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残章/phire~3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残章/phire~2未名残章/phire~3 | 未名残章/phire~4

针簇形、蜂巢形、叶脉形。

深红粉末摆出的图形变了又变,周围的地面逐渐被装着形态各异的晶体的罐子占满。

尽管如此,少年尚未翻过的书页仍把十足的分量压在右侧,相较之下摊在左侧的寥寥几页纸根本不算什么。

“不过这样就够了吧。”

少年用四指用力撬起书本的右侧,想要把书合上,但没能克服纸张的重量,数百张纸瞬间蹭过少年的指尖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但就在这么一瞬,少年隐约感觉到纸张摩擦指尖的触感当中夹杂着某种异样,随后便用手指再次拨弄纸张的边角来确认。

果然,造成异样感的是其中两页纸被折进去的角。

“这是……”

顺着折角,书页被少年翻开,从中徐徐展现出来的,是页眉和页脚上密集的几行文字,以及将它们挤到一旁的,横跨一整面的,巨大而复杂的图形。

数十组多边形在同心圆的内部纵横交错,却又界限分明,乍看令人眼花缭乱,但细细观察之后,各个图形元素之间又互不遮掩,线条粗细有致,清晰可辨。

与其他图形之间唯一的不同之处,是出现在右下角密集的线条间仅有的空隙中的小圆。圆内似乎还画着某种符号,形似一朵待放的花苞,不过少年只是看了它一眼,之后并没有对此特别在意。

少年看了看页角的索引,找到了写着对应文字的罐子,拆开口封。里面装满了纯白色的、形如砂糖的细小颗粒。

“好了,再做完这个就回去吧。嗯——”

少年舒展了一下身体,然后再一次伏下身来绘制图案。

这次的绘制难度明显高了不少。尽管少年很快就理清了多边形之间的位置关系,却因为线条太过密集而不小心把画好的线蹭掉好几次,为此花了不少时间修补。

雨声渐息。

少年揉了揉酸痛的手臂,站在画好的图案之前。

在书上占了一整面篇幅才能清晰表示出的图案,放大之后出现在地上,如同精密机械部件的蓝图,严密有序的线条排布在视觉上产生特别的舒适感。

那种舒适感令少年入神,许久没能把视线移开。

此时,门框哐当哐当发出声响,不知何时刮起的大风从门缝钻入,吹倒了装着白色细砂的罐子。少年清醒过来,急忙伸手去扶,所幸细砂并没有洒出太多。

入侵的气流闯入油灯的开口,扰乱着火焰,随时都有可能夺去仓库中仅有的光芒。少年用后背紧压门缝,想要挡风,却并不起作用。不过就在少年努力踮脚遮挡门缝时,风却如同恶作剧般地停了,油灯里的火焰重新挺立起来,发出微弱但稳定的光芒。

少年看着油灯松了口气,从罐子里抓出一些细砂撒在图形中间。

“……?”

这次红色的粉末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发光,但图案没有画错,也并没有被风吹坏。

少年刚蹲下身子准备检查,又一阵风穿过门缝袭来,直接吹熄了油灯,随后又立刻停息下来。

“……可恶。”

少年不满地嘀咕着,从口袋里摸出火柴,在发火纸上擦燃。

但几乎在火苗生起的同时,红色的粉末再次散发出柔和的荧光。

没有了油灯的照耀,黑暗的空间中亮起的红色微光充满了神秘的气息。

“这……怎么会……”

