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残章/phire~4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残章/phire~3未名残章/phire~4 | 未名残章/phire~5

“权限……什么权限?”

那双眼说出的是少年从未听过的概念,但似乎很重要。

可是并不曾向自己提起这件事。

“嚯,连这都不知道就来到了这种地方啊,现在的小鬼可真是一个比一个不知天高地厚了啊。呼哈哈哈哈!”

那双眼的轮廓原本呈现出下凸的月牙形,听了少年的话后却变成了上凸的形状。再加上它和笑声几乎节奏一致的抖动,看上去充满了嘲讽的意味。

“……可是我并没有想要来到这里,可以告诉我怎么回去吗?”

其实少年已经猜到自己并不能轻易离开此地,但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如此问道。

“啧。你没有权限,我可不能就这么放你回去。要知道之前所有因为没有权限而来这里的倒霉蛋可是都支付了代价才走的啊,呼哈哈哈哈!”

那双眼的轮廓在少年面前逐渐扩张着,仿佛正在向着少年的方向逼近。少年慢慢后退,想要和那双眼保持距离,但它的轮廓依然扩张着。

“……那可以至少告诉我权限是什么,还有要怎么获得吗?你说代价……那又是什么?”

听到“代价”这个词,少年认识到状况更加不妙了,四肢有些打颤。随后他隐隐察觉到,那双眼似乎正在自己的身上四处打量,尽管仍然看不到其中的眼瞳。

突然,那双眼将右眼正对在少年面前,一个红色的圆圈从其中的空白当中浮现出来。起初少年以为那就是它的眼瞳,但仔细一看并不是。那个圆圈并不像是能够随眼珠一起转动的样子,只是固定在那里纹丝不动。

“这个,知道是什么吗?”

“这是……我画的……”

红色的线条从圆周的若干个点上出发,交织在一起,很快便形成一个复杂但不失秩序的图案。而这正是少年当时在仓库当中照着书本画下的那个横跨一整面的巨大图案。

“是你画的炼成阵。仔细看,看这里。”

话音刚落,图案右下角的小圆中唰的一声燃起了一团火焰。火焰随着气流的扰动而不断舞动着,随后却逐渐止息。

在少年的印象当中,那个位置本应出现的,是一个形似花苞的符号。

但取而代之出现的火焰定格后的姿态完美地嵌入了那个符号围出的空间。

“看见了吧?想起点什么没?”

逐渐止息的火焰,似曾相识的景象。

“啊……”

是那根脱手的火柴。

火柴点燃的同时,整个图案,也就是那双眼所谓的炼成阵,发出了象征着“魔法”即将启动的荧光。

火柴从手中飞出后,时间几乎陷入停滞,自己也被带到了这个地方。

“你打算用那种方式来驱动炼成,但你没有这么做的权限。而且你居然一下子就想炼成那么多东西,可真是够贪心的。呼哈哈哈哈!”

与少年的猜测大体一致,自己是因为那根火柴而意外做出了需要所谓权限的事,才让这一切发生的。

但随着原因逐渐清晰,少年心中的恐惧也与之俱增。

因为自己可能会不得不为此支付“代价”,而且那的代价到底多么沉重,自己也不敢乱想。

但面前这具有收取代价的能力的双眼,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

少年这才发现,自己因为被一句句充满了闻所未闻的概念的话语分散了注意力,而忘记了这个关键的问题。

但迫于恐惧,少年不敢就这么问下去。

“我想放弃这次炼成……请让我回去吧。”

“放弃?呼哈哈哈哈!那可不行!”

双眼再次随着笑声的节奏抖动起来。同时,覆盖一切的黑色结界在少年身后的位置破开了一个洞,那个白色世界从中再次显现出来,边界不断向双眼的方向延展着,直到不久后在即将把那双眼也吞噬殆尽之前才停止。

但那个世界竟不再像少年之前眼中所见的那样空无一物。

无数形同阴影的存在不断从远方的空中斜下飞来,从少年身边掠过,冲破“地面”并最终消失在脚下无底的白色深渊当中,留下一道道浅浅的平行尾迹。

也许可以用雨来比喻少年眼前的景象,但这些“雨点”未免大了些,排列的密度也稀疏许多。

其中一个“雨点”正对着少年的方向缓缓飞来。少年仰头凝视,想要看清它的真面目,但无论怎样努力分辨,“雨点”的本体似乎都被一层厚厚的灰色云雾遮掩着,朦胧不清,难以观察。

“这些是……”

“使用炼金术所需的代价。不要去碰,会……”

双眼本想让少年从“雨点”的飞行轨迹上离开,但已经迟了,少年在“雨点”即将触碰到自己时向它伸出了右手——

“啊啊!”

