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悸动的季节》

閱覽注意!!

本短篇小說包含限制級內容,請謹慎觀看!未經許可嚴禁轉載。


悸動的季節
1

莉莉是一名18歲花季少女,剛剛結束了那所有人都會經歷過的艱辛學習生涯。這年暑假,為了賺取上大學用的生活費,她來到了家附近的一家酒吧打工。酒吧老闆認為她長相俏麗、性格文靜,可以吸引更多的男性前來光顧酒吧,旋即同意了莉莉的工作請求,並許諾會給她高薪,但要求她穿上女僕裝。莉莉一開始儘管有些不願意,但還是答應了老闆的要求並穿上了她並不是很喜歡的、稍顯暴露的女僕裝。

還好,大部分人老老實實的,只不過確實有不少男性不由自主地用奇怪的目光盯着她,有一部分人也試圖「無意間」觸碰她。時間一長,莉莉也漸漸適應了自己那套女僕裝和工作環境,老闆看見顧客明顯變多了,非常高興並稱讚她是個能幹的女孩。

熾熱的夏季裡,持續多日的熱浪席捲並摧殘着疲憊的人們,唯有深夜裏的一絲絲清涼的微風能給平日裏工作艱辛的人們一些心理治療。那天,一位名為阿俊的將近三十歲的高大英俊而又略顯憔悴男人,穿着他那標配的白大褂走進了酒吧,很明顯,他和酒吧裡那些滿是那些衣着誇張的男女們顯得格格不入。當他坐下之後,熱情的莉莉很快就上前來詢問他要點什么喝。阿俊看到莉莉穿着略顯暴露的女僕裝之後,愣住了。幾秒之後他推了推眼鏡又弄了弄鼻子,正如大多數男性看見衣着暴露的陌生女性那樣會有的非常不自在的反應。

「怎,怎麼了先生,是看見我穿的衣服不夠整潔,還是我身上有些髒東西?」莉莉開口問道。突然間,阿俊站了起來,雙手用力搭着莉莉的雙肩,半秒之後又本能地趕緊縮手。酒吧裡的所有男性都把目光聚集在了他們倆身上,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對不起!」阿俊為了避免事態升級,趕緊逃離了酒吧,留下莉莉一個人在原地發懵。半分鐘後,酒吧又恢復了平常的狀態。

「真是個奇怪的男人,」莉莉心想。「但是他在這裏與眾不同的,感覺真有趣。」於是,她對這位男人產生了好感,就好像在這個悸動的季節裡少男少女們會產生的朦朧的愛意那樣。


2

幾天後,阿俊再次來到了酒吧。這次,為了避免被經歷過上次事件的目擊者認出,他穿上了平常的、和酒吧環境相匹配的衣服。當莉莉上前詢問時,眼尖的她一下子就認出了他。剛準備開口詢問時,阿俊迅速地豎起食指放在嘴上,趕緊讓莉莉不要出聲。

「是我沒錯,」阿俊小聲回答道。「那天對你做出那種行為實在是抱歉,但是我看你這樣的少女,在這種地方穿着這種衣服工作感到有點驚訝。我覺得你肯定是不樂意在這裏工作的,畢竟進出這裏的都不是些什麼好人,而且你穿成這樣肯定也是老闆的要求。」這樣的話直接刺激了莉莉的內心,她對阿俊的好感真正上來了。

「等顧客走得差不多的時候,我再來跟你聊聊接下來的事情,或許是些你感興趣的事。」阿俊補充道。莉莉點了點頭,旋即繼續她那枯燥乏味的工作中。

凌晨一點,酒吧裡的顧客陸陸續續離開了,之後只剩下在那裏呆坐的阿俊,但他絲毫不覺得無聊,而且似乎比平時更加精神。此時酒吧裡只剩下他和莉莉,以及一個在這裏工作多年的年邁的酒保了。阿俊叫住了莉莉,有了跟她談許多東西的打算,但由於多年的默默工作,他似乎並不知道怎麼完完全全地表達出來,但有一點肯定的是,他確實擅長解讀他人的內心想法。

「我想,像你這樣的少女穿成這樣,在這種骯髒的地方工作,肯定不是你想要的。」他輕輕說。「你應該是到了上大學的時候了吧,我理解,確實需要學會自己養活自己了。」莉莉無言以對,點了點頭。

「要不這樣吧,等你結束這裏的工作以後,我給你安排一個簡單的活,至少不用再穿成這樣去工作。」阿俊不緊不慢地說道,「可以的話,請當我的實驗助手,因為我目前正忙於自己的實驗,它對我來說很重要。當然你不用在意是什麼實驗,實際上也不算是助手,你要做的只是幫忙照顧我的飲食起居,畢竟我太忙了,沒什麼空自己去打理屋子和煮東西吃。錢的事情不用擔心,你要多少我可以給多少,我依靠我的實驗成果還是能夠獲得可觀的收入的。怎麼樣,你看看可不可以?」

莉莉心動了,沒有可以拒絕的理由。猶豫了幾秒之後,同意了這位「奇怪的男人」的請求。畢竟,這些話都已經說到了莉莉的心坎裡去了不僅滿足了她的生理需求,甚至還能豐富一下自己的精神體驗。畢竟,到這個年齡,少女總是有自己仰慕和心儀的對象的。隨後,阿俊開車送莉莉回家。在吧枱上的老酒保用遲鈍的眼神望着這對男女離去,用慢悠悠的語調說出這句話:

Women, can’t live with them, can’t live without them.


