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未名残章/54

未名残章/53未名残章/54 | 未名残章/55

“……唔……”

20岁刚刚出头,在校外住宿的远星。毕竟只有生活费而没有自己的收入,所以出于各种考虑选了一处“事故房”……本以为是能压制住的呢毕竟对大魔法师来说,反正大部分所谓事故,想办法用点术法就能解决。可这次的事故房,似乎真的如上家说的那样,完全找不到那些奇怪现象的踪迹源头。

“呼嗯……好……重……”

又是鬼压床,远星的潜意识这么想。只不过,每次鬼压床的感觉很奇怪暖乎乎,毛茸茸,有一点点粗糙,有一点点安心……如果真的有鬼存在的话,那么这只鬼也太善良了自然,远星暗中驱灵做了很多次,但并没有用处。

“……欸?”远星睁开眼,感觉身前的被子似乎变了样子?远星艰难地把手从被子里掏出来……

“……呼……嗷……嗯嗯……”一大团蓝色就这样微微在眼前起伏,“嗯嗯……小……家伙……”

远星忽然清醒过来。一头魁梧的狼兽人就这样抱着自己,压得自己喘不过气但显而易见的是,“源头”看上去自己送上门了。于是,远星不小心叫了一声,这显然会惊动身上的大家伙。

“好吵……吵……啥吵……昨晚看小说……打扫房间……都到好晚呢……”大家伙喃喃说着什么,慢慢也清醒过来,“……再……睡会儿……?欸……早?”

一人,一狼,一床,一室,七点。

“可让我好等……一切,如实招来!”远星打了个响指,面前的这头……老狼……?看上去反正年纪不小,“噌”一下被疼得飘了起来。

铁就这样痛苦地扭曲着,在地上打滚儿:“嘶啊啊啊啊啊啊啊住手、住手啊!大叔我错了还不行吗!”一边尾巴也死死夹在两腿之间,耳朵也一下子趴了下去。铁感觉自己整个灵魂都在沸腾,像是被远星的术法丢进了沸腾的开水一样,身体都要虚幻消散开来了。

“小家伙啊,远星啊,小远星!我的小祖宗!高抬贵手饶了大叔这一回吧!大叔发誓这辈子再也不敢啦”铁赶快连滚带爬凑到刚刚从床上起身的远星的脚边,整个人跪在地上,就像做错了事情的大狗狗一样。

远星看这可怜样子自然也不忍心,便停了下来:“……早点出现不就得了。”

“早点……出现……这、这也不是大叔能控制的呀!”大大的狼此时的声音却只得是小小的恐慌,“我每天帮你打扫屋子整理书籍,也没想到你有一天能看到我,这……唉,是大叔不对,大叔看到小鲜肉做错事了……可别再那样对我喽,大叔骨头都要散架了……”

远星这一折腾,倒是彻底醒了。拿出手机,7:15,洗漱刷牙吃点东西得赶快去赶早八。不过……

“你……呃,大叔叫什么?”远星一边挎上自己日常用的黑色小挎包,一边检查着今天要带的课本和笔记。

“我叫铁!唔,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大叔也记不清了……都好久以前的事情了……”铁的眼神有些暗淡,尾巴耷拉在地面上,爪子挠了挠头,“好像是这屋子刚建成吧……我就在这里了。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叔我好像被困在这里出不去。”

铁就这样一边解释,一边慢慢跟着远星说,就好像这么做很自然,即便远星从来没见过铁。

“……总之,抱歉啊小家伙,让你受惊了。大叔我也不是故意要吓唬你的啊……一个人待久了难免有些寂寞,本来以为你没感觉的,所以就抱着你睡觉了……那个,下次大叔保证不睡在你身上了!就是……沙发果然还是有点硬啊……要不……”

“没什么‘要不’‘可是’的,还真会装……”远星似乎有些不耐烦,“常规的幽灵早该被我的术法驱散了,你究竟是何方存在?为什么还要瞒着我?”

