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未名殘章/49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殘章/48未名殘章/49 | 未名殘章/50

與前文的聯繫

上一篇:未名殘章/48、下一篇:未名殘章/50

「……」

清晨的第一縷曙光並沒有出現。

估算來說,現在是凌晨 3 點左右。

遠星的睡眠一直很淺,不知道是不是初床效應還是怎麼。

總之,他小幅度動作,疊好被子去洗漱。全程靜音,沒有驚擾任何人。

不過,黑暗的迴廊盡頭,似乎有些許光亮。

唔,是那種不太明白,不太好說的微光。

他根據方位,推斷出,要嘛是誰的辦公室,要嘛就是圖書室。

走過去,他發現是圖書室的門半掩着。發出的微光似乎就是來源於此。

他小心翼翼地進入。

整個圖書室的燈都是關着的。但不知道為什麼,仍有粉紅色的暗光打底。

「呀,小傢伙?」

一聲問候驚到了遠星,但一聽是阿加莎的聲音,他便放心下來。

「怎麼?你也是長期不睡覺的那種類型嗎?」

「今天興致不錯,有幾個課題,想要推進一下。」阿加莎有些慵懶的回答道。

「圖書館會有目錄這種東西嗎?」

「有哦?」

「那我看看……嗯……歷史,嗯……人文,唔,元素論,分別是這個架子和……」

……

「話說回來,你是研究什麼課題?」

「唔,研究你也算其中一項呢。」

「這什麼表述……咳咳,我的意思是……」

「好啦,不要這麼害羞。之前你可是說過你是古代的賢者哦?得研究研究真相不是。」

「我不反對。唔,也許研究研究能量流動?」

「嗯~不是不可以呢。」

「那作為交換,我也要感受一下你的元素流動。」

「欸呀……算了,也可以哦?」

……

有些複雜呢。

阿加莎這麼說,說明事情有些嚴重。她觀測到了一條不尋常的通路,一種不熟悉但是又很熟悉的能量種類,情況綜合起來,寫成兩篇論文也許都不為過了。

「那麼?」

「好好好……真拿你沒辦法。」

……

「元素之間可以反應。」

「嗯哼。」

「是常識級別的對吧?唔,那比如說,」遠星在空中生成一個火球,「然後布置一下音障……然後

遠星的身體猛烈震顫了一下。還好沒倒下去。

「超載啊……這樣可是很疼的。換句話說,對付敵人會很有用呢。」

「剛剛看過的那本簡明元素論裡面還提到……唔,風可以『擴散』水火冰雷,水火冰雷之間還會『蒸發』『融化』『超導』『感電』,還有『凍結』……」

「基礎的元素論,這不是已經掌握了嗎?」

「還差得遠吧?」

「呵呵……說不定呢?上一個世界的賢者能夠迅速的掌握新世界的東西,不如說才比較正常吧?」

「是這樣嗎。那,借你吉言咯。」

「不過嘛,」阿加莎搖搖頭,「掌握很多種元素力,還是不太現實。」

「此話怎講?」

「你剛才也讀到了吧?那些掌握了很多元素力的傢伙,雖然一個個都是家境顯赫,或者遇到了什麼很幸運的現象,但這其中,有一些表現出早衰,很多人表現為元素循環不暢,還有那麼幾個事例,忽然長出來三個頭六個胳膊的,奇人伴隨異事,不要太多太多。幸好,你的身體也算是不同尋常,不過雖然能夠承受高強度的能量流動,也不能勉強哦?」

「嗯。我會注意的。」

「好啦,差不多了,」阿加莎看了一眼鍾,「快到起床時間了哦?趁隊長還沒來查寢之前……」

……

「唔……」布萊特稍顯慵懶地起了床。

威廉和羅納德早早就起了床,兩個人很精神。

威廉準備洗漱,發現遠星的杯子似乎變了位置。不過他沒有在意。

四個人的床鋪十分整齊。

按昨晚的指示,遠星來到了騎士團本部旁的一塊訓練場地。

「遠星。」

「簡隊長好。」

「今天是劍道課。大體安排的話,前幾節課主要還是用來試一試感覺,如果實在不行的話只能調到槍兵那邊去。唔,在你至少掌握一種兵器,至少不至於被史萊姆搞得傷筋動骨的程度,我們會正式安排巡邏任務。」

