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殘章/46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殘章/45未名殘章/46 | 未名殘章/47

環境已啟用

你站在一條南北走向的無人的大街上。

你覺得有一點慌,因為天色已晚,而周圍沒有什麼人家,你的手機電量也很低。

你選擇:

你選擇往北邊走。

路的北邊,盡頭處似乎有些燈光。

你想,那邊可能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但是在路的盡頭,卻是另一條不怎麼認識的道路。

你有點焦慮。你決定:

你打開手機的地圖。

手機還有4%的電量。

地圖上顯示,你位於未名市殘章區幻想路與異界路的交口。

……

未名市?

殘章區?

幻想路?

等一下,這些是存在的地點嗎?

普羅亞科地區未名市殘章區幻想路與異界路的交口。

湖遠星普羅亞科地區未名市殘章區幻想路與異界路的交口。

這不是真實存在的地點。

環境已停用

「……?」

「怎麼了?」

「這個輸出……好奇怪啊。」

「……致命異常。」

「什麼意思?」

「就類似於,世界觀崩塌了。這種感覺。」

「能繼續嗎?」

「能……但是很快就會再次遇到異常。換句話說,主元的思維得知這些資訊後。已經趨於異常了。」

「……」

「行吧,今天就到這裡。」

未名殘章/46 - end —— 非真實地點……

你決定四處走走。

至少這附近有燈光,你想,總是能遇到人的——

但是沒有。

沒有。

「嘿。」

你嚇得一激靈,扭頭就——

「嘿。」

操。

「這麼晚了,在大街上晃悠?是迷路了?」

你不想答覆,但是也無可奈何。身前身後兩個漢子,也走不了。

「……嗯。迷路了。」

初步詢問過後,你得知兩位叫陳展鵬和丁一。

「最近好像有挺多人到這邊迷路的……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嗯……你要到哪裡去?一個人走有點害怕吧?」

你只好說出自己家所在的那條路。

「……筆架路?」

「不是這個區的路吧……好像是……」

展鵬暗示丁一不要接着往下說。但你沒有注意到。

「咳咳。通常那些人都是從幻想路過來的,按照先前的情況,我們只要把你送回去就好了。」

「回去?」

你想到那條路。你向着光明走去,但另一邊是無盡的黑暗。

「我不回去……我不回去。我不會回去。」

展鵬和丁一有些疑惑。

「怎麼了?」

「……」

「你看到幻想路的另一邊,有什麼?」丁一問。

「……什麼都沒有。」

「什麼都沒有。嗯……?」

「什麼都沒有,」展鵬重複道,「但是上一次我們去那邊,那邊過去還是一條商業街來着?」

「是啊。這些人到了商業街之後,覺得很熟悉,就和我們道別了。」

「應該沒問題的。放心。」

你依然不太敢相信他們。

但是也無可奈何。

「那……走吧。」你說。

你們走回原來的路。

路的盡頭,卻不再是當時的黑暗,而是一片燈火通明。

奇怪,剛才還沒有任何東西的。

「那,我們就送到這裡了?」

「嗯……

「也行啊。」

兩人有些無可奈何地笑了笑,還是決定陪你走。

你們慢慢地走向光明。

慢慢地。

直到,你滑了一下。

「小心!」丁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你拉了起來。

而你看到的,是世界底部注視着你的深淵。

你一時沒回過神來,便已經被拉回地面。

你定睛一看。

原來,光亮是虛假的,只是造景,地平線掩蓋着下方的空虛。

「什麼……情況……」

兩人聳了聳肩。

「你……你們……從一開始就……」

「不好意思,」展鵬搶過話頭,「我們真的不知道是這樣的。」

「那你怎麼解釋他預判到——」

丁一不說話,只是把胳膊取了下來。

……

……嗯?

只是把胳膊取了下來?

???

