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未名残章/52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残章/51未名残章/52 | 未名残章/53

与前文的联系

上一篇:未名残章/51、下一篇:未名残章/53

又是平常的一天。

远星并不操心今天的委托难度。总觉得到这个世界,已经快习惯了。

遗迹内的能量补充还算有序,就是效率还是有些低。

“啊……唔哎……吃完午饭,稍微休息一会儿好了……”

现在是中午。大太阳在天上,还是有些晒的。

正当远星准备出发的时候,忽然,他感觉身后有些阴风。

周围没有奇怪的人。也不像是有传教士和使徒在跟着自己。

他的目光从四周,然后到天空。

只见西南方向似乎有一片云。不对,不是普通的云。

看情况,城内要下雨了。

一般来说,城内下雨倒没什么问题,但是这个云实在不太正常,要是下起来的话,恐怕是要下大雨了。

远星看到有其他骑士前去报告,他自己便回宿舍收拾晾在外面的东西。

走半道儿,他越发觉得事情不对劲。

换句话说,元素流动不太正常。以往即使是云层有厚度,也不应该是这样……

他的瞳孔突然放大。

只见天色变得昏暗,天上的那片大乌云不是什么别的,正是一条巨龙。

城内的普通居民吓得四处逃窜,好在骑士团和群众自发组织,将受到惊吓的人们劝回了地下室。没有战斗能力的人们随后也前往自家或者邻居家的地下室。

阿加莎和简队长来到了城中。阿加莎看起来是早有提防,但她的皮肤和脸色因为元素流动异常而变得不太妙。简队长则指挥骑士们启用城中的应急对敌装置。

不出意外,远星看到,是弩炮。

城外又来了一拨人,看起来,是从讨伐现场分的一批。

“侵袭城中……没想到这么快。”

“阿加莎?你做了点准备吧。”

“准备?”阿加莎面露难色,“我只是把情况报告了一下,准备都是骑士团做的。”

“……糟糕。我的意思是,建筑物这些东西,总得保护一下啊。”

“没有什么好办法吧……哎。”

“简队长,没时间了,我现在就得……”

「Hardita Ward」

远星开始消耗能量,构筑硬化结界。

“结界类?远星你什么时候……”

“先别问了,得快点。”

硬化结界迅速地构筑起来,眼见就要封顶。

只见天上的雷龙大吼了一声,从口中喷出球状闪电。

来势很迅猛。简队长下令放弩炮。硬化结界似乎很聪明,让所有的弩箭都穿过屏障射了出去。但过量的闪电依然随时会从间隙中进入。

远星释放冰凌,先消耗掉了部分闪电。

“骑士团的那些炼金术士呢?”

“还在算……”

远星小声骂了一句,然后说:“我一个人元素量肯定不够,把他们拉出来打反应!”

“可是……”

“四大反应元素至少得有,全窝着有意义吗?!”

远星的情绪非常激动,他不管骑士团的命令了,直接钻到结界上方,尽力闭合。

“……哎。”阿加莎叹了口气。

小家伙,说了不要勉强自己了……

被那个塔德拉伤到一点点都是致命的,那么大的元素量通过身体,从当场消失到生不如死,总得选一个。

远星倒没有想太多,只是一切都和以往一样熟悉。

怎么说呢,一样的糟糕,一样的紧急,一样的结界张开,一样的力不从心。

弩箭的攻击效果不算明显,只能说是有些恼“龙”。

如果……

就在这时,远星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人。

“戴因?”

“我不能丢下远星大……远星您一个人。”

“元素储备怎么样?”

“难说……也许火……”

“好,打超载,打融化,我们上。”

塔德拉的嘴中又开始酝酿龙雷弹。

远星和戴因往它的嘴中发射了数个火球。嗯,也许就和嘴里塞满了50万颗跳跳糖一样?