“啊这……大叔真不知道哇!这么多年来,小家伙你还是第一个能看见大叔我,还愿意跟大叔说话的人……呃,算是吧?”铁讨好地靠上远星的肩膀,“别这么拘谨嘛……虽然有点唐突,可是你都在这里住了好几年,你现在都能看到我了,大叔我是真想和你亲近一些……”

“……”远星敌视着铁,没有说一个字。不过……铁的眼神中除了可怜、讨好、些微的不解和疑惑以外,似乎并没有常规检查项里的谎言特征……没有说谎?远星这么想,但就算铁说的都是真的,铁也没说多少有用信息……唉,最讨厌的失忆啊。

远星接下来没有和铁说一个字,倒是铁,似乎还有些急着热脸贴冷屁股。

“……大叔可是很努力的!你这个小破房子,要不是大叔我天天给你打扫,肯定早变成垃圾场了!再说,大叔我虽然大概是个幽灵,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不过,好歹也是个成年成熟男性!你可千万别多想啊……”

可惜,远星就这样皱着眉头吃完早饭,头也不回赶快离开了家中。

铁望着匆匆离去的远星,只好悻悻叹了口幽灵气:“……唉,小没良心的,啧。这下清净了……”

铁自言自语嘟囔了一句,看着远星的背影就这样消失在转角,懒懒打了个哈欠。挠挠肚皮,铁坐到沙发上,想着一会儿得再收拾屋子。哼,远星这小子……等他回来了,得想个办法把他“收拾”一顿。铁这么想,不过过了一会儿,便沉浸在用扫帚卖力地打扫中,把一早的些许不愉快就这样忘在了脑后。

几个小时后。铁的耳朵随着自己的动作一抖一抖,尾巴也不自觉地甩来甩去。突然,家门就这样被打开了

“……唔。奇怪,这就消失了吗?”

远星就这样目视四周,就这样仿佛看不见铁一样。铁心生一计,把脚拦在卧室门前

“哎呀!我……”远星一个趔趄倒在房间的地毯上,一下子就看到了铁。

铁想着,自己只要一下子压住远星,然后给点成年大人的压力感,这样小家伙总得服服帖帖知道不该惹自己了,不过铁大概是完全忘记了上午发生过的事情……总之

“……知道错了?”

“知道了知道了,大叔知道错了!呜呜呜……大叔骨头真要化掉了……”

远星叹了口气。看上去铁是真的没有恶意……真是诡异。

“罪灵……怨魂……能量生命……地火……物精……这一个都对不上啊?”中午的时光里,远星坐在沙发上看着厨房里自愿忙活着的铁,一点点对着拿回来的《埃斯卡迪亚灵异现象全记录·生物名录篇》看,但是每一个几乎都对不上。铁的行为并不像那些鬼魂精怪,走路没有拖影,形体也正常,也不会穿墙……大概不会,比起灵异现象里面那些描绘出的敌对性质的东西,铁更像是个存在感极其低下的正常中年兽人而已。

“……小家伙?小家伙!小远星!!小祖宗!!!”

远星被铁越来越大的嗓音拉回了现实:“别吵,我在思考……唉,我知道了啦。”

“吃饭咯。大叔今天可是给小家伙你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菜,就偷着乐吧!”铁话是这么说,不过似乎是很期待远星对自己的评价的,“再不吃,饭可就凉了,可别怪大叔没提醒你,然后又把我吊起来用术法折磨一顿……欸,这是什么?”

