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殘章/sky~31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殘章/sky~30未名殘章/sky~31 | 未名殘章/sky~32

……

我們行進在漆黑的道路上,使用著一種超越語言的方式進行對話。

路途中多了一個人,使我稍微感受到了一絲安慰。

「你叫什麼名字?」我問道。

「阿洛。」他答道,聲音偏向於中性。

「你是『植被人』?」

我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了這三個字,沒有原因,沒有預謀,只是單純的出於一個古怪的念頭,我提出了這個自己都不太能理解的莫名其妙的問題。

「不是。」虛弱的馬鈴薯人搖了搖頭。「我是地勇族人,並不是什麼所謂的『植被人』。」

「地勇族?」

「是的,你角上的那個環,就是我們部族的飾品。」

「啊……抱歉,我不知道這是你的。」

我剛要取下還回去,阿洛卻笑了笑。

「不用了,如果你喜歡的話,我也不介意你把我另一隻角上的也拿去,——或者是我的角,你可以用它來做武器。」

一時間,我感到我的臉變得發燙。

「你不用感到任何羞愧」,他看出了我的想法,「你可以拿走我的一切——為了生存,還有你的善意。因為我有預感,我將無法離開這。」

我感到有些錯愕,問到「為什麼?」

「只是單純的『預感』。」,他說道,「但我們族的預感一向很準確,如果誰預感他當天死去,那一定不會拖到第二天。」

「聽起來很玄乎……」,這句話我並沒有說出去。

「可是我不希望你死……我們一起走出去,到那個什麼祭壇那去,好嗎?」

「旅行者,你叫什麼名字?」

「不知道。」

「聽好了,旅行者。沼澤、泥炭地之神只會庇佑那些勇敢的戰士,而不是像我這種將死之人。」

「但是……也許我們可以一起對付那隻怪物。」

「我猜測你還沒有與那隻怪物正面交鋒過,不然你絕對不可能這樣說。」

「難道我是自己傷成這樣的?」他反問到。

我一時無言以對。

「還有,你的用詞不準確,這可能會誤導你的判斷,然後害死你自己。不只一隻——」

「將我關到那堵巨壁上的,就起碼有三隻。」

「我來這已經有三天了,一路上我見到了許多像我們這樣的闖入者,不過他們都已經死了,沒有一個,哪怕只有一個人能活過那個怪物的襲擊,我只不過是運氣好一點,和那些腐臭了許久的屍體比起來,我比好儲藏,結果成了他們的後備糧,而我最終也會像他們一樣。」

未名殘章/sky~30未名殘章/sky~31 | 未名殘章/sky~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