塔德拉的身体顿时有些失衡,但他很快稳定重心,冲撞过来。

我们向塔德拉飞行的方向飞,找个机会爬上它。

远星对戴因这么感应道。

所幸,灾变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带来……至少飞行能力这种东西,他还是很有自信的。

估算好速度和距离,两人很快就落在了龙的脊背上。

“注意附着,点燃火芯。”

远星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始汇聚冰元素之力。

城中的人看到,天空上方显现出一把发着光的剑刃,随着龙飞行。

“这……这是……”

弩箭依然在射击着。城中的人并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戴因,接下来我会施予潮湿,等到巨剑落下,就释放积攒的火焰。”

巨龙盘旋的速度越来越快,但并没能甩下两人。

剑刃慢慢地成型,形状和骑士团的制式大剑一模一样。

“3、2、1

Vide Gladium - Stella Glacies幻形巨剑·星冰之刃

巨剑本与巨龙保持相对静止,突然,巨剑落下,与龙脊发生强烈的碰撞,巨剑破碎,冻结住巨龙的身体。

巨龙被迫俯冲到城外的平地(远星估算好了方向),骑士团的所有人也赶了过去。

“放!”

戴因的火焰灼烧着不能动弹的巨龙,这显然又是有力的一击。

“不能掉以轻心。总之,巨龙的情况并不算糟糕,它还没有暴露弱点,还有很大的余地与我们周旋。”

所有人冲过去,能用元素力的用元素力,没有元素力的物理攻击。

“……不太妙。”

“什么意思?”

“巨龙随时会醒来。”

远星和戴因依然维持着输出。大部分人都还在地面上,但是他们已经看到有人在往上爬了。

“所以,如果把握不住平衡,就会摔得很惨。”

奄奄一息的龙挣扎着四肢,不断的喘息着。

突然,龙张开了大嘴。

“糟了。”远星意识到,虽然他推算了方向,但这头龙很狡猾。

他的头现在对准的方向,正是城池。

“下面的快闪开!”

远星只得瞬移,快速对即将发射的龙雷弹张开一个护盾。

其他人此时早已经绑好了尾巴,意味着这条龙的可活动部位目前只有头。

但龙发射的并不是龙雷弹,而是持续的能量束。

远星并没有意料到是这样,他只能在盾后面再叠一层。然后再叠一层,再叠一层。

岩元素接触到雷元素产生芯片,而这些芯片紧接着就被能量束冲刷消散。

“会岩元素的上!”

护盾后是城池的方向,从那边也在不断来人。

“啊,远星!”

阿拉纳从后面冲上前,听见远星的呼喊,便知道了她要怎么做。

很多掌握岩元素的骑士们也上前,筑起护盾的一层又一层。

护盾在不断加厚,而能量波似乎……不见消退的迹象。

远星继续确认着龙的情况。戴因没有过来。

突然,龙头处又出现了一个人影。

远星认出来,这是刚刚他瞬移走之前爬上来的一个家伙。好像是冒险家协会的那个叫……康卓艾斯?