铁就这样拿起远星刚刚借回来的这本《灵异现象·生物名录》,简单翻阅了一下,忽然陷入了沉思。

“……原来鬼怪还有这么多类型吗?大叔我还以为自己就只是个普通的鬼而已,没想到这……嗯……最普通的鬼,看起来都这么凶神恶煞。”铁循着目录就这样找下去,挑出了看上去最普通的那个名字,感叹了一下,“大叔除了比这些东西稍微靠谱一点,好像能力还真没这些个玩意儿强……也不会穿墙也不会附身的。”

铁说这些话的时候,嘴里似乎还有一点点遗憾?虽然大概只是开玩笑。窗外的云忽然赶到遮蔽了客厅的阳光。

“我也是这么想啊……”远星无奈坐到饭桌上,“找了半天,结果还真不知道大叔是什么情况。按以往这会儿早就开始超度了……唔,等等……”

……是远星最喜欢的全瘦红烧肉和白菜肉圆汤……!远星的心里略过一阵小小的狂喜,不过毕竟不能表现出来,所以远星就稍微盛多了一点到碗里。不过……

“……唔!啊啊啊,咳咳……好吃……就、就挺,好吃,的吧?酱油味道恰到好处,稍微有点烂不过也没有彻底粉掉……及格吧……嗯,肯定是及格的……”远星的脸红着,不自觉扒拉了好几口饭。

能看得出来,刚刚远星的脑海里肯定闪过了过往的一些事情……比如,奶奶给自己做最喜欢的菜的时候。浅浅从童年时光中走一遭,就是那个家里的人们围在矮矮的大方桌边坐在超级矮的板凳上的时光,那个大人们费劲心思让远星多吃一点的时光……

“……啊。不说这个,那个,大叔……就和你说的一样,我这个大魔法师也找不到你到底是什么……真是怪事。”远星从回忆中醒来,想到自己似乎还是有点幼稚,忽然有些懊恼。

铁倒是一下子来精神了:“大、大魔法师……那、那个……这肯定不是在唬人对吧?你都对我做那样的事情了……呃,我是说,小家伙你是真的大魔法师……?大叔我都没见过……魔法师对我来说,似乎就是‘假的’‘虚构的’,可从没在现实中见过你们……”

远星摇了摇头,鼻子不知为何嗤笑了一下:“毕竟魔法和科学的融合也只是近十几年的事情。大部分魔法师确实不公开露面,平常人都不认识也正常。哦对了,不说这个……”

远星把筷子放在已经空掉的碗上,正了正坐姿:“你没尝试过出去?”

“欸……大叔我没说过吗?我一直被困在这里……想要打开门的话……”

铁说着,走到门边。玄关在铁每天日复一日的整理下不算特别乱,不然鞋子肯定满天飞了。铁就这样尝试旋转门把可惜,纹丝不动。

“……喏。窗户也是……就算窗户开着,大叔靠在上面的时候和关着也一样。”铁有些无奈,不过这会儿毕竟远星都吃完坐到沙发上,就顺其自然坐到远星身边了。

“奇怪……没听说过哪个幽灵又不能穿墙连门都打不开的……最多是被太阳晒到然后消散,太阳走了又出现而已,也没有铁大叔同款的啊……唔?”

两人忽然看到了书上的一个标题“未死人”。

“未死人……”两人异口同声地念出来。

“未死人是……啊,我好像想起来了……”远星的手扶着下巴,眼睛里冒了些光,“最近这几个月突然变火了。好像是……哪个公司出来一个,好像还是高管?总之挺玄乎,说是几年前因为实验事故死的连渣都不剩了,就只剩下一团浆液,结果一天之内不仅人有全尸啊不对,人……人反正看着和活着差不多,就,除了不熟悉他的人看不到他以外,似乎和正常人类没有差异……不过没听说过未死人出不去屋子的啊。”

“唔……大叔我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啊,最多看看你每天看些什么东西……不、不是说我偷看你手机啊!就……”铁似乎有些担心远星听到点什么就会让自己死去活来,所以赶快补充了几句。还好,看上去远星这次是打开了话匣,所以远星似乎并不在意,只是一门心思放在刚刚提到的什么死人上。

“没事,散在地上那些书你看了大概也没关系……不过,未死人……对未死人的研究还真不怎么多,我猜也就那家公司在研究。还真难办了……除了那个高管,”远星顿了顿,“应该就只剩下书上的案例了……几千年前的黑龙魔王。感觉像假的,纯种黑龙那个时间点应该已经灭了……根本不会有记载。”