3

暑假過後,莉莉結束了自己的酒吧工作,拿到了老闆許諾的豐厚回報,並順利地進入了她理想中的大學,她感到無比高興。開學當天,她或許沒有發現,阿俊在遠處的不起眼的角落裏,目送着她進入大學的大門。開學後的第一個週末,阿俊把莉莉帶回了他家中。莉莉看見那亂糟糟的環境,再看看阿俊那憔悴的模樣,心裏不是很滋味。於是她下定決心要給阿俊一個舒適的住處和幫他準備精美的食物。不知道為什麼,心中的悸動迫使這位少女再次穿上了她本來並不喜歡的、也不該由這樣年紀的女生穿的女僕裝,儘管阿俊沒有強迫她、也不希望她這麼穿。當莉莉穿上女僕裝時,她的幹勁一下子就展現了出來,並且很快地就投入了自己的工作中。儘管穿上了相同的衣服,和之前在酒吧的工作不同,莉莉雖然感到非常辛苦,但臉上總是微笑着,這讓阿俊的心裏感到一絲慰藉。

平日裏,莉莉會穿着平常的衣服在大學裏學習和生活,表現和普通的大學生沒有什麼區別,她的開朗的性格獲得了身邊同學的喜歡和愛戴,並且順利地當上了班長。她的同學們肯定不會知道,她離開學校後就會穿上她的女僕裝,成為阿俊的「助手」。幸運的是,她就讀的大學離阿俊的住處並不遠,只需半小時的路程就到了,如此一來她就可以自由往返而不必擔心時間問題。每天中午和晚上,莉莉下課之後都會匆忙準備午餐並且用心製作,和阿俊一同分享美味,並且在吃飯的過程中聊很多關於學校和阿俊過往的瑣事。久而久之,這位少女發現自己越發地喜歡上了這位略顯憔悴的男人,似乎再也沒有辦法違背內心的悸動了。而這位男人,也漸漸習慣了少女穿上女僕裝的樣子,並且看見少女每天都能笑臉相應,身體也漸漸恢復了由於以前過度勞累而損失的元氣。

實際上,莉莉一直都很好奇阿俊究竟在研究些什麼,但每次發問,阿俊總是笑而不答,並且總是說「等你長大一點,我再告訴你吧。」莉莉很不理解,但不會追問下去她心中覺得,這一定是非常莊重的研究,能夠改變一個人乃至人類社會的偉大實驗。工作之餘,阿俊難免會忘記把實驗室大門關上的小毛病,莉莉當然可以趁此機會溜進去一看究竟,但想到阿俊臉上恢復了元氣的健康笑容,她還是作罷了。透過門縫,她還是看不清楚裏面有些什麼東西,但裏面似乎塞滿了各種奇奇怪怪的儀器,並且整理得異常整潔,和之前她第一次進入阿俊的房子時看見的亂糟糟的情況形成和天壤之別。


4

大學生活的幾年間,莉莉從最初的稚嫩變得越發地成熟了。身心在不斷發生變化、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每天起床,莉莉都會以樂觀憧憬的心態與她的室友、與同學、與世界打招呼,班上和周圍同學們也受到了她的感染,變得更加積極向上,甚至班上的某位本來就罹患嚴重心理疾病的同學,在她的感染下也漸漸好轉了起來。

很快,班上的同學們變得越發團結在莉莉作為班長的周圍,團結得完全不像是大學班集體裏該有的樣子。班級的戰鬥力一下子也就飆升到了學校的前列班上同學們的氛圍非常融洽,積極性被充分地調動了起來,獲得了不少的個人獎項和班集體獎項,學校的領導看見了都不得不讚嘆幾句。給這個班級的專屬教室裡,儘是擺滿了各種各樣的獎盃和獎章,在學校大禮堂上台領獎的情況更是數不勝數了。

當然,同學們對莉莉還是抱有好奇的,因為她從來不會參與校外聚會。每次問她為什麼不在學校外面一起玩,她總是笑了笑說家裏人非常需要她的照顧。這些同學們肯定不知道,離開學校之後的莉莉喜歡穿她本來並不喜歡穿的、略顯暴露的女僕裝。


5

隨着身心的成熟,莉莉越來越注重自己的打扮,並且開始下意識地漸漸改變自己的形象,當然除了她為阿俊穿的女僕裝以外。倘若上帝派天使一直監視着莉莉,他一定會為莉莉發生的變化感到無比驚訝。為了彰顯成熟,莉莉的打扮變得越來越有女人味了,漸漸地遠離了以往的那種稚嫩。實際上,她的身體和心理也在漸漸地發生了變化,早就不再能容納下她以往的那種稚嫩了,仿佛是一張白紙早已被塗上了各種各樣的顏料、再也不能復原成起初的模樣。阿俊每天都會觀察莉莉的變化,對於這種變化,他心裏其實並不是那麼滋味,但又不能阻止莉莉這麼做。唯一不變的,可能就是莉莉穿的那套女僕裝了吧,由於保養得很好,幾年來一直都是比較新的狀態。

阿俊儘管會全身心地進行他的神秘研究,但他深感總有一天事情會被揭發出來。他之所以一隻閉口不提,是因為莉莉還不夠「成熟」在他的眼裏確實是這樣,同時也是為了不對她的大學生活造成不可逆轉的影響。如今,伴隨着她畢業的鐘聲漸漸逼近,或許是時候公開他的研究內容了。

初夏時分,萬物在經歷過春天的復甦之後,變得越發充滿了活力,準備迎接那個從清涼走向炎熱的漫長夏季。時光荏苒,大學四年很快就過去,如此傳奇的一個班集體也走向了尾聲。同學們也到了分別的時刻,對未來的憧憬和對當下分離的痛苦交織在一起,籠罩在同學們的腦門上,如同暴風雨來臨前的世界般令人恐懼。對莉莉來說,分別的情景確實令她難過,但是想到阿俊還會繼續陪伴她,她心裏並不會覺得有多難受是啊,有屬於自己的心上人,做什麼事情都不會覺得苦和累了。但她並不知道,阿俊將要展示的所謂的「實驗」,會對她造成非常深刻的影響。


6

當莉莉穿上她的女僕裝那一刻,準備開始幹活的時候,阿俊叫住了她。阿俊用和平時不一樣的鄭重的口吻跟莉莉說,是時候向她展示他的研究內容了。這一次,阿俊大膽地把實驗室那厚重的大門完全地打開了,映入莉莉眼帘的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儀器,以及一個用於躺下的、類似於手術室裡的椅子。莉莉當然不知道這些是什麼東西,待她準備發問時,阿俊的嗓音低沉了下來,向她坦白這些都是些性愛機器,他本人是靠發表這樣常人不理解的獵奇研究成果來「取悅」編輯部並獲得豐厚報酬的。之所以一隻閉口不談,是因為莉莉年紀還小,在他眼裏並不適合她過早地理解性的概念,更不用說要她作為助手來親自測試這些儀器了。如今她已經大學畢業,是時候向她坦白這一切了。