隔这么远也喊不了话,远星只能看着他的动作(贸然心灵感应不是好事情,尤其是在持续的战斗场合,没有足够的心力这么做)。

只见他从背后抽出宝剑,向下一刺

龙痛苦地吼了很大一声,能量束突然变得强烈。

糟了,真糟了。远星计算的护盾厚度撑不住,护盾会从中间裂开,而两边还在。

本能地将自己的后方挡起来,远星将自己围在护盾形成的封闭区域内。

爆发性的能量束应该是是龙的最后一击。

赌上这样的预判,远星护上自己的胸口,然后

“砰

远星被击飞到城墙上,然后落下,倒在地上。

龙的攻击结束了,护盾恰到好处的保护了城池,城池除了城墙的一处破坏外,城内没有太大的损失。

戴因,阿拉纳,还有骑士团的其他人都赶来,确认远星的状况。康卓艾斯见自己的操作似乎伤到了一个人,也赶快下来。其余的一些人在补刀。

远星奄奄一息,尽力把趴在地上的自己翻个面。

“远星,远星!”玛莎很焦急地摇晃着远星。

“小家伙……”阿加莎话到嘴边,但又收了回去。

“大人,大人……”戴因回想到灾变时的那个场景,全身使不上力,跪在了地上。

“……”阿拉纳有些郁闷,有些惊讶,有些惭愧。

突然,远星又翻了个身,撑地,尝试起身。

玛莎顺势去扶,戴因和其他人也尝试稳住他的身体。

可远星突然推开所有人,径直冲向康卓艾斯。

他全身使劲地抱住或者说控制住康卓艾斯的躯体,两个人控制不住地倒地。

只见远星张开张得很开他的口,仿佛要吞下他似的,又或者说,和龙的行为竟有些相似。

还没等康卓艾斯使出点防御招式,远星就体力不支,意识晕过去了。

哦,当然,远星实在是非常用力,简直是不明所以的用力所以大家试了一会儿,也没能把康卓艾斯和远星分开。

两人一起上了担架。

……

“……”

一般来说的伤势还算稳定。

阿加莎在一旁监测着周围的能量流动。

简单来说,和之前差别不大。偶尔会有雷元素的能量波峰,但是很快就消退下去。

骑士团在两个人离开教堂之前,还没有办法召开说明会。因此,他们又派了一位生物炼金术士,名叫亨利艾塔(Henrietta,一般叫Hattie,哈蒂)过来。

“……”

阿拉纳也在旁边,“万一有什么古人才有的症状……”什么的。

“……”

我什么时候能起来,康卓艾斯想。

不过他有一种猜想。

康卓艾斯注意到,他的神态确实不太正常……相比较于一般而言的焦急、愤怒,那时的远星,更多的是一种,生物本性的敌对。

换句话说,不是人的愤怒,或者说不是人在理性状态下的愤怒。

如果是那头龙做了手脚…

他本想继续深入思考,但他感觉哪里不对劲。

“唔……”

远星开始呻吟。趁这个机会,康卓艾斯挣脱了他。

“唔……呼呣……”

远星似乎不是很舒服。

康卓艾斯陷入了思考。

结合他之前的异常表现……

“我这边有些情况想说说……嗯,不重要,但是他的周围时不时有一些雷元素能量波峰。”阿加莎打破了沉默。

雷元素?换句话说……

康卓艾斯从先前的思绪中走出,冷静下来。看来,确实是那条龙做了手脚。

“但是那条龙已经死了,他能做什么手脚……”

“龙?”

“既然他是被龙的能量波及到之后,才表现出的异常,那么合理推测,就是龙导致的这一切。”

“龙的能量……真是难以想象。”

“可是怎么办呢?远星这样的状态……得让他醒过来吧?”

“咳咳……”哈蒂从背包里面翻出来一本笔记。

“唔?这是……”

“事故报告。我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情。”

哈蒂往前翻了几页。

“之前远星先生不是带回来一些黏液样本吗?”

“哦对,确实呢。”

“其实那之后,他们就直接把这堆黏液还有那个叫……夏日限定清凉提味果爽粉,给了我们。”

“然后呢?”

“结果是,我们认为粉末中的冰雾花精华,会释放出一种物质,促进史莱姆的集群化和融合。大量的史莱姆通过这种方式融合后,由于原本的结构不再稳定,所以以牺牲膜的韧性为代价,变成了通透性更强的液体生物。我们后来还做了大量的研究,不过有一天……”

哈蒂把事故报告给他们看。

“……噗……哈哈哈哈哈……”

“……呜哇。”

简单来说,研究员意外掉入了制作出来的黏液巨怪,然后……被这只具有意外的刺激性能的东西折磨的十分爽快。

“唔……就是这样呢……”哈蒂总结了一下。

远星的意识处于游离状态。

“我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呢?”

“就是说,”阿拉纳仔细考虑了一下,“如果远星的体力不够的话,在这种东西里面……会不会有危险啊?”

