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未名残章/50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残章/49未名残章/50 | 未名残章/51

与前文的联系

上一篇:未名残章/49、下一篇:未名残章/51

……

远星刚睡下,又起来。

他感觉周围有东西在看着他。

图书馆此时已经彻底关门,回廊中没有一丝人造光。

不会是任何人了。他只好当这是个错觉,继续睡下。

……

他站在没有任何东西的空间里。

不知为何,周围有一团迷雾袭来。

黑雾缠绕住他的手脚,他动弹不得。

从这片迷雾中走出来一个人。这个人没有露出任何一寸皮肤,全身包裹着某种服装,有些阴森恐怖。

他并没有立刻上前来,而是做出一副勾引的动作。

黑雾驱使着远星向那个人的方向走去。

远星的步伐沉重而缓慢。他尽力停下自己的脚步,但似乎并没有效果。

压力感越来越强。他的步伐越来越沉重。

终于,远星将自己的脚步定在原地。

……

……!!

“微光薄暮”

闪耀的两束光将黑雾驱散,击中了那个不像人的东西。

“……!!”

他醒来。

“……”

远星冷汗直冒。

他感觉还是被盯着在。而且这个人没有换位置,虽然感觉上似乎有些虚弱了。

周围的鼾声没有异常。房间内没有可疑物体,窗户紧闭,窗帘拉紧。

这种莫名的威压迫使他悄无声息地再次下床。

……不行。不能贸然行动。直接迎战可能会很危险。

想一想,想一想……

唔……要不用一下吧……

“Inspector”

这种魔法不会给被观测对象带来窥视感,气息也足够隐蔽。

会在哪里呢……唔……

他的目光又回到遮起的窗户上。

通过魔法,他看到窗户后有一团黑影。

不行,直接开窗可能会让这个房间里的其他人遇到危险。

按照对方(他此时已经做好了反读心措施)的想法的话,那也只能到回廊里去。但问题是,到了回廊上,就不能引起太多麻烦。不能往图书馆和那些办公室的方向一头钻进去,但是也不好离开太远……

远星慢慢走出房间。回廊黑洞洞的,一点光都没有。

那团黑雾开始移动。它好像在盘算从哪里出现。

远星依旧慢慢地移动着,但故意有些疑神疑鬼,扰乱那黑影的思考。过了一会儿,那个黑影选择了一个花瓶的后面。

这个位置似乎……还可以,问题不大。

远星稍显惶恐地走向花瓶。

随着远星的靠近,黑雾慢慢升腾起来,直到现出刚刚梦里那个似人非人的人形。

趁它好像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发现了,远星快速使出“浸润”“雷鸣”。

只见一阵闪光后,那个似人非人的人形倒地抽搐,似乎完全没有料到会这样。

远星从身后抽出他准备好的单手剑,一道冰刃下去,冻结了人形的身体。

“什么人!”

刚才持续的窸窣,加上远星的这一声大吼,宿舍的部分骑士此时已经清醒,赶来查看状况。

他们从回廊的两个方向赶来,包围了远星和人形。灯被一些骑士点上。

只见倒在地上的是全身黑衣,略显尊贵,面部只留了换气口的什么东西。

“哼,被摆了一道吗……”

周围又开始升腾起黑雾。

“不好,大家快……”

“空间结构,锁定。”

骑士团的各位本来想四散开来,但远星一句令下,黑雾突然消失了。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人形并不屈服,它突然挣脱了远星的控制,向周围的骑士发射了黑雾。

这个黑雾正要射中那位骑士,远星立刻扑向黑雾,但那骑士一个滚翻躲了过去,远星被黑雾射中了。

“唔呃……哈!”

远星在被击中的瞬间又甩出一道冰刃,勉强将这人形击倒后,一些骑士将它押往审讯室。

“远星,你怎么了!”

和那个时候的感觉一样……

远星没有办法回答问题,他只能尽力稳住自己的情绪。

见状,大家只能把远星送去医务室,顺便派简队长叫阿加莎起来。

……

“小家伙?”

