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未名残章/51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残章/50未名残章/51 | 未名残章/52

与前文的联系

上一篇:未名残章/50、下一篇:未名残章/52

“……”

名为阿拉纳·希瑟·克洛伊·拉撒路(Alaina Heather Chloe Lazarus)的魔法师今天也在努力地从钱包中找出一枚新月币。

“唔……如果买了这台仪器的话,剩下半个月的生活开支……”

咚,咚。

“来、来了

阿拉纳打开租房的大门。

“请问这里是……这个……阿拉纳……女士的住处吗?”

面前是一位不太熟悉,一双蓝眼睛的男性青年。

“额,是的……”

“我接到一份委托,是高斯先生派我来,催收一下房租。”

“哦,好,我找找看……”

阿拉纳回到房间里。

其实她并不只是在找钱。那位青年的气息比较独特,她能感受到,这位来催收房租的人,意图可能不那么单纯。她简单地用原本的仪器做了点占卜,很快发现,他好像也是一位,古人。

古人,这个词用来描述所有跨越了时间,从一个已灭亡的文明时期来到另一个新的文明时期的人。而“拉撒路”这一姓氏正是继承自上一个世界的同名魔法师家族。那位实际上的古人,也就是乌斯曼·布坎南·拉撒路,是完全一个人,没有和任何人透露,自己通过可调控石化的方式,将自己作为一个保存良好的石雕转移到了这个时代。他是利文斯通的学生之一,学习了很多他老师的魔法,而这些东西也一直在传承着。

乌斯曼留下了一片石头,据他说非常重要,算是他身体的一部分,要好好保管。而那位青年身上的气息,正和这石头有些类似。

她走出房间,把自己预留下来的房租钱交了出来。

那位青年清点完之后,打完招呼,就要走了。

“先生,请留步。”

“嗯?”

“你也是古人的后裔吧。”

肯定的语气,然后……后裔?

“啊……嗯?”

远星看了看自己的衣服。

“你没认错人吧?”

“认错?我可不会认错,你一定是和古人有关系的!唔,如果说是城内最近才……那这么想来,你应该是那位,湖远星吧?”

“啊,对。欸,这么说来,你就是那位拉撒路?”

“还能是哪位拉撒路?”

“嗯……我看到是催债的委托,还以为是重名呢。”

“呜……”

一想到曾经也算是名门望族,现在却生活拮据成这个样子,她也有些失落。

“没想到古人的后裔是活成这个样子。”

“所以,你、你知道……”

“恰好听别人谈起过罢了。嗯,那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方便了。”

“方便?”

“你祖上是利文斯通的学生,对吧。”

“嗯。”

“唔……然后,你祖上,或者祖上的祖上啦,在灯笼镇住过。”

“灯笼镇……欸,这么说起来,我们家好像没有人和别人说过这一点啊。”

“大约是什么时候呢?”

“什么时候?唔,我翻一翻。”

远星和阿拉纳来到屋内,阿拉纳从书柜上拿下一本旧书,开始翻动起来。

“唔……乔治历,1779年。”

“1779……那段时间我可不在灯笼镇啊。那这样就解释的通了。”

“解释?”

“我家乡是灯笼镇,但我小时候,镇上没有拉撒路这么一户人家。我后来回来了,才发现多出来这么一户人家。灯笼镇最初是一些失去地位的魔法师家族们聚居形成的一个村落,很封闭,一直都是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和外界联系不多。嗯,后来魔法侧和科技侧又开始重新融合……你应该知道这些吧?”

“后面的是知道……”

“总之可能是这个原因吧,拉撒路一家也来了。不过拉撒路没落的时间……我想想……其实应该比我家还早一些。”

“欸?”

“毕竟我小时候根本没听说过拉撒路这个魔法师家族啦。既然我脑子里没有什么存在感,说明就确实没什么存在感。”

“……唔。”

“不说这个了,既然差不多能确认是哪个拉撒路了,那我就直接切入正题咯。”

“正题?”

“岩元素什么的,能教教我吗?”

“岩元素?唔……你应该已经掌握了一种元素吧。”

“你站开一点。”

阿拉纳让出一个空间。

首先从远星的手中,出现了一团火球。

“火元素吗……”

很快,这团火球被扑灭,落到地上变成了一片冰凌,随着一声雷暴炸裂开,被风吹拂,无影无踪。

“嗯?”

火元素,水元素,冰元素,雷元素,风元素?

“这……你掌握了,5种元素?”