少年发出惨叫,反射性地把右手缩回,身体也从“雨点”的飞行轨迹上跳开,摔倒在地上。剧烈的灼烫感从手心迅速蔓延到整个手掌,手掌的颜色也从煞白一点点变得通红。少年双腿蜷缩,左手紧紧抓着右腕,呼呼朝手心大口吹气,但气息由于疼痛的呜咽而无法保持稳定,只能不均匀地喘起粗气来,憋闷的痛苦让两行眼泪也唰地流了下来。

“扑哧……呼哈哈哈哈!你可真是太有意思了,那可不是凡人的身体能够承受得了的东西,你竟然敢主动去碰。呼哈哈哈哈!”

少年依然被烧伤的痛苦占据着大部分注意力,没能听进双眼的嘲笑。他侧卧在地上,用仅剩的注意力抬起头,警惕着其他飞来的“雨点”,幸好似乎并没有任何飞行轨迹会再经过自己所在的位置。

但随后,视线的边缘出现了一个红点。

少年朝红点的方向望去,勉强能够辨别出那也是一个“雨点”,只不过表面的那层云雾是红色的,而且比其他“雨点”稀疏很多。但那层云雾之后明显并没有遮掩任何东西,看起来比其他“雨点”空虚得多。

不过在这无数灰色的“雨点”当中,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与众不同的一个呢,是什么特殊的代价吗。

少年用自己残存的注意力思索着,但由于疼痛而难以做出任何猜想。回过神来时,那个红色的“雨点”已经穿过了地面,与其他“雨点”一齐坠向深渊。

确认没有其他雨点向自己飞来后,少年努力集中精神调整呼吸,随后又开始向发红的右手吹起气来。

“够了,你的手已经没事了。”

“诶?”

少年被双眼的声音打断了吹向右手的气息,随后惊奇地发现手心恢复了正常的肤色,刚才那剧烈到难以忍受的疼痛也不知何时消失了。少年又试着握了握拳,也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

“本来不想这么做,但还没支付代价就变成这副惨样,果然还是看不下去啊。呼哈哈哈哈!”

“……你到底是谁?”

看到右手被治愈,少年心里浮现出面前的双眼并不坏的可能性,便撑起身体坐好,面朝双眼鼓起勇气如此问道。

“这才想起来问吗。告诉你也无妨,我不过是个#########罢了。”

“……”

少年还没来得及理解这句话,却先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呼吸了。

又是这种时间停止流逝的感觉,身体再次变得动弹不得,但哪里又有些不一样。

眼前的世界依然运动着,那些“雨点”在静止的时间里依然保持着原有的速度向着脚下的白色深渊飞去。

同时,又有什么从深渊的远处向上逃逸出来

是那个“红色”的雨点正在逆流而上地飞行。

仔细一看,它的飞行轨道与自己的位置是重合的。

“哦,看来是时候支付你的代价了。呼哈哈哈哈!”

随着双眼又一阵轻蔑的笑声,黑色的结界再度展开,迅速吞没了那个白色的世界,所有从天而降的“雨点”也随之消失了。

但唯独那个红色的“雨点”被展开的结界捕捉进来,继续朝少年的方向飞去。

少年不敢再体验一遍被烧伤的感觉,恐惧地直直盯着飞来的“雨点”,想要逃开,但束手无策。

“别担心,那只是个代价的空壳,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双眼话音刚落,“雨点”已经飞到了少年的脚下,表面稀疏的红色云雾遮掩下的核心发出了刺眼的光芒。

少年的视野逐渐模糊,意识被光芒逐渐吞噬,同时一股强烈的困意席卷而来。尽管少年的精神仍然在做抵抗,却发觉有什么正在快速从身体当中流失,从而失去了抵抗的力气,最后失去了对这个空间一切事物的感知。

他残存的意识留下了双眼的最后一句话。

“代价已经支付,你马上就会回到那边的世界了。呼哈哈哈……”

~

“……咳、咳咳!”