看着对自己如此上心的远星,铁的心里倒没有很意外。远星近两年间待在屋子里,大抵是随时会进入这种状态的。不如说……还能够静下心来一点一点分析,铁想,终究是老骨头做不到的事情。

“……要不我下午去趟那个公司?叫……普罗亚科。”

“去、去哪儿?普什么东西?”铁被远星有一句没一句的绕晕了,尾巴都要绕圈了,“……总之,你晚上还回来吃吗?我又不用吃饭,你不回来,大叔我可不做饭了。”

远星倒是马上回答:“……不回来,大叔歇着罢。”

远星的眼中出现了某种坚毅,看上去是没办法阻止他了……唉,不过铁转念一想,至少远星,也算是在乎自己……

就是说,现在的话,远星是自己唯一的……家人……?

尾巴扬起地上些微的尘埃,就好像自己的心绪也随之飘浮在空中。

…………

普罗亚科。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普罗亚科那个掀起了“还有一件事”的发布会环节热潮的传奇科技公司。然而,普罗亚科的名字实际上并不算非常出名。比起自己打通消费端,普罗亚科更注重研发和创新,所以大部分人只知道那些大公司们总是会花大笔价钱买下普罗亚科的各种听不懂的高端方案,然后自己就能“咻”地一下用上行业的最新最热。

一栋玻璃外墙的大楼屹立在办公区之中,外观和其他的那些建筑相比倒没有除了建筑外墙的Logo以外的区别。园区里的树比其他地方多一些,除此之外的设计感大魔法师大概也看不出多少。不过,能以访客身份这样相对轻松地进入这片充满神秘的科技公司,也多亏远星努力考上了魔科大。

“……嗯,好的。嗯,在这边登记。嗯,好,电梯下行在那边,注意刷访客卡选择到地下1层,感谢理解。”

前台的语气和几乎任何正常的客服一样无机且热心只是,前台确实是机器人。听说有些访客能和前台聊上一个小时,倒是不知道怎么做到的,远星想。

总之,顺着指引,远星和一大堆人挤着电梯到达了地下1层的第四开发组区域。不过能看得出来,到处都只是空房间和空的会议室,看上去是专门接待外人的地方。想来,电梯上的按钮似乎有些多的不太真实……

“……别在这儿愣着呀。”

远星被身后的声音吓得一激灵,不过很快平复心情:“啊,不好意思……您是?”

眼前的虎兽人皮毛的橙色很是……健康,不过尾巴似乎是一股若有若无的蓝色虚影。看着没有防备的蓝色冲锋衣学生,虎兽人的脸色也放得更亲切了一些:“我叫晟阳,公司里大家倒是喊什么钱总……啊,喊晟阳就好。访客日志上写你想问‘未死人’……”

“啊,是。嗯……在做学校选题的时候,就抽到了未死人的选题……所以就想来问问未死人的资料……那个……唔……”远星的眼神有些飘忽,似乎是在营造一种紧张感。

晟阳的脸上倒是舒展开了许多:“难得啊,居然有人主动对这个选题感兴趣。真不是遇到鬼了?嗯?”说完,还微微弯腰,脸就这样凑上远星面前。

“嘛,嘛就、就如您所说……”远星拖长了自己的尾音。晟阳会心一笑,就这样一气呵成,把远星拉进会议室,幻灯片,视频,文字稿一股脑儿地就这样一下子跑进了远星的头脑里。不过,晟阳看远星刚刚那副有点无所适从的样子,打算刚讲完的时候复盘一下的,远星倒是说“不用了”。

“我、我知道世界死亡机制……嘛,贤者回廊的秘密也不是什么大家不知道的事情……就、就是说……”

