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殘章/sky~34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殘章/sky~33未名殘章/sky~34 | 未名殘章/sky~35

鮮血落過我的腰間,淌過了我的腳下,最後落入了深不可見的谷底。

這根本沒有什麼大海,腳下便是恐怖的深淵。

那深淵中迸發出詭異的寒光,像是一座神秘久遠的冥府埋藏於此,它散發出的詭異光芒,光是注視着它,神魂都被迷離顛倒。

一片花瓣落下,卻是逆行而去,像是一隻赴死的蝴蝶一樣輕悠悠的向着谷底飛去。

這寸草不生的地方,連植物都沒有,哪來的花瓣?

還未等我反應過來,一陣向上的托力緩緩使我遠離了深淵。

此時我已然來到了地面上方,我扶着胸口碧綠的長槍,那角如捲尺一般馬上的回縮回去。望着空洞的身體,我不由好奇的把手伸入腹部的空洞中,竟毫無痛感。

我猛然間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這多了一處花叢。

細小的花萼承載着大小不一的花瓣與花芯,而花瓣飛散的花瓣不斷散落在空氣中,用高潔的戴紫色裝點了這片漆黑的領域。

花叢之下,一個人形雙目緊閉,將一對緊握的雙拳置於腰間,以單膝撐住身體,一動不動的居於其中。

這一定是阿洛,我想。

只見它緩緩站起。

我看見了它頭部的三隻角,兩隻墨綠色的向後生長猶如雙刃,而最為醒目的一隻則是碧綠色,則猶如一種滅絕已久的陸地生物「犀獸」生長在中間,收起後便蜷縮起來。

可同時,雖然它的身體完全修復,但他卻是消瘦的可怕,那高大瘦長的身軀上滿是植物類爆出的疣狀芽點,若是在黑暗之中,則只能見到一個恐怖獵奇的怪影。

但他此刻並未有着分毫的萎靡,他正用那尖刺腦袋上紐扣般的雙眼,炯炯有神的看着我。

我激動的一時語塞,仿佛感到了身體裡滋滋攢動的電流,可又想是我的一時大意才釀成此果,卻又無比自責。

我剛欲開口,它卻攔住了我。

「走!」

話音剛落,他便扛着我,向路的另一方奔去。

未名殘章/sky~33未名殘章/sky~34 | 未名殘章/sky~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