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未名残章/phire~b1

未名残章/phire~0未名残章/phire~b1 | 未名残章/phire~b2

这段无趣的时光,究竟何时才能结束呢。

不知在那尊狛狐石像下度过了多少个春秋的我,只能蹲坐着呆望神社外寥寥无几的行人在这段山路上来往。

偶尔会有人进入神社院内参拜,但也仅此而已。

没有人看得见我,自然也没有人会向我搭话,和我一起玩。

投币,摇铃,拍手,祈祷,最后走出鸟居离开,来这里的人几乎都不会做出除此以外任何多余的事情。

虽然我并不理解这一连串的动作有什么含义,但是我只知道,走出鸟居离开这里,是这当中我唯一无法做到的事情。

嗯……硬要说的话,我身上也没有硬币可以供奉就是了。

真好啊,能离开这里的人。

这一带时常会遇到雨天,即使在不下雨的日子也是雾蒙蒙的,很少能见到太阳。

站在这座神社所处的半山腰的位置,无论是山上还是山下的景色都很难看清。

总之,要是能离开这里看看外面的世界就好了。

而我在这千篇一律的日子里能看到的,只不过是千篇一律的景象。

苔藓从狛狐石雕的基底日复一日地向上缓缓蔓延着,留下一层浅浅的绿色脚印,一直长到正午的阳光刚好照不到的地方附近。脚印的边界在那里前后徘徊着,太阳没出来就前进,太阳出来了就后退。即使这层脚印无法遍布石雕的全身,苔藓也从没有停下蔓延的脚步。

蜘蛛在灌木丛和矮树的树叶之间结网,网被落下的雨点拉断了,等雨停了还会再织一张。即使连着几天都不会有倒霉虫上钩,它也不忘在网上四处修修补补。

可我被困在这里,和它们度过一样的时间,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即使经过漫长的等待,我也没能像生长的苔藓和织网的蜘蛛各自有所收获那样等到自己期望的答案,反倒无论是对这段时光的厌倦,还是对能够自由出入之人的羡慕,都随着我在等待中逐渐麻木的心而磨灭了。

所以哪怕这段日子当中有一天过得稍有不同,我的内心就会涌起巨大的波澜,各种情绪也会随之复苏。

我上次经历这样的不同是何时呢,已经想不起来了。或许是几天前,几个月前,又或是几年前。毕竟无趣的时光无论长短,对我来说都已经没有区别了。

那时,一个大概只有两三岁的孩子抱着鸟居的立柱,躲在后面探出半个脑袋,脸上带着痴痴的笑容,好奇地望向我所在的位置。

起初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特别,因为不管大人还是小孩,出现在这里在我看来都不是什么稀奇事。但那孩子竟然从立柱后跳出,张开双臂,双眼毫不游移地看向我,口中呜呜呀呀地说着不成形的话语,然后直直朝我这里跑来。

难道说……那孩子能看见我?

一瞬冒出的这个想法使我的内心顿时涌起滔天的巨浪。

但正当我不假思索地和那孩子一样双臂打开,想要将他拥入怀中,向他倾诉我有多么盼望这一刻的到来时,那孩子踉跄的脚步却被一个跟头打断了。

从短暂的自我感动中回过神来时,那孩子已经完全趴倒在地上,抬头嚎啕大哭起来,脸上痴痴的笑容也被泪水和起泡的鼻涕完全改变成了另一副模样。

我不知道此时该做些什么,只有保持着张开双臂的姿势,呆呆地看着刚刚完成祈祷的母亲慌忙跑来抱起孩子,听她念起让疼痛飞走的咒语,然后默默目送他们走出鸟居。

……能看见我的人,就这么离开了?

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没办法。

要是让那个母亲看到自己的孩子被什么看不见的鬼怪扶起来,那才会引发大问题吧。

被人传出去神社闹鬼之类的消息就不好了。如果人们被吓得都不敢再来这里,等待我的只会有更加无趣的时光。

我如此安慰着自己,好半天才摆脱那副尴尬的姿势。

之后我走到鸟居前,举起右手扶着那面看不见的墙壁,朝下山的台阶望去。

那孩子已经止住了哭声,下巴抵在母亲的肩膀上,嘴含着自己的手指,在母亲的怀里安静地待着。

只是我有些在意,那孩子的目光为什么仍停留在我所处的方向上。

那孩子真的能看到我吗?

但这仅有的慰藉,被一只从我肩边飞过的花蝴蝶无情地打破了。

直到看着那孩子随着蝴蝶的飞近而重新展露笑颜,我才发现他只是被飞舞的蝴蝶吸引了而已。

啊……从一开始就是这样吗。

看来一切都只是我自作多情而已。

手从那面看不见的墙壁上滑落,我失落地回到那尊狛狐石像前蹲坐下来。

那孩子的笑声从我看不见的地方再次传到我的耳边。

只有我在掩面哭泣。

果然这世上是没人能看见我的。

虽然这并不是什么振奋人心的消息,但这一天是为数不多能够给我带来独特经历的日子。

尽管误以为那孩子能够看见我一时令我心潮澎湃,之后得知真相又让我备受打击,但这些都让我在几乎一成不变的日子里逐渐僵化的内心实实在在地舒展了一次,这样的体验已经让我非常满足了。

只不过接下来要面对的又是一段不知要持续多久的无趣时光而已,舒展开的内心很快又会不出所料地随之陷入麻木吧。

或许我经历这些漫长的等待的意义,就是为了体验这些不时出现的意外惊喜吧。

但会不会有一天,内心从长久的麻木迎来短暂的舒展,这种不断循环往复的状态也会被我适应,最终让我的内心彻底成为一片毫无波澜的死海呢。

罢了,还是别去胡思乱想比较好,反正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过不了多久就会随着我的内心再次麻木和那些情绪再次一同埋没起来。

但假如我能打破那面看不见的墙壁,在外面的世界体验到的一切是不是就不会让我的内心陷入麻木了呢。

只有这个问题即使在我内心陷入麻木的时候也能在其中激起一层浅浅的涟漪。

未名残章/phire~0未名残章/phire~b1 | 未名残章/phire~b2

Cookies help us deliver our services. By using our services,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