远星熟练地打开了白板。世界的死亡回收机制分为好几个部分,而意识在此处是第一性的。因而,在死亡的时候,意识或说灵魂会被先一步提出来并置为“抑制感知”,简单来理解就是意识的存在隐身了。而后,在不到1纳秒的时间里,控制意识的周围一圈的稀薄的物质会被记录下来,然后剥离出去。再然后,在确认死亡之后,意识被回收进入所谓的“阴间”,从世界上正式消失。而如果在意识结合一部分稀薄物质的时候整个过程因为各种原因无法继续下去,这样的存在就会组成“未死人”。因为吸附的“存在”很稀薄,所以无法被感知,并且由于世界机制明确置之为“抑制感知”,且没有“等待正规化”标记,因而“未死人”们就这样卡在了现实世界中,但也因为存在稀薄,所以可以再去吸附更多的存在来突破感知的抑制。顺带一提,“待正规化”标记相关内容似乎也是上一次普罗亚科研究一批疑似“从小说中穿越到现实世界”的人们的时候提出来的理论,不过公众对此的认知只是“那是魔法师不小心泄露了一些东西”……

“……嗯……”话说回来吧,晟阳听着远星的转述,似乎没听出啥问题。这让晟阳反而一下子有了兴趣大部分人听到这些玄而又玄的东西,大概还是会把未死人理解为简单的鬼魂而已,远星倒是一下子抓住了精要。就在晟阳打算收个尾把远星送走的时候,门外的一阵响声打破了两人的思考

“……玄、玄青让钱总您赶快过去……”

“……知道了。”晟阳看着那位冒冒失失的职员,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不过晟阳将视线转向远星时便又恢复了那种柔和想来是营业的微笑,不紧不慢准备好好收个尾:“总之,远星的理解已经比很多人都要深入了,祝愿您的进展顺利?”

可惜,还没等收尾完,那个令人生畏的大号青龙就这样和另一个看上去也不遑多让的有一点点透明的红鬃狮人吵进了会议室里。那两个人看到居然还有外人,忽然一下子都摆出正式而不失礼貌的样子,连会议室里的绿植都会因为这一幕而长出一片新叶。

“……总之,这位是,玄青。然后这位我来介绍吧,是‘未死人互助组织’的,阿加纳。”晟阳在念到玄青的名字的时候明显顿了一下,说出阿加纳的名字的时候倒是态度挺正常。

阿加纳简单问了个好,给了远星一张名片。玄青则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眼神倒是真的有种千年黑龙的威压感。

看着晟阳似乎有些着急忙慌要赶自己走的样子,远星也只好顺着意思离开了会议室。远星稍微留意了一下看样子,阿加纳和玄青,似乎在争吵些什么。晟阳看上去更想帮阿加纳,但是……大概是碍于同事关系?只好站在中间拉架的样子。

……也罢,地下的空气流动确实有点令人感到窒息,还是不要待久了为好。远星就这样离开了这个细细想来到处都有些微妙的恐怖的地下1层,回到了看上去更敞亮,更鲜活,更能感受到科技与生命融合的气息的地上。嗯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去买点甜点吧。

…………

铁无聊地躺在远星的床上,连小说都忘记要看了。实际上铁还是相当忐忑的。你想啊,自己好几十年都想不起来的事情,现在总算能有个机会能搞清楚了,就算希望还是很渺茫,但谁不会有点激动呢?

啪嗒,啪嗒。有些烦躁的铁看在尾巴的面子上,决定去洗个澡。虽然铁每天待在屋子里按理也不用洗澡,但冷水冲一冲,总是能平复心境。看着一如既往被自己收拾得井井有条的房间,客厅,然后是浴室,他将衣服脱在一边,然后拧开了莲蓬头。毛发亲密地喝着微凉的水流,湿漉漉的结成块儿,然后水被铁不断甩出……就这样,铁一轮又一轮地试图“冷静”下来。

吱呀家门开了。不过门外的微微响声自然打扰不到刚刚才在“雨”中旋转完的大叔,除非……

“嗯……来上个厕所……啊。”

