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殘章/phire~3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殘章/phire~2未名殘章/phire~3 | 未名殘章/phire~4

針簇形、蜂巢形、葉脈形。

深紅粉末擺出的圖形變了又變,周圍的地面逐漸被裝着形態各異的晶體的罐子占滿。

儘管如此,少年尚未翻過的書頁仍把十足的分量壓在右側,相較之下攤在左側的寥寥幾頁紙根本不算什麼。

「不過這樣就夠了吧。」

少年用四指用力撬起書本的右側,想要把書合上,但沒能克服紙張的重量,數百張紙瞬間蹭過少年的指尖落在地上,發出沉悶的響聲。

但就在這麼一瞬,少年隱約感覺到紙張摩擦指尖的觸感當中夾雜着某種異樣,隨後便用手指再次撥弄紙張的邊角來確認。

果然,造成異樣感的是其中兩頁紙被折進去的角。

「這是……」

順着折角,書頁被少年翻開,從中徐徐展現出來的,是頁眉和頁腳上密集的幾行文字,以及將它們擠到一旁的,橫跨一整面的,巨大而複雜的圖形。

數十組多邊形在同心圓的內部縱橫交錯,卻又界限分明,乍看令人眼花繚亂,但細細觀察之後,各個圖形元素之間又互不遮掩,線條粗細有致,清晰可辨。

與其他圖形之間唯一的不同之處,是出現在右下角密集的線條間僅有的空隙中的小圓。圓內似乎還畫着某種符號,形似一朵待放的花苞,不過少年只是看了它一眼,之後並沒有對此特別在意。

少年看了看頁角的索引,找到了寫着對應文字的罐子,拆開口封。裡面裝滿了純白色的、形如砂糖的細小顆粒。

「好了,再做完這個就回去吧。嗯——」

少年舒展了一下身體,然後再一次伏下身來繪製圖案。

這次的繪製難度明顯高了不少。儘管少年很快就理清了多邊形之間的位置關係,卻因為線條太過密集而不小心把畫好的線蹭掉好幾次,為此花了不少時間修補。

雨聲漸息。

少年揉了揉酸痛的手臂,站在畫好的圖案之前。

在書上占了一整面篇幅才能清晰表示出的圖案,放大之後出現在地上,如同精密機械部件的藍圖,嚴密有序的線條排布在視覺上產生特別的舒適感。

那種舒適感令少年入神,許久沒能把視線移開。

此時,門框哐當哐當發出聲響,不知何時颳起的大風從門縫鑽入,吹倒了裝着白色細砂的罐子。少年清醒過來,急忙伸手去扶,所幸細砂並沒有灑出太多。

入侵的氣流闖入油燈的開口,擾亂着火焰,隨時都有可能奪去倉庫中僅有的光芒。少年用後背緊壓門縫,想要擋風,卻並不起作用。不過就在少年努力踮腳遮擋門縫時,風卻如同惡作劇般地停了,油燈裡的火焰重新挺立起來,發出微弱但穩定的光芒。

