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未名残章/45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残章/44未名残章/45 | 未名残章/46

与前文的联系

上一篇:未名残章/43、下一篇:未名残章/47

嗯,过去篇。

Part I

假设上一篇提到的新世界存在,那么过去篇的时代是指从旧世界人类诞生开始,经过第一次灾变,到远星任教前的这么一段时间。当然,我们以灾变为界限,再把旧世界分为古世界(灾变前)和旧世界(灾变后)。这样,时间线就分为古世界、旧世界和新世界。新世界存在的必要条件是引发第二次灾变。更普遍意义上说,其实新世界在各个时间枝杈上的存在是低频的。

之前的剧情中有提及“库洛”这位魔法师。我们按照上述分类来说,则他就是古世界的魔法师。注意,这里的古世界基本上是后期末期。从此往早了推,我们有4位贤者回廊的创始人。分别叫大卫(David)、约翰(Johann)、埃里克(Eric)和杰西(Jesse,女)。基于非常显然的原因,杰西是一位女性。如果这个世界有区分肤色人种的话(我基本不考虑,你们要是规定了也随意,但是幻想系现在篇不存在人种歧视),杰西是一位黑人女性。再往早,那就是创造了火素,Hiem,的厨师(名为杰夫(Jeff),完整性考虑)。再往前的话基本上就是刀耕火耨的时代了。

我大约提过数次古世界的发展(描述散落在各处),总之再说说。人类诞生,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逐渐形成聚落。与现实不同,由于魔法场的存在,除了相当于现实中智人的人类,还有精灵和其他的一些魔法适应性较高的生物。人类当然是有魔法适应性的,不过总体上不强,因此人类侧在一开始便是科技与魔法一同发展的情况,技能树点的比较全。这样,人类才有了足够的实力与精灵对垒。这便是最初的基本状况了。这个情况在灾变前和灾变后都没有太大差别,基本上两方的势力更迭都保持了同步。

接下来讲讲在魔法发展的过程中,魔法本身的形式变化。人类在最初认知魔法的时候,不可避免地会将这种自然现象理解为某种神秘力量,进而存在一些原始崇拜。而这种原始崇拜实际上就展现在魔法最初的形式——伊瓦拉文字中。当时的魔能比现在篇中的要强许多,因此其实更早时期的人们更能感受到魔法的一些内在机制,进而通过当时的某个语言(下文直接说伊瓦拉语言,不做另行命名)的文字描述魔法的形式,并将这个形式转化为实际的魔法。伊瓦拉文字所对应的伊瓦拉语言现已消亡,与现在篇中的人类语言没有演化关系。也因此,现代篇中无法很好地从语言学角度去揭示伊瓦拉文字的实际语义。

随着伊瓦拉语言的没落,人们抢救性的将当时的大部分语义记录了下来,并基于当时对魔法的理解,将他们转化成了更脱离文字语义的形式——线性式。线性式完全基于非文字的符号(路径、箭头与一些图形)线性(长条状区域)表示,将当时仍存的伊瓦拉文字中的一些语义全部与符号和直觉上的符号的语句结构对应。从本质上说,线性式的思维与伊瓦拉文字没有区别,只不过是抛弃了文字,抛弃了一定的语义化。当然,这是有代价的。由于一定程度上抛弃了语义化(可以说是大部分的),一些用伊瓦拉文字表示很简洁的东西在线性式下必须用相对复杂的语句,多步(行)描述一个本来很简单的路径才能表达原来的意思。因此,在线性式诞生的同时,也诞生了平面式。平面式需要一定的方形区域来储存魔法的形式,但他引入的一些用于表达层次的呈现方式,反而允许在更小的区域中表达更多的魔法路径,在面对更复杂的结构时也更具辨识性,具有一定的进步意义。也因此,目前的魔法教学依然保留了三种形式,除了他们各自的特点以外,主要也是历史遗留问题,不得不教。

魔法发展的总是比科技更快一些——每个物种差不多都是这样(除了魔法适应性特别低的,比如可能有一些昆虫类的部族)。但在理论性总结这个方面,人类会更胜一筹,因此人类的发展一度在很多方面是领先于其他物种的。但很快,随着魔法的推广,高能魔法逐渐也为人所知,为人所滥用。随之而来的,便是第一次灾变。第一次灾变当然有人(有记录的一位叫萨菲尔)会预测到,但是这些补救方案要么不切实际(萨菲尔的策略十分激进),要么虽然可行但是得不到大家的青睐。萨菲尔最终只得在无人研究的时空魔法领域独自探索一条出路,最后栽了跟头,将自己从当前时间线上解除了关联,也就是相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死了。也因此,他在其他世界线的情况对于这个时间线来说是没法观测的。也就等于死了。