「明白。」

「那麼我們開始。首先……」

……

漫長的體能訓練。遠星的身體條件並不算好,但是依然堅持了一下。

哦,劍道教學才正式開始呢。

……

「今天就到這邊吧,還算有些長進,比之前要好多了。但是還遠遠不夠……正好,下午我安排一下,讓你和一組前輩出去巡邏,中午你去協會那邊看看有什麼委託可以拿。嗯,就到這裡吧,解散。」

「明白。」

緊張而疲憊的課程結束之後,遠星又回到了冒險家協會。

伊萬傑琳還是老樣子,對大家無視她的「必要話語」很是不滿。

就委託內容來說,她倒是介紹的很詳細。今天主要是一些找東西的委託,找貓找狗什麼的。正好似乎有幾隻懷疑跑到了巡邏經過的地方,遠星就接了下來。

時間空檔不多,他趕回騎士團的食堂。

……

午飯後,遠星到達城門前。

兩位前輩分別是科特和先前的瑪莎。

「遠星?沒想到你也來了。」

「你是完全沒好好看排班表吧……」科特吐槽道。

「咦?難道上面寫了?咳咳……總之,這次我們巡邏的大致地點是城外的森林,據報告說,那邊淤積了大量的史萊姆,我們這次是去確認和解決的。」

「科特前輩使用的是……大劍嗎,瑪莎是弓,我……」

「實戰也很重要哦!聽簡隊長說你是從單手劍開始練的,這次就好好試試看吧。」

……

森林內樹木繁茂,遮擋住許多陽光,整個環境有些濕漉漉的。

蘑菇,松茸,大量的雜草,森林內似乎只有一條走出來的路。

嗡嗡嗡……

突然有一團什麼東西噴射在遠星腳邊,整個濕漉漉的地面瞬間感電起來。

「啊,是那些蟲子!」

瑪莎的手有些緊張,至於科特的大劍……揮到算是運氣爆棚吧。

「是雷蠅!」

哦,雷蠅?

遠星用力凝聚出一團火球,向那些蟲子撲去。

伴隨着它們分泌的雷元素一起,整團雷蠅瞬間化為焦炭。一通小爆炸之後,很快一切又恢復了正常。

瑪莎看起來有些激動,說了一大堆誇讚的話。遠星有些不好意思,只好連說「我們走吧」。

越往深處,整個森林的燈光也就越有些迷離。

「汪!」

嗯?

遠星循着聲音的來源看過去。

「噓……你們看。」

果然有一大團史萊姆。從形態上來說,大多數是水史萊姆。

「是史萊姆。唔,會汪汪叫的史萊姆……?」

「看樹上。喏,看來這次委託的搜尋對象就是這傢伙了。」

瑪莎往上瞧,發現確實有一隻黑白相間的狗。

「話說回來,什麼委託……」

科特突然拉住兩個人,低聲但有力的說到:

「閒聊到此為止,警戒!」

只見外側也來了大量的史萊姆。好在距離還有些遠,機動時間不算太短。

「先解決內圈。」遠星的提議被大家接受。

三個人往內圈退去。這些水史萊姆一直在朝着樹行進着,沒有跳,或者附着到樹上的意思。也許這就是最基礎的智慧吧,不過這也說明,樹上的那隻狗恐怕就是此次事件的主因。雖然遠星並不知道狗為什麼這麼吸引史萊姆。

「……接招!」

到了一個比較近的距離之後,遠星將雷元素力順着騎士團的制式單手劍擊打到這些水史萊姆上。很快,麻痹的史萊姆失去自己的形態,變成了一些黏液和原漿。瑪莎拿出特製的容器開始回收工作。

「毛毛~來~」

科特和瑪莎一開始以為自己幻聽了,怎麼還有個女生的聲音。不過看到是遠星的嘴動,他們也不好再追問什麼。

不肯下來啊……會是怎麼回事呢。唔,也沒有時間猜測了,只能……

心靈感應一下,可以得知這隻小狗似乎……嗯,很緊張,然後……骨頭?