你意識到不太對勁,但是你並沒有感受到丁一身上有什麼違和感。

「我本來就不是人,」丁一緩緩開口道,「我是機器人,當然能做到這種事情,這也是我的職責。」

他的肩膀處裸露着接口。很快,他又把胳膊裝了回去。

「我們從幾年前……好像最近快十年了就是,一直被困在這裡。」

「困在?」

「準確的來說,不是困在這個地方——是困在了某個星期四裡面。」

「……?」

展鵬接過:「某一天週四下班之後我挺累的,回到家就睡着了,結果第二天手機上還是寫着星期四。本來以為是自己糊塗了,但是第三天了還是這樣。

「這幾年間,我得以從工作中抽出身來——反正請一天假又沒什麼——做了一點自己的事情。除了嘗試把自己從週四中解救出來,我也做好了一直這樣過下去的準備——」

「而我,」丁一面無表情地說,「算其中一項。」

「這幾天來,」展鵬繼續說,「世界又出了點意外狀況——從我的視角來看,多了很多透明的人。除了我和丁一,沒有人能夠注意到他們。他們大多在晚上出現,都很像是迷路的人。他們看起來看不到周圍的人,包括我們在內,除非——」

「除非,出現在我的身前身後,把我堵住。」你意識到他們那麼做的目的。

「沒錯。」兩人同意道。

「……」

「就是這樣。我們很久沒有再見到過新的人了,直到最近,就和我說的一樣。而你是第一位,讓我們陪你走的。」

「所以……」

「所以?」

「我……我,我明明是從自己的家裡出來,我……我怎麼會到這裡來呢?」

「冷靜。和我說的一樣,你不是一個人這樣。這些人都來自各種各樣不同的地方——有的自稱來自另一個星球,有的自稱自己是魔法師,當然更多的是你這樣的普通人。你這樣的……嗯。」

「我這樣的。」

「你還記得你為什麼到了這裡嗎?」

「……對啊,為什麼呢……」

明明記得是……和哪一個人,出來……呃,喝酒?喝完酒之後……不對,為什麼我會出來喝酒呢?

「……好像,發生了什麼。」

丁一和展鵬臉上露出不解。

「我和一個人出來喝酒……我平時不喝酒的,就今天……」

「感情生活不順?」丁一推斷道。

展鵬一臉無奈:「能不能不要再戳我痛處了……」

「嗯?什麼痛處?」你問道。

「被一直困在星期四裡面,所以理所當然的,單了……」

你示意打住。

「……」

「……可能是感情方面啦,但是我明明記得不是這樣……事業不順?」

「的確是一個可能的原因。」丁一說。

「但是……嗯……我獨自生活了這麼多年,最近應該也沒什麼太大的……嗯?」

「想起來什麼了嗎?」展鵬問。

「想起來了……但是沒什麼。」

「沒什麼,是什麼。」丁一有些冷淡地說。

「生活中會有一些小摩擦,不斷地積累,」展鵬對丁一補充,「單看起來,每個事情都不足掛齒,但是堆在一起卻能引發……嗯,情緒的雪崩?」

「最後一句是比喻吧,我理解一下。」

「咳咳,」你清了清嗓子,「就和展鵬猜的差不多,嗯。」

「所以你和另一個人出去買醉,然後,稀裡糊塗地就到了這裡。」

「嗯……嗯。」

「是誰呢,那個人。」

「嗯?哦……唔……」

「你沒有伴侶,那就是你的閨蜜。」

「……好像對,但是好像又……」

「也就是說除了閨蜜以外還有別的關係……同班同學,室友,同事,還有……」

「同事!」你一驚。

「……是同事嗎。」

「說來挺巧的,好像今天週五。」

「週五。」

「你懂我的意思吧?也許對你來說已經不記得週五是什麼感覺了,但是那種生活的小段落的完結感——」

他想。

週五。

他當然很熟悉。因為一直在等週五。

雖然以前每天疲憊不堪,但是現在,即使生活再也沒有了短暫的小結,他也不會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沒有意義。