远星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推开了浴室的门。铁这个时候正拿起毛巾准备擦头……

“啊啊啊我我我、我什么都没看见

远星刚想着装过身去离开,却只听铁慌乱地别过身去准备遮住下半身,结果一个不小心整个人滑倒在地上碰倒了一大堆瓶瓶罐罐的声响……

“好痛……唉……”铁全身湿漉漉地尝试慢慢站起身来,不过看到远星伸了手便还是借了一下力,“……小没良心的怎么随便开厕所门啊……”

“我咋知道啊!”远星红着脸争辩着,“而且大叔你也没锁门……下意识以为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这么想来,两人相互能看到,也才不过一天的时间。而且两人都没有关门的习惯……不过,看着远星这样脸红的样子,铁忍不住想逗一逗……突然,铁把远星压在墙上

“小家伙……脸这么红,该不会是被大叔的好身材迷倒了吧~”铁一脸坏笑着,死死压住远星的手。

浴室里还残存着些许水汽,镜子上的雾气仍未散去。墙面上的小水珠打湿了远星的后背,湿漉漉的毛发更是蹭得远星十分难受。远星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有些气血上涌……

“……啊啊啊!到底干什么!”

就在远星准备故技重施的时候,铁狠狠捏了一下远星的胸前两点,远星惨叫了一声,整个人捂着身子蹲了下来。铁见远星终于停了下来,便松了口气,装作无事发生,将自己撞倒的瓶瓶罐罐收拾了一下,饶有兴致地看着气不打一处来的远星。

“……呵呵。不说别的了,自从我们能看到对方之后,结果你离开一个下午,大叔我整个人都有点……魂不守舍呢,”铁的语气意外的平静,“毕竟……也就只有你好像能够挂念我的过去。”

铁示意握住远星的手。浴室中的雾气慢慢散去,楼外清冷的月光随着附近楼慢慢熄灯,代替家家灯火映入其中。

“……哦……哦。”远星有些别扭地也伸出手。铁眼角地皱纹下透出浅浅的暖意,将他拉了起来。

“这就好,小没良心的,呵呵呵……不说这个了,”铁就这样拉着远星,甚至是有点把远星拎到沙发上的意思,“不是说要去……啊对,普、罗、亚、科,查一查那什么未死人嘛。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就那样啊。说了半天那群人也不打算跟我说些什么……不过倒是有一点我很在意,”远星搂住铁,“好像我每次回到家里来总是看不到你……中午回来是直到被你绊倒了才看到你,这次是打开厕所门……说实话,我根本不知道你在洗澡。好奇怪啊……你要是在洗澡的话,我肯定知道才对啊……灯也开着,水虽然好像是刚刚关掉。”

这么想来,铁的情况,似乎和未死人的“存在强度”很相似

“……未死人们既然无法被感知到,那么自然就不该被记载下来,不是吗?”

时间回到晟阳开始滔滔不绝讲PPT的时候。

“这就不得不提我当时的情况了。未死人们可以用特殊的精密仪器测定存在强度,所以开发组的人当时能知道我还存在。然后最神奇的事情是这样的

晟阳拿出一张纸,手张开压在上面,另一只手画出轮廓。

“我说,‘研究员,把手放在上面’,结果,当我把手也放在研究员的手上的时候,那个研究员就能看到我了。其他人一开始还一头雾水,过了一分钟,房间里的所有人都能看到我了。换句话说,未死人一旦被感知到……”晟阳一步一步,引人入胜……

一旦被感知到,存在强度就会变大,反之变小。

换句话说,当远星离开家里的时候,铁的存在强度就变弱了。所以,远星一开始回到家中的时候,便并不能感受到铁的存在。

“……有这么玄乎吗?”铁听到远星的解释,似乎并不太认同,“再说了,大叔我中午就是想吓唬吓唬你……小家伙你看不到不是正常嘛。而且晚上你闯进卫生间,不也是一下子就能看到我?”