“改造后的黏液巨怪,不仅去除了腐蚀性,还充分测试了溶氧量以及在其内部呼吸的状况……总之的话,不会有大问题。”

“那……那我……没意见……”

“这么说来,我包里面……”

哈蒂从包里拿出一大罐黏液。

“恰好带着……?真的不是你从哪里变出来的?”

“好啦……总之,我们总不能把这些东西倒下去。”

“不能倒吗?”阿加莎问道。

“真是的,阿加莎大人又在开玩笑了……这么重要的原料,当然不能随意浪费啊!”

“唔……那我想想……”

远星的衣服是没有拉链的,虽然不是很厚。

“康卓艾斯?还是你来涂吧。”

“哦……好吧,只是涂点东西的话……”

“首先是……乳头吧。”

“乳头……?这怎么刷啊。”

“从脖子往下,要么从下摆往上……也没别的办法,黏液又没有腐蚀性。”

“这样吗……”

拿出特制的刷子,康卓艾斯将这堆黏液伸入远星的衣服内。

“嗯,嗯!就是这样呢……然后的话,脚掌吧。”

“脚……脚掌……”

鞋袜已经脱掉过了,所以问题不大……但是怎么想都是地狱级别的折磨啊。

“最后……要不塞多一些吧。”

“多……多一些……”

康卓艾斯已经不能想象是什么体验了。总之又在一些地方糊了好几堆。

“唔……其实,前面做的也没什么用吧?”

“什么意思?”康卓艾斯没搞懂哈蒂的发言。

“量这么多……待活性恢复后,反正也会延伸到全身上下所有地方。”

“嗯?还要等待吗。”

“是啊,这已经是改进过的版本了,新增了一些确认措施。总之,我们再等等就好了。”

“好……好吧。”

总之过了一段时间。

“唔……唔……?”

远星游离的意识有所恢复,但是不太明显。再过了一会儿,他开始挠起自己的胸口。

“被……算……唔、唔

远星的脚无处安放。虽然他的动作还很轻微,但可以看出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唔额,额啊……唔啊……哎呀……嗯……”

远星的呻吟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原本很微弱的动作也渐渐变成强有力的挣扎。

远星原本无神的瞳孔此时也逐渐开始震动。

“欸……哎呀,怎么回事……咿呀,怎么有唔唔

史莱姆在他的身上蔓延开来,已经有几根堵住他的嘴了。不仅乳头和脚底被拿捏得死死的,口腔显然也被撑得满满的。

糟糕的喘息声和口水淌得到处都是,在极大的压力下,远星再也没有任何反击手段,只能任由这些史莱姆撩拨他的心绪,进攻他的管道腔。

阿拉纳已经早就背过身去,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康卓艾斯则是惊掉下巴,既不敢闭眼,也不敢移开视线。阿加莎的脸上只留下一些隐约的微笑,总体上反而非常严肃。哈蒂倒是一如既往的观察,然后写着笔记,似乎是说服了自己“这只是个普通的实验对象”。

咚咚咚。

所有人一惊。

“谁、谁啊?”

“哎呀戴因,别……”

门外似乎有些拉扯的声音。

“里面怎么样了?”

“啊,还、还好吧?”哈蒂接住话头。

“刚才好像有些喊叫声吧?”

“正常现象,正常现象!我们还需要点时间,你们先请回吧

“听到了吗,哎呀戴因,走了走了……”

“可是……”

声音又渐渐远去。

“戴因?”哈蒂的样子突然有些紧张。

“戴因怎么了?”阿加莎不太理解。

“他对远星的态度有些毕恭毕敬的,感觉他们也确实关系不错……可是,每次我们一谈到远星,他的反应就过度激烈,搞得我们有些害怕。”

“难、难道……”康卓艾斯很庆幸那位戴因没有进来。

“不要什么都往那边扯……”阿拉纳憋出来一句。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史莱姆们慢慢有些停息下来的意思。

“嗯?”阿加莎注意到附近好像出现了冰元素波峰。

冰刃·破Gladius Glacies - Effringere

突然出现的冰刃冻结了这些黏液。冻硬的黏液们被远星一用力,四碎,变成一片一片的结晶,脱离了他的身体。远星顺着身体的运动滚下床。

“啊,阿加莎?阿拉纳?你们怎么在这里?”