「當然懂了。一週的工作剛好結束,和同事一起去附近的餐館來幾杯,嗯。」

好吧,只有前半句懂。至於什麼時候會和同事在一起出去下的什麼館子,恐怕從最開始就是個null。

「對對,就是這種感覺,然後我就……和他說了些一直以來的小事情。」

「……嗯。」

「後來……後來我越聊越傷心,點了好幾杯灌在自己嘴裡,然後……」

「……意識模糊,匆匆道別之後就來到了這個地方。」

「……嗯。」

「可能都差不多吧……這些人。」

「這些人?也就是說,」丁一接過,「那些出現在這裡的透明人,都是因為生活的小事情積累爆發而來到這裡的?」

「……不太對。應該說,都是有些失意的人。」

「失意的人。這個範圍是不是有些大了。」

「之前的對話你也在,再仔細分析分析,我想你會修改自己的看法的。」

「但是怎麼回去呢,」你問,「雖然週五是週五,明天也沒有加班,還是得回去的。」

「……既然這條路不是真的,那麼還會有什麼可能性呢。」展鵬思忖道。

「來時是通的,走時卻是堵上的。如果是根據變數的話……單向門的話就無解了。」

「除此以外還有一個變數吧。」

「……時間。」

「沒錯。」

「時間,」你想到自己來的時候,「傍晚,太陽基本上已經落了山……」

「這是可能就是交匯點形成的條件。」

「交匯點……嗯。」

「那就……呃,等早上?」

你剛才欣喜於自己找到了回家的可能性,現在卻又有些疑惑。

「在這干坐嗎?唔……可是我又不敢到別的地方去,要是路上再來這種情況……」

「……丁一。」

「在。」

「去……家裡,把睡袋拿過來。有事情我手機會收到通知。」

「嗯。」丁一箭步走到另一頭,消失在黑暗中。

「……就在這裡睡覺嗎。」

「啊不然呢,有別的方案嗎?」展鵬稍微笑了一下,很快收斂住自己的表情。

「……好吧。」你有點擔心,雖然不知道自己在擔心什麼。

幾分鐘後。

展鵬看了看自己的手機。

「快到了。」

「丁一快到了?」

「沒錯。」

很快,只見一個壯碩的身影從黑暗中又再度出現,手裡拿着……兩個睡袋。

「家裡怎麼會有兩個睡袋……?」

「你忘了?大學的時候你外出野營過至少兩次吧。」

「……不至於吧。嗐,時間這樣輪迴下去確實對記憶會有損傷。那我們現在睡覺,等明天天亮了再說。」

「呃,等等,」你忽然有些抗拒,「我們……分開來睡。」

「太遠了也不好哦,太遠的話丁一不一定能同時顧及兩個人呢。」

「呃……好吧。」你不知道為什麼這麼不信任別人。

「那……晚安。」

「丁一呢?」

「我就站在這裡看風。沒事。機器人不會覺得冷。」

「……也是。晚安。」

…………

凌晨。

「噠……噠……」

丁一小心翼翼地監測着周圍的環境聲。

「噠……噠……噠……」

是腳步聲。

「噠……噠……咚……咚……咚……」

走近了。

「咚……咚……咚……」

他大概知道是哪個方向。似乎就是從家的方向來的。

「咚……咚……啪嗒,啪嗒,啪嗒……」

一個身影出現在黑暗的邊緣。

「是誰。」

那個身影不回答。

……啟用戰鬥模塊。

那個身影示意停下。

我不是什麼壞人。

丁一愣了一下。

很顯然,這個身影似乎把「話語」直接傳遞到了自己的運算模塊當中。

我知道這麼說沒什麼說服力……但是,接下來的話,不要和你的主人說。

我做不到。

嗯,沒錯,你做不到。但是……

丁一警惕地看着那個身影。

真正的人,他的記憶,是有限的。所以,你的主人設計你的記憶,不會不考慮遺忘。

所以呢?