“……”

看刚刚醒来的远星似乎还有些神智不清,她只好换一种方式。

“跟我念……一二三,三二一,啊,啊……”

“一二三,三二一……不对,嗯?阿加莎?我这是……啧。”

看着远星清醒过来却又有些焦躁的阿加莎,决定让远星先前往审讯室。

“真是……说来就来。”

……

“先生,我既不关心你是深渊的什么使徒,也不关心你会把我们怎么样,我现在需要的回答是……”

“哎呀,简队长?”

“呼……当事人来了,这下,事情总得好说一些了吧?”

“你!……你居然……”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位……先生,如果我能在梦境中将你击倒,又为何会觉得我现在会因为你的那点手段而陷入癫狂呢?”

“呵……你是计划的一部分,你自然清楚我来的目的。”

“我不清楚,先生。如果您愿意和我透露一些信息,我很乐意洗耳恭听。哦对了,是不是有人提及了什么,深渊的使徒?我很乐意知道一些关于“深渊”的信息,先生。嗯,尤其是那位新任领导人的信息。”

“呵……你自然清楚,你在她,她在你!的身边!待过无数长的时间,而你,却抛下

“敢再这样无理的话……接下来,可是要做点,酥酥麻麻的事情哦?”阿加莎见它开始宣泄情绪,警告了一下。

“……你一定没有想到,她还活着。”

“她?真是长见识,深渊的新任领导人是一位女性。”

“你知道一切!只要驾驭你的力量,远古的他们,还有深渊殿下

周围的雷元素水平又再一次的提高。

“深渊殿下……嗯,有趣的名字。想请您知悉几点,

“一,现在我锁定了空间结构,你不能使用传送,

“二,我没有完全失去以往的能力,你不应这般轻举妄动,

“三,如果您继续拖延时间,就想着给其他人攻打我的堡垒留机会……那现在将您折磨致死……也不是不可以。”

“什么?”阿加莎和简队长并没有想到这里。

“很遗憾啦,这位先生……您自始至终都没有意识到,从我被你吵醒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知道你的一切行踪了。顺带,我看了看那边的情况,发现果然有几个可疑人士在往山顶进发。”

“……呵,那又如何?”

“不怕死的话我可以找人来折磨你,让你慢慢地享受这个过程……我更希望从你嘴里翘点东西出来,但是您不奉陪的话我也不必如此费力。呵呵,要是接下来听话一些,下场不至于那么惨呢。”

“……”

“我得走了,你们也派人到那边,最好多一些。阿加莎,你留在这里,可得帮我,好好看着它。”

“是是是,小家伙……呵呵。”

“队长,突发情况,我们走吧。”

……

城外。

“队长,今天的其他工作……”

“突发情况,在所难免。深渊势力要是真的在月城和周边作乱,我们当然有义务处理。”

“好,那么……”

通过法阵后,两人来到高空。

“隐蔽开启……我观察一下敌方分布。”

“……怎么样。”

“可能存在一个突袭点……除了三名正向攻击封印的,一个暗中的通道,现在没有其他敌人。要不这样,你能不能做到,让三位直接飞下山头?”

“可以是可以,他们要是会传送呢?”

“……确实。”

“刚刚你说锁定空间结构,我猜应该是针对室内的场景吧?”

“没错。在野外施展的话……太显眼,消耗能量会很大,但是这么做通道也会消失。权衡一下吧。”

“……暂且不了吧。”

他们还在空中飞行,尝试找一个最佳下落点。

“话说回来……你语气怎么这么严肃,不太像平常的你。”

“深渊的那些人沾染的气息和以往的那场灾变有些类似……只是回忆起这样的时候,我就不能像以往那样轻松。”

“能量还够吗?”

“希望他们不要做好过于完全的准备吧。”

两个人确定好下落位置,准备降落。

“……散!”