“我们当然应该在这里了。”

“这里很危险,巨龙随时有可能攻过来。”

“龙?”阿加莎意识到那些雷元素波峰的可能理由。

“可是龙不是已经被打败了吗?这里是教堂的休养室。”阿拉纳有些奇怪。

“教堂?”远星揉了揉眼睛,“教堂……嗯???”

远星有些疑惑,身体不时似乎在躲避什么。

“我怎么……同时在教堂和龙的巢穴里……”

Petra Murus - Clypeus Iaspidis岩壁·玉石护盾

“欸欸欸”哈蒂感受到如此强大的岩元素力,有些惊讶。

与此同时,房间内真的出现了雷元素能量流,冲击着护盾。

“哦?”阿加莎感觉这样的现象有些有趣。

“换句话说,龙真的在他的身体里!”康卓艾斯将自己模糊的想法终于说了出来。

“龙在人的身体里?”阿拉纳和哈蒂异口同声地惊讶道。

“这可真是值得研究……”哈蒂开始疯狂写笔记。

“……古代应该也没有这种事情发生过。”

“你们能感受到这股雷元素的来源吗?”

“来源?”

远星一步一步后退。

“那股雷元素,确实来自于他的身体里。但是,并不是,‘他’的,唔,幻肢,在释放。”

“……好混乱。”阿拉纳有些接受不了了,“无论如何,我们怎么可能进入远星的意识世界里面呢?”

“意识世界?”

“他说的啦……不是同时能看到龙和这里吗?”

“哦……这个意思啊。的确,看起来我们只要进入那里,打败那条龙就好了。”

“……所以说这不可能啊!”

“唔……”

“如果我们现在把远星击晕会怎么样?”

“啊?”

“就……说不定醒来就恢复正常了。”

“不好说,要是醒来他变成龙了怎么办?”阿拉纳反对。

“……那……”

雷元素能量波似乎释放完毕了。

“远星,能说说你战斗的过程吗?”阿加莎立马问道。

“就……被击中之后,我醒来就在巢穴里面了。我和龙开始厮打起来,然后突然出现了大量的史莱姆……总之,那条龙也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的,我抓住机会逃出来了。然后就是……”

冰刃·破Gladius Glacies - Effringere

“总之我只能和他耗着。你们也来帮帮我吧?”

“不是……我们看不到哪里有龙啊。”

“看不到?”

远星忽然懂了什么,若有所思地站定不动。

“你们刚才是不是说,龙在我的身体里面?”

“是啊?”

“我觉得,是我在龙的身体里面。唔……好复杂的关系。”

“总之,战斗已经结束了……你也看到了,这位康卓艾斯将剑刺入龙头,那头龙就已经死了。”

“是这样吗?唔……好像也很合理……很多事情能解释的通。龙尸呢?”

“暂时安顿在博物馆里面。博物馆现在没有对外开放。”

“带我去那边。我觉得……总之,我们去那边。”

……

“站住,没有命令不得擅入……远星先生?”

“龙尸在里面吗?”

“啊……嗯,就在里面。”

“我离那头奄奄一息的龙越来越近了。”远星思忖道。他在另一片视野中的感觉就是这样。

四个人进入大厅。

只见那头龙尸较为完整地躺在一片区域中。

“啊……欸?”

远星揉了揉眼睛。

“是真的……龙确实死了。”

远星的思绪还是有些混乱。

“总之,还是有问题。”

“什么?”

“我确实能感觉到……龙没有死。它,它在对我说话……”

周围没有任何声音。

“它说了什么?”

