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殘章/5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殘章/4未名殘章/5 | 未名殘章/6

此殘章包含核心世界設定內容。

此殘章關係到其他殘章的總設定。

「未名殘章……?」

祂看着他寫下這個名字。

「就這麼命名自己的幻想,嗎。」

即使這些幻想一開始沒有名字沒有結局也要硬生生地塞上一個沒有名字的名字,嗎。

也許,是未名到賦名的過程當中吧。

每一篇幻想被他叫做「位點」。那些一開始散落的初步形成的世界觀,終於有了些許聯繫。

……有趣。


好,讓我把這些概念説明白(雖然恐怕結果不算明白)。

《未名殘章》這一整個體系,是一個不定篇長的雜文集,文體以小説為主。在沒有其他作者參與之前,所有殘章的共有設定就是湖遠星。在有其他參與者後,它會進一步拓展,由更多人一起寫自己的故事,類似於SCP一樣的模式,但是更加的自由——連文體要求都沒有,更沒有投票機制約束文風,只需要有一點想寫的想法,或者是什麼想説的話但又難以用議論文表達,抑或只是寫出來排憂,殘章體系都歡迎。但唯一的一點就是,在設定上,這些殘章都是由「不明意識體」產生的思維片段;在沒有任何其他「不明意識體」讓收集機關觀測之前(沒有其他作者之前),那麼就是湖遠星。此處「湖遠星」不再是我的自設,也不再是某個具體小説或殘章中的角色。

在沒有其他不明意識體之前,未名殘章實質上就是湖遠星的思維片段集合。這些片段中,大多會出現一個叫「湖遠星」的角色(他不是前一個湖遠星,下文在指代這個角色時會加上引號),並且會有一部分共同設定和分異設定。這些設定通常就是湖遠星當中所寫的設定的一小部分,而湖遠星這個頁面裡寫的設定,或者其他小説中的湖遠星(比如下界之旅/湖遠星)其實獨立於殘章體系。其中,存檔計畫是現實中的我和湖遠星的交集。同時,當我們説「來自下界之旅的湖遠星」「來自未名殘章的湖遠星」「來自存檔計畫的湖遠星」的時候,我們要明白他們是三個角色,這三個角色有交集設定,並且恰好同名。來自下界之旅的不知道來自未名殘章的「湖遠星」的事情,反之也是。「來自存檔計畫的湖遠星」是一個特殊定義的短語,它專指作者我從小學開始構建到現在的,包括前期、中期和後期被我認定為「湖遠星」和「初設」的所有設定的總和。他是設定總和,意味着他知道所有「湖遠星」的事情。

但是有個問題。

我把這些設定全部寫成了一篇殘章而不是外圍文件。

哦吼,這下子無論是哪個湖遠星都知道這些事實了……嗎?

殘章體系本身是一個缸中之腦的演繹。從設定上來説,收集機關是現實中的人物,他們來觀察一個「虛擬(但其實不是真的虛擬,從設定角度來説。下文會解釋)」的「不明意識體」,這就是一個缸中之腦。以現實的我為第0層,向下(越往下越「虛擬」,資訊密度越小)為正方向,那麼殘章收集機關在第1層,湖遠星和其他意識體也在第1層(注意這一點,這表明意識體在同級機關的異世界),意識體所創作的殘章是第2層。由於第0位點的設定,意識體在第2層必然也會創造一個未名殘章收集機關,也會把自己的這些創作叫做未名殘章。那麼這樣,會導致一個無限的嵌套,往下每一層都會有和第1層一樣的結構。

在第0層,我並不能證偽「我的世界不存在一個未名殘章收集機關收集我的思想片段」,那麼一旦也存在,那麼向上n層(第-1、-2、……層)也同理可得,會有無限的嵌套結構。

這樣,整個殘章體系就是一個長長的魚骨。

在殘章中會出現一個叫做「祂」的角色。他是不明意識體在殘章中放置的等同於自己,但是在事實上又獨立於意識體的角色。他在一般情況下不存在於其他殘章中,我們把「祂存在的地方」叫做「未知領域」。換句話,「祂」是第三人稱敘述下的,會知曉同層及以下殘章內容的,意識體的化身。

這種魚骨狀的結構如果有了他人參與就會變成網狀。唯一的不足就是,這個結構假定了「現實是相對的虛擬」(即承認了缸中之腦),存在一些消極的意義。

那麼,這裏我們人為取出這個魚骨的一節,並且把這一層和下層的連接切斷掉,作為一個「更能被接受」的殘章體系。如果懶得理解套娃的設定就這麼理解就好。

殘章體系中後續會出現多個重複的角色。這些角色會被記錄到二級資料庫(會單獨開幾個子頁面去總結)。


他打下這些字。

祂笑了一聲。

未名殘章/5 - loops

未名殘章/4未名殘章/5 | 未名殘章/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