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未名殘章/52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殘章/51未名殘章/52 | 未名殘章/53

與前文的聯繫

上一篇:未名殘章/51、下一篇:未名殘章/53

又是平常的一天。

遠星並不操心今天的委託難度。總覺得到這個世界,已經快習慣了。

遺蹟內的能量補充還算有序,就是效率還是有些低。

「啊……唔哎……吃完午飯,稍微休息一會兒好了……」

現在是中午。大太陽在天上,還是有些曬的。

正當遠星準備出發的時候,忽然,他感覺身後有些陰風。

周圍沒有奇怪的人。也不像是有傳教士和使徒在跟着自己。

他的目光從四週,然後到天空。

只見西南方向似乎有一片雲。不對,不是普通的雲。

看情況,城內要下雨了。

一般來說,城內下雨倒沒什麼問題,但是這個雲實在不太正常,要是下起來的話,恐怕是要下大雨了。

遠星看到有其他騎士前去報告,他自己便回宿舍收拾晾在外面的東西。

走半道兒,他越發覺得事情不對勁。

換句話說,元素流動不太正常。以往即使是雲層有厚度,也不應該是這樣……

他的瞳孔突然放大。

只見天色變得昏暗,天上的那片大烏雲不是什麼別的,正是一條巨龍。

城內的普通居民嚇得四處逃竄,好在騎士團和群眾自發組織,將受到驚嚇的人們勸回了地下室。沒有戰鬥能力的人們隨後也前往自家或者鄰居家的地下室。

阿嘉莎和簡隊長來到了城中。阿嘉莎看起來是早有提防,但她的外觀和臉色因為元素流動異常而變得不太妙。簡隊長則指揮騎士們啟用城中的應急對敵裝置。

不出意外,遠星看到,是弩炮。

城外又來了一撥人,看起來,是從討伐現場分的一批。

「侵襲城中……沒想到這麼快。」

「阿嘉莎?你做了點準備吧。」

「準備?」阿嘉莎面露難色,「我只是把情況報告了一下,準備都是騎士團做的。」

「……糟糕。我的意思是,建築物這些東西,總得保護一下啊。」

「沒有什麼好辦法吧……哎。」

「簡隊長,沒時間了,我現在就得……」

「Hardita Ward」

遠星開始消耗能量,構築硬化結界。

「結界類?遠星你什麼時候……」

「先別問了,得快點。」

硬化結界迅速地構築起來,眼見就要封頂。

只見天上的雷龍大吼了一聲,從口中噴出球狀閃電。

來勢很迅猛。簡隊長下令放弩炮。硬化結界似乎很聰明,讓所有的弩箭都穿過屏障射了出去。但過量的閃電依然隨時會從間隙中進入。

遠星釋放冰凌,先消耗掉了部分閃電。

「騎士團的那些鍊金術士呢?」

「還在算……」

遠星小聲罵了一句,然後說:「我一個人元素量肯定不夠,把他們拉出來打反應!」

「可是……」

「四大反應元素至少得有,全窩着有意義嗎?!」

遠星的情緒非常激動,他不管騎士團的命令了,直接鑽到結界上方,盡力閉合。

「……哎。」阿嘉莎嘆了口氣。

小傢伙,說了不要勉強自己了……

被那個塔德拉傷到一點點都是致命的,那麼大的元素量透過身體,從當場消失到生不如死,總得選一個。

遠星倒沒有想太多,只是一切都和以往一樣熟悉。

怎麼說呢,一樣的糟糕,一樣的緊急,一樣的結界張開,一樣的力不從心。

弩箭的攻擊效果不算明顯,只能說是有些惱「龍」。

如果……

就在這時,遠星的身後出現了一個人。

「戴因?」

「我不能丟下遠星大……遠星您一個人。」

「元素儲備怎麼樣?」

「難說……也許火……」

「好,打超載,打融化,我們上。」

塔德拉的嘴中又開始醞釀龍雷彈。

遠星和戴因往它的嘴中發射了數個火球。嗯,也許就和嘴裏塞滿了50萬顆跳跳糖一樣?