接下來的內容,在我說完後,我會幫你丟進遺忘區。看他造化了。

丁一不明白這個身影是在幹什麼。他依然做好格鬥的準備。

「哎呀,還是這樣……」身影從黑暗中走出。

只見一位身着藍色運動服的青年,一步一步逼近丁一。

「你放心……我打不過你。不過,」他淡淡地說,「作為這場循環的締造者,我想我是時候現身了。來解釋一下,最近出的點差錯。」

「差錯。」

「當然不是你的錯……機器人不會『出錯』。」

「……什麼意思。」

「維持一個世界是需要能力的。」

「維持一個世界,也就是,這是虛假……」

「機器人思考會把自己的心聲說出來嗎?」他打斷道。

丁一愣了一下。

格鬥模塊占用了很多的運算時間。他不知道該停止這個模塊還是繼續執行。

「……所以啦,」他笑了一聲,「沒必要這麼心驚膽戰的。

「這個循環往復的世界由我維護。原本,只是想看看,人在這種情況下的精神狀況會怎麼樣……沒想到啊沒想到,世界總會給我驚喜。」

驚喜。

根據他從網上搜集的資訊來看,這似乎是一個早已在某個問答網站上討論過的話題。

「嗯嗯——就是這樣。人是會崩潰的,機器不會。但,展鵬沒有崩潰,反而開始了本不會屬於他的第二生。他精進技術,他開發出人工智慧,又想方設法準備回到現實。」

他頓了一下。

「最近,你們看到了——」

透明的人。

「嗯,對,就是你想的那樣。」

「這和你有什麼關係。」

「嗯——和我這個人當然沒關係了,但是……『維持一個世界是需要能力的』。」

「也就是說,這超出了你的能力。」

「我的維持已經在崩潰邊緣了,我無能為力。因此,我只能放棄絕對的隔離,把其他世界線混入了起來。」

「其他世界線。」

就類似於,遊戲的選項。

「嗯,但不是。」

「不是。」

遊戲是遊戲。遊戲究其本質,是既定的有限規則,有限的變數,有限的狀態,有限的操作,有限的結果。

「即使是沙盒類遊戲,將它的流程圖畫出來,終究是有限的。但世界是無限的,無論怎麼逼近,模擬,它終究不是真實。」

環境已暫停

「什麼……什麼情況。」

「他能影響我們的模擬,也本應如此。」

「他在告訴我們什麼呢。」

「『無聊,無用,無能。』」

「……」

「不必擔心……模擬不是真實,但,它有時比真實更好用。」

環境已繼續

他忽然停下來,望着某處。

「……?」

他又轉過身來。

「沒事,什麼都沒發生。咳咳……總之,我其實設定了這個迴環的結束條件,就是你的主人,展鵬,一直在期待的結束條件。」

他沉默。

「那就是,和這個女孩——準確來說是不是這位,而是地鐵站裡的那位沈紫娟——成為眷屬。這個木頭腦袋……」他嘆了口氣。

「準確來說……哦,世界線。」

「她就是另一個世界線的沈紫娟。」

丁一這才想起來識別一下。

……看來是的。

「不過,為什麼你現在才想到呢?」他笑了笑。

為什麼呢。

「世界是有無數可能的——但不意味着不可以減少這種可能。在我沒說之前,你們遇到的那個人,可能是任何人。只是恰好,我出現的這一次,是其他世界線的沈紫娟罷了。」

「……」

「那麼,有緣再見了——」

丁一猛地感覺到心臟一陣顫抖。

剛剛發生了什麼。

……記錄,記錄……

……沒有異常。

……沒有異常。

……奇怪,什麼都沒有。

他撓了撓頭。

他想起,這個動作是當時他看……

…………

天空微亮。

「嗯……」展鵬被微光喚起。

「你醒了。」

「嗯,」展鵬笑了笑,「又是週四呢。」

「又是週四呢。」

……奇怪……

「怎麼了?」

「我總感覺自己好像記得什麼,又不記得什麼。哦,這叫,既視感。」

「你記住了。」

「我記住了。」

嗯,我記住了。

紫娟也醒來。

「嗯……」

啊。紫娟想。

「天亮了,我得回去了。」

紫娟起身,跑了起來,但又停了下來。

「嗯……要我跟你走嗎。」丁一說道。

「欸——你個木頭腦袋居然想跟別人走?」

誰才是木頭腦袋啊,丁一想。

……木頭腦袋?

哪裡看到過。

是哪裡呢。

「我是說,我們再送一次,畢竟也不知道會不會發生昨天晚上的事情。」

「看來功能很正常嘛。」展鵬笑了笑。

紫娟有點不知道怎麼說。怎麼說呢,看起來居然有點甜蜜?

木頭腦袋……這詞用來形容他自己,說不定還更合適一些呢。她想。不過她轉念一想,這好像也正常。

「走吧?」展鵬反過來邀請道。

「快走吧,雖然今天是週六,也沒什麼事情……算了,快走吧。」

「嗯。」

走到昨天晚上的那個地方,果然路面變成了完好無損的樣子。

「就送到這裡吧。」

呃,你想。

「加個好友?我到了報個平安?」

「行啊。」展鵬拿出手機。

欸……嗯?

「操,關鍵時刻沒電……」

展鵬想起來自己好像忘了提醒丁一帶行動電源。

紫娟轉念一想。

「算了,我自己走吧。嗯……謝謝你們兩位了。」

「不客氣。那,再見。」

「嗯。」紫娟快步走離了他們兩個。

很快,紫娟發現,這個交叉路口的另一條路正是紫娟所熟悉的一條路。

紫娟順着記憶(和手機)跑回了自己的家。

…………

「3樓,Third Floor。」

紫娟轉開門鎖,走進了自家客廳。

紫娟坐在了沙發上。

♪ 生活沒有那麼容易 每個人有他的脾氣……」

……

過了愛做夢的年紀?