“掌握倒不敢说,就是……能共鸣到的感觉。”

“唔……我可没听说过祖上有说过这样的情况啊。”

远星摊了摊手:“有什么不好吗?”

“元素循环不畅,生出三头六臂……我想你应该已经听腻了。最主要,最实际的是,体内奔涌过量的元素,容易招致身体的严重损伤。”

“回火咯。”

“回火……哦对,好像以前是这么说的。”

“说是这么说,”远星捋了捋,“其实是,你祖上不是大魔法师吧。”

“啊?”

“贤者回廊。总该听说过这个了?”

“贤者回廊啊,当年祖上好像……没能进去。”

“差距就在这里。大魔法师和一般的魔法师,这么说,差别是很大的。你知道贤者回廊是怎么回事吗?”

“就是很多很厉害的魔法师在一起领导整个魔法侧……吧?”

远星摇了摇头。

“贤者回廊之所以一直能够存在这么长时间,就是因为这个组织的特殊性质。换句话说,加入回廊的大魔法师们,通过某种尚未解密的方法,建立了生命力的联系。通过这种手段,大魔法师身体的魔能水平可以很低,与此同时却仍可以使用大量的魔能,也由于这种关系,大魔法师们总是站在同一战线,魔法侧借此统一。”

“……有些深奥呢。不过……嗯,不是不能理解。”

“问题来了。既然你的那位祖上选择了临阵脱逃,独善其身,那这是否能推广,亦即,其实灾变之时已经有很多魔法师不再信任贤者回廊了呢?”

“按祖上的说法,他应该是唯一一个存活下来的人……这么说来,很多人都会以为自己是唯一一个存活下来的人?”

“至少,我站在这里。你可以去书中找一个,名叫拉凯依的人。”

“拉凯依……我读到过这个名字。唔,我记得是在前面的部分,然后……对,就是这里,‘这几位倒是和科技侧处的还不错’,‘Cirrus的这个想法很是有趣’……”

“那么有没有这样的可能呢?就是,”远星转了个身,再转回来,“拉凯依,就是我。”

“是你?你是大魔法师……唔,如果是这样的话,掌握5种元素好像就更能说得过去了……”

“能透露的我可是都快讲完了。”

“不过我还是有一个问题。”

“你说。”

“追求广度而不求深度……我不知道这么做的意义。”

“你知道原始魔能,那你也知道元素能的来源吧。”

“……你说的是那些猜测吗?其中一个猜测确实是‘上古的能量化为多种’什么的。”

“我肯定,或者说额,坚信吧,就是这样。如果他们分散为很多种,那么也就有方式复原。事实上,我正是需要复原后的原始魔能,因此我到处寻找元素。四大反应元素很快就能收集到,现在还差岩、草和其他没有明确分类的元素。”

“其他没有明确分类……连这些都要算上吗。”

“就是这样。好啦,废话少说,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看岩元素的表现了。”

“唔……不用具体的教,而是看表现?”

阿拉纳示意他们往城外走。

……

“就这里吧。”

阿拉纳打了一个响指,便消失不见了。地面开始震动,随着地面上的隆起,阿拉纳再次出现,落在地面上,升起了四个岩柱。

“唔……”

远星走到岩柱的周围。

远星碰了一下岩柱。这些岩柱十分结实。

“那……我想想……”

远星沉住气,猛的发力,他的身体周围出现了一圈透明的薄壁。

“这个是?”阿拉纳问远星。

“欸?这……岩元素造物吧?”

“你也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我造了个什么。”

阿拉纳上前。

“这个……感觉是……玉?”

“玉?”

“好像可以用来做护盾吧?”

“这样我怎么对敌……唔,剑应该是用不了了。”

“不对不对……我刚刚使出来的和这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什么意思?”

“……要么你是个天才,要么就是什么灵异……总、总之,对我来说好像过于震撼了……你先尝试模仿我刚才做的吧。”

“比如就像……”远星对着天凝聚元素,“落!”

一颗大石头落在地上,与地面融为一体,变得好像地上长了一个大包一样。

“唔……”

“再像一点?”

远星把那块大包又重新吸收回来,在地面上慢慢出现了一个非常规整的岩长方体。

“……不是这个意思……”

“唔……那就,”远星把柱子吸收回来,然后笔直地竖了起来。似乎有些过于用力,这个柱子似乎开始慢慢地震动起地面。

“……你是怎么做到在某些方面比我还熟练的???”

“啊……啊?”

阿拉纳一脸不能理解。

“你确实是第一次感受到岩元素吧?”

