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nymous

未名残章/43: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no edit summary
(15 intermediate revisions by the same user not shown)
Line 6: Line 6:
{{Msgbox
{{Msgbox
|title=与前文的联系
|title=与前文的联系
|text=上一篇:[[未名残章/41]]、下一篇:未名残章/ ?}}
|text=上一篇:[[未名残章/41]]、下一篇:[[ 未名残章/45]]}}
{{Incomplete|纸质版未完成}}
 离世界解体还有10秒——
 离世界解体还有10秒——


Line 718: Line 717:
 “倒也没有?”
 “倒也没有?”


 “掌握光元素的人大多都来自 光组织……他们自诩拥有‘最纯净’的元素力,但相反的影元素却从来没人反对过。”
 “掌握光元素的人大多都来自光 组织……他们自诩拥有‘最纯净’的元素力,但相反的影元素却从来没人反对过。”


 “嗯……那么,如何才能运用呢?”
 “嗯……那么,如何才能运用呢?”
Line 812: Line 811:
 “深渊?”
 “深渊?”


 “就是影元素的组织,和光元素的 光组织差不多。”玛莎解释道。
 “就是影元素的组织,和光元素的光 组织差不多。”玛莎解释道。


 “他们虽然不怎么招募,也没怎么宣扬自己,但是他们暗地里在各处制造投放魔物,引起骚动……”简队长越说越气,似乎马上就要和他们开战一样。
 “他们虽然不怎么招募,也没怎么宣扬自己,但是他们暗地里在各处制造投放魔物,引起骚动……”简队长越说越气,似乎马上就要和他们开战一样。
Line 820: Line 819:
 “你?没掌握元素?……这更可疑了,明明你身上……嗯?”
 “你?没掌握元素?……这更可疑了,明明你身上……嗯?”


 “队长?”“他的身上有能量留下的沉重气息,但我却不知道这是什么能量……也许就和他所说,真的不是元素力。”
 “队长?”“他的身上有能量留下的沉重气息,但我却不知道这是什么能量……也许就和他所说 的一样 ,真的不是元素力。”


 “玛莎有向简队长提到大魔法师的事情吗?”远星问。
 “玛莎有向简队长提到大魔法师的事情吗?”远星问。
Line 826: Line 825:
 “什么大魔法师?”简队长一脸疑惑。看起来玛莎没有和简队长说。
 “什么大魔法师?”简队长一脸疑惑。看起来玛莎没有和简队长说。


 “在之前,就是上一个世界吧……我曾是大魔法师,也称贤者。但是我沉睡了这么久,醒来的时候,周围的能量所剩无几。”
 “在之前,就是上一个世界吧……我曾是大魔法师,也称贤者。但是我沉睡了这么久,醒来的时候,周围的能量所剩无几 。也就,等于是什么都做不了 。”
 
“所以,你现在没有有效的身份证明,也没有生活技能,嗯……”
 
“不过,几位可以随我前往遗迹吗?”
 
“嗯?”玛莎和简队长对远星主动提出的请求感到奇怪。
 
“至少我认为,去了那里,就可以证明我的身份,和为什么我要走出遗迹来到这里。一切与遗迹本身的情况有关。”
 
“……好吧,至少这次,我可以信你一回。”简队长答应道。
 
……
 
“真奇怪,我记得上次巡逻的时候这里还没有东西来着。”
 
“也许和我醒来把门打开了有关——毕竟说是遗迹,但实际上也是我之前设计的掩体。”
 
“掩体?”
 
“当时战争爆发到最后,世界即将毁灭——怎么会毁灭先不管——我提前很久就筹备了这个掩体,然后在最后一刻施法尝试躲过一劫。”
 
“然后呢?”玛莎越来越好奇了。
 
“然后的事情和当时发生的事情我现在还想不起来。记忆是有解冻的过程的,我沉睡的原因很可能是受到了某些会影响思维的……灾变因素,我想不起来具体叫什么了。”
 
说着说着,他们便走到了远星当时沉睡的地方——虽然远星没有认出来。
 
“这里应该就是遗迹的入口大厅。然后是,往……这边,吧,我们去秘密长廊。”
 
“……怎么又是没听过的地方。”简队长有点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秘密长廊是掩体内部的领头组织的所在地。我应该是在……第七号房间苏醒过来的,每个门上面会有标号。”
 
一路上也只有这一条路线上的门是打开的。也理所当然,因为其他地方应该是没有别的活人了。
 
“这里就是长廊了。”
 
“也只有一扇门是开着的。就是那个房间吧?”
 