但远星知道,自己的猜测并非毫无根据。即便铁并不能察觉到其中异常……

“哎不说这个,小家伙不是说自己是大魔法师嘛!”铁忽然坐直身子,“那是不是有那种,可以知道一个灵魂过去的魔法什么的!其实……我一直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虽然我一直想着,不记得的事情大概不重要……但是大叔觉着,要是想不起来的话,心里总是空落落的……哎呀,小家伙……要是有的话,给大叔用一下吧,好不好?我可只有你了……”

就好像猜得到远星看着自己这幅装可怜的样子一定拉不下脸一样,铁看着远星勉为其难答应下来的样子,一下子就贴到远星脸边亲了一口。

……

“……总之,时间秘法的发动可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知道了吗!”

大叔的狼耳朵就这样紧紧贴着头,连偷偷竖起来一下都不敢了。

“看我好说话,居然就这样直接亲上来了……没羞没臊的变态大叔。”远星又擦了擦脸颊,不过脸上有一丝难以察觉的羞涩,“不过嘛……你要是付出一点点‘代价’,说不定也不是不行。”

远星脸上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样子让铁一下子真的摸不着头脑了。什、什么代价?难道这小子真的对我……

“想什么呢?”远星及时戳了戳铁的脸颊,“因为我找不到你的遗物,所以要拿你的额外一部分灵魂作为媒介啊。所以可能会有一些副作用……比如某个小区域的时间流速异常,嗯……如果是毛发,可能会一下子长出来一下子秃掉……”

随着远星绘声绘色地描绘可能会出现的代价,铁一会儿捂住头皮,一会儿捂住膝盖,一会儿抱住自己,一会儿打个喷嚏……远星时而尖利时而低沉的语调带动着铁的心弦,差点让铁再也不敢窥视自己的过去了……

“不过嘛!在大魔法师的帮助下,大概会顺利度过的,吧?嘿嘿。”

远星关掉客厅的灯,时间秘法的法阵在地板上显现。法阵的荧光盖过月光,显现出诡异的蓝。

“来,坐中间。”

远星拉着铁坐到中间。而后,铁闭上眼睛。铁想着,远星大概会慢慢走开然后念一些晦涩难懂的咒语。但,突然,铁的背上贴住一股温暖……

原本的房间周围幻化出很多的齿轮,这些齿轮非常平稳的转动着。

远处似乎有一些风铃声,和一阵钢琴声。

随着钢琴声不断加急,齿轮也越转越快。

铁忽地睁开眼,他看到,自己背后出现的巨大时钟,指针在不停的往逆时针跑

……

午后的阳光。干燥的枫叶滑过上空,带过一缕萧索的气息。

是80年代的街道。铁茫然地看着自己本应熟悉但毫无印象的街道,仿佛抓住了点点过往。不一样的是……

“这次有我……”远星默默握着铁的手,似乎在等待铁的行动。

铁看着应当是自己过去所在的地方,本该奔向直觉所往的地方。

可铁的腿颤抖着,和秋风萧瑟同频共振。

“……我……回到过去了……?我能做到什么……”

铁喃喃地对着自己说着什么。铁心中郁结的事情开始破壳……那是一件他不愿启齿的事,一件应当避免的事,一件遗憾,一件下意识逃避。但下一秒,远星平静地安抚着铁的后背……

“你什么都做不到……因为这里只是记忆。谨记:已发生的,无可挽回。但,回首是为了更好的当下。”远星将铁顺路推到路旁的公共座椅上,“……你还需要做些准备吗?还是说,我该继续此处的过去了?”