如同晴天霹靂一般,莉莉感覺到兩眼一黑,瞬間整個人都麻木了。她本人其實並不是完全不了解性愛,同學之間交流的話題也不乏一些葷段子,不過在她眼裏那都是些無關緊要的東西,但是聊多了她肯定會覺得很厭煩,即使是心理課上提及的性愛普及知識,她也沒有太在意……但她萬萬沒有想到,她一直以來仰慕和心儀的對象,竟然就是從事性愛研究的。看見莉莉麻木的精神狀態,阿俊說不下去了,空氣就這樣凝固了整整三分鐘莉莉腦子裏已經是一團漿糊了,而阿俊並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緩解這種緊張的氣氛。

當阿俊開口說「莉莉,聽我說……」時候,莉莉的情緒一下子就崩潰了,她哭着跑出門,穿着那套女僕裝在夜色裡狂奔了幾公里之後回到家,絲毫不顧路人的眼光,不管媽媽的問候直接跑進了自己的臥室裡,用力地關上了門。她縮成一團躺在冰涼的地板上,歇斯底裡地哭了出來……

「為什麼會這樣?阿俊居然是做這種研究的?他是不是對我有別的意思?他是不是在利用我?我還要繼續喜歡他嗎?我該怎麼辦?……」此時她的腦子裏已經容不下別的東西了,極度的悲傷似乎要從她的腦門裏破裂出來,灑落一地,淹沒整個房間。莉莉還沒有脫下她的女僕裝,就在床上不安地蠕動着,不一會兒就睡着了。

夏天的腳步漸行漸遠,炎熱的季節暫告一段落。那天夜裏,清涼的空氣透過窗戶傳到了莉莉的房間裏。莉莉做了一個夢,夢到她穿着女僕裝走在街上的時候被悍匪綁架了。阿俊聞訊趕來,悍匪要求阿俊把自己最珍惜的東西交給悍匪才放了她,否則悍匪會將莉莉先X後殺。阿俊儘管看起來高大,但數年的勞累使得他沒有能力徒手對付手持長刀身材粗壯的悍匪,只好將身上的所有現金和他珍貴的研究報告統統交給了悍匪,悍匪才放了莉莉。但是當莉莉快接近阿俊的時候,悍匪又猝不及防地用長刀向莉莉的後背扔了過去,長刀精準地刺向了莉莉的頸部。這時候,莉莉驚醒了。她看了看窗戶,已經是黎明時分,太陽的發出光芒剛好透過窗戶照進了她的房間裏。她起身照了照鏡子,發現自己仍然穿着那套女僕裝,她不禁陷入了沉思。經過歇斯底裡的發泄之後,她或許會默默地接受了這一切,畢竟太陽還是會照常升起,日子還是會一如既往地過下去。

接下來的幾天,她沒有再去找阿俊了,她終日待在自己的房間裏,除了吃飯和洗澡以外,就是一直在思索着接下來該怎麼做。這時候儘管她感到極其無助和孤獨,但過分沉浸在悲傷裡也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她不斷嘗試着冷靜下來,試着忘掉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然後等到她看開了的時候再悄悄拜訪阿俊,告訴她內心的真正想法。但此時究竟要不要繼續和阿俊相處,莉莉仍然拿不定主意,畢竟與阿俊的長時間的親密相處,已經建立了非常深的依賴關係,突如其來的斷絕很有可能導致她萬劫不復。

幾天後,莉莉收到了阿俊的來信。信中是這樣說的:

親愛的莉莉,我知道我那天的坦白對你來說造成了非常大的打擊。其實在此之前我也已經預感到,有些事情確實不能一直隱瞞,畢竟紙包不住火。你離開以後,我整個人都變得疲軟乏力,仿佛我的心突然空出了一大截。但是我實在沒有辦法停下我的研究,我的經濟來源暫時只有這個了,這是一個非常艱難的抉擇……或許收到這封信的時候我還在埋頭做研究,而你還在沉浸在悲傷中無法自拔。實在抱歉,一直以來我都隱瞞着你去做我的研究。我之所以一直隱瞞着真相,是因為我不忍心看見還稚嫩天真的你因為接觸到性愛而變得墮落。我決定等你大學畢業之後、變得更加成熟之後才向你坦白,因為我一直都有觀察,你的穿着打扮隨着時間的推移確實變得越來越成熟了,這時候我才有了告訴你這一切的想法。這些年的所謂的「實驗成果」,大多數都是我空想出來搪塞給編輯部的,它們都是虛無縹緲的,而編輯部卻當真了,但我想事情也不能就這樣隱瞞下去,畢竟總有一天編輯部會發現我寫的東西都是虛假的而遭到退稿,最後導致我的經濟來源斷掉了。希望你能夠接受我的道歉吧,實在是對不起,隱瞞了這麼久,說出來還讓你傷盡了心……

看完這封信,莉莉的眼淚禁不住,流了出來。「傻瓜……我真是個傻瓜,為什麼我還是做不到放下自己的小情緒而顧全大局呢……早知道就應該是這樣了,我究竟在想些什麼啊!」那時候,莉莉心中的烏雲一下子就完全消散了。稍作猶豫,她決定親自下場當阿俊的實驗對象,哪怕是自己的身體要遭受到傷害。她對着自己的鏡子,一點一點脫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露出了那副潔白無暇的身體。她注視着自己的裸體她以前從來沒有這麼做過,即便是在洗澡的時候。她驚訝地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已經如此地成熟了,這和她小時候不經意間看見自己的裸體那樣子形成了非常鮮明的對比。她對着鏡子向自己展示自己的裸體,美妙的線條映照在莉莉潔白無瑕的身上,優雅又豐滿的曲線,和修長又曼妙的直線出現在該出現的地方。心中的悸動,把莉莉的臉蛋染得通紅,使得莉莉下意識地做出了一些在社團裡學習到的舞蹈動作,更是使得這副姣好的身體增添了生機,緩慢而又優雅的動作絲毫阻擋不了那些曲線的靈動和直線的端莊。隨着身體的舞動,莉莉對於戀愛的渴望和性愛的欲望也就一下子被激發了出來,仿佛是一隻脫韁的野馬在荒漠上肆意奔跑。畢竟,到了這樣的年紀,男女之間關於性愛的話題總是不可避免的,戀愛的甜蜜和性愛的狂野交織在一起,總是會迸發出刺眼的火花。樓下那些嬉戲打鬧的小孩,他們永遠不會知道,樓上有個略顯成熟的少女,正在毫無保留地展示自己最貞潔的一面,甚至連窗簾都忘記了拉上。


