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殘章/sky~32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殘章/sky~31未名殘章/sky~32 | 未名殘章/sky~33

「等等,你剛剛提到『其他的闖入者』?」

「你不知道?」阿洛驚訝的說道「你沒看到那堵巨壁?還有那幾十具屍體……」

「沒有。我走了很久才到了這。那時候就已經天黑了,而我什麼都沒看見。」

「不,我的意思是……」阿洛話未出口,他停頓了一下又道「你沒有去地脈感知?」

地脈感知?

這聽上去像是一種只會出現在虛擬藝術中的特異功能。

當然,我不會有這樣的能力,我甚至沒有任何特異功能。

我尷尬一笑「地脈感知,那也許是你們這些草本生的特長吧。」

「第一次見到不能地脈感知的異族。可是這也太奇怪了。」阿洛顯得十分的激動和詫異,聲音更加顫抖起來「即便是異族,也應該能夠感知到地脈的變化啊!」

「我不太明白」

「好,好,那讓我來和你說明白。」他試圖儘量不讓聲音顫抖「地脈感知就是讓根扎進土壤,這樣你就能夠得知周圍事物的存在。不用透過眼睛,就能感知到數千米範圍內的地形地貌,像是山脈,河流,或是森林,我們也可以透過感知取得像是山脈這樣龐大的障礙物背後的情況,就如逃走的獵物的行蹤。這對我們狩獵來說十分有用。」

「nb!」我驚嘆到。

「也許你有這種能力,只是你自己不知道。就像我們族裡的一些小孩,他們也是很晚才掌握這種能力。」

「方法已經告訴你了,等你逃出去之後,可以用你那奇怪的根部試一試。」

我想,他指的大概是我的腿。

「謝謝。」

「這沒什麼。即便是異族,我認為他們也應該掌握這項重要的能力。除了和異族人聊天之外的能力,你居然什麼都不會。你的族人完全沒有去教你任何狩獵有關的東西……你要想生存下來有多麼困難啊。」阿洛有幾分同情的說道。

他的觀念總是圍繞着部落或是狩獵,我可以斷定,我們來自於不同的世界。捕獵、部族,這些並不像是我印象中發達世界的『鋼鐵森林』的風格。基於這點可以推測,他所在的文明水平也許並不是很高,我應該儘量避免去解釋什麼星球或是宇宙中還存在其他世界之類的高深莫測的、褻瀆神明的概念,以免觸犯到它的信仰。

不過……

「謝謝你的關心,阿洛,不過我想問你一件事。」

「你說吧。」

「所謂的『和異族交流的能力,其實並不是我的族人教我的。並且……我還以為這是你的能力。』」

話音剛落,我感到阿洛的身體向後撤了幾分。

「怎麼了?」

「我懷疑我們會不會是被『木天人』跟蹤了?」

「哈?」

「木天人,那是我們傳說中受到過神明的眷顧的種族。他們住在世界的另一側,天生就擁有某種精神上的力量,可以隨意操控任何人的心智……既然你我都不是木天人,受到這樣的影響我們很有可能是被他們盯上了,那恐怕會是九死一生。」

「你快走,我來拖住他們……」說完阿洛就掙扎着要從我的身上下來。

「阿洛,聽我說,你受了傷先別亂動。」我制止到「我不覺得這是什麼『木天人』的能力。」

「可是只有他們能像這樣傳話。」

「阿洛,你先聽我說。我認為並沒有什麼人或是(莫名其妙的)木天人跟蹤我們,他們也沒什麼必要去傷害兩個素不相識的人。」

「有一條狩獵時的訓誡……」

「事實上,我們應該把更多精力放在我們即將遇到的怪物身上」我打斷道,又解釋道「那才是我們實際上要面對的。」

我:「如果那些木天人是受到了神明眷顧的種族,那他們到這樣令人作嘔的地方來也未必太放不下面子了,只有富麗堂皇的農業宮殿以及金樽裡盛滿的培養液才能配得上他們的身份。若是他們在這,我猜他們受的也是衰神的眷顧。」

我:「然而我有個想法:某位掌握世間規則的神明操縱着一股強大的力量,這力量推動着所有『受眷者』的命運,使它們走上了同一條軌道,而這就促成了我們的相遇,而我實際上更確信——我們倆就是那所謂的『木天人』。」

未名殘章/sky~31未名殘章/sky~32 | 未名殘章/sky~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