看起來森林的更深處某個地方埋着骨頭。但是就在路途中,這隻狗就被史萊姆包圍,只得跑到樹上。

這個地方的位置小狗記得很清楚,倒是不用擔心找不到就是。

「骨頭……兩位,看來我們得去找找骨頭了,跟我……」

「什麼?什麼骨頭……」

啪嗒,啪嗒,啪嘰,噗嘰。

來者不是一隻小小的史萊姆。應該這麼說,是由無數隻史萊姆積聚而成的,不知為何體積有些恐怖的,外表形態上相比於史萊姆那半透明而緊緻有彈性的,是不太穩定,十分通透,有些流動的,黏液巨怪

就在遠星說完話準備出發的時候,它剛好躍起,撲了過來。

「唔!唔唔

這巨怪十分通透,將遠星整個包裹起來。由於不太穩定的形態吧,這隻巨怪比一般的史萊姆看起來要稀很多。

科特和瑪莎沒來得及拉住遠星。

瑪莎立刻射出一隻火矢。這對巨怪而言十分不好受,但遠星依然在裡面,沒有看到這隻怪物有鬆口的跡象。

呼吸……呼吸要……

遠星沒來得及啟動應激護盾,呼吸維持沒有生效。在這坨東西裡面想要攫取一些空氣似乎也不大現實。

但意外的來說,嗆了一口黏液之後,身體似乎沒那麼難受了。不如說,身體輕盈了很多,感覺有些自由……

嗯?

遠星早上起來特地把自己原先的衣服換掉,換成了騎士團發的衣服。在略微模糊的視野中,自己的衣服似乎已經不見了,只剩下光溜溜的身子……

和內褲。哦對,內褲畢竟是自己的。等等???

看來這些黏液有腐蝕作用,衣服被瓦解了。內褲和原先的衣服都是特殊製作的,並不會出現輕易這樣的狀況。但是既然吞下去了一點黏液,那事情似乎有些不妙……

眼見着同伴被困在其中,科特只好把心一橫,將充滿冰元素力的大劍揮向這隻怪物

斷面處迅速凝結。由於這怪物柔軟的身體,遠星並沒有受傷。不過這不穩定的怪物有些慌張起來,因為自身的液體開始往外泄漏……

很快,這隻巨怪化成一灘很稀的液體,甚至沒來得及回收就蒸發掉了。

「遠星,遠星!」

瑪莎上前確認狀況。

「唔……唔嘔……」

遠星吐出一口液體。瑪莎剛好拿了另一個瓶子接住。

「這團液體有腐蝕性,情況比我預想的要糟糕一些。事不宜遲,我們得出發去找小狗的骨頭了,不然它不會下來的。」

科特將身上的外套披在遠星身上。

不算遠的距離,地上有一個小土丘。挖開來一看,果然是一些骨頭。

「毛毛~這裡有骨頭哦~」

很快,這隻小狗聞到氣味,下來了。遠星將它抱在懷裡,它並沒有反抗。

「快點走吧,情況不太妙。」

……

「科特和瑪莎,你們回來了!這位是……」

「遠星。好了,小狗我得送到協會那邊去,你們……」

「不能不穿衣服啊。」

「唔……也對。」

……

「遠星,沒事吧?沒發生什麼吧?」

「沒有大礙……」遠星穿回自己原來的衣服。

「一上來就是一次中難度事件,我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總之新情報瑪莎和科特已經提供過了,後面阿加莎會再來問你一些問題。你先去協會吧。」簡隊長簡單安排了一下。

來到城內大廣場邊。

上一次來這裡的時候,注意力被分散掉了,還沒好好看看大雕像呢。

遠星牽着小狗,走近雕像。還剩幾步的時候,元素能的濃度驟然上升,這對賢者來說倒是一件樂事,身心會變得十分愉悅。

很快,他走到雕像的底座處。

他伸手觸碰了雕像。

只聽耳邊輕風徐來。慢慢的,風越來越大,雕像的底座上原本一些隱秘的字跡此刻也開始發出微光,大雕像的月亮也逐漸發出一股淡淡的微光。

周圍巡邏的騎士們看到這個陣仗,有的嚇得跑了(很快他們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將方向及時調整到騎士團總部),有的奔向遠星,將遠星和小狗拉下來。

