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残章/phire~-1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残章/phire~-1 | 未名残章/phire~0

今天是我和阿桑从荡神国虎口脱险,从外面的世界回到镇上过后的第7天。

所幸在外面的同胞的帮助下,两个世界的交点位置并没有被暴露给追兵。虽然即使暴露了,他们也很可能只会因为无法打开结界而束手无策,但谁也无法保证结界能够经得起他们那种恐怖的破坏力的摧残。

身处荡神国的赫朗族同胞在如此残酷的环境下竟然能够苦苦生存到今天,一直以来在受到结界庇护的小镇当中过着和平生活的我完全无法想象他们这几百年究竟承受了何等煎熬与苦难。

眼看着又一个起源日临近,广场上车水马龙,做着游戏的孩子们在一片欢声笑语中争抢着四散纷飞的彩花,面点婆婆的烤炉中令人垂涎欲滴的谷香再次填满小镇的每一个角落。

我却很难再一如往年融入到这欢愉的节庆氛围当中了。

如今唯一值得我庆幸的事,也许就是我和阿桑都没有丢掉性命了吧。

我没有失去他,也不能失去他。最重要的是,我还能活着感受他的温度。

如果没有经历这次逃亡,我也许永远不知道阿桑的承诺竟背负着如此沉重的真相。

荡神国里强敌的存在对他而言无疑是个无比巨大的打击。

回到小镇后的这段时间里,阿桑一直躺在家里消沉度日,对外面的一切不闻不问。

别提起源日了,也许就算明天是末日,以他现在的样子恐怕也只会静静等待一切消亡吧。

这些日子我一直都在家里做好饭菜,然后送到阿桑家里照顾他。虽然我的右腿在逃亡时受伤了,行动有些不便,但我没有任何怨言。

前几天我在敲门时还能听见阿桑用沙哑的嗓音说“进来吧”,在他吃饭时简单和我聊两句,之后他却连嘴也不愿张了,只会在我问问题时点头和摇头,现在连从床上坐起来都是件难事。他最爱吃鸡蛋饼,一顿饭原本至少能吃下三大张,现在做给他却只吃一两口就放在那里不动了。

经历了人生中最绝望的这几天之后,我只想和阿桑在镇上过上永远安稳的日子。

虽然这样会辜负前辈寄托的希望,我们也对不住仍在荡神国承受苦难的同胞,阿桑也将无法兑现他的承诺。

但这样的绝望,我绝对不想让他经历第二次。

虽然外面的世界并不只有敌人。

我们曾到访过的每一个城镇和村落,几乎无一不在向我们证明,我们也是那个世界的一部分。

沉浸在那般美好的景象当中,我也曾逐渐开始认为,我和阿桑,还有我们的族人,与外面的世界的各个民族在同一片天空下平等地生活,也许并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但这梦想已经在敌人的脚下被蹂躏得粉碎。

在此行开始之前,我们就应该料到,前辈们经过了长达百年的努力依旧不能打开结界,这件事实注定了这一切并不简单。

为什么我们赫朗族会被荡神国的人那样仇视呢。

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如果再这么追究下去,付出的代价很可能会远比这次沉重。

今后我们再也不会踏足外面的世界了吧。

不过虽说想要和阿桑过上安稳的日子,他会有好起来的那一天吗。

我坐在阿桑的床头,看着桌边早已放凉的鸡蛋饼长叹一口气。

循着映在桌上的微光,我向窗外的天空望去。

微光的尽头,是高挂在深暗夜空中一轮孤独的盈月。

夜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这么深了。

两天后的起源日,出在那里的就是完美的圆月了吧。

遥望着盈月上即将被光亮填满的阴影,我隐隐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的某种躁动。

此时,阿桑翻了个身,从原本背朝我的姿势换成了平躺。

他空洞的双眼愣愣地望着天花板。

那双眼睛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如初,再次显现出充满活力的绿色呢。

本来前几天为了让阿桑打起精神去南村做了些准备,但他现在这个样子……

“花穗。”

“诶?”

是我听错了吗?

“今天……是起源日吗?”