7

幾天後,莉莉決定親自拜訪阿俊並和他重聚。這一次,她不像以往那樣帶上自己的女僕裝到了阿俊家再換上,而是直接穿了上去。之前,她穿着暴露的裝扮在大街上飛奔着,不顧路人的眼光和自己的私隱,這樣做實在有傷風化,讓她出盡了洋相。當然,聰明的莉莉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因此她決定打車過去,並且要求司機是一名女性。好在她順利上了出租車,而且那位女司機也不嫌棄她的那身裝扮。當女司機問起時,莉莉撒謊說她是去參加COSPLAY舞會,這才瞞了過去。

很快,莉莉來到了阿俊的家門口。在敲門之前,她停頓了一下,將思緒整理了一下,以便迎接不知所措的阿俊。一分鐘後,莉莉輕輕按下了門鈴,阿俊果不其然地開了門。這些天阿俊的日子並不好過,略顯疲憊的身體使得他無法專注於除了實驗以外的事情,他看見眼前這位穿着女僕裝的少女如此熟悉,啞口無言,幾秒鐘後才認出她就是莉莉。

正當阿俊準備開口說話時,莉莉止住了他,然後迅速關上了大門,並且打開大燈拉上了所有窗簾。莉莉扶了扶自己腦袋,將她所有的想法完完整整地說了出來,並表示她願意充當阿俊的實驗對象,願意面對那些「陰森可怖」的性愛機器,哪怕自己身體會受到多大的折磨。說罷,阿俊沉默了幾秒,旋即表示同意。為表誠意,莉莉放開了心中的拘束,勇敢地向阿俊掀開了自己的裙襬莉莉這次沒有穿內褲,她那完美無瑕的下體就這樣被一個男人一覽無餘地看光光了。實際上,莉莉在出發前還仔細清洗了自己的下體,包括把本來任由其生長的陰毛全部刮掉了,如此一來,一個完美的ω型線條就展現了出來。

阿俊直直地盯着莉莉的下體,畢竟這是男人們無法迴避、無法拒絕、又夢寐以求的東西。他咽了積聚的口水,那聲音在寂靜的房間裏能清晰地聽見。阿俊首先是讓莉莉準備早餐,然後他整理好實驗室的環境,好騰出空間讓莉莉感到舒適。實驗室和臥室一樣的體積,只不過被各種各樣的奇怪儀器佔據了大部分空間,進入實驗室前,阿俊都會把自己「武裝」起來並做好充分的準備,以防止被外界的一切意料之外事物入侵,甚至是空氣也要經過多層過濾處理才能進入實驗室。至於實驗室的大門,則是由特製的金屬製成的,它刀槍不入、嚴絲合縫,就算發出多大的聲音都能完全吸收掉,關上門之後,裏面就是一個完完全全與世隔絕的環境。阿俊鄭重地對莉莉說,實驗室裡必須聽從他的安排來保證實驗進行時沒有差錯,中途不能離開實驗室半步,並且特別要她注意離開實驗室之後要統統忘掉實驗室裡發生的一切,全身心地投入也要全身心地退出。莉莉聽完,不假思索地同意了阿俊的嚴苛要求。阿俊便開始了他的命令他讓莉莉脫掉身上的所有衣物,並且身上不能攜帶任何東西(好在莉莉沒有帶耳墜和項鍊的習慣)。莉莉堅定地向阿俊展現她那潔白無瑕的、仍保持貞潔的身體時,阿俊滿意地點了點頭,帶她進實驗室,旋即輕輕地關上了大門,「實驗中」的燈牌立刻亮起。

莉莉此時已經是任由阿俊擺佈的狀態了,但莉莉絲毫沒有覺得不妥當的地方,畢竟她那心中的悸動一直在唆使她無條件聽從阿俊的指引。


8

莉莉躺在儀器上,心中儘管很緊張,但畢竟已經是下定決心把自己當小白鼠了,只好故作鎮定。當阿俊按下總控按鈕後,機器會掃描一下躺在台上的莉莉,確認實驗對象後,立刻將莉莉的手腳用皮帶綁了起來,莉莉一開始感到非常不適應,但心想做出的決定不能改變,只能順從她內心的悸動堅持完成實驗。全副武裝的阿俊安慰她說一開始確實很難適應,畢竟這是他第一次真正做這種實驗,很多東西都還沒調整過來,希望莉莉不要介意。莉莉眨了眨她那雙水汪汪的眼睛,表示同意和順從。

機械手臂抽了出來,緩緩地撫摸莉莉的身體,莉莉那敏感的身體確實令她非常難受,但心中的悸動迫使她無條件順從阿俊的一舉一動。實驗時常會暫停,因為阿俊需要收集莉莉的意見回饋和感受作為實驗成果,他同時也會要求要毫無保留地說出來所有她的感受,哪怕是非常難聽的話語。隨着實驗的進行,機械手臂會越來越貪婪的侵犯莉莉的身體,機器上也會出現越來越多奇怪的機械手臂和其他部件來一起肆意侵犯她的身體頸部以下的每個角落。阿俊為了能讓莉莉儘快適應這台他嘔心瀝血創造的性愛機器,會隨着實驗的次數而逐步試探莉莉的極限,但莉莉似乎完完全全地接住了。

一開始,機械手臂還算比較溫柔,畢竟莉莉那敏感的身體並不能一下子適應過來。當機械手臂將其中一根 「手指」伸進莉莉的下體時,莉莉仿佛被電擊而身體震了一下,隨即下體劇烈收縮,她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這種感覺也就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腦海裡。機械手臂的每次試探都會給莉莉一種獨特的快感,她不經意間就流出了那些難以啟齒的液體。她發現自己的身體越來越不聽使喚了,但是為了實驗的順利進行,她只能冷靜下來,放任機械手臂不停挑逗她那敏感的身體。

每次暫停,莉莉都能準確無誤地描述她的感受,這讓阿俊感到非常滿意。這些實驗成果經過整理和脫敏處理後,很快就會發送到編輯部那裏,編輯部那邊給予了豐厚的報酬,並希望阿俊能夠與他們簽訂合同,將他的研究成果獨家發佈在他們出版的刊物裡。這樣的合作對每個當事人來說似乎都是一個可以接受的結果。