他们走进7号房间。
 
显示屏发出微光。上面的文字和远星走的时候没有太大不同。
 
“这些是……什么文字,似乎没有见到过。”
 
“嗯……言语相通但文字不通吗。”远星虽然习惯了这种异世界转生的基本套路,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感觉还是不同的。
 
“嘛,先不管这些,”远星引导他们看向舱体,“这里面是当时活下来的其他人。”
 
“当时活下来的其他人……也就是说他们现在……”
 
“还活着。”
 
“还活着?”玛莎和简队长有些吃惊。
 
“……虽然不清楚这是什么技术,但是……怎么说呢,”简队长的心里有些矛盾,“我不能排除这种情况确实发生的可能性。”
 
“手册,手册……在这里。嗯,”远星翻开手册,“如何解除休眠。”
 
远星走到她们身边,把手册放在三个人都能看清楚的位置。
 
“需要拥有足够多的能量以唤醒舱体内的人员。考虑到尚未预测出灾变后魔能的恢复情况,假设为最坏情况,即第一个唤醒的人周围没有任何魔能,则应当寻找其他形式的能量。首先,化石燃料等实体形式的能量来源仍可以以较低但稳定的速率转换为魔能。其次,考虑到之后收集到的魔能可能强度较弱,这部分能量在正常的输入端输入时需要选择以低速率输入。若遇到了此装置无法识别的能量,请转化为原始的魔能。本装置附带一个不保证运作的实验性转化装置,见下。”
 
之后是配图,有具体的位置与操作步骤。
 
“听起来很深奥呢……队长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也就是说,元素力并不是这个装置的驱动力,也不一定能作为这个装置的驱动力,而不一定能作为这个装置的驱动力,也就意味着可能不能唤醒……嗯,请问该怎么称呼呢?”简队长问。
 
“……古代的人,之类的?不过他们当然都是有名字的就是。”
 
“这也就意味着,”简队长似乎明白了什么,“你的苏醒,就是为了唤醒这些人。”
 
“嗯……也许吧,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感觉,自己从万年的梦中突然醒来罢了。好吧,也许我可以从这个遗迹的来历说起。”
 
片刻,远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然后缓缓说道。
 
“这个遗迹是我们的掩体。为什么要建造掩体?因为要躲避灾变。而灾变是什么,为什么会灾变?简单来说,那就是人祸。人祸,简单来说是两侧吵架,然后拉全世界陪葬。而陪葬的结果,就是又产生了你们。
 
“为什么是‘人祸’?为什么那么肯定就是人的缘故?这就是之前提到的,世界是怎么毁灭的。在这一次灾变之前,就已经发生过一次灾变。
 
“从那个世界的源头开始来说,最先崭露头角的是掌握了魔能——你们可以理解为这个世代的元素力——的人。他们也曾拥有过光辉岁月,但是随着魔能随意使用,魔能的紊流逐渐积聚,然后,便是第一次的灾变。这场灾变毁灭了很多魔法造物,抹去了许多当时的魔法师,而不使用魔能,靠着魔能以外的世界规则发展的人,此时迅速扩大自己的势力,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将魔法侧的人投入了长达数个时代的歧视与小圈子发展的模式。自此,也就有了两侧,大家开始对立起来。
 
“而事情在我出生的那个时代,发生了一点转机。两侧的人逐渐认识到了两侧合理的部分,有些人开始谋求融合,渐渐的魔法师的小圈子社会又一次要回归到主流社会中。但好景不长,这种融合导致的摩擦越来越大,最后以我没有预料到的速度,爆发了最后的冲突。然后,就是大家都想着拉世界陪葬,以及还有一些人准备,尝试躲过一劫,或者说,准备再做那个后来居上的人。
 
“为什么是人祸?因为魔法侧拉世界陪葬的方式,就是人为制造紊流。换句话说,亲手制造并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当然啦,潘多拉的魔盒也是一个典故,简单来说是一个装满了一切负面要素,和希望的盒子。当然,原版的故事里,希望还没飞出盒子,就被关在了盒子里。
 