远星紧闭双唇,不再说话。突然,他惨叫了一声,跪倒在地上。

大家上前,又稍微退后。

“……”远星的动作有些奇怪,像是不太习惯用两脚站立的样子,慢慢支起身体。

如雷的怒火写在脸上。

怒吼如惊涛骇浪,似乎能镇住当时在战斗现场的所有人。

正攻是不可能打得过的。康卓艾斯趁它还在怒吼,绕到了远星背后。

噔。

快速使人昏厥,但不致命。

“……希望他醒来的时候一切恢复正常。”

……

休养室。

“唔……”

远星睁开眼睛。

“我……我这是……”

“你终于醒了!”阿拉纳欣喜地说道。

“发生什么了吗?我怎么不记得……唔,被龙击中以后……就……”

“不记得吗?我们还用了些非常手段呢。”阿加莎有些失望。

“……不记得。”

“这是怎么回事呢……这才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阿拉纳有些不解。

“看来,塔德拉确实在你的身体里面。”阿加莎倒是得出了结论。

“塔德拉……在我身体里面?”

“你被龙击中以后,可是发了疯的冲向康卓艾斯……”

“康卓艾斯……”远星思忖了一会儿,“旁边这位冒险家……就是当时爬上龙脊的那位?”

“是的。”

“你的名字叫康卓艾斯?”

“是的。”

“我们见过面吧……在协会肯定是见过几面的。不过,我冲向……你?我确实不记得有这回事了。”

……

四个人将这不到一个小时的经过告诉了远星。

远星有些疑惑不解。

“真是奇怪……虽然很合理,但又不是很合理。”

“什么意思?”

“阿拉纳,”远星纠正一个错误,“心智空间是可以进入的……当然,只有空间的主人知道如何映射出来,而且还要有意愿才能进入。但我并没有感觉到我的心智空间里现在有别的东西。”

远星想了想。

“在上古时代的神话的闲话当中,有一只尚处幼年也就几百岁的小龙。她呢,幻化成人形的时候,表现出了极强的食欲和咀嚼欲。据推测,这是因人形幻化尚有缺陷,她还不能把性欲合理映射成人的性欲,而是对应成了食欲。”

“所以?”

“食欲和性欲之间……总之,你会觉得有一点点关系啦。嗯,而对于那条龙来说的话……可能他的闯入,是怒火对应成了一些其他生理现象的缘故。唔,原始生物本能的愤怒,和其他的一些现象,也是有相似之处的嘛。”

“额……”

“这种现象可能是进入适应的过程。既然这种现象现在已经消失,换句话说……如果现在不是我和龙的意识同时出现的话,要么那条龙的意识已经消散,要么……龙的意识就潜伏在我身体的某个角落里,不再与醒着的我产生交集。”

“好像很合理。”阿拉纳不能反驳。

“这样也就麻烦一些……如果不能和龙产生交集,那么就没有办法控制它。总之,他的心智空间和我的心智空间现在没有交集。有交集的话倒是好办一些……只要这条龙还能沟通,那么把它的空间和我的空间进行结构杂合,然后归一,这样的话更可控一些。”

“那……我们得把情报和简队长汇报一下,然后,报告会得开……唉,要开始加班了……”阿加莎有些失落。

……

总之,远星和康卓艾斯获得了荣誉奖章。远星没有遵循命令擅自行动的事实被粉饰了一下,说成是临时决定。随同辅助的戴因也授予了荣誉奖章。

而有关龙的灵魂可能已经进入远星的身体等相关信息,一概没有提及,只是说远星的身体现在比较虚弱,所以决定他暂时不执行后续的任务。

朦胧的睡梦中,他仍在与巨龙搏斗,但醒来的时候,只剩下一身的冷汗和又没能分出胜负的空虚。

也算不打不相识吧,康卓艾斯和他开始一起接委托了。虽然康卓艾斯不会元素力,但他和远星在一起时,身体里总是充满了一种奇妙的感觉。

能够把龙逼入绝境的事情,魔女会也听说了。过了几个月,魔女会正式发起邀请,让阿加莎带着远星到某个地点去。

…………

未名残章/52 - continues  雷龙降临……

未名残章/51未名残章/52 | 未名残章/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