少年剧烈地咳嗽起来,双手颤抖地撑起趴在地上的身体。

是窒息的感觉。

原本在停止流动的时间里并不会因为呼吸停止而感到痛苦,但少年现在一直在拼命吸气,自己的肺部却仍然不断发出无声的哀嚎。

少年立刻发现这并不是因为自己之前停止了呼吸,而是因为仓库里的氧气已经所剩无几了。

危险。危险。危险。

少年的脑中不断重复着这个简单却危急的信号。他想要寻找仓库的出口,视野里出现的却只剩一片漆黑。仓库尽管黑暗,原本也应该有能够透过光线的地方,现在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

那里。那里。那里。

求生的欲望不断刺激着少年的本能,身体循着记忆的方向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

哐——

少年拼劲全力站起身来,撞开了仓库的大门,身体由于过剩的力量继续向前冲去,但接着因为打滑的脚而摔倒在草地上。

“呼……呼……”

弥漫着淡淡草香的潮湿空气随着粗重的气息不断流入少年的身体,占据了视野的漆黑慢慢退去,少年的呼吸也逐渐恢复平静。

得救了。

少年在翻过身来,仰躺在草地上,面前的深蓝色的天空已经毫无残云遮掩,只有几个不起眼的白点微微地闪着光。

“哈……都快到晚上了吗。我的炼成阵……”

少年双手撑起身体坐了起来,面前的仓库内部已是一片狼藉,墙面不知为何变得焦黑。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炼成阵的中心长出了一大块布满尖刺的蓝色物体,块头和之前撒在地上的那些细砂的体积完全不成比例。

那形状,仿佛是某物在爆炸后的一瞬间,所有碎片都被定格在原地的样子。

至于炼成阵本身,则已经面目全非,红色的粉末像是受到来自图案中心的冲击而向四处散乱地飞飘,落得到处都是,只剩一些淡淡的痕迹残留在原本的线条上。

之前那些装入各种晶体的罐子因为封好了口封,只是被冲飞到了墙角而已,并没有洒出什么东西,也没有被碰坏。那本厚重的书则静静地摆在原地,只是敞开的那两页覆上了薄薄的一层黑灰。

少年有些吃力地站起身来,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

看起来完好无损。但仔细一瞧,也只是发现衣服袖子的背面同样沾染了一些黑灰。可能是因为之前自己趴在地上,衣服的正面并不像袖子背面那么脏,但反过来一想,自己的后背也许已经被黑灰染得一塌糊涂了。

“我真的支付了代价吗……”

少年带着些许疑虑走近炼成阵中心出现的那个蓝色物体。

虽然乍一看很大,但只是密集而细长的尖刺造成的错觉罢了。尽管长得最高的那一撮尖刺已经和少年的腰部齐平了,生长出尖刺的那个“基座”却并不怎么大,少年用两只手就能轻易捧住,但即便如此也比那些粉末的体积大出数百倍。

“至少我没把这个也搞砸……咳咳!”

少年发觉仓库里的空气有些刺鼻难忍,而自己的肺部也仍有些不适,只好再次朝门外走去。

但在转身的那一刻,少年无意瞥见墙边躺着一个没有口封的罐子。

里面装着所剩无几的白砂。

“……!”

虽然少年想要捡起那个罐子仔细检查,但肺部传来的阵阵疼痛还是驱使着他直接走出了仓库。接着,少年突然感到双腿有些麻木,无法抬起想要迈步的脚,身体也差点再次失去平衡跌入面前的积水,但少年立刻放低自己的重心,单膝跪地,这才没有摔倒。

“我当时只用了一小把……怎么会……?”

原本想要继续循着记忆思索下去的少年,被面前的水洼吸引了注意力。

此时微风徐徐吹过草地,水面泛起层层波纹,扰乱着少年映入其中的倒影。

“……”

少年的麻木的腿此时彻底失去力气,向前倾倒的身体只能由双手撑住。

此刻,微微摇曳的草丛随着微风的消逝而止息,水面上扰乱着倒影的波纹亦随之散去。

“怎么……”

形态逐渐稳定的倒影中映出的,是少年再熟悉不过的自己的脸庞——

“代价……这就是代价吗……?”

——以及一头陌生的银发。

未名残章/phire~3未名残章/phire~4 | 未名残章/phire~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