「停!什麼人!」

「額……」

「嗯?」定睛一看,帶頭的那位騎士便讓其餘人退下,說明了遠星是騎士團新人的情況。

「真是抱歉,我也不知道會這樣……」

「唔?不是你刻意做的?那這種情況得上報,然後……」

「阿加莎又有無數多的問題要問我了。」

「啊……嗯,可以這麼說吧。總之,快去協會吧,然後儘快回騎士團。」

「嗯。」

協會裡廣場不遠。很快就趕到了。

「哎呀,毛毛~」

寵物的主人看到心疼的毛毛出現在門口,立刻撲了過來。

「這位夫人……嗯,您最近有給這隻小狗佩戴過,嗯,或者說使用,食用過什麼特殊的東西嗎?」

……

「原來是這樣……真是抱歉,給騎士團也造成了麻煩……」

「不過你說這個,甘露酒莊最近出的……」

「夏日限定清涼提味果爽粉。」

「額……嗯,看來有必要調查調查。」

小伊在一旁做完記錄後,見證了委託主給遠星報酬的部分。

「唔……就這麼點嗎。算了,趕快回騎士團了。」

……

「簡隊長……」

辦公室。

「遠星,這次的事件似乎來的有些多,我也沒辦法一下子說完……總之,我們交換一下情報,就從下午的巡邏說起吧。

「我們從冒險家協會的委託記錄中查閱到了那隻小狗的委託起始時間,發現正好與接收到森林內出現大量史萊姆的時間點吻合。據瑪隆夫人的描述,這隻小狗無故消失時總是能在城外森林中找到,因此她將委託地點直接寫成了森林內。」

「說到……這位,瑪隆夫人?說,她最近給寵物嘗試了一款由甘露酒莊推出的,叫,夏日限定清涼提味果爽粉。除此以外的詢問似乎沒有更多特殊的東西。就我的觀察來說,似乎這裡的居民,生活中並沒有收集能夠讓史萊姆產生趨向性的物品。不如說,正是因為我感知到那隻小狗身上有一些長時間不會消散的元素痕跡,我才會想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東西在它身上,或身體內,進而詢問到這個結果。」

「那個粉啊……我倒是知道,也是夏日節每次甘露酒莊的限定商品。據說每次的配方都不一樣,以往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因此,有必要查清他們這次使用的材料是否自帶,或者因不可抗力因素附着了大量的元素力。」

「接下來就是,關於這些史萊姆的。嗯,據瑪莎和科特說,他們觀察到了一種新的史萊姆類型魔物,是這樣嗎?」

「沒錯,把我吞下去的那個。」

「吞?唔……」

「這隻……黏液巨怪,相比於史萊姆,形態上,體積更大,但更不穩定,沒有具體的可描述形狀。它比史萊姆要通透,具體來說就是視覺上透明度更高,觸感也更類似於一團液體,而不是史萊姆富有彈性的感覺。最重要的是,這些液體似乎具有腐蝕性,雖然到目前為止我的身體沒有出現很糟糕的狀況,但是如你所見,我早上剛換的衣物已經消失不見了。」

「嗯,和瑪莎、科特的描述吻合。那麼,證據鏈差不多就這樣,接着是……」

咔嚓。

「啊,阿加莎?」

阿加莎走進簡隊長的辦公室。簡隊長打了個招呼。

「小傢伙狀況如何?」

「沒有大礙。吞了一口黏液。」

「得好好說道說道雕像的事情,這應該算是千年不遇的……」

「……我們剛要談到這個。」簡隊長示意打斷,「雕像的異變有大量的騎士目擊報告,具體情況是怎麼樣的?」

「你還記得我們一起去雕像的原因嗎?」遠星問道。

「唔……哦,說是元素力濃度高?」簡回憶了一下。

「一忙起來我就把這事給忘了,當時沒來得及走近雕像,這不我就補上了。一開始我還覺得感覺挺好的,隨着前進,元素力濃度升高,我的身體很是愜意,可是後來我碰了碰雕像,本來只是一陣微風,可是風越來越大,周圍也閃了些東西?搞不好是雕像上隱藏的文字,我的手也拿不下來,還是被騎士團的人拉下來的。」