少年看着油燈鬆了口氣,從罐子裡抓出一些細砂撒在圖形中間。

「……?」

這次紅色的粉末並沒有像之前那樣發光,但圖案沒有畫錯,也並沒有被風吹壞。

少年剛蹲下身子準備檢查,又一陣風穿過門縫襲來,直接吹熄了油燈,隨後又立刻停息下來。

「……可惡。」

少年不滿地嘀咕着,從口袋裡摸出火柴,在發火紙上擦燃。

但幾乎在火苗生起的同時,紅色的粉末再次散發出柔和的熒光。

沒有了油燈的照耀,黑暗的空間中亮起的紅色微光充滿了神秘的氣息。

「這……怎麼會……」

少年呆立在原地,視線在發出熒光的線條之間來回掃動,最終停留在了那個畫着某種符號的圓圈上。他正準備向前邁步,想要湊近觀察,小腿卻在此時傳來麻痹感,無法抬起。

是因為保持趴在地上的姿勢繪圖太久了嗎。

少年回憶着小腿感到不適的原因,想要重新站穩,但身體前傾的重心沒能允許他這樣做。

少年的身體徹底失去平衡,倒向面前的圖形。慌亂之中,火柴不知何時已經脫手,向前飛去。

看着地面迅速逼近自己的面部,少年下意識地閉上雙眼——

本應如此,少年卻還是看得到眼前的景象。

地面在約半米前的地方,停止了逼近。

同時感受得到自己的身體正以一個尷尬的姿勢保持着傾斜。

想要把視線移向別處,但做不到。

少年一時沒能理解眼前發生的一切,直至注意到出現在餘光裡尚未落地的火柴。

本應隨着氣流而不斷展現出變幻莫測的舞姿的火焰,保持着誇張的姿態凍結在半空中。

是誰用魔法把火焰像化石一樣困住了嗎。

但少年立刻拋棄了這個想法。

是時間停止了流逝。

儘管不知為什麼,自己的思考仍在繼續。

儘管呼吸無法進行,也無法感受到心跳,卻沒有任何不適。

而且面對如此不合常理的現象,自己應該感到慌張才對。

是因為身體無法在靜止的時間裡做出反應,所以對此沒有感覺嗎。

……

種種疑問充斥了少年的思考空間。

但實際上時間並沒有完全靜止,只是流逝變得極其緩慢。

緩慢到少年並沒有察覺到,火焰只是放慢了舞動的節奏的事實。

以及火柴此刻剛好突破了紅色粉末繪出的圖案邊界的事實。

突然,少年雙眼緊閉,臉朝下重重摔在地上。無數的思考在意識中瞬間湧出,隨後被身體受到的衝擊紛紛打斷。

「……」

少年用雙手支撐起身體,緩緩睜開雙眼。

但視野當中看不到任何東西。

倉庫,油燈,火柴,罐子,書本,圖案,白砂。

本應近在眼前的一切,消失在了一片空白之中。

環視周圍,所見只有一片空白。

雙手支撐的地方,同樣是一片空白。

不對,就連雙手所在的地方也只剩一層淡淡的陰影,隨即被空白吞噬。

仿佛自己的存在也即將被這空白抹去。

此時能夠證明自己存在的,只剩下自己的思考,以及恢復了的呼吸與心跳所發出的聲音。

因無法理解現狀的焦慮而造成的,急促的呼吸聲與猛烈的心跳聲。

而透過這些僅存的聲音,少年又隱約察覺到另一種異常。

那種聲音造成的感覺只有在空無一物的空間當中才會出現。

是沒有被任何物體反彈、接收不到任何意見回饋的空寂感。

所以周圍的一切並不只是看不見了,而是並不存在於此處。

少年拖動着殘留着些許麻痹感的腿想要逃離,但雙腳完全沒有踏中地面的感覺,仿佛只是在半空中搖擺。

周圍的景色仍舊只有空白,沒有絲毫變化。

自己正在移動還是在原地踏步,無法分辨。

「我……被騙了嗎……」

少年察覺到臉部的濕熱感。

是眼淚。

視線本應因湧出的淚水變得模糊,但眼前的空白令清晰和模糊的區分失去了意義。

此時只有臉上的濕熱感,能夠成為失落的證明。

耳邊響起了斷斷續續的啜泣聲。

是與自己的心跳和呼吸聲同樣空寂的聲音。

不斷感受到這份空寂,少年失落的心也逐漸被空白侵蝕。

終於,少年陷入了沉睡。

~

「嘿。」

有什麼在呼喚。

但少年的意識被空白緊緊封鎖,無法作出回應。

「真是的,給我醒醒。」

話音剛落,少年心中的空白開始逐漸瓦解,意識逐漸恢復活動。

少年睜開雙眼,但所見依然只有一片空白。

那是什麼呢。

關於自己在倉庫裡所做的一切的記憶浮現着。

從按照書本記述的內容製造出各種晶體,到發現那個橫跨一整面的複雜圖案,再到周圍發生異常現象,之後又被困在這個空白的世界當中。

那是奪走自己身邊的一切、將自己困住、侵蝕自己內心的空白。

這些看似只有在噩夢中才會發生的事情,醒來之後也依然持續着。

自己也許會被永遠困在這裡。

想到這裡,少年再次感受到臉部的濕熱。

但同時,也察覺到眼前的景象竟然模糊了。

有什麼打破了這片空白。

少年擦去淚水,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黑點。

黑色的泡沫不斷從空白當中憑空出現,然後逐漸匯聚到黑點當中。

黑點以越來越快的速度成長着,不久後就覆蓋了整個空間,形成結界。

眼前的景象由空白變為了純粹的漆黑。

不過,少年的身體似乎並沒有被這黑色吞沒,他現在能夠清楚地看見自己的雙手和軀幹。

「哦,這不是醒過來了嗎。」

呼喚聲再次傳來。

聲音傳出的方向與黑點起初所在的位置大致相同。

少年朝着那個方向望去,發現黑色結界開了兩個孔,露出後面覆蓋的空白。

倒不如說,那是一雙注視着自己的鋒利而巨大的眼,儘管看不到眼瞳。

如果有誰的臉盤放得下這雙眼,那他的臉肯定都能把倉庫撐破。

少年如此想道,不過既然如此,也就更加確定周圍的原有的一切並沒有被帶到這個空間了。

而且能夠在這裡遇上能夠說話的對象,不如把關於這個空間的一切打聽清楚吧。

但還沒等少年開口,聲音再次從那雙眼所在的地方傳來。

「你的權限呢?」

未名殘章/phire~2未名殘章/phire~3 | 未名殘章/phire~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