“……然后,便是现在。可以看到没有人后来居上,只是不知为何,世界的再出发是那么快,足够撑到这个装置快要能量不足的时候把我唤醒。也许这就和魔盒的希望一样?也许是这样。”
 
简队长和玛莎开始慢慢消化这些内容。
 
“唔……好绕啊。简队长,什么两侧,什么吵架,我有点不明白……”
 
“……元素力的使用,会导致灾变?”简队长的关注点显然有些不同。
 
“嗯。魔能由于过度使用,在很久很久以前,产生了紊乱。生灵涂炭是生灵,但魔能是世界规则的一部分,最终在第一次灾变后,仍能保有原来的形式,稳定了下来。第二次灾变便不只是过度使用魔能,而是故意让魔能产生紊乱。故意的力量很可怕,它可以放大后果,至少让魔能不再能以魔能的形式存在——最终分裂,特化,变成了这个世代的元素能。嗯,我还是习惯叫能量。”
 
“所以……”玛莎有些不满自己被忽视了。
 
“两侧就是使用元素能的一侧和不使用元素能的一侧。吵架只是各自看各自不顺眼的冲突,没有真正的原因,只有事实的借口。”
 
“唔……”玛莎继续思考。
 
“现在,我得先试试元素能可不可以转化——以及,最好能讨口饭吃……”
 
事情一下子变得现实起来。
 
“嘛,总之吧,”远星按照指示把某个自己都不太记得的面板拉出来,调整出一个接受面,“先对这个接收板传递能量吧。”
 
“这个我擅长,让我先来吧。”玛莎有些兴趣。
 
“嗯……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什么才是传导。”远星说。
 
“……就,让这块板烧起来?我也不知道,我也没见过这个机器。”
 
“嗯……”
 
“唔……哈!”一团火球喷涌而出(从哪里呢?这个问题事后大家都没回忆起来),弹在板上,便被吸收了进去,消失了。
 
面板的显示屏上浮现出一段文字。
 
-{}-检测到能量输入。形式推测:自然火焰/特化火类型能量流。
 转化完毕。警告:能量种类不是最佳,且不能安全转化为所需要的能量。此能量不一定能用于装置的运作。
 
“嗯……”大家听了远星的转述,思考片刻。
 
“简队长呢?要不也来试试吧?”
 
“……好吧,既然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坏处。不过……”
 
“不过?”远星和玛莎不知道这个转折意味着什么。
 
“不过,远星得答应我一个要求。看在你没有隐瞒太多事情的份上,我也许可以帮你搜集一些帮助。但是,在你有了这个世界的身份以后,你必须加入我们,加入月城守卫,而月城守卫隶属于埃斯卡迪亚的‘骑士团’……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
 
“……好啦好啦,我也知道我没别的选择。不过……可以是兼职吗?”
 
“‘兼职’?”
 
“嘛……旧世界的魔法师有津贴,科技侧那边我要是申请也会给我经费,但是现在,要维持研究,只靠一个饭碗的话……会有点吃力,可以的话,打很多份工就好了。”
 
“……这些事情之后再议。说回这个装置吧。嗯……如何将风的力量传导给这块板子呢?”
 
“嗯……我看看,应该可以再调整一下,”远星看了看手册,把接收板的一些额外部件拉了出来,变成一个风车一样的形状。
 
“好了,试试吧。”远星示意道。
 
“……”房间内缓缓出现了气流,而这股风很快变成了螺旋状,让小风车急速旋转。
 
-{}-检测到能量输入。形式推测:机械能/物质传动类能量流。
 转化完毕。提示:能量种类不是最佳,转换效率较低。
 
主显示屏上的能量槽也恢复了一些。
 
“所以……还有别的疑问吗?”远星问道。
 
“其实我之前就一直在想,你也不一定得来自‘旧世界’吧。”
 
“嗯。”远星看着简队长,只是微笑着。
 
“也完全可以是,这个遗迹从异世界穿越过来,所以你当然感受不到原来的能量了。”
 
“嗯。你说得对。不过我当然预想过了,之所以我如此坚定……我换个说法吧,请问我有说过,这个遗迹是我唯一接触到的旧世界遗产吗?”
 
简队长很快理解了他的意思,但又有点怀疑。
 
“嘛,没错,我知道证据不足——不过,我是不是真的完全‘巧合地’和玛莎撞上了呢?”
 