塔德拉的身體頓時有些失衡,但他很快穩定重心,衝撞過來。

我們向塔德拉飛行的方向飛,找個機會爬上它。

遠星對戴因這麼感應道。

所幸,災變也不是什麼都沒有帶來……至少飛行能力這種東西,他還是很有自信的。

估算好速度和距離,兩人很快就落在了龍的脊背上。

「注意附着,點燃火芯。」

遠星深呼吸了一口氣,開始匯聚冰元素之力。

城中的人看到,天空上方顯現出一把發着光的劍刃,隨着龍飛行。

「這……這是……」

弩箭依然在射擊着。城中的人並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麼。

「戴因,接下來我會施予潮濕,等到巨劍落下,就釋放積攢的火焰。」

巨龍盤旋的速度越來越快,但並沒能甩下兩人。

劍刃慢慢地成型,形狀和騎士團的制式大劍一模一樣。

「3、2、1

Vide Gladium - Stella Glacies幻形巨劍·星冰之刃

巨劍本與巨龍保持相對靜止,突然,巨劍落下,與龍脊發生強烈的碰撞,巨劍破碎,凍結住巨龍的身體。

巨龍被迫俯衝到城外的平地(遠星估算好了方向),騎士團的所有人也趕了過去。

「放!」

戴因的火焰灼燒着不能動彈的巨龍,這顯然又是有力的一擊。

「不能掉以輕心。總之,巨龍的情況並不算糟糕,它還沒有暴露弱點,還有很大的餘地與我們周旋。」

所有人衝過去,能用元素力的用元素力,沒有元素力的物理攻擊。

「……不太妙。」

「什麼意思?」

「巨龍隨時會醒來。」

遠星和戴因依然維持着輸出。大部分人都還在地面上,但是他們已經看到有人在往上爬了。

「所以,如果把握不住平衡,就會摔得很慘。」

奄奄一息的龍掙扎着四肢,不斷的喘息着。

突然,龍張開了大嘴。

「糟了。」遠星意識到,雖然他推算了方向,但這頭龍很狡猾。

他的頭現在對準的方向,正是城池。

「下面的快閃開!」

遠星只得瞬移,快速對即將發射的龍雷彈張開一個護盾。

其他人此時早已經綁好了尾巴,意味着這條龍的可活動部位目前只有頭。

但龍發射的並不是龍雷彈,而是持續的能量束。

遠星並沒有意料到是這樣,他只能在盾後面再疊一層。然後再疊一層,再疊一層。

岩元素接觸到雷元素產生晶片,而這些晶片緊接着就被能量束沖刷消散。

「會岩元素的上!」

護盾後是城池的方向,從那邊也在不斷來人。

「啊,遠星!」

阿拉納從後面衝上前,聽見遠星的呼喊,便知道了她要怎麼做。

很多掌握岩元素的騎士們也上前,築起護盾的一層又一層。

護盾在不斷加厚,而能量波似乎……不見消退的跡象。

遠星繼續確認着龍的情況。戴因沒有過來。

突然,龍頭處又出現了一個人影。

遠星認出來,這是剛剛他瞬移走之前爬上來的一個傢伙。好像是冒險家協會的那個叫……康卓艾斯?