“是。毫无疑问是这样。”

“这……唔……”

阿拉纳整个人的情绪都有些支棱不起来了。

“不如这么说,”远星思考了一会儿,“虽然我之前也这么觉得,但是这么一试的话,和以前经常用的比较相似的东西,果然一上来也更顺利一些。”

“以前?”

“魔素你总是听过的。”

“有是有……”

“就比如对吧,Hiem,Lochiam,什么的。其实利文斯通先生还有过一个魔素。”

“有过魔素……这么说来,利文斯通似乎……”

“似乎什么呢?”

“在书中的话,除了做老师的一面以外,好像对岩石矿物,包括探险,都有些狂热。”

“是。这样的利文斯通,有岩石相关的魔素,也很正常。”

“书里没有写过。虽然你这么说是没有问题,但是没有实际证据啊。”

“我还在犹豫说不说。唔,贤者回廊里的事情毕竟还算是秘密。”

“贤者回廊依靠存活的大魔法师而存续的话,现在……欸?你是大魔法师,就意味着……”

“不是。”远星很快打断她的发言。

“不是?”

远星没有开口。

“不是……因为要复活贤者回廊所以才收集元素?”

“嗯。不是。”

“那为什么不能说呢?”

“不打算复活,不等于他们不存在了。如果连一个普通的魔法师都能侥幸活下来,那么,万一要是有别的大魔法师在做这件事情,又或者……”

远星思考了一番,之后的话没有再讲下去。

“唔……回到先前的话题,换句话说,利文斯通的那个魔素,你一直在使用,而且和岩石有关……所以你能很快的掌握?”

“某种意义上来说,是。”

“……那如果是别的呢?”

“火元素一开始只有一点火星啊。就像这样。”

从远星的身前,散发出微弱的烟。

“……好吧。”

“哦,我得去交代委托了。高斯先生会着急的。走之前再问你一个问题。”

“什……什么?”

“今天傍晚,我能再来吗?”

“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没有的说?”

“……也没啥安排,好吧,不过我还是很忙的,晚上得赶稿子呢。”

“……好吧,那我走了,你自己路上也小心哦。”

“知道了……”

……

“高斯先生。”

“这么慢,磨磨蹭蹭的。哎,拉撒路家这个样子,可房租也只能照常收啊。”

“唔……抱歉。”

“好了好了,报酬让协会的人给你吧。”

“我其实……有个问题。”

“请讲。”

“拉撒路家,现在看起来好像只有阿拉纳……是这么叫吧,的一个女性?”

“哎……他爷爷,他父亲,他哥哥,全都外出不知道做什么了,没见他们赚到什么钱。倒是阿拉纳争气,从小人就被发掘出来了,现在是随手写一篇占卜报道都能赚很多钱。就是,她每次都要买那些什么新仪器,搞的最后没什么区别,还是一个子儿都没有。”

“是这样啊。”

“这间租房的租费算是城内最少的了,条件也不咋样,本来只是高斯客栈的仓库罢了。后来这仓库也废弃了,就在这时候,我看到城里有个女孩子没地方住,身上穿的倒是很华贵,我就问了问情况。唔,结果就是这样啦,她每次其实也没欠过房租。就是这一次她好几天不在家,我就想挂个委托,没想到你一接她就回来了。”

“那你还知道一些关于她的,唔,别的事情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就知道是古人的后裔,除此以外的事实我也没过问了。”

“这样吗,那我先回骑士团了,时间快到了。”

“再见啦,记得拿报酬。”

……

阿拉纳回到家,心情很是失落。

自己作为古人的后裔,却并不能振奋家室,还被另一个古人给超越了。

这么说来,那个古人,是大魔法师呢。

虽然有些不甘心,但,这也是理所当然……吗。

整个下午都在写给茶馆周报社的稿件,可是思绪被扰乱的有些写不下去。

除了写文章,每天也有很多委托要做……

虽然她以往从来不会抱怨这些,但是,怎么说呢……

咚、咚。

是谁呢?这么晚了。

阿拉纳有些不太情愿,但依然去开了门。

“你好。”

啧,是远星。

“这么晚了,骑士团那边不会找你吗?”

“只要他们发现不了就没关系。不说这个了,今天中午你应该挺难过的吧。”

明眼人大概都能看得出来。

“唔……在你看来,你们家现在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呢。”

阿拉纳有些不舒服。

“……不就是没落了吗,怎么了?”