不,她心中明明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完。

但……也許是時候……

她摸了摸自己有些發燒的臉頰。

嗯……以後再說吧。

紫娟理了理思緒,決定看看自己的行事曆再說。

生活還是要繼續的。

未名殘章/46 - end —— 入夢,醒時,入夢……


「那,再見。」展鵬說。

「再見。」丁一說。

兩人漸漸走遠。

你也放下心來。

前面應該就會熟悉了。你想。

想着想着,你就開始跑起來。

你想趕快回家,趕快逃離這裡。

回到家什麼都會好起來的,就當今天晚上是夢一場——

但在你剛要到達終點時,你突然停了下來。

你很慶幸,你的直覺很準。

因為,前面是一片——

無底深淵。

光亮是虛假的,只是造景,地平線掩蓋着下方的空虛。

「什麼……情況……」

就像世界突然在這裡中斷了一樣。

突然,你眼前閃過什麼東西。

旋即,昏頭,倒地……

…………

…………

…………


你站在一條南北走向的無人的大街上。

你覺得有一點慌,因為天色已晚,而周圍沒有什麼人家,你的手機電量也很低。

但是你沒有選擇。

你意識到,自己只是處於一場夢境之中。

自己是沒法控制夢裡的自己的。你想。

…………

…………

…………

環境已停用

「嗯……」

「怎麼了?」

「世界運算停住了。沒有異常拋出,但是接下來什麼都沒有了。」

「……什麼意思。」

「字面意思。這條世界已經沒有繼續存在的意義了。」

「……」

「沒事的,控制變數,稍微改變一點因素,世界會繼續發展的。」

「……」

「怎麼了?」

「��������������������������������������������������

未名殘章/46 - ���� —— ���������������������……


你決定呆在這裡不走了。

「不走。我今晚就是睡馬路也不和你們走。」

三個人就這樣在這裡冷戰。

「……」

「看什麼看啊?我睡了啊!」

你略帶警惕地靠在了路邊的牆上。

不過,他們自始至終沒有嘗試「邀請」你到他們家裡。

也許他們不是什麼販賣人口的騙子呢?也許只是想幫幫陌生人。

「我不回去……但是,可以在你們家裡借住一晚嗎?」

兩人有些驚訝。

「不怕我們是騙子,把你怎麼樣嗎?」

「怎麼?你們還能真有歹心不成?」

「哎呀別再逗了,」丁一對展鵬說,「人都怕成這樣,開玩笑不合適的。」

「哦……也是。那,就這樣來我們家……?」

「快走吧,你們動手我也不怕。」

「行吧……」

你跟着兩個大漢,走向另一個未知的地點。

「這路上怎麼一點人都沒有啊……」

沒有人回應你。

「喂!剛剛還圍堵攔截我呢,現在咋默不作聲了!」

展鵬回頭看了看,聳了聳肩。

這都什麼人啊,你想,虧我這麼信任他們。

「喏,前面就是小區門。」丁一說。

「怎麼也沒人啊……」

他們不說話。

「算了。」

你跟着他們走到……14幢1單元。

「3樓。」

「哦。」

真奇怪,剛才還那麼熱情,現在咋這麼冷漠。

展鵬拿出鑰匙,打開大門,按下玄關的電燈按鈕。丁一跟着展鵬。

「嗯……」展鵬思考了一下,「你,穿這雙拖鞋可以嗎?」

一雙粉色的,不是很大的拖鞋。尺寸意外合適。

「嗯,謝謝。」

你們走進客廳。

「看你有些累的樣子……嗯,我家挺小的也沒個客房,只能委屈你在沙發上咯。」

「……行吧行吧。哦對了,」你說,「我睡覺的時候你們別靠近我。」

展鵬聳聳肩。

「早上7:00我們喊你起來。」

「這麼早?」

「再晚一些就不好了。快睡吧,我工作還沒做完呢。」

「哦。」

你睡下。

…………

半夜。

嗯……廁所……

你摸黑起來,順着牆壁找房間。

「嗯?」

有個房間的門縫開着,裡面透着光。

應該是他們……吧?