隔這麼遠也喊不了話,遠星只能看着他的動作(貿然心靈感應不是好事情,尤其是在持續的戰鬥場合,沒有足夠的心力這麼做)。

只見他從背後抽出寶劍,向下一刺

龍痛苦地吼了很大一聲,能量束突然變得強烈。

糟了,真糟了。遠星計算的護盾厚度撐不住,護盾會從中間裂開,而兩邊還在。

本能地將自己的後方擋起來,遠星將自己圍在護盾形成的封閉區域內。

爆發性的能量束應該是是龍的最後一擊。

賭上這樣的預判,遠星護上自己的胸口,然後

「砰

遠星被擊飛到城牆上,然後落下,倒在地上。

龍的攻擊結束了,護盾恰到好處的保護了城池,城池除了城牆的一處破壞外,城內沒有太大的損失。

戴因,阿拉納,還有騎士團的其他人都趕來,確認遠星的狀況。康卓艾斯見自己的操作似乎傷到了一個人,也趕快下來。其餘的一些人在補刀。

遠星奄奄一息,盡力把趴在地上的自己翻個面。

「遠星,遠星!」瑪莎很焦急地搖晃着遠星。

「小傢伙……」阿嘉莎話到嘴邊,但又收了回去。

「大人,大人……」戴因回想到災變時的那個場景,全身使不上力,跪在了地上。

「……」阿拉納有些鬱悶,有些驚訝,有些慚愧。

突然,遠星又翻了個身,撐地,嘗試起身。

瑪莎順勢去扶,戴因和其他人也嘗試穩住他的身體。

可遠星突然推開所有人,徑直衝向康卓艾斯。

他全身使勁地抱住或者說控制住康卓艾斯的軀體,兩個人控制不住地倒地。

只見遠星張開張得很開他的口,仿佛要吞下他似的,又或者說,和龍的行為竟有些相似。

還沒等康卓艾斯使出點防禦招式,遠星就體力不支,意識暈過去了。

哦,當然,遠星實在是非常用力,簡直是不明所以的用力所以大家試了一會兒,也沒能把康卓艾斯和遠星分開。

兩人一起上了擔架。

……

「……」

一般來說的傷勢還算穩定。

阿嘉莎在一旁監測着周圍的能量流動。

簡單來說,和之前差別不大。偶爾會有雷元素的能量波峰,但是很快就消退下去。

騎士團在兩個人離開教堂之前,還沒有辦法召開說明會。因此,他們又派了一位生物鍊金術士,名叫亨利艾塔(Henrietta,一般叫Hattie,哈蒂)過來。

「……」

阿拉納也在旁邊,「萬一有什麼古人才有的症狀……」什麼的。

「……」

我什麼時候能起來,康卓艾斯想。

不過他有一種猜想。

康卓艾斯注意到,他的神態確實不太正常……相比較於一般而言的焦急、憤怒,那時的遠星,更多的是一種,生物本性的敵對。

換句話說,不是人的憤怒,或者說不是人在理性狀態下的憤怒。

如果是那頭龍做了手腳…

他本想繼續深入思考,但他感覺哪裏不對勁。

「唔……」

遠星開始呻吟。趁這個機會,康卓艾斯掙脫了他。

「唔……呼呣……」

遠星似乎不是很舒服。

康卓艾斯陷入了思考。

結合他之前的異常表現……

「我這邊有些情況想說說……嗯,不重要,但是他的周圍時不時有一些雷元素能量波峰。」阿嘉莎打破了沉默。

雷元素?換句話說……

康卓艾斯從先前的思緒中走出,冷靜下來。看來,確實是那條龍做了手腳。

「但是那條龍已經死了,他能做什麼手腳……」

「龍?」

「既然他是被龍的能量波及到之後,才表現出的異常,那麼合理推測,就是龍導致的這一切。」

「龍的能量……真是難以想像。」

「可是怎麼辦呢?遠星這樣的狀態……得讓他醒過來吧?」

「咳咳……」哈蒂從背包裏面翻出來一本筆記。

「唔?這是……」

「事故報告。我突然想起來了一件事情。」

哈蒂往前翻了幾頁。

「之前遠星先生不是帶回來一些黏液樣本嗎?」

「哦對,確實呢。」

「其實那之後,他們就直接把這堆黏液還有那個叫……夏日限定清涼提味果爽粉,給了我們。」

「然後呢?」

「結果是,我們認為粉末中的冰霧花精華,會釋放出一種物質,促進史萊姆的集群化和融合。大量的史萊姆透過這種方式融合後,由於原本的結構不再穩定,所以以犧牲膜的韌性為代價,變成了通透性更強的液體生物。我們後來還做了大量的研究,不過有一天……」