“如果这样的家,连你也觉得是没落了的话,作为对比,我家里那些人可是全都死掉了。”

全……啊。毕竟是几万年前的事情。

“我把村里的几乎所有人都带到了自己的堡垒里面,拉撒路家我以为是跑到回廊那边了。然后,如果我的猜测没错,那么那场灾变发生之后,堡垒内,村里的那些人慢慢地都死去了。”

“慢慢地?”

“嗯,就是活生生的饿死的。”

如此平静的说出了非常可怕的话。

“就留你一个人?”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收集元素。嗯,当然不止我一个人,准确来说,算上我,还有14位活着。但除去我,剩下的13位需要额外的魔能才能唤醒。现在哪里有魔能呢?我只能尝试还原出来了。”

“那,那也就是说,像你一样的人,还有更多……”

“不要觉得我们很幸运,很厉害什么的。我们只是一群,没能保护好自己的亲人,朋友,之类的人,的家伙。”

“……可是,我的祖上,也没能保护好吧。”

“至少他给了后代,给了你,一个完整的家庭。他所经历的痛苦已经在这个时代被稀释了,而你应该感激现在这样的状态。至少,你不被过去所束缚,而我,或者我们,还有过去未能解决的事情背负在身上。”

“……可我还不够强。”

“总得花时间啊。你才19岁吧?未来还有很多机会。而我呢,只能慢慢了结那些过去的事情,然后在过去的泥潭中结束一生吧。”

“……”

“或者说,你确实不甘于现状,对吧?”

“……嗯。”

“那就应该加倍努力才是,可没有时间给你消沉了。那这样,你可以把你所学的教给我,我也可以把你想知道的告诉你,怎么样?”

面对如此主动激进的人,阿拉纳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远星这时也静了下来,等着阿拉纳的回复。

“……怎么说呢。”

阿拉纳叹了口气。

因为家世的原因,从来不是有人主动找她,而是她去主动求人。

后来她也算出人头地了,但也是以一种非常平和的态度和别人交流。

可面对眼前这位,十分主动,甚至仿佛看穿了自己一切心思的家伙,她终于有些无所适从。

“……我,考虑考虑。”

“居然是这样的回复吗。也好。那今晚,唔……你要是有些时间的话,不如我们聊会儿过往的事情?”

“过往的事情……”

……

“你刚才说,时间的魔法?”

“嗯。”

“这就奇怪了……从我出生在这世界上的第一天起,就没人觉得这种东西是存在的。”

“哪方面的不存在呢?”

“就是,穿越到过去,什么的。”

“唔,可以说是不存在的,但也可以说是存在的。”

“所以你说的是什么时间的魔法?”

“唔……简单来说,是可以通过一些东西,反推出过去发生的事情。这种程度的反推,比单纯的逻辑推理要更细致。”

“……”

“换句话说,以你,我,和你祖上留下来的东西,可以还原出一些历史的本貌。”

“真的可以吗……不然你亲自演示一下。”

“道具倒是不需要太多……主要是介质。比如,你的那本笔记,或者祖上的遗产,还有我们两个人。哦不用担心,这类魔法并不会对介质造成任何作用。”

“那怎么做呢?”

“唔……就这样,你手里面拿着笔记。然后,你祖上还有留下什么吗?”

“我也不好说,应该不在我身边吧。”

“那就这样吧。你别动。”

远星凑近阿拉纳,示意她把一只手伸出来,握住远星自己的手。

“开始咯……”

原本的房间周围幻化出很多的齿轮,这些齿轮非常平稳的转动着。

远处似乎有一些风铃声,和一阵钢琴声。

随着钢琴声不断加急,齿轮也越转越快。

阿拉纳看到,远星背后的巨大时钟,指针在不停的往逆时针跑。

“啊……!”

一阵白光闪过。

阿拉纳和远星站在一个封闭的空间内。

两人站在墙角边。

房间内是一位身穿法袍,把自己裹得紧紧的一个中年人。

只见他手脚慌乱,不断的确认着什么。他的面前是一些仪器,连着一口大锅。

阿拉纳想和他说话,但她发不出声音。远星示意她不要讲话。

房间,准确的说,并不是封闭的,但他们看不见入口的另一边。并不是入口被关上了,而是入口的另一边好像没入了一堆烟雾中,什么都看不见。

只见这位中年人一个不小心,直接掉入了锅内。

!!”

