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殘章/sky~33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殘章/sky~32未名殘章/sky~33 | 未名殘章/sky~34

地勇族傳說的真實性我暫時無從考證。

不過對於我來說,借題發揮倒是個絕佳的機會,但願我這番即興發表的假說能發揮些作用。

阿洛一時語塞,那原本熟為人知的傳說在它的思考中,忽然變得難以捉摸起來。

「如果我們真的就是被選中的天木人,那神為何要將我們送到這來?」

我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我怎麼可能揣測出神的意志。」

「也對……」他似非似懂的點了點頭。

「不過我從一些微弱之處,還是隱約能夠猜出一些來。」

「什麼?」

我踢開了路上的一塊土塊。

「為了證明我的猜想,我需要知道一些事。」

「你有沒有得到過『神』的啟示?」

「我只記得在不久之前的一個夜裏,我見到一顆流星,我想那也許就是。」

「哦,流星啊。這(在宇宙裡)不少見吧。」

「不,那不一樣。那顆流星只有我能看見。」

「這?」

「和這不同,領地那的夜空……」

對話進行到一半,忽然,那句話後面的內容像是被盜走了一般消失了,而後面的內容則被替換成為了一些古怪的符號潛入了我的腦海裡,他們的字形體現出極大的差異,並且完全沒有章法的堆積在一起。

短暫的空檔之後,對話又恢復了正常。

「……後來在我集中精力練武時,我感到一股力量將我帶到了這。情況差不多就是這樣了。」

「等等,你就這麼過來了?除了這些以外什麼也沒發生?」

「呃,我吸收了流星中的岩石,我剛說過來着。」最後那句話他很細聲的說道。

「也就是說,那石頭似乎是關鍵。」

「也許你也遇到過類似的……。」

接着,內部的聲音又變得嘈雜起來。

「這聲音到底是怎麼回事……」

「等等……滋……滋滋……不要前進……」阿洛叫住我。

我定住腳步一看,遠處是一片海,一座橋通向着遠方。

「嘿,那邊可能有路!」我興奮的喊道。

「別……滋……這邊!」阿洛驚呼道。

「Steve。」

「誰在那?」

「是我,Steve,到這來。」

是誰在呼喚我?

「不要過去啊!」

我沒有理會。「嘿,那邊好像有什麼東西!」我向前小跑。

我逐漸看清出它的樣貌,那似乎是一隻狗。

「我在這裏,Steve!」

那隻狗漂浮在空中,朝着這邊呼喚着一個陌生的名字。

「你是誰?」

「你忘了嗎,我們已經認識很久了。」那條狗露出了一個駭人的表情,他的五官都扭曲起來,可我竟然沒有一點害怕。

「你過來,我告訴你!」

這橋仿佛有種神秘的吸引力,誘導着我邁上去。

「回去,別過去!」後方又傳來了一個聲音。

我扭頭一看,一個青綠色的機械人正用着他碧綠的雙目注視着我。

「要你管!」

我隨手一揮,機械人便立即化作了一灘晴日下的泡沫。

「沒時間了,快上橋,我帶你走!」那隻狗呼喚着我,它不斷望向我的身後,我回頭一望,卻空無一物。

他的面容變得愈加扭曲,但在我凝視它時,卻帶給我一種熟悉溫馨的感覺。

「你等着,我來了。」我一腳踏入溫暖的海水,接着我的肌肉便不聽使喚,開始不由自主的將我帶向橋上。

「Steve,小心後面!」

我回過頭一看,一個可怖的黑影突然出現在了我的身後,那黑影身邊不斷的刮着怪風。我凝視着那隻怪物的巨眼,只感到一整頭暈目眩,他也死死的盯着我,那眼神深處的憤怒傾瀉而出,壓得我透不過氣。

我拼命的掙脫開他的視線,朝着橋上奔去。那怪物用那藤蔓構成的手臂卻一把捆住了我的雙腿,將我拽倒在地。怪物的嘴裏念念有詞的吐出一些模糊不清的字眼,就像是進餐前的禱詞。

我害怕極了,無論怎樣掙扎都無法拜託怪物粗壯的上肢。我聽見風聲變得越來越大,而在橋的另一端,那幅熟悉的面孔無奈的嘆息着,身形也逐漸模糊起來。

「不,不要……」

「不要走!」

我奮力的掙紮起來,可那怪力無論如何都無法掙脫。

怪物拉着我,試圖要把我拽回去,連同身後的世界一塊消失。

眼看我就要沒入一片虛無之中,我的胸腔之中爆發出一陣強烈的怒火,我反身扯住怪物的角,見那怪物發出一聲哀嚎,我迅猛的又將手伸向了另一隻角,可那怪物卻已料到,用那堅硬的頭骨撞開了我,還從背後增長出許多藤臂將我拘束起來。

眼見越來越多的藤蔓纏在我的手上,慌亂之下,我拾起一塊石塊向它的角瘋狂的砸去,伴隨着一聲清脆的碎裂,怪物撕心裂肺的嚎叫起來,藤臂逐漸鬆開,藉機我狠狠的揍了它眼睛一拳。看着他瞳孔中湧現出許多血絲,我頭也不回的沖向了那座橋。

橋逐漸重現出來,狗再次朝我露出了笑容。

我也朝着他回了一個微笑,當我踏上那座橋時,忽的,我感到身體變得輕盈起來,似乎有一種自上而下的引力牽引着我飛向上空。我的腳尖緩緩離開地面,我不斷上升,而正當我以為我即將要飛入深空的時候,我停下了。向下望去,等待我的不是恆星在雲層間灑下的光輝

而是由後至前、貫穿我身體的那漆黑的角。

金屬與血肉的混合物糅合在一起,環繞着角上的螺紋一點點的向下滴落。伴隨着一陣強烈的眩暈,世界顯現出了原來的樣貌。

我逐漸清醒過來。

未名殘章/sky~32未名殘章/sky~33 | 未名殘章/sky~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