“呃,”玛莎一脸不解的样子,“什么嘛,你明明是被我发现的啊?”
 
“回忆一下。你在出口,能看到什么?”
 
“出口?遗迹的出口对吧?”
 
“嗯,没错。”
 
简队长和玛莎回忆了一下自己走过来的路。
 
“所以,如果我从门这里出来——”
 
“看到的,是塔米斯海。”
 
“……原来那片海叫塔米斯海啊。”
 
“是的。虽然叫海啦,但是实际上也不大。”
 
“总之,我出来是看不到有什么城的。只有下山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才可以。那么我为什么鼓足了信心,认为这下面是有人的呢?万一是白费力气,那可就危险了。”
 
玛莎的思绪被远星带着思考下去。
 
“这里,我就得再说一说当时的冲突了。总之呢,冲突爆发之前,我就已经差不多筹备好了一个可以用于检视整个星球的魔法。最终,我一共部署了两个主体系,一个是近地的探针,一个是远地的定位。近地的探针当然是没有了,但是远地的定位,由于灾变的影响范围有限,所以还是完好的。也就是说,我要找个办法让你们知道它的运作。”
 
“嗯……距离遗迹西南方向34千米的地方?”
 
“我看看磁场……嗯。以防万一,千米多长?”
 
简队长稍微比较了一下从这里到城门的水平距离。
 
“一路沿线看过去,首先是跨过了月城,然后是一段空地,然后是……村庄,村庄,村庄,村庄,有个十几个,然后是……另一个城市?”
 
“是日城吧。”玛莎接道。
 
“……挺准的。有点意外。”
 
“所以,你们终于可以接收我了?”
 
“看样子,也没法拒绝了,不是吗。”
 
嗯……远星想,看来要暂时过一段苦日子了。
 
然后,慢慢收集能量吧。


{{UFHR|if-end:重启}}
{{UFHR|if-end:重启}}
Line 881: Line 1,090:


 乱流的压迫感瞬时冲入远星的鼻腔。
 乱流的压迫感瞬时冲入远星的鼻腔。
然后是强烈的电流感。它侵蚀生物的思维,尝试把完整严密的逻辑架构破坏殆尽。这就是混沌。
在混沌面前思考混沌的本质。这很有趣。也许按照一般的剧情,是要先回忆回忆人生,回忆回忆亲人,回忆回忆人生中最重要的那些部分,也就是回忆杀。但是这里并没有对手等待远星去杀害。或者说,如果有回忆杀,那么远星要杀害的,就是世界规则,是长生天,是普遍意义的造物主,是基本的物理规律,是自己赖以生活的一切。
换句话说,这场人祸,根本没有赢家,也从来不会有任何赢家。
他有一种自己参透了一切的感觉,但是他又清楚地,模糊地,告诉自己这是假象,告诉自己否定的否定构成链条,告诉自己还要撑下去,告诉自己活下去是有意义的。
他告诉自己虚空的彼岸没有意识,只有世界残酷的规则,而尝试使自己陷入毁灭与癫狂的正是飘忽不定的自己。
是吗?
是的。思考玄幻星空的本质是必要的。
但——
没错,是的,就是这样。我们不知道此刻的谁是正确的,而我们又可以无限地这样否定下去。
……
是的。世界规则一直都在那里,而人们也只是利用了世界规则。他们利用世界规则造就了这场灾变,而这场灾变也在吞噬远星。
而……
而猜疑的链条告诉我们,我们可以质疑对方是灾变的产物,是吞噬远星的存在。
……是。
你可以质疑我为什么一直在占据话语的主导权,我可以质疑你为什么在尝试反对我。
没错。
为什么不能有第三方呢?
为什么不能有第三方呢?
为……哦。第三方来了。
第四方。
第五方。
这是世界规则的引导。也是我的引导。
所以?
所以我问你一个问题。
一个问题。
你是谁?
我是湖远星。
你不是湖远星。
由鸭子类型,只要我看起来是湖远星,行为上也是湖远星,从各个特征上来看都是湖远星,那我就是湖远星。
归纳推理固然有用,但是不具有逻辑上的严密。
你也不是湖远星。
就算有鸭子类型理论,你也指不出我有哪一点不像远星。
但是你也不能严密证明你是湖远星。
当然不能。现在是什么状况,我们很清楚。没有时间腾出来证明我自己是我自己。
我们是谁?
我们在哪里?
……
你答不上来。
你也答不上来。
而我可以排除我不在远星的心智空间里面。
嗯。
你知道远星的心智空间的样子吗?
我当然知道,我是湖远星。
那为什么你不回答?
你明明清楚。
你也清楚。
我们在等什么?
等破绽呗。然后把另一方击垮。
也许你忘了考虑——
话没说完,“多余”的几方就消失了。显然,是剩下来的两方干的。或者其中一方干的。
动手了啊你。
不是你,是吗?
不是我。
当然也不是我了,对吧。
就是你。
你能证明吗?你能证明你是最先出现的两方中的一个吗?
这是一个无休止的逻辑回环。
你在回避我的问题。
我不证自白。
那好。也就是说,单线程思考变成了对话,是合理的事情。
……是合理的事情。
你迟疑了。
团结更有助于撑过难关,不是吗?
那也是各自退一步,我也没看谁退了一步吧。
那就……
“……老师,老师!”
莉兹的喊声将远星唤回现实。
身处外层风暴的远星,被自己刚才那段未知意识带来的屏障隔开于他们之外。
每走一步都很困难。每走一步都是意识被无尽打断与干扰。
魔法师在精神状态很差的时候无法正常施法,容易回火。然而,远星却自行开了一个屏障,把自己和他们隔开了。
没错,是灾变。
……一决——
不对。我确实没法分辨哪些属于我,哪些属于外加影响了。
……胜负!
莉兹他们看着远星在风暴中自我毁灭,但又自我保全。远星以外的所有人免遭灾变的影响,而他却在风暴中前途未卜。
“不行,我要——”
“你是疯了吗?!”里奇一把拉住莉兹。
“我能让老师送死吗!”
“这是他自己选择的!”
“我——你——”
哈。
唔……呃……
这就是“大魔法师”?可笑。
逐渐的,他意识到,随着意识多次的模糊进出,那条界限已然模糊。他清楚地听到了屏障外的争吵。
该离开这世界啦!
一击。
一闪。
{{spell|{{ruby|Crepusculum dimmintwinka|微光薄暮}}}}——
“只有看似弱小须臾的微光……才在漆黑的虚空中,找到冲破束缚的微小希望。”
灾变。混沌。灾变愈是灾变,混沌愈是混沌,但微光的力量,指引着远星,不断突破。
屏障慢慢减弱。就在莉兹挣脱里奇时,远星恰好冲到了这边来。
其他人见势,赶忙将两个人拖回安全阵地,然后迅速重新布置了另一个屏障。
“啊……嗯……嗯?嗯。谢谢。”
“仅凭这个屏障终究是挡不住的,这些能量流还是太强烈了。”
“嗯。会停息的。”
“别这么乐观了,再怎么说,远星大人也跟我们说过……嗯?”
“嗯。”
从痛苦的思想挣扎中挣脱出来的远星很快接受了事实。
“能把我救出来,说明,这股能量流已经减弱了。不是吗?不必过分担心——但一定要加强看守。”
“……是!”
这之后,随着灾变的逐渐停息和远星一众带领的准备,他们成功重返地表,寻找了可能潜在的幸存者组织,建立了新的国度——
“就叫……埃斯卡迪亚吧。”
“……啊?还叫埃斯卡迪亚吗?”
“历史是轮回的嘛——再说了,改名我也叫不顺。”
“行吧……一切按照远星大人——”
“停,从三分二十七秒之前我就不应该被这么称呼了。就叫远星,大家都是朋友。”
“……好的,呃,远星。”
会议结束得很顺利。旧时代的对立一笔勾销,比旧世界最伟大的小提琴手的泛音还要明亮的未来就在眼前。
“不过吧,”远星之后回到家,和莉兹和里奇他们闲聊的时候说,“历史是会轮回的。所以,也许我们也有可能继续陷入对立?”
“嗯……依我的拙见……”
“嘛,我清楚——不过也是螺旋上升啊,哪能有那么顺利呢。但是,”远星看着窗外百废待兴的世界这样说道:
“如果能迎来我心中的那个融合的未来,那我的秘密也就可以无憾的告诉大家了。”
“秘密?”
“现在还不行哦,欸嘿。”
……
{{UFFooter|continues}}


{{UFNav|type=foot}}
{{UFNav|type=foot}}
Cookies help us deliver our services. By using our services,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