根據阿俊先前的設定,這台性愛機器給予的強度會循序漸進地增加,直到測試對象到達了極限的時候才會按下安全按鈕並宣告結束。他此時並不知道莉莉的極限程度在哪,並且為了不讓實驗出現差錯也不好意思直接問莉莉,任由莉莉自行決定。然而,莉莉也並不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只不過是心中的悸動迫使她不斷的拉高自己的極限罷了。

隨着時間的推移和實驗次數的增加,性愛機器的行為越來越出格,少女的身體也越來越適應了性愛機器的「疼愛」。不知哪一天,性愛機器已經攻破了她的最後防線,使得她流下了鮮紅的液體,但她似乎並沒有察覺出異常,除了身體突然震了一下以外,用她的話語來說,那就是「下體好像有什麼東西破了,但我已經不在意了,因為更舒服的還在後面呢,我已經迫不及待了!」當然,為了不讓莉莉的身體受到過度的折磨,實驗日從本來的兩天一次逐步縮減到每週一次,莉莉也漸漸習慣了被性愛機器「疼愛」,甚至產生了依賴。當她露出裸體,進入實驗室躺在台上的那一刻起,大腦就會自動進入狀態,甚至在幾次實驗暫停的時候,阿俊大聲叫莉莉的全名,她仍然沉浸在性愛的迷夢裏無法自拔,阿俊只好用冷水潑醒了她,讓她冷靜一下再繼續。

莉莉給出的描述也漸漸地發生了變化。從一開始的「感覺好癢」「受到了衝擊」「不是很舒服」,到之後的「好喜歡這種被疼愛的感覺」「下體在不停噴發」「不要停下來」「灌滿我的身體吧」直至胡言亂語,莉莉的頭腦越發地被這種性愛體驗佔據了全部,導致她在實驗結束後經常要花上很長時間才能緩過來,走起路來也是踉踉蹌蹌的,總是在保持一副被侵犯的樣子。實驗室裡的情形更加誇張,莉莉每次興奮過後噴發的液體都會被裝在罐子裏,毫不誇張地說,這些液體加起來比她在大學四年裏流過的汗水還要多。實驗室裡的空氣從一開始淡淡的古龍水清香,到最後的被莉莉發出的性愛的酸臭味給完完全全佔據了。這些情況,在阿俊的眼中並不是很滋味。


9

其實,莉莉自己也已經察覺到事情越變得越發不可收拾,身體也漸漸地對性愛機器產生了依賴而無法自拔、不受控制,但她為了阿俊能夠持續順利地與她不知情的編輯部合作,她只好在每次實驗結束後強迫自己忘記實驗室裡發生的一切。每次回家她都會故作鎮定,每次出發都會張望四顧,為的就是沒有人發現她和阿俊之間那骯髒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回到阿俊這邊,阿俊也漸漸感受到自己的背德感強迫一名少女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去做那些骯髒下流的事情。和編輯部簽訂合同的那一刻起,他實際上已經被編輯部給控制住了一旦他提前終止合作,編輯部肯定會搞「自殺式襲擊」,將莉莉和阿俊的事情公之於眾,到時候誰都沒有好下場!好在阿俊在簽到合同之前給自己留了條退路,他故意把合作期限縮短,到時候再考慮續簽,跟編輯部不停進行討價還價之後勉強達成了協議並簽下合同。在合同期限將近終止的最後時光裡,阿俊的壓力隨着時間的推移而呈指數級增長。每次實驗,阿俊都不忍心看見實驗台上的莉莉被性愛機器百般折磨,更不忍心看見莉莉那飄飄欲仙的臉容,只能硬着頭皮讓莉莉說出她的所有感想,並用生硬的語句鼓勵她堅持把實驗完成。此時的莉莉,仿佛與性愛機器融為了一體,將阿俊的指示視作上帝的神聖旨意而無條件地順從和執行着,絲毫沒有懷疑的意思。


10

時間很快就過去。夏天的腳步漸行漸遠,大地吹起了涼爽的秋風,秋風蕭瑟下萬物都在不可避免地凋零,真是一個悲傷的季節!此時已經是合同到期前的最後一次實驗,阿俊努力壓抑心中的壓力,以端正的姿態迎接他們的最後一次實驗。莉莉滿心歡喜、照常脫掉她的衣物快步進入了實驗室,阿俊則是略有遲疑地、顫巍巍地卡進了實驗室。莉莉絲毫沒有發現阿俊的一舉一動,輕鬆地躺在實驗台上繼續和專屬於她的性愛機器進行激情互動。阿俊也在試圖讀取莉莉內心的真正想法,畢竟實驗完成之後,莉莉就永遠不再受到性愛機器的折磨了,在此之後莉莉想要什麼,是和阿俊和平分手當普通朋友,還是繼續和他待在一起做不知道該怎麼做的事情?阿俊決定實驗結束後讓莉莉回家緩幾天,然後再找他商量今後的事情。

最後一次的實驗結束後,實際上也就宣告這一切都要結束了。但是莉莉似乎仍然沉浸在性愛的迷夢裏無法自拔,和當年她工作過的那個酒吧裡,那些醉醺醺的迷失了自我的顧客們一樣。阿俊照常用冷水潑醒了她,讓她回家緩幾天,等她的性慾消退以後再來跟他商量以後的事情。然而,莉莉似乎並沒有把阿俊的話聽進去,性慾仍然佔據了她腦海的大部分地方。

莉莉回家之後,竟然按捺不住自己的雙手,不由自主地摸向了自己那仍然潔白無瑕的身體。她的身體儘管已經遭受了長時間的摧殘,但看上去仍然完好如初,只不過貞潔在她踏進實驗室的那一刻就已經煙消雲散了。然而,她驚訝地發現,自己的身體似乎對這種相對微量的動作毫無反應,無論用什麼異物刺激下體,下體卻絲毫分泌不出液體。她停下來,陷入了沉思,覺得自己還是太依賴那台性愛機器了,導致自己的身體對機器以外的反應都不起作用。然後她又想到了今後的生活,她心中的悸動又出現了,她決定要將自己交給阿俊,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畢竟這麼多年下來,只有阿俊才會一直陪伴在她,她對阿俊的感情甚至勝過自己的父母的親情。想到這裏,莉莉不禁想到阿俊脫光衣服以後是什麼樣子這些年她迷上了耽美動漫,因為裏面不乏高大威猛、肌肉線條明顯的男性,還有那視線根本無法躲避的粗壯生殖器。阿俊那麼高大威猛,想必能夠給她終生的陪伴和疼愛吧,更不用說被喜歡的人深入身體的那種熱辣辣的感覺不是那性愛機器能夠比擬的。想到這裏,莉莉流下了口水,下體也悄悄地開始分泌液體。不一會兒,液體就已多到擋不住而流到了地板上,於是莉莉索性用異物用力戳自己的下體,讓殘留在身體裏的液體完完全全地噴射出來。頓時房間裏充斥着和實驗室裡一樣的酸臭味,還有那滋滋的水聲在房間裏盪起了一層層的回音。


