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残章/phire~5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残章/phire~4未名残章/phire~5 | 未名残章/phire~6

“小荻,醒醒。”

是姐姐的声音。

但今天的太阳实在有些热情,睡在树荫下的我享受着难得的凉意,完全不想动弹。

“真是的,快起来帮姐姐提点东西。”

“唔!”

光亮突然透过眼皮,刺痛了我的双眼。我惊坐起来,扭头一看,原来是姐姐掀走了盖在我脸上的树叶。姐姐把双臂叉在胸前,嘴嘟了起来,有些不愉快地看着我。汗水浸湿了她的衣衫,她的身后放着四个装满瓶瓶罐罐的篮子。

“好啦好啦,姐,我这就来。”

我不想惹姐姐生气,急忙起身提起了其中两个篮子。

“你提着这个就好,剩下的姐姐来提,咱们走吧。”

姐姐用一个轻快些的篮子换走了我右手提着的的篮子,带我朝广场的方向走去。

不知为何,姐姐的力气不可思议地大,许多同龄的男孩子和她玩掰手腕都从来没有赢过。这样的体力活她经常干,现在带上我一起,看样子是已经跑了好几趟,忙累了吧。毕竟明天那个重要的日子就要来了,必须要好好准备。

哎,大热天的姐姐一个人干活,我却躲在树下睡觉,多少感到有些惭愧。但我在这样的天气里总是打不起精神来。

我和姐姐走在路边的林荫下,躲避着火热的阳光。她走在我的前面,我保持同样的步伐跟随着她。本来我的双眼平视着前方,但高温不久后就开始让我感到疲惫,慢下了脚步,低下了头。

姐姐的毛茸茸的狐尾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中央。她每迈一个步子,尾巴就会朝另一个方向摆去。疲惫感仿佛让我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力,只剩下本能让我在继续运动,而我的双眼也在本能地追随着会动的物体,随着姐姐的尾巴左右摇摆。但眼前到底是什么在动,本能也许并不会告诉我,大概此时就算是一只野兔从我的面前大摇大摆地蹿过,我也只会用眼睛呆呆地看过去,身体并不会有什么反应吧。

我的脚踩中了一颗圆滚滚的小石子,让我差点滑了一跤。我迅速重新找回了身体的平衡,意识也暂时清醒了过来,而姐姐的尾巴仍在我眼前摇摆,但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沿着姐姐尾巴上扬而后下坠的轮廓曲线,我发现了异常的根源。

姐姐的尾巴尖上打了一个结。

这个结看上去非常结实,不像是因为毛发散乱而自然缠在一起形成的。而且按理说姐姐这么爱打理自己的人是几乎不可能允许自己的尾巴像这样打结的。

是什么人故意系上去的吗。

“姐,你的尾巴怎么打结了?”

“啊……诶?!”

姐姐听到我的话,耳朵突然竖了起来。她把尾巴摆到身体一侧然后回头去看,发出了意外的叫声,手里的篮子也掉在了地上。

我赶快上前检查,刚才装在篮内的罐子发出了清脆的响声,不过似乎并没有摔坏。但再看看姐姐,她双手遮掩住的脸颊不一会儿就已经涨得通红。

“姐,你没事吧?”

“没……没事!姐姐好得很!”

姐姐抱起了自己的尾巴,一手攥住了尾尖,红着脸紧张地四处张望,嘴里小声嘀咕着什么。

“怎么办……是阿茂吗……还是麦子……该不会是……哎呀哎呀怎么可能……”

这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吧。

“慌什么,尾巴打结了梳理一下就好了吧。”

“那可不行!对了……小荻,你不会还不知道尾巴尖打结意味着什么吧?”

“不知道,我猜猜……是生病了吗?姐,你的脸好红啊。”

“不是啊,不对!哎呀怎么连这都不知道,姐姐该怎么跟你解释呢……”

姐姐看起来很着急,脸更红了,眼眶里甚至泛起了些许泪光。

好像很重要的样子,我有些不知所措。

如果这个结是别人系上的,这该不会是什么我还不知道的传统吧。

“小荻也该到年纪了吧……会对女孩子……嗯……就是说……如果你趁女孩子不注意,或者女孩子趁你不注意,你们在对方的尾巴尖上打结,就表示……表示……”

“表示对对方有意思?”

“就……就这个意思!哎呀不要直接说出来啊!”

姐姐羞得闭紧了双眼,撒娇一样甩起双臂来回拍着我两侧的肩膀,脱手的尾巴激烈地摇摆起来。

“唔!好痛啊姐!我错了,快停下!”

姐姐的手劲太大了,我的胳膊疼得就像脱臼了一样。

不过话说回来,知道了不得了的消息啊,啧啧。

姐姐被什么人给喜欢上了。

是谁呢,我想象不出来。姐姐的熟人我好像还并不认识几个。

阿茂,麦子,这些该不会都是掰手腕没掰赢姐姐的人吧。

谁知道呢,我瞎猜的。

不久后,我们收拾了一下东西继续往广场走去。我依然跟在姐姐的后面。

不过她的尾巴……怎么说好呢。

她把尾巴卷了起来,就像松鼠一样。不,应该说比松鼠的尾巴卷得还厉害。

而且没有用绳子之类的东西固定住,就那么靠自己的力量,不知是否算蛮力的力量,卷起来了。

尾巴尖上的结被藏在了卷的正中间。

我们的尾巴可以这么灵活的吗?我从来都不知道。

我用自己的尾巴试了试,结果还没卷起多少就抽筋了。

之后姐姐还帮我揉了半天,笑话了我半天。

可恶!

不过在剩下的那段路上,姐姐一直都很在意旁边的人的目光。每当有人从我们身旁经过,她都会紧张得冒汗。

一些人看穿了她尾巴上的端倪,情不自禁地偷笑起来。这时姐姐就会别过头去,假装没有注意到他们,但她泛红的脸颊还是会出卖她。

见此情景,我的内心平衡了许多。

不过为什么姐姐就算拼命卷起尾巴也不愿把结解开呢。

莫非这表示对告白的拒绝吗。

还是说要等先弄清楚对方到底是谁,才能对这个结动手吗。

说到底,怎么才能知道对方的身份呢。

我没有得出结论,就这么在一通胡思乱想之中和姐姐走到了广场。

未名残章/phire~4未名残章/phire~5 | 未名残章/phire~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