两人落地,一把风剑下去,欻,三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卷下山头了。

“好,我们……”

只见他们面前突然出现一团黑雾,挡住了去路。

“嘁。”

从黑雾中出现的,是一位……女性。

简队长摆好防御架势。

只见她一头金发,戴着贝雷帽,身着紫罗兰色的长袍,瞳孔似乎是异色。

“……远星。”

远星的防御姿势放松了下来,但只是站在原地。

“不……你已经死了。”

“又如何?我现在就站在这里。”

“……不,你不是琉璃。”

“我不是琉璃?……我怎么可能不是琉璃,正视现实吧。被你亲手斩杀的,你甚至没能亲口和他告白的……琉璃·安托万-歌莱。”

她脱下那身长袍。里面正是她当时上课时穿的长裙和淡紫色衬衣。

“我没有什么要和你说的,无论你是琉璃还是别的人。换句话说,想着通过不太光彩的手段把我抓过去……不会就是为了让我好好正视自己的所谓感情吧?”

“……为什么会这么以为呢。”

“……琉璃,如果在我决定决裂出去的那一刻,你没有赶来,那就只说明一件事,你还是和贤者回廊的那些人站在了一起。”

“有什么不好呢?你难道不愿意再看一眼……”

“哦?抓我来是要让我……把贤者回廊,带回世间?”

“……如果你愿意的话。”

“不必了,”远星很果断地拒绝掉,“还有,如果你一个人做不到,这是否意味着……你,并没有成为贤者回廊的一员?”

她有些讶异。

“很抱歉,琉璃,但我记得我说过的那句话……可惜你甚至没有成为大魔法师。”

“……贤者回廊的存续确实只能依靠现世存在的大魔法师维持。”

“是,大魔法师都知道。你这么贸然插足我们之间的事情,只能说明,要么是你一厢情愿,要么……有人拜托你。后者看来更可能,谁会没事找一个身体来复活人呢。”

“……”

“你现在大可以回去。以后我不希望有任何深渊的人出现在这座堡垒,包括你,“深渊殿下”。”

琉璃的眼神里有些悲伤。

但这股悲伤,很快被恼羞成怒所取代。

“……可笑,居然来要求我……!”

只见原本繁星点点的凌晨夜空,此刻变得更加深暗。

“……我已经无法改变,已是被深渊吞没之人了!”

天空中开始降下那些黑乎乎的东西。

……糟糕,这个气息,和黑质几乎没有区别。

琉璃说完这句话就消失了。那些黑质即将沉降到地面上。

“快进去。”

……

“发生了什么?”

“很难理解吗?”

“……主要不理解的是,你好像认识她。”

“……是一些往事。”

“她叫,琉璃。”

“是,但她不是琉璃。或者说,不是原本的,和原本有些许区别的。”

“什么意思?”

“我们先往里面走。”

两人往装置的方向前进。

“刚刚的那位琉璃,身体构造上和我记忆中的琉璃有细微的差别。比如异色瞳,还有一些,我没法一句话说明白的细微差别。”

“这意味着什么呢?”

“简单来说,她确实被我杀死了,但她的意识被以某种形式保存,重新注入到了另一个身体里。”

“……”

“你也觉得很不好说,对吧?换掉了身体,没有换意识,那么她究竟是不是琉璃呢?无论如何,在我看来,她并不认同我的观点,那么从这一刻开始,她就已经不是我记忆中的琉璃了。”

“什么观点?”

“还是和之前提到的人祸有关。我既然选择自己做第三方势力,说明我既不认同魔法侧,尤其是贤者回廊的那些人,是对的,也不认同科技侧是对的。”

“什么是对的?”

“就是,嗯,科技是对的还是魔法是对的。”

“你说过第一次灾变……是魔法侧使用魔法导致的。”

“对,高能魔法的滥用导致了第一次灾变,这也就是两侧开始分歧的点。从那个时候开始,科技侧的大部分人就开始反对魔法,至于怎么反对那说法也很多。然后就再是慢慢的融合,我恰好就出生在这段时间的前夕,但很不巧,融合产生了问题。最主要的问题是,由于魔法侧和科技侧开始共用一些设施,而这其中一些人的行为造成了两侧的不满。嗯……本来只是学校内部的一些小摩擦,后来事态发展的越来越大,两侧互相反对的声音也越来越高,我也不知道事态是怎么一夜之间突转成战争的,但是很遗憾,在我差不多已经意识到事情没法挽回的时候,我就决定,只能采用早已准备好的备用方案,自己做第三方了。”

“早已准备好。你已经预料到这种级别的冲突了?”