「是這樣……嗎。」

「阿加莎有什麼想法嗎?」遠星又把問題拋了出去。

「這個嗎……」阿加莎思考了一會兒,「如果你體內的能量真的有那麼多……遠星,你是吞下了那口黏液,之後把還殘留在嘴裡的黏液吐了出來,對吧?」

「嗯。」

「……你身體適應性還蠻不錯的。看來那些黏液對你沒有起到腐蝕的作用,反而是提供了大量的元素力。」

「因禍得福?」

「也不是不能這麼說呢,小傢伙,呵呵……」

「嗯?」

「冰和水的元素力……你應該也能操控了吧?」

冰和水……

……

科特的冰劍……

水?那隻巨獸?

遠星的身前慢慢出現一小塊冰凌,晶體越來越大,呈現出巨大的雪花圖案。

當他睜眼的時候,發現自己身前的那塊冰造物已經不自覺成為了一種人形。

唔……一位小男孩坐在地上,捂着胸口,身後是一雙冰的翅膀……

不對。

一位小男孩坐在地上,捂着胸口,一把冰刃貫穿胸膛,衝擊波和整個冰刃在他身後組成巨大的雪花狀翅膀。

「這、這是……」

遠星有些頭暈。他不知道自己怎麼造出來了這個東西。

「唔?小傢伙,這原來是你的無意識造物嗎?」

「無意識……我順其自然地釋放了一些能量,這算無意識嗎。」

「……這種本能的恐懼,是來源何處呢。」

「恐懼……?」

「無意識做的事情最能體現一個人內心深處的真實想法。」

「內心」的真實想法……

遠星的手不由自主的往胸腔上放。

嗯?

感覺這裡空落落的。

奇怪,這裡應該有什麼嗎?

啊。

遠星的身體一下子重心不穩,阿加莎快步上前扶住了他。

他開始顫抖。阿加莎嘗試心靈感應,但是感受到的只有無邊的虛空。或者說……他畏懼這種虛空。阿加莎並不能理解這會是一種什麼力量,或者說,其實遠星的意識已經混亂到無法描述這種恐懼的來源了。