哈蒂把事故報告給他們看。

「……噗……哈哈哈哈哈……」

「……嗚哇。」

簡單來說,研究員意外掉入了製作出來的黏液巨怪,然後……被這隻具有意外的刺激性能的東西折磨的十分爽快。

「唔……就是這樣呢……」哈蒂總結了一下。

遠星的意識處於游離狀態。

「我有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呢?」

「就是說,」阿拉納仔細考慮了一下,「如果遠星的體力不夠的話,在這種東西裏面……會不會有危險啊?」

「改造後的黏液巨怪,不僅去除了腐蝕性,還充分測試了溶氧量以及在其內部呼吸的狀況……總之的話,不會有大問題。」

「那……那我……沒意見……」

「這麼說來,我包裏面……」

哈蒂從包裡拿出一大罐黏液。

「恰好帶着……?真的不是你從哪裏變出來的?」

「好啦……總之,我們總不能把這些東西倒下去。」

「不能倒嗎?」阿嘉莎問道。

「真是的,阿嘉莎大人又在開玩笑了……這麼重要的原料,當然不能隨意浪費啊!」

「唔……那我想想……」

遠星的衣服是沒有拉鏈的,雖然不是很厚。

「康卓艾斯?還是你來塗吧。」

「哦……好吧,只是塗點東西的話……」

「首先是……乳頭吧。」

「乳頭……?這怎麼刷啊。」

「從脖子往下,要嘛從下擺往上……也沒別的辦法,黏液又沒有腐蝕性。」

「這樣嗎……」

拿出特製的刷子,康卓艾斯將這堆黏液伸入遠星的衣服內。

「嗯,嗯!就是這樣呢……然後的話,腳掌吧。」

「腳……腳掌……」

鞋襪已經脫掉過了,所以問題不大……但是怎麼想都是地獄級別的折磨啊。

「最後……要不塞多一些吧。」

「多……多一些……」

康卓艾斯已經不能想像是什麼體驗了。總之又在一些地方糊了好幾堆。

「唔……其實,前面做的也沒什麼用吧?」

「什麼意思?」康卓艾斯沒搞懂哈蒂的發言。

「量這麼多……待活性恢復後,反正也會延伸到全身上下所有地方。」

「嗯?還要等待嗎。」

「是啊,這已經是改進過的版本了,新增了一些確認措施。總之,我們再等等就好了。」

「好……好吧。」

總之過了一段時間。

「唔……唔……?」

遠星游離的意識有所恢復,但是不太明顯。再過了一會兒,他開始撓起自己的胸口。

「被……算……唔、唔

遠星的腳無處安放。雖然他的動作還很輕微,但可以看出他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唔額,額啊……唔啊……哎呀……嗯……」

遠星的呻吟越來越大,越來越明顯。原本很微弱的動作也漸漸變成強有力的掙扎。

遠星原本無神的瞳孔此時也逐漸開始震動。

「欸……哎呀,怎麼回事……咿呀,怎麼有唔唔

史萊姆在他的身上蔓延開來,已經有幾根堵住他的嘴了。不僅乳頭和腳底被拿捏得死死的,口腔顯然也被撐得滿滿的。

糟糕的喘息聲和口水淌得到處都是,在極大的壓力下,遠星再也沒有任何反擊手段,只能任由這些史萊姆撩撥他的心緒,進攻他的管道腔。

阿拉納已經早就背過身去,假裝什麼都沒有發生。康卓艾斯則是驚掉下巴,既不敢閉眼,也不敢移開視線。阿嘉莎的臉上只留下一些隱約的微笑,總體上反而非常嚴肅。哈蒂倒是一如既往的觀察,然後寫着筆記,似乎是說服了自己「這只是個普通的實驗對象」。

