,沒找到一個人。

「他奶奶的,是誰把那幾位兄弟打倒的……快搜!」領頭的大漢咬牙切齒地咒了幾句,他永遠也不會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或者未來將會發生什麼。

未名殘章/Samlye~1未名殘章/Samlye~2 | 未名殘章/Samlye~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