铁看着神色庄严而平静的远星,仿佛看到了救世的天使展开双翼,正在张开双翼带领自己。

“……我……”

铁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在远星构筑的过去中,过去会为其驻足……但,过去终究是过去,它将奔向大海,换来现在和明天。

“……带大叔我去看看吧,我的过去。”

铁站起身,握紧远星的手。两人的心跳彼此同步,为平平无奇的街道增添了一抹些微的粉色。

但下一秒,橙红的天空被血色侵染,浓烟和火光爆发在不远处的居民建筑中。铁下意识地奔过去,穿过栅栏与建筑,穿过玻璃与门窗,仿佛一切阻挡都不再存在

“……这……这里是……”

火光冲天的居民楼,远处的消防笛声,无不刺激着铁本有些麻木的神经是死亡的味道。是死亡和求生意志混合的味道……

铁松开拉着远星的手,迅速冲进早已火光冲天的大楼,浓烟和火光刺激着铁的呼吸道,但这对现在的铁来说并不重要。他看到楼下消防车还在慢慢迫近来不及了,自己应当做些什么,但……

“谨记:已发生的,无可挽回……”

铁又听到了这句话,远星就这样冷不丁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五秒后,当时的你就会出现在楼梯口……”

很快,铁看到一个灰蓝色的身形迅捷低身穿过楼道,破开了那扇浓烟弥漫的门

“那之后……之后……”

……奇怪……之后……?

那身影进去之后,周围的空间便停滞了。铁感觉自己的脑纹开始酸麻,蠕动着尝试从自己些微的印象中提取出来什么但什么都没有。铁看着世界变成灰色,楼房和天空一同溶解在青灰色的虚无中……直到远星轻轻点了一下铁的脊背。

“……你能记起来的东西,就到此为止了。而在那之后……”

忽然,铁回到了那巨型的时钟前。地上的灰烬,周围的漆焦之中,是襁褓中的……

“……不……”

铁快步走过去,抱起他。一个被浓烟呛到,神情痛苦的婴儿……铁默默托举起来

火光与浓烟之中,递出了一个人最后的希望。那希望是神圣的,鲜活的,是人性中任谁都本该有的小小的正义和美好

铁倒在地上。他看着时钟的齿轮生了锈,彻底卡住了。

“我……想起来了……我……我想见到他……我要见到他,我要

铁艰难地试图起身,但身体如同死去了一般,毫无响应。无疑,铁的心绪是绷紧的,激烈的,承载着不应燃尽的生命发出的最后一声呐喊

远星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他默默蹲在倒在地上的铁身边,轻轻地说着:“而这就是,你的‘结局’……”

“……大叔想起来了。都想起来了……退休之后的那一次火灾,我救出了一个孩子,自己……”铁噙着泪水,无助的声声喟叹从鼻孔和身体的颤动中一点点喷出,“但我要见到他……大叔想看到……我,我没有做无用功……我救了一个人……”

“……也正因此,执念让你‘未死’。”远星轻轻翻过手上的纸,“非正常原因激烈死亡的人,有概率变为‘未死人’。未死人存在着,未死人是鲜活的你是鲜活的。所以……”

远星拉起铁,看着大叔无助地靠在自己身上的样子,远星只是轻轻安抚着大叔的后背。一次次抚摸,大叔僵直的身体感受到了自己“实在”的力量。铁轻轻晃动着自己的尾巴,慢慢地缠上远星的腿……铁又站了起来。

“……你跨越了‘死’,你做到了,大叔。”远星抱着铁,周围的废墟虚像慢慢散去,铁和远星就这样在魔法阵中相拥。

半晌。夜深,星星和月亮也离去的至暗。与铁内心所想的相反,铁没有消散。是啊,未死人不是幽灵,不需要实现愿望,也不会因为愿望的达成而消散。要不是别人看不到,未死人和活着的人几乎无异……

“……小家伙……你‘拯救了’大叔我。”铁站起身来,默默点开夜灯,“但……小家伙……也许是我太贪心了,但是……”

铁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帮帮我……帮我找到那个孩子……我想看看他,我想再见他一眼,想看看他现在怎么样了。拜托了……就算我走不出这个屋子……拜托了……”

铁轻轻地抽泣着,在沙发上与远星相拥而眠。

清晨,等待着他们。

未名残章/54 - continues  还没来得及再看一眼……

未名残章/53未名残章/54 | 未名残章/55

Cookies help us deliver our services. By using our services,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