咚咚咚。

所有人一驚。

「誰、誰啊?」

「哎呀戴因,別……」

門外似乎有些拉扯的聲音。

「裏面怎麼樣了?」

「啊,還、還好吧?」哈蒂接住話頭。

「剛才好像有些喊叫聲吧?」

「正常現象,正常現象!我們還需要點時間,你們先請回吧

「聽到了嗎,哎呀戴因,走了走了……」

「可是……」

聲音又漸漸遠去。

「戴因?」哈蒂的樣子突然有些緊張。

「戴因怎麼了?」阿嘉莎不太理解。

「他對遠星的態度有些畢恭畢敬的,感覺他們也確實關係不錯……可是,每次我們一談到遠星,他的反應就過度激烈,搞得我們有些害怕。」

「難、難道……」康卓艾斯很慶幸那位戴因沒有進來。

「不要什麼都往那邊扯……」阿拉納憋出來一句。

就這樣過了一會兒,史萊姆們慢慢有些停息下來的意思。

「嗯?」阿嘉莎注意到附近好像出現了冰元素波峰。

冰刃·破Gladius Glacies - Effringere

突然出現的冰刃凍結了這些黏液。凍硬的黏液們被遠星一用力,四碎,變成一片一片的結晶,脫離了他的身體。遠星順着身體的運動滾下床。

「啊,阿嘉莎?阿拉納?你們怎麼在這裏?」

「我們當然應該在這裏了。」

「這裏很危險,巨龍隨時有可能攻過來。」

「龍?」阿嘉莎意識到那些雷元素波峰的可能理由。

「可是龍不是已經被打敗了嗎?這裏是教堂的休養室。」阿拉納有些奇怪。

「教堂?」遠星揉了揉眼睛,「教堂……嗯???」

遠星有些疑惑,身體不時似乎在躲避什麼。

「我怎麼……同時在教堂和龍的巢穴裡……」

Petra Murus - Clypeus Iaspidis岩壁·玉石護盾

「欸欸欸」哈蒂感受到如此強大的岩元素力,有些驚訝。

與此同時,房間內真的出現了雷元素能量流,衝擊着護盾。

「哦?」阿嘉莎感覺這樣的現象有些有趣。

「換句話說,龍真的在他的身體裏!」康卓艾斯將自己模糊的想法終於說了出來。

「龍在人的身體裏?」阿拉納和哈蒂異口同聲地驚訝道。

「這可真是值得研究……」哈蒂開始瘋狂寫筆記。

「……古代應該也沒有這種事情發生過。」

「你們能感受到這股雷元素的來源嗎?」

「來源?」

遠星一步一步後退。

「那股雷元素,確實來自於他的身體裏。但是,並不是,『他』的,唔,幻肢,在釋放。」

「……好混亂。」阿拉納有些接受不了了,「無論如何,我們怎麼可能進入遠星的意識世界裏面呢?」

「意識世界?」

「他說的啦……不是同時能看到龍和這裏嗎?」

「哦……這個意思啊。的確,看起來我們只要進入那裏,打敗那條龍就好了。」

「……所以說這不可能啊!」

「唔……」

「如果我們現在把遠星擊暈會怎麼樣?」

「啊?」

「就……說不定醒來就恢復正常了。」

「不好說,要是醒來他變成龍了怎麼辦?」阿拉納反對。

「……那……」

雷元素能量波似乎釋放完畢了。

「遠星,能說說你戰鬥的過程嗎?」阿嘉莎立馬問道。

「就……被擊中之後,我醒來就在巢穴裏面了。我和龍開始廝打起來,然後突然出現了大量的史萊姆……總之,那條龍也被折磨的死去活來的,我抓住機會逃出來了。然後就是……」

冰刃·破Gladius Glacies - Effringere

「總之我只能和他耗着。你們也來幫幫我吧?」

「不是……我們看不到哪裏有龍啊。」

「看不到?」

遠星忽然懂了什麼,若有所思地站定不動。

「你們剛才是不是說,龍在我的身體裏面?」

「是啊?」

「我覺得,是我在龍的身體裏面。唔……好複雜的關係。」

「總之,戰鬥已經結束了……你也看到了,這位康卓艾斯將劍刺入龍頭,那頭龍就已經死了。」

「是這樣嗎?唔……好像也很合理……很多事情能解釋的通。龍屍呢?」

「暫時安頓在博物館裏面。博物館現在沒有對外開放。」

「帶我去那邊。我覺得……總之,我們去那邊。」

……

「站住,沒有命令不得擅入……遠星先生?」

「龍屍在裏面嗎?」

「啊……嗯,就在裏面。」

「我離那頭奄奄一息的龍越來越近了。」遠星思忖道。他在另一片視野中的感覺就是這樣。

四個人進入大廳。

只見那頭龍屍較為完整地躺在一片區域中。

「啊……欸?」

遠星揉了揉眼睛。

「是真的……龍確實死了。」