地上的冰雕慢慢融化,雪水不斷流回遠星身體裡。

「不能……」

大家看着遠星。

「不能……忘記自己醒來的理由……」

他推開阿加莎,走了幾步。

「和簡隊長說過的一致……」

「我說過的?」

「我的甦醒,就是為了喚醒那些人……那些因為災變和我一起休眠的,在最後時刻救了我一命的那些人……」

阿加莎、簡、瑪莎,三個人看着遠星顫抖的樣子,聽着他飽含歉意,又飽含一種深情的話語。

「其實今天早晨,我已經派了一些人手過去遺蹟那邊……」簡隊長說。

「不行……我現在得去那邊

遠星衝出門外,地上出現了一圈神秘的法陣,隨後他消失得無影無蹤。

「壞了,時間已經不早了,現在趕過去……」

「別擔心。」阿加莎握住簡和瑪莎的手,隨後也展開了一個魔法,離開了辦公室。

……

「哇

瑪莎的尖叫很快被制止,三人展開了滑翔翼。她們正在高空中。

「我不清楚確切的位置,得你們帶路了。」

瑪莎抓住阿加莎的捕風瓶,沖在第一位。

「就是那裡,我們飛過去。」

瑪莎找到了入口,三個人很快降落,跑了進去。

只見遠星站在入口的大廳處。

「遠星!」瑪莎喊了一聲。

「別過來!」遠星痛苦地向她們說道。

「不要自己硬撐着……我可不想說第三遍哦?」

「我……沒能……保護好所有人……」

「那些還活着的古人……」

「我警告你們,不要過來!」遠星看着向前走了一步的阿加莎說。

「好好好,我不過來……可是現在就被當時的混亂所打倒,可就再也沒有機會挽回一切了。」

「但是!我……」遠星的憤怒被澆了一盆冷水,這也使得他得以慢慢冷靜下來,「我……不是不懂這些道理……」

「可是一上頭就沒忍住……哎呀,該說你年輕好呢,還是說你老頑童好呢。」

「你能做到在全世界範圍的能量紊流中保持絕對冷靜?」

「嗯?」阿加莎忽然又回想起來那些隻言片語的報告,「這樣說來……這種災難不是法師專殺嗎。哦,黑質……原來如此。好吧,值得恐懼,但不值得你現在沉淪於此。」

「跟我來吧。」

「第7號房間?」

……

「又是些沒見過的東西。唔?好像見過……好像沒見過的文字。」阿加莎對着畫面上的文字說到。

「你知道原來的文字?」

「我試着讀一下……」

能量儲備:漸缺。魔能儲備:不足。

最大維持人數:14。最大活躍人數:0。

艙體內人數:13。0號位:已彈出。

「是對的……唔……」

遠星把接收器拉出來,但緊接着又放了回去,拿起手冊翻了翻。

「……」

遠星沉默不語。

他按說明撥動了幾個旋鈕,再拉出接收器。

火焰的熾熱,水流的靈動,寒冰的刺骨,雷霆的乍驚,微風的吹拂。

各種分開來看很好理解的感覺被混合在一起,以一種奇妙的形態注入了接收器。

遠星的呼吸有些急促。他盯着另一塊畫面看。

檢測到能量輸入。

遠星看到了這行字,呼吸稍微緩和了一些。

但過了很久,並沒有進一步的提示。機器是在某個地方停住了?

推測形式:?

問號。

轉化完畢。注意:過程中有異常拋出,過程記錄已轉儲。

日誌裡面會有什麼呢?

遠星又開始了只有他明白意義的操作。三個人站在那裡,什麼也做不了。

「這是……」

簡單來說,雖然能量和預期的形式類似,但缺少了一些部分。

「真是奇怪。不,不奇怪。」

大家被這番話搞糊塗了。

「阿加莎,世界上到底有多少種元素?」遠星突然發問。

「……不好說。」

「不好說?」

「大體上分為9種,一般來說劃分其中7種,另外的光和影不計入。即使這樣,其實內部也有區別,又或者還有一些極其罕見的不能算在通常分類裡的。」

「唔?」

「比如,岩系也可以分為岩石、鋼鐵、地表三種不太一樣的。雖然都掌握岩元素力,但一些人更擅長其中一種。再比如,草元素不一定伴隨中毒。再比如,一些聲稱只使用風元素力飛行的人,經過一些魔法師的分析,認定為不是風元素力,而是另一種未被分類的元素力。再就是,那些鬼魂、龍、精靈,或者說妖精吧,也有一些一般認為是固有能力的,一些魔法師也認定為未被分類的元素力。」

