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残章/Samlye~1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残章/Samlye~0未名残章/Samlye~1 | 未名残章/Samlye~2

Mem4[edit | edit source]

"去钓鱼?"

"走啊!"

两个小孩兴高采烈地带着渔具奔向小池塘。


钓了没多久,才只上钩了一条鱼,忽然天空阴云密布,看样子是要下雨了。真扫兴啊!

奇怪的是,怎么只有小池塘上面才有乌云啊?

突然,从乌云中探出一个红色的,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头!他向两个小孩说:

"小孩!别钓什么鱼了!叔叔请你们看展览!"

两个小孩你看我,我看你,都愣住了。不知道怎么回答。然后,其中一个小孩问道:

"什么展览?好玩吗?"

"哈哈哈!当然!什么能比看人类的历史更有趣的事情!来吧!"

一道光射下来,两个小孩漂浮着飞上了乌云。


两个小孩踩着洁白的云,走到展览的入口。入口有两个门,一个门是锁着的,另一个是开着的,门口坐着一个戴眼镜的姑娘。这个姑娘穿着和大家的都不一样,像是传说中的仙子。

"喂?你好!"

两个小孩叫了声,但是仙子没有反应。

"喂?你是人吗?"

其中一个小孩凑近了点,又问了一声。

仙子一下子抬起头,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眼镜都掉到了地上。哦!她刚才在打盹。

"你们刚才说什么?"仙子蹲下找她的眼镜。

一个小孩掩着嘴,另一个小孩笑着重复了一遍。

"我说,你是人吗?"

"我?我……我,可能算是吧。"

"人就是人嘛!你说你可能,算是个人,那你就是仙子!"

两个小孩兴奋地哇哇大叫。

仙子戴上了她的眼镜,终于把眼前的两个小孩看了个清楚。

"你们是人类!你……你们是怎么上来的?!"

仙子看起来很惊讶。而两个小孩已笃定仙子是仙子,所以应声答道:

"是一个红色的神仙叔叔带我们上来的!"

"他们?"

仙子看向右边的入口,仿佛那个红皮肤的神仙叔叔就站在那儿看着。仙子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仙子!仙子!"两个小孩的叫声将仙子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怎么了?"

"红叔叔说,他要给我们看展览!那仙子你一定就是讲解员了吧?"

仙子似乎想起了什么,微笑着向两个小孩点了点头。


"你们知道那些红色皮肤的,是什么吗?"

"不是神仙吗?他们有很多吗?"

"哎……"仙子叹了口气,"等会再说吧。"


"哇!"

当看到第一个储藏柜的时候,两个小孩同时叫了起来,冲向那个透明的玻璃柜子。

"他在睡觉吗?他是活的吗?他是人吗?他在里面干嘛?……"

两个小孩几乎不喘气地问出了一段的问题。仙子微微一笑,看着眼前这个青年人类,心想,已经两百多年了呢……


"仙子,红叔叔们为什么要抓他啊?他也没干坏事啊。"

"因为红叔叔不喜欢太聪明的人。"


"仙子,红叔叔很坏吗?为什么前面两个人都讨厌红叔叔呢?"

"看起来很坏吧。但是,也无可厚非啦。"

"无可厚非?是什么意思?"

"这……"


"仙子,这个戴红帽子的小姐姐真漂亮!"

"对,是很漂亮。她叫赤娜托比,又一个称号,叫风之子。"

她是人类最后一个有机会实现复兴的人。


她可以御风而行,也可以呼唤风的到来。

她很能算,能算数学,能算天下,能算人心。

只是算不了自己,谁都一样。


在多年的潜伏之下,人类最后遗传下来的神明基因组,汇集到赤娜托比的身上。她就是人类最后的希望,也是人类唯一的赌注。


她的确很出色,也的确做出过有效的抗争,收复了广阔的人类的土地。

人类眼看就要成功了。

只可惜,从决战之日以来,两族的科技差距已经拉开太多,甚至在生理结构上都已经有一方处于优势了。

在他们眼中,一切不过是个游戏。

但赤娜托比算过。只要有可能,那就得为之全力以赴。


只是人类依旧只是人类,机器都有算不准的时候,何况是人。

那一次,赤娜托比没有算,她选择了赌。

在城堡的外墙下,在朦胧的灯光中,在暗紫的天空里。

他说出了真相。

她哭了,但强笑着。但她还是完全地哭了。

她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是累。


他把她带走之后,人类再也没有见过赤娜托比。

就像之前的那些英雄一样。

人类,终究还是太年轻。


仙子又带着两个小孩,往走廊的深处走着,然后给他们讲玻璃柜里的人以前的故事。

走廊很深,玻璃柜很多,故事也很多。

故事的主题一直是某一个人类大英雄的反抗,故事的结局一直是走廊里的玻璃柜子。


"仙子!仙子!前面那个柜子是空的!"