阿拉纳有些急躁。这显然是她的祖上。但阿拉纳动不了,什么都做不了。

要来了。

阿拉纳的脑子里出现了远星的声音。阿拉纳的目光移向另一边,只见远星抱着头,蹲在地上,面色十分痛苦。

阿拉纳转向远星,扶住他。奇怪,好像自己只要想这里的任何东西,除了自己和远星以外的东西,交互,就会被阻止。

没事的,但是……

阿拉纳又一次看向无底的入口。

她的身体突然又定住了。

别看!

远星尽力撑起身,然后扑倒她。

“欸……刚刚怎么……”

当你凝视混乱的时候,混乱也在侵蚀着你。

阿拉纳意识到,他们现在正处在灾变的现场。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你没事?简单来说……

远星痛苦地翻了个身,蜷缩在地上。

这种魔法将尽可能多的细节转化成了“感知”,而如果你亲身经历过,就更能感知到当时的真实感受……

“可这样的话,你……”

终究只是感受,不是真实,不是吗?让我们再等一会儿吧。

还没等阿拉纳思考完,从入口处吹进来的冲击波,将两人掀起。

阿拉纳在空中旋转着,突然,她以头朝下的姿态,再次定在了空中。

当她的意识又开始活动时,两个人已经倒在墙上。

“远星,远星

远星示意自己没事。

“没问题……不过刚才魔法出了点小错误,看起来是灾变过程没有办法模拟……好了,现在灾变算是稳定下来了,我们来仔细观察一下周围……”

阿拉纳这才想起来,这个魔法是用来还原历史的本貌的。这种本貌当然也得自己发掘。

阿拉纳看到周围的小架子,很多仪器,大部分随着冲击波损毁了。

书籍倒是还算完好,但是她并不能拿起来看。

“书本的话,唔……来。”

阿拉纳握住远星的手,发现自己好像能透视一些了,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书本每一页的内容,即使它们应该粘在一起。

“比较基础的透视罢了。更令我在意的是……”

远星和阿拉纳走到那口大锅前。

“嗯……那个人掉到了锅里……欸,你看。”

阿拉纳看到,锅内的液体消失了,里面有一大块石头形状和那个人一模一样。

这块石头的表面还有一些金色的纹路,和路边随处可见的石头不同,十分显眼。

“这就是……我的祖上……”

“看起来,能活下来是个小意外。”

“唔……”

“和你祖上留下来的记录不太一样吧?”

“那这么说,他是……”

“应该是,本来准备喝下这锅石化液的,但是自己掉到里面,反而在身体的表面形成了石化层,内部的身体则处于休眠状态。”

“……唔,这么说的话,就又和祖上说的一样了。”

“应该是把偶然粉饰成了必然。”

喀喇。

那块石头上出现了裂缝。

“啊,我们……”

“嘘。”

远星示意她不要动,安静看着就行。

只见这尊石像(暂且这么说)的裂纹越来越多,慢慢的,慢慢的,这石像碎裂开来。

从石像中出来的,是完全裸露身体的,先前的那位中年人。

阿拉纳有些害羞,目光不知道往哪里放。远星则指了指他左手边的架子。那里还有一套衣服。

只见那位中年人有些不太相信自己还活着的样子,捏了捏自己的胳膊,摸了摸自己的脸。

他身体打了一阵寒战。

远星看着他穿上另一套备用法袍,然后让阿拉纳睁开眼睛。

那位中年人有些不知所措,总之在散乱的书堆中,找到了一个本子。

“啊,那就是……”

正是用作媒介的那个本子。

中年人开始记录一些东西。文字和阿拉纳的那一本一模一样。

“所以,他就是你的祖上。直到这里,我们也才可以确认。”

……

空间不断变换。

顺着这笔记本,阿拉纳旁观了这位祖上后来的人生经历。虽然过程十分艰辛,十分狼狈,但在笔记本上,留下的更多是从容,淡定。

就这样,一路来到那位祖上在床上临终的那一刻。

随着那祖上将笔记本交给孩子的那一霎那,回忆的空间瞬间崩塌,两个人又回到了钟组成的空间。

“……”

“有很多话,但是说不出来,对吧?”

阿拉纳点了点头。

“不用现在讲出来……慢慢消化就好。不过还有一点。”

远星飞到钟的表盘那里。

“唔……走到这里就停了吗……”

远星把指针往逆时针方向转了很久,喀哒一声,指针停了下来。

“……嘿!”

指针被他硬生生掰了一圈,突然开始自己往逆时针走。

当。指针最后又停下来。

“这里的话……应该就是灾变前的一个还可以知道一些事情的时间点。”

“还有?”