灾变的主要组成部分就是魔能紊流。高能的紊流对所有生物都是一种打击和损伤,因此大部分智慧物种都搭建起了一些防护罩(非智慧物种有的会有一些自己的方法)。不刊之护的第一次记载大约就出自这里。第一次灾变的持续时间相当长,人类侧的更迭、精灵都市的废弃等,都是这次灾变带来的。就人类侧本身来说,人类掀起了对魔法的口诛笔伐,在将要形成战争的时候,魔法侧的人主动(同时也是被迫)选择与其他人割裂,就这样各自发展,慢慢过渡到了现在篇。

这中间还有很多内容。他们分开之后做了些什么呢?当然,就是各自做了各自该做的事情,没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就人类侧整体来说,其他物种的压力依然是存在的,遗留的课题依然是存在的。科技侧主要就是发展了现实(也就是读者你所在的世界,但愿对的上)的那些我们熟悉(或者根本不熟悉的)各种学科规律和学科应用。换句话说,现在篇里面可以用现实中存在的很多科技概念,而这些概念在幻想系中的出现,集中于过去篇中第一次灾变之后的这段时间。魔法侧当然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伊瓦拉文字有很多要整理和破译(还原)的,新领域时空魔法的探索,以及对灾变的反思,运用和经验总结,还有一些原本就等待发展的领域,等等。

到过去篇末期,科技侧点出了Cirrus——相比于激素(T1)和神经(T2)来说更广更迅速,也更可靠的信息传导方式。什么是可靠?魔法侧一直以来都以擅长整体处理思维为其优势,但是事实,“思维”这种东西很难去精准地描述,也就是可再现性很差。当然,你会说有一些例子,里面有一些东西会储存一些“思维”或者“记忆”,人们也可以“无损”读取,但是请注意:人去理解思维,这本身就已经有偏差了。换句话说,虽然有了更好传递思维的方式,但是他的可靠性是很差的——你不能说这个思维传来传去,他就是原来的东西。他经过很多层转换之后可能已经产生了大量细微的差异,而没有人能够在这些差异积累出很大的偏差之前察觉到。这也就是为什么即使是魔法侧也不赞成将时间魔法获得到的消息作为决定性证据——因为不够可靠。

我可以举个例子。如果你通过时空魔法穿越到了人类早期社会,当时的一般等价物还是贝壳。就算你说,啊,我要通过时间穿越的方法赚大钱,但是,穿越回去的过程中,人的思维就已经受到了当时的影响了——你当时当然会乐意接受贝壳,但是穿越回来的时候你就会拍大腿了。同样,只是观察古人的思想,也很难说一个人可以把他的意思精准转述出来——想要理解很容易,想要提取其中不同于现在的背景信息,并结合这些东西去解释古代的内容,就很难。就和你知道一个东西,但是就是不知道它叫什么一样。

时空魔法的基础是关联性。从地下出土的考古材料与当时的联系十分紧密,因此就能从中提取更多信息。换句话说,即使只是把某块石板上的内容摘录下来,这些内容与石板本身的关联性也会大大降低。同样的,假使我们能通过基因手段定位到伊瓦拉后裔,让他们去行使信息提取的工作,那么伊瓦拉的相关信息也就更多,即执行者本身也具有关联性。

不过我们知道,世界本身的选择性遗忘是一种自我修补的行为,是一种积极的作用。但这与世界提供了知道过去的方式这一事实不矛盾。世界只是额外提供了选择性回想的功能,让后来的人能够知道一点先前的事情,不至于完全无从下手。但Cirrus的出现,实际上打破了这种平衡,因为“记住”变得也很容易。本来是遗忘很容易,记起来也很容易,记住很难,这样是一种平衡。但是如果都变得很容易,那么选择性遗忘这一过程就会变得失去意义。原本,我们易于遗忘,即使也易于想起,那也只是一把后门钥匙。一旦变得容易记住,那遗忘也就无法行使自己减轻世界负担的职责。走向融合的一个问题,也许就是处理Cirrus的这种坏处。

就Cirrus本身来说,它的发展过程比现实中的互联网要更早熟一些——单纯的“网”的概念,也就是通过电信号交换信息,在这个世界并不是Cirrus带来的。它的出现更多是一种统一先前的各种实现,并且实现高度的可扩展性。比如从设计之初,在层叠样式表的部分里就已经规定好了Houdini。