少年呆立在原地,视线在发出荧光的线条之间来回扫动,最终停留在了那个画着某种符号的圆圈上。他正准备向前迈步,想要凑近观察,小腿却在此时传来麻痹感,无法抬起。

是因为保持趴在地上的姿势绘图太久了吗。

少年回忆着小腿感到不适的原因,想要重新站稳,但身体前倾的重心没能允许他这样做。

少年的身体彻底失去平衡,倒向面前的图形。慌乱之中,火柴不知何时已经脱手,向前飞去。

看着地面迅速逼近自己的面部,少年下意识地闭上双眼——

本应如此,少年却还是看得到眼前的景象。

地面在约半米前的地方,停止了逼近。

同时感受得到自己的身体正以一个尴尬的姿势保持着倾斜。

想要把视线移向别处,但做不到。

少年一时没能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直至注意到出现在余光里尚未落地的火柴。

本应随着气流而不断展现出变幻莫测的舞姿的火焰,保持着夸张的姿态冻结在半空中。

是谁用魔法把火焰像化石一样困住了吗。

但少年立刻抛弃了这个想法。

是时间停止了流逝。

尽管不知为什么,自己的思考仍在继续。

尽管呼吸无法进行,也无法感受到心跳,却没有任何不适。

而且面对如此不合常理的现象,自己应该感到慌张才对。

是因为身体无法在静止的时间里做出反应,所以对此没有感觉吗。

……

种种疑问充斥了少年的思考空间。

但实际上时间并没有完全静止,只是流逝变得极其缓慢。

缓慢到少年并没有察觉到,火焰只是放慢了舞动的节奏的事实。

以及火柴此刻刚好突破了红色粉末绘出的图案边界的事实。

突然,少年双眼紧闭,脸朝下重重摔在地上。无数的思考在意识中瞬间涌出,随后被身体受到的冲击纷纷打断。

“……”

少年用双手支撑起身体,缓缓睁开双眼。

但视野当中看不到任何东西。

仓库,油灯,火柴,罐子,书本,图案,白砂。

本应近在眼前的一切,消失在了一片空白之中。

环视周围,所见只有一片空白。

双手支撑的地方,同样是一片空白。

不对,就连双手所在的地方也只剩一层淡淡的阴影,随即被空白吞噬。

仿佛自己的存在也即将被这空白抹去。

此时能够证明自己存在的,只剩下自己的思考,以及恢复了的呼吸与心跳所发出的声音。

因无法理解现状的焦虑而造成的,急促的呼吸声与猛烈的心跳声。

而通过这些仅存的声音,少年又隐约察觉到另一种异常。

那种声音造成的感觉只有在空无一物的空间当中才会出现。

是没有被任何物体反弹、接收不到任何反馈的空寂感。

所以周围的一切并不只是看不见了,而是并不存在于此处。

少年拖动着残留着些许麻痹感的腿想要逃离,但双脚完全没有踏中地面的感觉,仿佛只是在半空中摇摆。

周围的景色仍旧只有空白,没有丝毫变化。

自己正在移动还是在原地踏步,无法分辨。

“我……被骗了吗……”

少年察觉到脸部的湿热感。

是眼泪。

视线本应因涌出的泪水变得模糊,但眼前的空白令清晰和模糊的区分失去了意义。

此时只有脸上的湿热感,能够成为失落的证明。

耳边响起了断断续续的啜泣声。

是与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同样空寂的声音。

不断感受到这份空寂,少年失落的心也逐渐被空白侵蚀。

终于,少年陷入了沉睡。

~

“嘿。”

有什么在呼唤。

但少年的意识被空白紧紧封锁,无法作出回应。

“真是的,给我醒醒。”

话音刚落,少年心中的空白开始逐渐瓦解,意识逐渐恢复活动。

少年睁开双眼,但所见依然只有一片空白。

那是什么呢。

关于自己在仓库里所做的一切的记忆浮现着。

从按照书本记述的内容制造出各种晶体,到发现那个横跨一整面的复杂图案,再到周围发生异常现象,之后又被困在这个空白的世界当中。

那是夺走自己身边的一切、将自己困住、侵蚀自己内心的空白。

这些看似只有在噩梦中才会发生的事情,醒来之后也依然持续着。

自己也许会被永远困在这里。

想到这里,少年再次感受到脸部的湿热。

但同时,也察觉到眼前的景象竟然模糊了。

有什么打破了这片空白。

少年擦去泪水,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黑点。

黑色的泡沫不断从空白当中凭空出现,然后逐渐汇聚到黑点当中。

黑点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成长着,不久后就覆盖了整个空间,形成结界。

眼前的景象由空白变为了纯粹的漆黑。

不过,少年的身体似乎并没有被这黑色吞没,他现在能够清楚地看见自己的双手和躯干。

“哦,这不是醒过来了吗。”

呼唤声再次传来。

声音传出的方向与黑点起初所在的位置大致相同。

少年朝着那个方向望去,发现黑色结界开了两个孔,露出后面覆盖的空白。

倒不如说,那是一双注视着自己的锋利而巨大的眼,尽管看不到眼瞳。

如果有谁的脸盘放得下这双眼,那他的脸肯定都能把仓库撑破。

少年如此想道,不过既然如此,也就更加确定周围的原有的一切并没有被带到这个空间了。

而且能够在这里遇上能够说话的对象,不如把关于这个空间的一切打听清楚吧。

但还没等少年开口,声音再次从那双眼所在的地方传来。

“你的权限呢?”

未名残章/phire~2未名残章/phire~3 | 未名残章/phire~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