你選擇往南邊走。

路的南邊,是無盡的黑暗。

也許是出於某種好奇心,你決定還是走下去。

逐漸適應了暗光環境的你,開始分辨出周圍的事物。

現在,你所處的這條路似乎是一條廢棄的商業街。周圍是一些早已廢棄的店鋪。

你不清楚是怎麼走到這裡來的。

但是你得走出去。

你選擇:

周圍有一些店鋪的門沒有鎖。也許可以進去找找有什麼有用的東西。

你進入深邃的室內,在入口處發現了一隻手電筒。

你拿了起來。

你看見旁邊還有一個撬棍,便也拿了起來。

你走出店鋪。

依然是陰森的街道。

突然,你看到有一個黑影在動。

你馬上打開了手電筒。

「什麼嘛,好像只是一隻黃鼠狼而已。」

當然,為了節約電池,你還是暫時關掉了。


你當作沒看見。

不過,你看見旁邊還有一個撬棍,便拿了起來。

你走出店鋪。

依然是陰森的街道。

突然,你看到有一個黑影在動。

他從右側的巷子迅速跑出,進了左邊。

……什麼鬼。

你小心翼翼地走,然後馬上走過那條巷子。

……咔噠咔噠咔噠。

欸?

你驚了一下。

……嘶……

……嘎啦嘎啦嘎啦……

……嗡……

……呼……

……唰——

怪異的噪音不斷湧入你的大腦皮層。

很快,你覺得有人在尾隨你。

你手上握緊撬棍,時不時揮舞幾下。

你覺得路變得越來越長。而你變得越來越小。

你覺得自己受到了更多的重力。

你覺得有人推了你一把。

你倒了下去。不再能起來。

…………

「呃……唔……」

你感覺特別不好。

定睛一看。

自己的手搭在胸口。

「……」

……噩夢一場。

沒事的,你想。也許最近壓力是有一點大。

但是沒關係。

沒關係的,沒關係。

沒關係……

……

……沒關係的……

你沉入夢鄉。

未名殘章/46 - end —— 夢的迴環……


你選定有光亮的方向,繼續走了下去。

空無一人的街道。不時傳來風吹拂鐵門的聲響。

你小心謹慎地不想發出任何聲響,但是一聲巨響(雖然仍舊是鐵製品的翻動),使你不得不飛奔起來。

我要逃走。

我要趕快逃離這裡。

我要……

在你剛要到達終點時,你突然停了下來。

你的直覺很準。

因為,前面是一片——

無底深淵。

光亮是虛假的,只是造景,地平線掩蓋着下方的空虛。

「什麼……情況……」

就像世界突然在這裡中斷了一樣。

突然,你眼前閃過什麼東西。

旋即,昏頭,倒地……

「——!!」

你驚醒。

周圍是自己的房間,衣服被冷汗所浸透。

窗戶外面沒有半點燈光。

現在是凌晨3點。

你看着獨自一人的房間,嘆了一口氣。

獨自一人來到城市,晚上回家,面對的總是一個人的孤獨。

而這份孤獨……

……

算了,沒什麼好想的,夢一場罷了。

你起身,打開夜燈,上了一趟廁所。

「只是一場噩夢罷了。沒什麼的。」

你這麼想着,再度陷入夢境。

未名殘章/46 - end —— 夢的迴環……


在你剛要到達終點時,你腳一滑,摔進了無底深淵——

「——!!」

你驚醒。

周圍是自己的房間。衣服被冷汗所浸透。

天剛亮。

而床邊,睡着一個男人。

你想起來,昨天晚上你約展鵬,在外面訴苦,一邊訴苦一邊點酒,醉得不省人事……

「展鵬!」

他睡眼惺忪地起身。

「嗯……啊,早上好……」

「……」

「看你這樣子,做惡夢了?」

你點了點頭。

「沒事……有我在。」

獨自一人來到城市,晚上回家,面對的總是一個人的孤獨……

也許……

「展、展鵬……」

「怎麼了?」

「我,」你頓了頓,「算了,沒什麼,給你做個早飯吧!正好你一直嚷嚷要品嘗下我的手藝來着。」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啦,嘿嘿。」

未名殘章/46 - end —— 夢醒時分……


未名殘章/45未名殘章/46 | 未名殘章/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