"这个……"

本来是留给我的,仙子想。


仙子可能算是人,因为只有她的母亲是人。

那是真的真的很久以前,因为那个时候两族还没有发生生殖隔离。

有一天,一个士兵遇上了一个异族的女人。

后来,士兵随着军队的救援队走了。

后来的后来,有了仙子。


仙子四岁的时候,母亲因病离开了她。

于是仙子开始流落街头。

浮萍似的她去了很多地方,见过了许多的人和事。

直到那一天,她拔出了一把插在一个不知名石碑的剑。当仙子想要放回去时,却怎么也没有办法了。

大家却纷纷称她是命运选择的勇者。

如同梦一般地,仙子被送到了皇城,接受了帝王的接见,并让她带着这把剑去前线光复国家被侵占的领土。

仙子照着做了。


启程的路上,人们欢声笑语,吟唱着为她写的歌。

艾吉拉,

美丽而又强大的命运之子,

为人类带来光明的武神,

她将到那遥远的边境,

踏上他们的土地,

以命运的馈赠,

斩下那虚伪的

——


几年了,仙子立下了赫赫的战功,但对面已经越来越强大了。这几年,帝王都换了一个。

但这个帝王并不相信所谓命运。

仙子越来越力不从心。

终于在那天,仙子带着三百人都前锋部队,与对方主力发生了遭遇战。

这场战斗持续了八个时刻,但没有任何增援到来。

最后,死了二百九十九人,剩下的一个已离开寻求增援,还未见踪影。

仙子突然觉得所谓命运时如此荒谬。

于是她扔下了那把金光闪闪的"命运",投降。


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仙子从昏迷中醒来,乍一睁眼,只看到一团模糊的棕色,就被突然亮起的光刺得只能重新闭眼。正想要低下头来躲避,却发现额头被什么绑住了。动弹不得的仙子感觉自己应该是被绑在了一个椅子上。

嚓嚓的声音。

"人类艾吉拉。"

有谁在说话,但这声音并不自然。

"你不必为你的失败自责。这次行动就是针对你的。"


"你派去的人早已在半道被我们截杀。"

三百个都死了。

"你们的皇帝对你投降的行为非常愤怒。你现在已经是人类的罪人与耻辱。"


"说起来,历史上这么多人类英雄,你是第一个投降的。"

难道?

"你相信命运吗?"

问得很突兀。仙子想摇头,但头已经动不了了。

"什么?呵,哈!真是讽刺。难得的觉悟。"


"你是怎么取得,嗯,那把剑的?"

"拔。"

没有回答。


"请你确认一下,你是从石碑中徒手将剑拔出的。"

"对。"

没有回答。


"也不妨告诉你了。那把剑是我们族的先王插在那里的。在他的能力作用后,只有我族才可将其拔出。"

"人类艾吉拉。你将会有一个月的缓刑。缓刑结束后,你将被处决。"

灯光熄灭,仙子脑后一痛,随即陷入了昏迷。


仙子被囚禁在一间卧室。出了窗上一排的铁栏杆,和锁住的铁门,其它部分真的与卧室无异。

床,书桌,柜子。在另一间的卫生间,淡蓝色的墙,以一种与人类社会完全不同的风格装修着。

在这间卧室,除了睡眠,能用以打发时间的活动,在眺向窗的外面广阔的城市之外,就是摆弄那个神奇的电平板。


第一次醒来时,仙子被绑在书桌前的椅子上,眼睛被遮住。

她感觉到有什么在背后立着,而在后面立着的也感觉到了仙子的苏醒。

"艾吉拉。"

这声音让仙子产生了一阵莫名的亲切感。

"我是,这次捕猎行动的指挥官。"


"我们在历史上曾多次开展过对可能给本族造成威胁的人类的捕猎行动。"


"每一次捕猎,出动的都是我们最精锐的部队。"


"而我,从一名士兵,奋斗到成为元帅,才有资格担任行动的指挥官。"


"你今年二十一岁了吧。"

仙子的心颤了一下。他怎么知道?哦,他们查过吧。可他说这个干嘛?等一下……

"唉。命运?巧合?二十三年。"


"我入伍的第二年,在一次战役中迷失了方向,去到了一个人类村落。"

莫非?不……不会……

"我原以为那个人类只不过是我生命的一个过客。"


"你拔出了那把剑,说明你不仅仅是个人类。"

"这些我都知道,所以你想说什么?"仙子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孩子……二十一年来的第一次见面,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

仙子又那么一刹那想哭。但她忍住了。

除了有,或许,他的血统,但,也只是第一次,见到了他。还是如此陌生。不能说见吧,他的样子还没看到。

……


第二次醒来时,仙子躺在床上,活动自由。

桌子上是三样东西,一块黑色的板,一个盒子,一张纸。纸上是使用说明。

仙子依旧没法知道他是谁,长什么样。


一个月之后,仙子被要求穿上指定的服装,然后以自由的视觉,由两名,应该是特工之类的,带到一栋建筑前。

入口有两个门。其中一个锁着,左边的开着。

特工,打开了她身上的枷锁。

"经上层最终决定,因你的混种身份,不进行处决,改禁于人类英雄贮存室。"

"你的灵魂将被封印在此处,无法离开。"

"你可以与他们对话。"

"以上。"

剩下的事,仙子忘了。

从此,无声的走廊里多了一个移动的躯壳。

未名残章/Samlye~0未名残章/Samlye~1 | 未名残章/Samlye~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