远星摇了摇头。

“至少不是为了这种完全因为人类的冲突造的。我不觉得融合会急剧产生这种冲突,但是事实如此。”

“然后呢?”

“然后就是,我现在醒来,被你们捡到,慢慢熟悉了骑士团的生活,然后又被深渊的人打扰。”

“……我总觉得你有什么没说清楚。”

“也许吧。”

两人走到装置的房间前。

有一个舱体透过封印,显出一些闪光。

“嗯?”

远星穿过封印。

从舱体中又弹出了一个人。

看编号,是第13位,戴因。

远星有些奇怪,他写的装置规则好像并不是这样。

难道他写错了?

“……”

远星看着发出几声呻吟的戴因。

“……啊,远星大人!”

“不必了。我一直很奇怪你的身份,换句话说……”

远星转过身去,再转头回来。

“你身上的这所谓黑质的气息,并不是因为你常年潜心研究黑魔法,而是因为,你通过某种方式穿越回去,来到了我的身边呢?”

“……远星大人?”

“你大可以解释一下,这台装置怎么可能在一夜间恢复这么多的能量。”

远星指向屏幕上的图表。

“……”

“你有两个选择。一,和我加入骑士团,二,回到深渊复命。无论选择哪一个,你都得解决现在外面产生的类黑质。”

“……我不明白。如果现在外面依然存在黑质,那么不可能产生生命。”

“原本的黑质当然已经消失了,但就在我进来的时候,有人在外面又使用了小范围的类似于黑魔法的招式,现在黑质覆盖了堡垒所在的山头,但周围其他地区没有影响。”

“……哎。行吧。”

他和远星走出封印,来到另一个房间的门前。

简队长跟上来。

“新的人?”

“月城守卫队的队长,简。现在的人并不懂以前的文字或法术,你不必担心泄密。”

“……”他解开这个房间的门,从房间内找到一本书。

“……总之,只能用能量攻击能量。”

“没有什么特效办法了?”

“没有。”

“行吧,本来就没什么收获。”

三个人往出口的方向去。

“现在开始是,嗯,开门程序。简队长往后退。”

简队长只好往后退。

门打开了。一部分类黑质落到门内。

“就是这样。可以看到,有类黑质覆盖的地方不多。”

“……”

“怎么?”

“这么说来,能量怎么这么稀薄。”

“现在才感觉到?”

“外面的黑质有干扰性,临到用时才感觉到。”

“嗯……这样吗。”

远星对着门内的部分类黑质,总之开始用雷火水冰四种元素冲刷。

这些黑质中凝结的能量,看起来就是影元素的能量部分,而四种基本反应元素对它没有特效消耗,大约是等量消耗。

“大人。”

“以后要是还能叫上的话,叫远星。”

“远星。您刚才使用的并不是原来的魔能。”

“嗯哼,没错,元素能,是现在这个世界的能量形式。据我,以及你现在的感知,应该能联想到它们和原始魔能的关系。”

“……元素能。”

“你不知道吗?”

“从您刚才在房间里的询问开始,我就一直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您这么笃定,我是从这里穿越到过去的,什么深渊的什么人。”

“……在我们进来之前发生了些小事情,让我的直觉把这些事情很自然地关联了起来。还记得那两条吗?”

“绝对忠诚,和,做事时保持绝对冷静。”

“没错。嗯,那另一个问题,你的记忆为什么会有解冻过程呢?”

“解冻?什么解冻?”

“那就是没有了。唔,能不能这么说呢……”

“……啊?”

“没什么。我们出去,再重新关门,下山。”

“是。”

简队长只好听远星的指示。

一路上都是元素的冲洗,还有能量的释放。这样的环境待得太久必然会有害。

嗯?

只见从山下过来一些人。看着装……是骑士团的。

“啊,简队长,远星!”

科特、玛莎带领一些人赶来。

“太慢了。”

“唔……其实路上我们遇到了一点障碍……”

“是黑色的东西?”