遠星的思緒還是有些混亂。

「總之,還是有問題。」

「什麼?」

「我確實能感覺到……龍沒有死。它,它在對我說話……」

周圍沒有任何聲音。

「它說了什麼?」

遠星緊閉雙唇,不再說話。突然,他慘叫了一聲,跪倒在地上。

大家上前,又稍微退後。

「……」遠星的動作有些奇怪,像是不太習慣用兩腳站立的樣子,慢慢支起身體。

如雷的怒火寫在臉上。

怒吼如驚濤駭浪,似乎能鎮住當時在戰鬥現場的所有人。

正攻是不可能打得過的。康卓艾斯趁它還在怒吼,繞到了遠星背後。

噔。

快速使人昏厥,但不致命。

「……希望他醒來的時候一切恢復正常。」

……

休養室。

「唔……」

遠星睜開眼睛。

「我……我這是……」

「你終於醒了!」阿拉納欣喜地說道。

「發生什麼了嗎?我怎麼不記得……唔,被龍擊中以後……就……」

「不記得嗎?我們還用了些非常手段呢。」阿嘉莎有些失望。

「……不記得。」

「這是怎麼回事呢……這才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阿拉納有些不解。

「看來,塔德拉確實在你的身體裏面。」阿嘉莎倒是得出了結論。

「塔德拉……在我身體裏面?」

「你被龍擊中以後,可是發了瘋的沖向康卓艾斯……」

「康卓艾斯……」遠星思忖了一會兒,「旁邊這位冒險家……就是當時爬上龍脊的那位?」

「是的。」

「你的名字叫康卓艾斯?」

「是的。」

「我們見過面吧……在協會肯定是見過幾面的。不過,我沖向……你?我確實不記得有這回事了。」

……

四個人將這不到一個小時的經過告訴了遠星。

遠星有些疑惑不解。

「真是奇怪……雖然很合理,但又不是很合理。」

「什麼意思?」

「阿拉納,」遠星糾正一個錯誤,「心智空間是可以進入的……當然,只有空間的主人知道如何映射出來,而且還要有意願才能進入。但我並沒有感覺到我的心智空間裏現在有別的東西。」

遠星想了想。

「在上古時代的神話的閒話當中,有一隻尚處幼年也就幾百歲的小龍。她呢,幻化成人形的時候,表現出了極強的食慾和咀嚼欲。據推測,這是因人形幻化尚有缺陷,她還不能把性慾合理映射成人的性慾,而是對應成了食慾。」

「所以?」

「食慾和性慾之間……總之,你會覺得有一點點關係啦。嗯,而對於那條龍來說的話……可能他的闖入,是怒火對應成了一些其他生理現象的緣故。唔,原始生物本能的憤怒,和其他的一些現象,也是有相似之處的嘛。」

「額……」

「這種現象可能是進入適應的過程。既然這種現象現在已經消失,換句話說……如果現在不是我和龍的意識同時出現的話,要嘛那條龍的意識已經消散,要嘛……龍的意識就潛伏在我身體的某個角落裏,不再與醒着的我產生交集。」

「好像很合理。」阿拉納不能反駁。

「這樣也就麻煩一些……如果不能和龍產生交集,那麼就沒有辦法控制它。總之,他的心智空間和我的心智空間現在沒有交集。有交集的話倒是好辦一些……只要這條龍還能溝通,那麼把它的空間和我的空間進行結構雜合,然後歸一,這樣的話更可控一些。」

「那……我們得把情報和簡隊長匯報一下,然後,報告會得開……唉,要開始加班了……」阿嘉莎有些失落。

……

總之,遠星和康卓艾斯獲得了榮譽獎章。遠星沒有遵循命令擅自行動的事實被粉飾了一下,說成是臨時決定。隨同輔助的戴因也授予了榮譽獎章。

而有關龍的靈魂可能已經進入遠星的身體等相關資訊,一概沒有提及,只是說遠星的身體現在比較虛弱,所以決定他暫時不執行後續的任務。

朦朧的睡夢中,他仍在與巨龍搏鬥,但醒來的時候,只剩下一身的冷汗和又沒能分出勝負的空虛。

也算不打不相識吧,康卓艾斯和他開始一起接委託了。雖然康卓艾斯不會元素力,但他和遠星在一起時,身體裏總是充滿了一種奇妙的感覺。

能夠把龍逼入絕境的事情,魔女會也聽說了。過了幾個月,魔女會正式發起邀請,讓阿嘉莎帶着遠星到某個地點去。

…………

未名殘章/52 - continues  雷龍降臨……

未名殘章/51未名殘章/52 | 未名殘章/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