「唔……果然還是不夠嗎。只掌握5種果然還是不太夠。」

「要復活這些古人……好吧,我暫且不問其他的,就復活本身需要什麼條件?」

「能量供應和消耗平衡的基礎上,供應累積到一定程度。一定程度的量很大,就我先前的預期來說,光是機器把我一個人喚醒就已經說明喚醒後只會剩下大約60%的能量。」

「……感覺還剩挺多的啊。」

「這個叫機動空間……至少有什麼小意外的話不會導致大問題。換句話說,雖然我平常不會再使用這裡儲存的能量,但是關鍵時刻保命可以用。」

阿加莎笑了一笑。

「看來,工作狀態會使你放鬆很多呢。」

「是嗎,從來沒有人這麼評價過。」

因為身邊也沒有「人」啊。

「不過,總算冷靜下來了,不是嗎?今後要做的事情,已經再次展現在你面前了。」

遠星沒有說話。

「簡隊長。」

「怎麼了?」

「……時候不早了,得回騎士團了吧。」

看他那強行換話題的樣子,瑪莎她們不好意思指出,但心裡還是笑了一下。

「哦,對了……」

遠星對着畫面下的一堆按鈕戳戳搗搗,然後對接收器又做了點動作。

「嗯,我們回去吧。」

待其他人走出房間後,他才走出房間,很快又對門施了法,似乎是將這個房間封了起來。

……

「你情緒有些陰晴不定啊。」

阿加莎和遠星現在在圖書室。當然,又是凌晨時分。

「只是談起那場災變倒是沒什麼感覺……可是一旦談到自己,似乎就不再能控制情緒了。」

「人禍本來可以避免……你這麼想,但是這樣的結果,也是一種必然啊。」

「……但是我沒能做到自己的最好。」

「說什麼呢,現在這樣就是最好。不要太在意以前的可能性,你又改變不了。」

「……嗯。」

「你醒來的時候是什麼感覺?沉睡的時候呢?」

「就……感覺上一幕還在和混亂抗爭,下一秒就從艙體裡出來了。沉睡……不知道。」

「說不好,」阿加莎轉了轉筆,「其實正是在虛幻、混亂的夢境中,你重複了數百萬次的決戰,才產生了這麼嚴重的恐懼呢。不過至少沒有因為這種恐懼而自我毀滅,該說你意志頑強呢,還是說什麼呢。」

「嗯……」

遠星沉思。

「算了,」遠星放棄了這次的思考,「你提到了那個……草元素?」

「嗯?嗯。是這樣沒錯呢。」

「有人會草元素嗎?」

「這不好說。」

「又怎麼了?」

「就和那些未分類一樣,草元素其實分類更繁雜……既有速生速死的,也有自帶毒性的,要是想要找一個全都會的……」

阿加莎一副「完全不可能的」臉色,但是卻又穩穩的說出了一個名字:「『使自然倒轉的魔女』,布萊徹斯特夫人(Mrs. Britechester),算是一位。」

「那麼……」

「在哪裡能找到這位呢?呵呵,這就得從魔女會的歷史說起了。你要是想聽,我也不介意說一說。

「在不算太遠的年代,幾位法師合辦了一所大學。唔,這所學校第一屆天才完美畢業生,『使自然倒轉的魔女』,布萊徹斯特夫人,在校期間創辦了社團『魔女會』。這是從創立之初就是只有邀請制的社團,只有內部成員邀請才能加入。而這社團的社長,一直以來都是這位夫人,和她的後代。到了今天……我想想,應該是那位『四葉草魔女』,漢娜·克洛弗·布萊徹斯特女士(Hannah Clover Britechester)。

「但在魔女們,尤其是布萊徹斯特們的眼裡,一位氣息很重,模仿能力很強,已經感知到了多種元素力,自稱古人的學徒級人物,只是再稀鬆平常不過的情況。本來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是呢,真正接觸後,還是能知道實際的分量的。不說這個,單是遺蹟的突然出現這一點,大概魔女會的人已經都知道了是你做的,算是略有耳聞了吧。」

「嗯。」

「哦對了,說到古人……其實不止你一位說是古人呢。唔,大部分是噱頭,不過還是有那麼一兩位吧,是有確切來源的,可信的。」

「哦?」

「正好是另一個你想尋找的元素岩元素的掌握者,叫……叫什麼來着,好像姓拉撒路(Lazarus)……」

拉撒路。

遠星想起來他有一次回燈籠鎮,好像看到了有一家是姓拉撒路。

「……是不是那個拉撒路呢。」

「哪個呢?」

「哦不,沒什麼……」

阿加莎開始翻她的魔導書。

「這位!嗯,阿拉納·希瑟·克洛伊·拉撒路(Alaina Heather Chloe Lazarus)。」

「有什麼可以查證的資訊嗎?」

「這個嘛……唔……據說是石化解凍復活,然後祖上是沒落的魔法師家族的後代,有幸和利文斯通……」

嗯?