“嗯,从天上突然降下黑色的东西,虽然没有落在我们的队伍中,但是从山上高一些的地方开始,到处都是这样的异常物质。直到刚才,从山顶突然冲下一些光,这些东西才消褪。”

“这些东西没有什么很好的处理办法,换句话说,只有用大量的元素冲刷才有些用。”

“……如果是元素的话,会有克制关系吧?”

“是这样也没错,那么,从哪里找来这种克制关系呢?”

“唔……这种东西的话,是影元素吧?”

“概率上,是的。”

“……光元素……”

“光元素。”

“骑士团里面……有这样的人吗?”玛莎把目光投向简。

“可以说没有。”

“可以说?”

“就编制内来说,有一位,但那位已经前往向光山,恐怕是不会回来了。”

“这样啊……挺麻烦。”

说话间,又是一阵黑雾袭来。

“警戒。”

所有人做好防备架势,但此时,又出现了一阵白光。

远星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妙,但是并不想这么说出来。

从黑雾中出现的,同样只是一位深渊的使徒。

哦,不太一样的是,它好像有些惊慌。

白光中杀出一道人影,将准备逃回黑雾当中的使徒消灭。

“鲁米诺?”

白光中散发着光压气息的人,和所有人保持着距离。

“哼,老熟人们。”

“我也算?”远星打了个趣。

“凌晨时分,骑士团周围出现了异常的光元素气息。我闻讯赶来,又注意到山头上那些元素的流动。这位先生,请问如何称呼?”

“远星。”

“……传教士说的那个人也叫远星。”

“唔?既然知道了,那……”

“虽然我有些惋惜,你并不愿意来到向光山,但你的潜力我姑且觉得,有待开发,尤其是在近乎垄断的前提下……”

“……你是说,像这样吗?”

远星向山头上的那些黑质发射了两道光球。

“……佩服。”

“我应该是出了名的会模仿才对吧……嗯?”

“我不关心这些,我只是来完成调查罢了。现在碍人的深渊使徒已经消失,我想你们的任务也更顺利了吧。”

“你要到山顶上去?”

他没明说。

“总之,上面是我的遗迹,你现在反正打不开,也别想着打开。哦,如果你的任务包括清理这些黑色的东西,那我可得好好委托你,帮忙清理一下这堆烂摊子了。”

“……我不喜欢加班。得抓紧时间了。”

一阵白光过后,他就消失了。

“……回去吧?现在没我们什么事了。”远星提议道。

“嗯。”

夜空渐渐翻起鱼肚白。

早上6点左右,大家回到城内。

戴因跟随远星来到城内。

进城的时候,戴因被拦住了。

“请问这位是和骑士团回来的什么人?”

“另一位古人,戴因。简队长?”远星喊人。

“这种情况和先前一样,我们需要带他到骑士团做进一步询问。”

“……行吧。”

……

“姓名。”

“戴因·赫利克斯·阿贝尔。”

“性别。”

“男。”

“……进城前经历……嗯……好了,基本上我一个人就能填完。”

“戴因主要研究的是黑魔法,但一身剑术也算了得。我倒是想让他也加入骑士团……”

“骑士团也有这样偏学术的职位,只不过和阿加莎不同,她是不屑于,或者说不便亲自做这样的研究,而骑士团炼金术士这样的职位,这些人确实是在研究一线。”

“戴因的意下如何?”

“我对远星的意见没有异议。”

“然后,时刻注意保护戴因。个中缘由不太好一句话说完,总之警惕深渊的那些人靠近他。”

“嗯。”

“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

“不是问你,简队长。戴因,你认识琉璃吗?”

“琉璃……啊,琉璃……”

戴因的思绪有些混乱,脸上的种种从先前的不解,困惑,到现在的慌张。

“你,想起来了?”

“……我不觉得这叫想起来了。”

“是指?”

“是我醒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个人影……她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她的名字,就不见了。”

“这么重要的信息,却不告诉我。”

“那个人影消失后,紧接着就是你出现了。我以为是同一个人,而那个名字是某种暗号……”

“……是这样吗?”