11

第二天,莉莉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吃過早餐之後就趕緊向阿俊的住處奔去。這次,莉莉穿上自己最喜歡穿的衣服,而不是平常的女僕裝了,因為她希望這樣子能夠讓阿俊的眼前一亮。當然,阿俊並沒有意識到,莉莉違背了他的意願提前拜訪了他,這打亂了他的計劃和行程。正當阿俊處理他的檔案時,門鈴突然響了起來,他心中暗暗一驚,那一定是莉莉來了,為什麼她第二天就來了呢?這給他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阿俊猶豫了一會,然後打開了門。他瞪大了眼睛,還是第一次看見如此富有女人味的莉莉。此時,莉莉的心情異常激動,因為在她內心的想法裏,她即將開啟一段全新的人生了,當然,令她更激動的是她將可以看見阿俊那高大威猛的身體。阿俊看見莉莉穿成這樣心情又如此激動,心中似乎準備了很多話要說出口,但阿俊的性格一向孤僻,也並不擅長表達。當他準備開口說話時,莉莉突然興奮地說到:「阿俊哥哥,人家真的超喜歡你啦!我決定我要把我的一切,包括我的身體和內心都完全交給你!完完全全交給你!」阿俊愣住了,沒想到莉莉居然是如此的熱情,熱情到他難以接受。

「阿俊哥哥,接受我,疼愛我吧!我願意跟隨你一輩子!」莉莉再三催促下,阿俊實在忍不住了,「停下來吧!」阿俊吼了一嗓子。莉莉被嚇住了,懵了幾秒鐘,她似乎意識到自己太過於熱情了,於是鼓起了臉蛋低下了頭,裝作生阿俊的氣的樣子。阿俊稍微整理了下思緒,於是用更加低沉的語調,一字一句地說道:

「莉莉,我很感謝你能夠陪伴到我最後,我也很珍惜這些年來我們相處的時光,但是恐怕我最後還是會令你大失所望。其實,我知道你的內心在想什麼了,但是我怕你並不能接受殘酷的事實……」

沒等阿俊說完,莉莉打斷了他,然後說道:「好啦好啦,人家只是真的喜歡你,所以才這麼激動的。其實啦,在我被性愛機器欺負的時光裡,我一直都很好奇你的身體是不是和那些耽美動漫角色的那樣子高大威猛,所以你能滿足我的好奇心嗎?可以嗎可以嗎?」

當然,阿俊早已料到了這一點,於是他把掛在嘴邊的話語暫時塞了回去。莉莉見狀,索性粗魯地扯掉了自己的衣服,唐突地彈出她那曼妙的身姿,橫躺在沙發上然後做出那些令人羞恥的動作,好讓阿俊融入她設想的一切。阿俊見狀,他似乎不為所動,然後輕嘆了一聲。

「怎麼了阿俊哥哥,你不是喜歡看見我這樣嗎?是不是我的動作不夠嫻熟,還沒讓你進入狀態啊?」莉莉的聲線漸漸酥麻了起來,想方設法挑逗面前這位她熟悉的男性,以為這樣子就能夠俘獲他的芳心。阿俊實在看不下去了,心想都到這樣了,不狠心一把是不行的了,於是他趕緊脫掉身上的衣物。在看見阿俊的全身的那一刻前,莉莉都在期待着阿俊的身體能夠給她前所未有的歡愉,以為這一切仍然都在她的計劃之中。然而,當阿俊把白大褂用力脫掉的那一瞬間,莉莉的心情從阿爾卑斯山頂峰一頭扎進了大西洋的深淵裏阿俊並沒有她想像的那樣子高大威猛,反而因為長年的艱辛導致他的外觀變得異常鬆軟,毫無生氣,只不過是嚴嚴實實的衣物掩蓋住了他身體散發的無力感,即使是在炎熱的夏天也沒有脫掉。不過真正讓莉莉心如死灰的,是阿俊那殘疾的、幾乎不可見的生殖器,這和他平時看樣子高大的外貌形成了極其鮮明的對比。

阿俊只好將這一切趕緊說了出來:「我是因為身上有殘疾,才這麼專注於研究性愛的,因為自從那次嚴重的事故以後,我再也不能體會健康男人能夠體會的快感了,對不起讓你看見我這個樣子……」

「對不起」這三個字猶如無情的子彈精準地射進了莉莉的胸腔裡。莉莉聽完之後直接昏迷了過去,無論阿俊怎麼試圖搖醒她都沒有作用,用冷水潑醒這一招此時也已經失靈了。一番嘗試後,阿俊無力地倒在了地上他實際上已經預料到這樣的結果,但萬萬沒想到莉莉竟然是這樣的極端反應。他為自己的衝動行為很自責,但現在做什麼都已經無濟於事了……


12

深秋季節,寒意漸漸逼近,大地似乎已經做好了準備,準備迎接那不間斷的寒氣的侵蝕了,抑或根本毫無防備,任由寒氣的侵蝕,畢竟那是無法阻擋的。寒氣突破了窗戶的防線,到達那昏迷的少女的身旁。

一天後,莉莉被寒氣激醒了,她發現自己已經穿上了衣服,不過因為這套衣服並沒有多少遮擋,她還是能感受到寒意。莉莉拖着疲憊和飢腸轆轆的身體,找到燈的開關並打開,發現桌子上留下了一張紙條和一些巧克力。那一定是阿俊留給她的紙條,她趕緊打開並仔細查看。上面寫着讓她心碎的話語:

莉莉,當你看見這張紙條的時候,我已經離開了這座城市。我對你造成了莫大的傷害,我萬分悲傷。但是,我決定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要找到一份正經的工作,完全放棄我過往的身份,養活自己之後再做打算。我不是故意拋下你一個人,我是希望你能夠認清自己,不要依靠別人過日子,你的生活應該由你自己決定。我很珍惜與你共處的時光,現在是分別的時候了……對不起。但是,你也不用太擔心,說不定將來某一天,等你更加成熟的時候,我會悄悄回到你的身邊,我希望那時候我們的關係跟現在完全不同、徹底不同。我期待和你重逢的那一刻,也希望你和我一樣,能夠開啟全新的生活。請記住,現在你受到的所有傷害,都是為未來通往幸福的大門所鋪的墊腳石。如果你實在記不住我上面說的這些話,那麼請你記住四個字:未來可期。

莉莉默不作聲,全身沒有一絲力氣地躺在了沙發上。她想哭,但也已經哭不出來了,這一切都已經太遲了。面對遠去的阿俊和自己已經飽受摧殘的、無法恢復的身體,她頓時感到蒼白無力,仿佛世界末日已經到來而無處躲藏一般。她的腦海裡回放着自從第一次與阿俊相遇到現在被迫離別為止的所有場景。時光竟然過得如此之快,快到她無法接受,但她更加無法接受這個被迫和自己心上人分別的痛苦。歡樂的時光總是過的這麼快,而接下來痛苦的歲月卻度日如年。時間仍會照常一點一點地推移着,不僅摧殘着一切,同時也在塑造着一切,將舊事物無情地毀滅,轉過身來又慈愛地創造新事物。


13

轉眼間,又過了幾個年頭。正值初春時分,寒氣已經消散,溫暖的春風很快就會到達這片大地,喚醒大地上沉睡的一切,好讓它們迎接全新的一年。如今,昔日的元氣花季少女也已經成長為成熟的女人,有了自己的事業,只不過她仍然孤身一人,這導致了她心裏長時間的、難以消除的空虛感。莉莉相信,總有一天阿俊會再次回到她的身邊,繼續陪伴她。身在遠方,已經安定下來的阿俊也已經徹底改變了昔日疲軟的身體,成為了一個健康的人,可惜當年留下的傷痛使得他不再能感受和普通男人那樣子的樂趣了。

「讓這一切都發生吧,都發生吧……」不知道從何傳來的奇妙聲音,刺激着阿俊的大腦。幾天後,阿俊終於下定決心,回到莉莉的身邊。由於多年的杳無音信,此時他並不知道莉莉仍然孤身一人,也不知道她實際的情況,反過來莉莉也同樣如此。當阿俊費盡千辛萬苦,來到莉莉的住處時,他發現這所房子早已空置在這裏多年,透過窗戶望去,裏面的家具早已搬空,只剩下一片破敗的景象。莉莉,你去了哪裏?阿俊頓時感到渾身乏力,他認為這輩子再也不能和她在一起了。

突然,一陣暖風颳了過來,院子裏似乎有什麼東西從多年未經修剪的植被裏刮了出來,阿俊定眼一看,迅速抓住了快要被吹跑的紙張。他旋即打開了紙張,上面寫着整潔的字,他一眼就認出了那是莉莉的字跡

阿俊,或許你再也不會看見這張紙寫的字了。我為了照顧好自己和家人,不得不搬到了別處,離開了這裏,但我仍然相信總有一天你會回來找我的,所以我悄悄地將這張紙埋在不顯眼的地方,希望你可以發現。如果你發現了,請立即到訪我的新住處,這次我不會再離開了,我一定會等你回來。如果敲門沒人回應,那就是我有急事出去了,不要擔心,我一定會回來的,我不會離開這裏半步,絕對不會。

阿俊的雙眼緊緊盯着下面特意經過處理的地址、非常清晰的地址,仿佛和昔日那堵厚厚的金屬門那樣子刀槍不入。他安安神,將紙條拍了下來並收起來,為的是防止意外事件損失了他唯一的希望來源。臨走前,阿俊還順道來到了昔日莉莉工作過的酒吧的所在地,他發現酒吧已經被一家新開張的蛋糕店取代了,隔一條路都能聽見裏面孩子們的歡笑聲。幾天後,阿俊順利地來到了莉莉的新住處,那是一棟嶄新的房子,但似乎和她舊時的住處有幾分相似感。透過窗戶望去,屋子裏並沒有人。阿俊按了幾下門鈴,無人回應,於是他下意識地在院子裏踱步,試圖熟悉一下這裏的環境,而且絲毫不怕路人對他投向怪異的眼光,他應該慶幸附近沒有警察在巡邏,不然他肯定被領到了警察局接受麻煩的調查。阿俊走了一圈又一圈,不停地重複着,以至於地上的草皮都被他踩壞了。

此時的莉莉還在回家的路上,她並不知道這一切即將發生。阿俊有些着急了,於是呆站在原地,努力回想起和莉莉相處時的點點滴滴,身體也不由自主地模仿着以前做實驗的那些情景(此時他身穿着那件早已泛黃的白大褂)。正當莉莉回到自己的住所時,她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她捏了捏自己的臉蛋,確認這不是在做夢。她丟下了自己的包包,飛奔着緊緊地擁抱着阿俊,搞得阿俊一時之間喘不過氣來。就這樣,昔日那對由花季少女和憔悴男人組成的奇妙的男女組合,在多年後的今天再次相聚了。歡欣的氣氛洋溢到周圍每一個角落裏。

莉莉把阿俊帶進了自己的新住處。阿俊驚訝地發現裏面的裝潢基本上和她舊時的住所那樣保持一致,以至於他以為自己陷入到昔日的迷夢中。實際上,莉莉的父母在幾個月前就相繼去世了,她孤單一人沒有依靠,只能靠日復一日的工作麻痹自己,當然她心裏仍然相信阿俊會回到她的身邊。她的願望被上天眷顧,並在今天實現了。莉莉看見阿俊的身體恢復的非常好,感到無比高興,但阿俊這時候卻遮遮掩掩,不希望自己身體受傷的那部分再次展現給莉莉看。當然,莉莉也已經看開了,笑着讓阿俊放鬆身體,忘記過去的所有煩惱,往日的不愉快的經歷就不要再談及了。