……

白光。

这一次空间开阔很多。

远星和阿拉纳站在一条街道旁边。

只见从一户人家的门中,走出来一个“远星”。

“欸?”阿拉纳转过身,发现远星确实在身边,也确实在门口。

远星没有说话。“远星”和家里人打了招呼就走了。

跟上。

阿拉纳和远星跟着“远星”走。

只见“远星”不大熟悉地走到一个家门前。这户人家正是“Lazarus”家。

“远星”敲了敲门。

没人应。

“唔……”那位“远星”又敲了敲门。

正在他以为家里没人的时候,门开了。

“你好,请问是拉扎露斯家吗?”

“拉、撒、路。”

“哦……拉撒路,先生?”

“……一点规矩都没有。”

“灯笼镇这么多年了可是一户新人家都没有,我也只是想来关照关照啦。”

“……啧。”

“我叫湖远星(Lakeus Dimmingtwinkle),请多指教。”

“……乌斯曼·布坎南·拉撒路。”

“乌斯曼……欸,这是你的真名?”

“拉撒路家本是无比显赫的家族,从不需要伪名这类手段。”

“无比显赫?唔……乌斯曼阁下,请问是哪个年代的……显赫?”

“和你这样的人,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欸,先等……”

啪。门关上了。

“……唉。”

“远星”有些失望的样子。

开门的那位年轻人是一头金发,左半边脸戴着一副面具,全身是黑色的法袍。

“祖上年轻的时候……欸,和你讲过话?”

“没什么好惊讶的。从时间上计算也非常符合。只是……”

“只是?”

“后来我去查阅了各种资料,发现,拉撒路家是第一次灾变之前,一个比较显赫的家族吧。”

“第一次……唔……”

“换句话说,是上古时代的事情,现在不好追溯了。就最当时的情况来说吧,就是早就没人记得他们了。”

“……这样……”

“灯笼镇是没落魔法师家族的聚集之地。我的姓氏则是两家没落的魔法师联姻的结果。某种意义上,我和你也一样。”

“那你家……”

“第一次灾变前就存在,然后在两侧分立的时候显赫过一段时间,后来两家都没落了,在两侧融合前好几代两家就先联姻了。”

“唔……”

“接下来的事情我自己记得,不过你还要继续了解吗?”

“接下来?”

“以我、你、笔记,三个介质,可以知道我、你、笔记有关的事情。三者理论上取并集,但这个魔法会倾向于黏附交集之处。”

“那就是,你之后和他也有对话?”

“毕竟当时……我想想,还是假期的状态,就最后还是聊了聊。”

……

阿拉纳睁开眼。

远星仍然握着她的手,眼睛紧闭。

“……啊。”远星也睁开眼睛,“那这就算施法完成了。回忆一下自己还记得哪些细节。”

“很多很多……唔……”

“这些额外的细节,就是我能知道的事情的一部分。下次你可得教我些岩元素的知识哦?”

“嗯。不对,现在应该很晚了吧,我看看……欸,才过去5分钟?”

“神奇吧?这就是时间流速的差异。”

“但是祖上做过的事,不仅是文字,现在连画面都能知道……”

“但我还是想问一个问题,就是,真的没有任何能够考证的时空穿越者了吗?”

“……不好说。至少我出生之后是没有。”

“我忽然想起来,其实在……第一次灾变仅存的资料里面,还提到过一位魔法师。”

“和时间有关?”

“是。他可以说是,时间魔法的开拓者吧,但是最后似乎是在一大堆不明所以的术式中消失了。按照后来我们的推测,他其实成功地触及了时间线,也就是事物如何发展的脉络,但结果是,他自己从时间线上掉了出去。换句话说,把自己和这个世界断开了联系。这句话换一个说法,就是他死了。但再换一个说法则是,他在事物发展的脉络的间隙中,可能游离许久,最终又被某一条脉络吸收了回去。”

“所以……”

“换句话说,不能证伪时空穿越是否存在。”

“……真是奇妙。”

“如果那位魔法师来到了相对于现在的未来,那么……我觉得,有的事情会更好解释……”

“嗯?”

“哦,没什么,这么晚了,我得回去了。”

“欸?额,路上小心。”

远星急匆匆地走掉了。

真是个奇怪,身上充满谜团的人呢。

阿拉纳关上门,开始回忆起刚才看到的那些场面。

…………

未名残章/51 - continues  古人的后裔……

未名残章/50未名残章/51 | 未名残章/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