「利文斯通?」

「對?」

「這位利文斯通,有沒有關於他……真名,什麼的描述?」

「真名倒沒有……不過和探險啊,石頭啊什麼的,挺有淵源的樣子。」

「那恐怕就是那位了。」

「哪位?」

「這我不能說。」

「好吧……看來所謂的大魔法師們還真的有些秘密呢。」

「但是應該還不夠。」

「哦呀,原來這麼貪心嗎,七種元素力還嫌不夠。」

「飛人、鬼魂、龍、精靈,或者說妖精……唔,得見個遍才行。」

阿加莎笑而不語。

「還有那個,『光明』和『深淵』……」

「小傢伙,」阿加莎打斷了他的話,「這些東西啊,對你感興趣的時候,自然就會出現了。明白嗎?」

「唔……」遠星不能反駁。

「不過,看到來自『深淵』的人,你最好小心一些。他們行蹤神秘,非常低調,最近更換了領導人開始大肆投放魔物,這些,我倒覺得……」阿加莎停頓了一下,喝了一口紅茶,「可能是在以某種方式表明他們對這個世界上剛剛出現的東西感興趣。」

談到『深淵』,阿加莎的語氣似乎有些奇怪……冷酷?還是別的什麼詞。

「很想知道,『深淵』的新領導人的資訊。」

「我說了,所以沒有。唔,要不我先說說『光明』組織吧。

「『光明』組織現任的領導人,扎卡利亞·亞倫·拉米雷斯(Zakariya Aaron Ramirez),一般光明信徒們稱為亞倫大主教。而『光明』組織呢,將光元素作為一種狂熱的崇拜,每一屆的主教更換也都會舉行非常大的儀式。『光明』組織的最大特點,應該說就是有些神秘又有些顯眼的傳教士了。哎呀,這些傳教士逮住一個『奇人』就開始宣傳所謂光元素的純潔,聽都聽膩了。要不是礙於魔女會這層身份,我做點不太光彩的事情大概也不是什麼難事吧……呵呵……」

事後回憶起來,當時周圍的雷元素濃度幾乎是瞬時提高的,物理意義上的毛都會豎起來。

「咳咳……總之,好像成了一種慣例,這些組織也都是純邀請制。哦,順帶一提,我和另一位叫特萊莎的魔女去過向光山,總之亮的不能直視。真是搞不懂,這種級別的東西簡直就是光污染……」

「唔……什麼樣子?」

「整個街道都是光元素大燈,建築也大體上是透光的,我自己是受不了這種光照的,全程心不在焉,等散會立馬離開了。」

「反而是這樣呢。」

「你應該已經知道了,自詡最純淨……」

「其實我……嗯,不能完全反對他們的觀點,但是這個詞不對。」

「意思是?」

「換句話說,光和影是強力的,是原本的魔能中最極端的部分。而我和簡隊長說過,大肆的使用高能魔法導致了第一次災變……」

阿加莎的臉色有些改變。

「換句話說,最極端的部分都稀釋成這個樣子了還不自知……可悲,可嘆,可笑。」

「……」

「他們要是吹噓自己是最高能的元素,就讓他們吹噓吧因為元素是平等的,都只是這個世界的某一部分罷了。」

「……」

「扯遠了……『深淵』組織真的沒有更多資訊了嗎?」

「與『光明』組織不同,他們並不宣揚影元素,日常依然使用七種元素力,似乎反而是將這種元素徹徹底底的隱藏起來。不知為何,這些人不以真面目示人,通常戴有奇怪的帽子或頭盔,身上的衣服也是緊緊裹住身體。他們的邀請制更為複雜,通常是無言的引導,而被邀請的人,有那麼一部分就是不知為何被輕易引誘去的。當然,更多的人能夠保持理智,擁有自己的選擇。不過拒絕嗎……得付出些代價的樣子。」

「很多啊這不是。」

「全部都是些其他人的描述,沒有什麼可信度。」

「這樣。」

「好了小傢伙,」阿加莎關上書,「講故事時間結束了哦。趁……」

「好好……」

……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一段時間。

又是一個這樣的夜晚。

遠星準備睡覺。

…………

未名殘章/49 - continues  騎士團的第一日……

未名殘章/48未名殘章/49 | 未名殘章/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