至於性愛這個話題,莉莉表示經過漫長歲月的洗禮之後,她不再變得敏感,並且也不再當一回事了。畢竟,她現在已經是一個成熟的、自立自主的女性,不再是昔日那個稚嫩的花季少女了。阿俊心裏甜甜的,他的期許也得到了實現。阿俊笑着說,其實他還帶來了禮物,那是一個裝有許多相片的信封。莉莉打開一看,裏面都是些她和阿俊的合影。當時,阿俊堅持每個月和莉莉合影一張(前提是莉莉穿的是正常的衣服),莉莉當時並不理解為什麼這樣做,但還是聽他說的去做了。莉莉一張一張翻看這些舊相片,看見自己那時候稚嫩的模樣和阿俊漸漸變好的精神面貌,再也無法止住自己的淚水了……這一切的一切,隨着每天驕陽的升起和春風的吹拂下,都進入了正軌。


14

在春風的吹拂下,大地上的一切都在蠢蠢欲動,迫不及待地展現自己全新的一面,這片大地終於徹底恢復了生機。在那以後,莉莉和阿俊生活在一起,彼此的感情更加深刻了。當然,莉莉還是要繼續自己的工作的,阿俊就索性辭掉了自己的工作,陪伴在莉莉身旁。其實,阿俊性器官儘管受到了重創,但由於手術過後恢復良好,生育能力並沒有完全消失。阿俊雖然再也不能享受與愛人纏綿水乳交融的經歷,但他不在乎,他心想,這些年來的什麼扯犢子的獵奇性愛研究,就統統扔到垃圾堆裡好了,經過這麼多的事情,他發現單靠性愛維繫的男女關係顯得非常無趣,反倒是那種柏拉圖式的、看似遙不可及的愛情能夠讓他更加正視異性、關愛自己的愛人。幾個月後,利用試管嬰兒技術,他們獲得了第一個孩子,那是一個健康的男孩。這個男孩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他的父母有着如此奇特又令人費解和難以接受的往事。在此之後,和那些千篇一律的乏味的情感肥皂劇,或是經常欺騙小朋友的童話的結局那樣,阿俊和莉莉過上了真正意義上幸福的生活。

昔日,在莉莉離開的那一刻起,阿俊的住處就已經失去了所有的生機。當然,莉莉還是負責任地將房子打掃了一遍,把一切都變得乾淨整潔再離開,就像她以前照顧阿俊的飲食起居的那樣子。在她即將關上門準備離開時,她遲疑了一下,然後到阿俊的臥室裡,下意識地想要帶走一些東西作為紀念。當她翻箱倒櫃地尋找可以帶走的東西時,無意間翻到了阿俊的舊日記本,裏面記錄了阿俊在莉莉出現前是過着怎樣的生活。莉莉仔細地查看着,心中逐漸理解了阿俊這些年受過什麼苦難,以及遇見莉莉之後經歷了怎麼樣的轉變。阿俊毫無保留地將自己的體會寫在了這儲存完好的舊日記本裡,配合桌子上的紙條,使得莉莉可以完全了解這一切為何會發生。此時,莉莉心中的悸動,告訴她要遵循內心最真摯的想法,按照自己的意願,和阿俊的告誡,勇敢地活下去。她做到了,於是她得到了最豐厚回報。

最後,莉莉帶走了這本舊日記本、一些研究廢稿、一些阿俊的老照片、一本被標記為阿俊最喜歡看的書籍、一套阿俊的標配白大褂,還有阿俊此前一直戴的舊眼鏡。莉莉不知道阿俊為什麼會放下他多年來一直沒有更換過的舊眼鏡,但看在它外形似乎有些不尋常,於是就帶上了。這些物品,連同昔日莉莉穿過的那套女僕裝,現在都還在靜靜地躺在莉莉的新臥室裡。

莉莉不會知道,那並不是一般的眼鏡,因為湊巧的是,阿俊並沒有把這個眼鏡的用法記在日記本裡,這或許真的是他當年感知到了莉莉在以後會翻看他的日記。那是阿俊認識莉莉之前多年來的研究成果,它可以「看穿」一個花季少女的身體,但它一次只能綁定和追蹤一個對象,除非她已經度過了自己的青春年華或者已經香消玉損。回到酒吧相遇的那天,阿俊下意識地接觸莉莉,將眼鏡綁定在了她身上,綁定完成後他腦海裡就只剩下「快逃」兩字了。戴上眼鏡觀察少女時,如果少女的身體覆蓋上一層淡黃色,表示她仍然保持着貞潔。如果少女渾身通紅,那說明她的身體已經遭到無數次有意的侵犯,並造成不可逆轉的身心摧殘。對莉莉而言,她的身體一開始確實是淡黃色的,但是眼尖的阿俊幾輪觀察下來,她身體似乎多了幾抹淡淡的紅色,可能是被酒吧裡的酒鬼不經意摸到不該摸的地方,這讓阿俊感到非常焦慮。

阿俊心想,事情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他要及時拉住這位少女不讓她掉入深淵。後來進行的性愛機器實驗裡,按照阿俊的設定,性愛機器是不可能讓莉莉染上更多的紅色的,但是隨着實驗次數的變多,阿俊驚慌地發現莉莉染上了紅色,他起初不明白這究竟是性愛機器出現了故障,還是莉莉真的在摧殘着自己的身體。但此時即使是哪種情況都沒有辦法改變了,畢竟這性愛實驗不能在合同期滿前中止,否則編輯部會將這些事情公之於眾並和阿俊徹底決裂,這對阿俊可能沒太大影響,但會完全摧毀莉莉接下來的人生啊!

等到性愛實驗「完美結束」後,莉莉的身體其實已經通紅通紅了,但一向眼尖的阿俊驚訝地發現,莉莉心臟的位置其實還是有明顯的、大片的淡黃色的,他不理解這是什麼情況,但卻也是他挽救莉莉唯一的希望了。實際上,戴上那副眼鏡之後,觀察對象的身體就只會剩下一片顏色和用來標記位置的黑色輪廓了,這意味着阿俊其實由始至終,並未真正觀察到莉莉的裸體。

其實,那副眼鏡在阿俊執意離開莉莉的那天,就再也沒有戴上過,它靜靜地躺在阿俊的抽屜裡,等待莉莉發現並帶走。毫不誇張地說,阿俊擁有超乎尋常的洞察力,即便他沒戴上那副眼鏡。他那看似憔悴的雙眼,似乎早已看穿了一切,但究竟是他真的看穿了這一切,還是這一切都在支配着他的一舉一動呢?沒人能夠解答,也無需解答,畢竟只有他自己才是最清楚的了。


END


未名殘章/Wonderland~31未名殘章/Wonderland~32 | 未名殘章/Wonderland~33

Cookies help us deliver our services. By using our services,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