不过呢,这么说来,本世界的计算速度发展比起现实来说,十分不均衡。当然这也说明计算速度的发展比CCC原本的计划实现快了很多。

另一个值得说道的就是显示方式。CCC尚未推广的时候,由于很多计算机都是学术用途,实际上世界中有很多的矢量显示器(随机扫描显示器、示波管)用户。当然,就算后来大家大多都切换到了位图显示器(包括各种面板吧),但是高清的也不多。因此,CCC上的内容,如果要做到媒体优化,除了屏幕媒体(显示器)与分页媒体(打印纸张)的优化,屏幕媒体优化当中也包括矢量显示器优化与文字显示优化。当然,由于计算速度没那么慢,通过模拟显示模式和后处理,使用体验上无论哪个方式都不至于太难堪。

但是,矢量显示器很难显示一般的视频媒体(完全是黑白的倒没问题,一旦有了灰度这种东西就会很麻烦),当时的位图显示器也没有足够的像素来显示高质量的清晰的视频媒体。当时的广播和电视技术也没推广开。

如果你不清楚上述两种显示的差别,除了现在去搜一搜(比如搜一下Vector monitor),我在这里也大约解释一下使用体验的区别。矢量显示器擅长绘制线条,也就是轮廓,如果是擅长的图形则没有任何颗粒感,但颜色少(毕竟颜色本身在技术上就不够连续),对比度很高。位图显示器,由于像素是非连续的,且实际尺寸还是太大,密集程度也尚且不够,因此颗粒感更明显一些。也因此,颜色丰富,就算是矢量图形也可以通过光栅化(牺牲连续)显示成位图。反过来,矢量显示器不好用于显示颜色丰富的位图媒体,即使是只有两种颜色也基本上只是可以描出分界处的轮廓,放大了还会看到很连续的锯齿形。当然,实在需要的话,勉强可以显示出一些阴影。位图显示器下的用户界面控件形式多样,可以在颜色和图样上大做文章,而矢量显示器下就较为单一,一般都是规规矩矩的几何形。当然,也有的会特意做一点形状上的处理(比如来个切角或者圆角)。

从趋势上来说,位图显示器的成本逐步下降,而且优势也比较明显,类似于模拟信号和数字信号、串行和并行一样吧。

魔法侧在过去篇末期没有以往那么亮眼——但也挺平稳,一切顺利的感觉。长时间的自我封闭最终还是会打开,因此此时魔法侧的一些人也开始赞成科技侧的一些事物(普西社就算一个极好的例子)。

Part II

说说魔素好了。

魔素一般在分类上来说,是独立于前面提到的几个魔法形式的,但实际上魔素和它们之间可以互化。它起源自杰夫——他用自己的想法创造了一个符号,而这个符号被赋予魔法定义,以及通向他自身的魔法路径。之后的一些人从杰夫处得知了这么个做法,用同样的规则创造了——但传出去的时候假托了上天旨意这样的东西——他们自己的符号。

当然,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篇罕见新魔素的产生。不过大魔法师之间通过贤者回廊连接,因此也共有一定的直觉,借此远星得以创造一个自己的魔素。

那什么是“魔法定义”呢?魔法定义,特指的是一种精确描述如何分离魔能各组分的方式。由于现在使用的路径,损耗一般忽略不计,但又不是要把某一个路径的所有能量都损耗掉(用一个特殊的路径结尾标记表示),所以要用路径损耗来表示“分离组分”这一操作实在是不够直观。另一方面,伊瓦拉文字当时其实有一些用于描述分离组分的描述符(当然已经失传了),但依然,这些描述符也非常复杂,失传后线性式干脆没有这些内容,相当于被弃用了。因此,杰夫的方案被保留下来,用一种类似于平面式的方案,定义了入点和出点,中间的部分基于当时他对魔能本质的掌握,用一种特殊的路径形式,将所有的组分用三个参量(红/绿/蓝、色相/饱和度/亮度、明度/色度/浓度、亮度/绿-红/蓝-黄……)表示,并将三个参量分离开,同时把这三个参量根据需求损耗掉不需要的部分。他当然也为伊瓦拉文字定义了三个描述符用于描述这三个参量,但他使用的主要是类似平面式的。也因此,魔素最重要的部分不是那些外围华美的装饰——而是那些隐藏其中的三叉结构。

再提一下吧,咒语是上述三个形式的别名(魔素需要使用三个形式简单封装),之前说过,这里不再赘述。

大概就是这些。

未名残章/45 - continues

未名残章/44未名残章/45 | 未名残章/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