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殘章/Ultim~1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殘章/Ultim~0未名殘章/Ultim~1 | 未名殘章/Ultim~2

在深邃的地底前行。一路上,並沒有發現任何活物甚至是殭屍和骷髏之類的亡靈,卻注意到地面上有許多藍黑色的植被,在昏暗的洞穴中顯得死氣沉沉,只有在行人經過時,其中的一些植物才會發出咕咕咕的聲音,並以略微明亮的螢光彰顯自己的存在,另一些植物則試圖與行人糾纏,將其拖入險境。這樣的氛圍使極為壓抑,心中也泛出許多念想。復前行數十步,轉過一道彎,踏入了一片開闊地。映入眼帘的是一個巨大的穹頂,上面垂下一條條鎖鏈,懸掛著許多通道。這樣詭異的結構使惶惑不已。在約40米的遠處,發覺了一頭巨獸。巨獸的身形很是魁梧,大概有兩人的高度;雖然地底漆黑一片,但巨獸頭上的雙角卻是明滅可見,活生生一個動態光源。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大約這的確就是所謂的Warden罷。」

口中的Warden,是在探險家們之間流傳的一個傳說:這種巨獸出沒於地層的深處,目光短淺,只能依靠捕捉洞穴內不時出現的聲響苟圖生路;一旦察覺有活物接近,它便會大開殺戒,斃之於轉瞬。據信,這是某個公會的先遣隊在3個月前遭遇大破之後,其中一位死裡逃生的成員告訴的。長期以來,對Warden的存在,一直持懷疑態度,認為那只不過是他們為了掩蓋自己不自量力之舉而散布的謠言;但當下,那頭巨獸就立在那裡。

場景示意圖。

又把視線轉向下方:前路的左邊是深不見底的含水層,右邊也是深不見底的含水層,廢棄礦井的橋梁便凌駕於水面之上。對於,有兩個選擇:要嘛繼續前進,一睹Warden的真容;要嘛見好就收,把當前的場景記錄下來,向大眾證實Warden的存在。巨獸忽然轉過身,只見它胸前的核心隨著地底的幽光緩慢波動,似乎注意到了異樣。

分割線


……「古人云:『世之奇偉、瑰怪,非常之觀,常在於險遠,而人之所罕至焉。』而今好不容易才撞見傳說中的異獸,若就此打住,怎能了得?」思罷,低下身子,開始小心翼翼地向那頭巨獸靠近。

踩在礦井的橋梁上,木板發出沉悶的響聲,使心驚膽戰。穿過曲折的橋梁,來到距離巨獸還有10米的地方,注意到了巨獸的更多細節:巨獸的身體上長滿了紫色的晶體,在昏暗中也發出一些微光,但明顯不如巨獸的雙角和核心明亮。作為公會中的資深探險家,對這種晶體素有所知:紫水晶,雖然沒有太多實用之處,但由於這種礦產只能從罕見的紫晶洞中的母岩方塊低效地產出,世界中的眾多公會都對其極為重視。4個月前,BaseCraft[1]派出的先遣隊在主世界某處發現了一處紫晶洞,隨後U-Turn[2]的幾個會員就要求BaseCraft與其共享;這件事後來上升到了兩個公會管理層之間的交涉,久久不能達成一致,其成員之間也經常產生罵戰;吵到最後,還是RedstoneReady[3]提出了最佳解決方案:在紫晶洞中安裝定時採收紫水晶的紅石機械,其收成由大家共享。事情到此本應畫上句號,但紅石機械執行了大約3個月後,在某個晚上,紫晶洞裡發生了爆炸,不僅導致紅石機械報廢,還嚴重挫傷了紫晶洞的產能,只剩一個母岩方塊可以產出紫水晶。這下可不得了:BaseCraft和U-Turn聯合起來向RedstoneReady討要說法,但RedstoneReady卻說是它們倆安插的內奸,並拒絕道歉;BaseCraft和U-Turn在各自審查無果之後,開始互相指責對方;罵戰持續了一段時間,又不知是誰提及「安插內奸」是莫須有的事情,RedstoneReady此舉意在行連橫之計,於是RedstoneReady又變成了眾矢之的……在這種冤冤相報的情形之下,Adminus[4]強行介入,用命令方塊組把紫晶洞周圍64米的區域封鎖,但挑事者至今仍逍遙法外。身為Adminus的一名普通會員,意識到自己不應該對高層的決策妄加評論,即便是胡思亂想也有不利,便把思緒轉回深板岩層。

想到扔出彈射物或許可以轉移巨獸的注意力,便從背包中拿出了一個雪球,向巨獸扔去。隨著「卟」的一聲,雪球在空中留下一條不太完美的拋物線,撞在了巨獸後方的洞壁上。一道漣漪從雪球的落點出現,又迅即被巨獸吸收,但巨獸沒有做出明顯的行動。「這就是它捕捉聲音的方式嗎?可是看起來怎麼有些壞掉了的樣子?是不能理解雪球的聲音嗎?」想到這裡,又拿出一個雞蛋扔向巨獸。雞蛋不偏不倚地砸中了巨獸的頭部,又爆出了一隻小雞,這令著實為小雞捏了一把汗。小雞咯咯咯地叫著,又在巨獸身邊轉了幾圈。面對這隻小雞,巨獸仍然置若罔聞。「奇了怪了,這該不會只是一個遺蹟的機關吧?還是專門用來嚇唬人的?」百思不得其解,又用弓箭、釣魚竿、箱子一一嘗試,巨獸都沒有反應。終於放下了架子,直接跑到了巨獸面前,拿出下界合金鋤對著它比劃:巨獸挨了這一鋤,甚至也沒有出現一點異樣。這樣對巨獸的折騰,使得的飽食度快速下降,於是背過身,拿出了一碗迷之燉菜,一飲而盡。隨著又一道漣漪,巨獸周身的紫水晶猛然亮起,它略微晃動雙角,揮舞著看似沉重的手臂,一招就把擊飛了。還沒有反應過來,便從橋梁上摔落,一頭掉進了水中。掙扎著從水中浮出,憑藉著迷之燉菜賦予的短暫夜視效果,看見巨獸正直勾勾地盯著雖然它根本就沒有眼睛。

分割線

一驚惶,又猛地潛入水裡,藏身於水底的氣泡柱中,一直在下面憋了將近五分鐘。上一次在水下待這麼久,還是在含水層中採集礦石。

「它壞了,但沒有完全壞……」回想起剛才的經歷,豁然開朗,「它對聲音的檢測似乎被限制在了某一個頻率……也許可以向上面反應,說不定可以促進對世界觀的研究呢……」於是從背包中拿出梯子,順著橋梁的立柱爬上去。因為只剩Template:Hp的每一步都走得很艱難。又拿出結構方塊,試圖儲存巨獸的結構。結構方塊發出一陣嗚咽之聲,仿佛在宣告這片處女地的貞潔不再。帶著巨獸的標本,心滿意足地離開了。

思維碎片解析完畢,點擊重新解析

  1. 世界中的一個公會,其會員多擅長建築
  2. 世界中的一個公會,以PVP見長。
  3. 世界中的一個公會,精通紅石電路
  4. 世界中的一個公會,工於命令,也會使用一些其他的技能。
未名殘章/Ultim~1 - end  Calibrated Warden……

未名殘章/Ultim~0未名殘章/Ultim~1 | 未名殘章/Ultim~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