“……”

“我没有在用读心,戴因。如果你想起来自己和深渊的什么关联,我希望你自己说。”

“……没有。真的没有。”

“……好吧。”

“那就这样安排好了。戴因,请随我来。”

“嗯。”

……

冒险家协会。

远星照常来接委托。

整个协会内的人却弥漫着一种,嗯……怀疑,诡异的气氛。

正在他思考会有哪些情况会导致这样的时候,他看见了前台站着的一个人。

戴因。

“戴因?”

“啊,远星……远星。”

“大人”两个字很显然卡在嘴边咽了回去。

“咳咳……你来这干什么。”

“说是办冒险证,这不……”

远星装作不经意地看了看周围的人。

大部分人对戴因露出的是一脸惊恐的表情。还有一些人看到自己和戴因对话有些诧异。

不出意外,是戴因的这身气息导致的。

“小伊?”

“是这样的,材料都很齐全,但是……”

“但是?”

“其实,冒险家协会一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向光山与深渊有关人士不得入会。”

“那可真是……有趣。”

“有、有趣?”

“请问在场的哪一位是,向光山或深渊相关人士呢?”

“欸?”

伊万杰林有些困惑。在场的其他人也觉得这句话有些问题。

“我的意思是,戴因先生是正式的骑士团炼金术士。有任何疑问请你们找骑士团,找简队长问问。”

“……是、是这样吗。那……嗯,这样就好了。”

“好了,我来接委托了。戴因,没事就先回去。”

“嗯。”

“今天有什么委托?”

……

“今天的委托奖励是这些。”

“嗯。感谢。”

远星走了出去。

……

“……队长。”

“唔?发生什么了?”

“就是……”

远星把今天协会的事情说了说。

“戴因被怀疑是来自深渊的?”

“嗯。”

“很正常吧。”

“……嗯?”

“我的意思是,如果连你也第一眼就怀疑的话,那别人这么做,也很正常。”

“要不是他知道改口,我也要被拉下水了。”

“……我的意思是,你说,派人盯着他以免深渊的人靠近他,是因为你很确定他是来自深渊的?”

“……额。”

当时他们两个谈话的时候好像在封印里,简队长只听到了后面的对话。

远星不得不再把当时是以为戴因是潜心研究黑魔法导致身上沾染了类似的气息,以及黑质与深渊影元素的相似性又提了一提。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觉得……也许你说的那个,第二次灾变,反而是深渊在其中作梗。”

“……这,我不能苟同。咳咳,重点不是这个。总之,戴因无论如何,现在没有和深渊组织产生联系。因此,无论是因为他身上的气息吸引深渊将他吸纳,又或者是他本身就是深渊组织的人,那么将他留在这里,都是一个好选择。如果是现在因为被怀疑是深渊组织的人而对我们留人的这一举措有不利,那么结果会有些不妙。”

“……我知道了。好了,今天的任务完成得怎么样了?”

“清理类黑质的工作还在继续,附近巡逻没有更多有用的信息。”

“是这样吗。哦对了,粉末的召回工作呢?”

“还算顺利,虽然酒庄那边的负责人还是不太服气,但是也还算配合。”

“……好。没什么事你先回去吧。之后几天的工作内容会有些变化,到时候我会在早上布置好。”

“好的。”

……

炼金术。

黑土、白垩、赤成、黄金。

戴因作为接受了科技侧表述的魔法师来说,并不觉得这些炼金术符号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不如说,很多操作会和化学有关。

他更不能理解的是,这个世界的光与影,究竟代表着什么。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每天就反复做梦。同一个梦。

他站在某处。一边是无尽的光明,一边是无尽的黑暗。

一人身着白袍,一人身裹黑衣。

三个人不说话,只是站着。

无数的争论,戴因最终选择“先接受对方的看法”。

只有这样,先接受了影元素和黑质很像的事实,才能明白这其中的差别。

先退一步,却是更进一步的到达真实。

如果……

…………

未名残章/50 - continues  何谓“深渊”与“光明”……

未名残章/49未名残章/50 | 未名残章/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