我愣了一下才确定,是阿桑说话了。

连着几天没听到他的声音,再一听竟然有些许陌生。

“……不是,起源日在后天。”

我欣喜地发现,阿桑的双眼逐渐恢复了绿色的光泽。

阿桑有些吃力地用手肘向下压着床面,我看出他是想要坐起身来,马上把手伸到他的颈背下面,把他慢慢扶了起来。

他的后背……很结实呢,明明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他看起来还是有点瘦弱的。

“你要不要再吃点鸡蛋饼?虽然已经放凉了……”

“没关系,等会再吃……不过我有点渴。”

话音刚落,我清楚地听见阿桑咕咚一声咽了一下口水。

……

好像哪里不对劲。

我的脊背突然感到一阵轻微的酥麻,随后这种感觉迅速向下蔓延,一直传递到我的尾尖。

阿桑想要伸手去够桌上的银杯,但有些远,没能够到。

“你别动,我端给你……啊!”

我本想转身拦下阿桑的胳膊,但此时我的身体姿势有些尴尬,还没好利索的右腿突然疼了起来,力气使不上了。

我的身体失去了平衡,上半身顺势倒了下去。

不妙。

用双手撑起身体的我回过神来时,已经与被压在身下的阿桑四目相对。

偶然间,我在他清亮的绿色双眸中窥见了倒映其中的盈月,很快便入了迷。

一阵更加强烈的酥麻感瞬间遍布我的全身。

我的尾巴开始不自觉地转圈。

我们就在这种状态下对视了许久。

突然,阿桑把目光移向别处,盈月的倒影消失了。

“那个……可以把水给我吗。”

“啊!抱歉……”

我瞬间清醒过来立起了身子,然后急忙把银杯递到阿桑手里,水差点洒了出来。

阿桑低下头,小口嘬起了银杯里的水。透过他下垂的刘海,我似乎看到他若隐若现的双眼瞟了我一下,之后又迅速看向别处。

微弱的月光下,阿桑一侧的脸颊微微显露出红晕。

随着他一连串下咽的咕咚声,我越发明显地感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发热。

少许汗水流到了我的大腿上,袭来一阵轻微的痒意。

我忍不住摩擦了一下双腿。

……

这是什么声音?

啊……该不会是我已经……

阿桑把剩下一半水的银杯放回了旁边的桌子。

“你现在想做的……和我想的是一回事吧?”

“……嗯。”

我的心在哐哐直跳。

阿桑所说的“一回事”,就是那一回事吧。

恋人互相极度渴望接触对方的身体时,就会做的那件事……

虽然发热的头脑还没想清楚,嘴却已经先答应了。

要说我的渴望的话,其实早在我们来到荡神国之前就有了吧。

不过更恰当地说,那时产生的只是一些单纯的想象而已。

换作是谁都会有这种时候吧,幻想自己是否能和当下亲密的人走到那一步,甚至更远。

而回到镇上的这几天,我逐渐发觉,这些幻想已经转变成了渴望。

因为我已经离不开阿桑了。

我无法想象没有他的生活。

如果以后我会因为他的冒险而永远失去他,那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不,不能让那种事情发生。

如今和我一起从那场逃亡当中平安脱离的阿桑就在我的面前。

我……现在就想和他一起迈出那一步。

“现在还不行……花穗,在那之前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诶?”

听到这里,我些许冷静了下来,尾巴停止了转圈。

阿桑的脸颊仍在泛红,表情却突然严肃下来。

“我……想再去一次外面的世界。”

“是吗……”

没想到我这些天无数次下定决心想要排除掉的可能性,再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即使经历了这么多绝望也没有放弃吗……

“我的承诺还没有兑现。记得吗,我想和你一起在外面的世界自由自在地生活。我们的族人也不能在结界里永远生活下去,所以我们要在结界被打破之前想办法让我们的族人能够和其他民族一样光明正大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那就没办法了呢……”

我回避掉阿桑坚毅的眼神,解开了胸前的绳扣。

正当我想把衣摆从腰间向上掀开,露出肌肤时,阿桑握住了我的手臂,不让我继续掀下去。

“可是……如果你怀……怀孕了……我们就没法出去了,族人就会有危险……”

“但我也不想失去你……如果你又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丢掉了性命,那你不也没法兑现你的承诺吗?”

阿桑沉默了。他的手并没有特别用力,轻轻一拨就从我的手臂上移开了。

我爬上了床,挺身跪立在阿桑的面前,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前倾身体的重心把他轻轻压靠在床头上,右膝在他的两腿之间慢慢向前试探着。

很好,没有反抗。

我朝阿桑的额头呼出一口气,把他垂掩着双眼的刘海吹向两侧。他绿色的双眸失去了掩蔽的一瞬间,不知在何处游移的目光突然就与我的视线重合了。

刚刚阿桑是在看哪里呢。

我半掩在衣襟之下的身体曲线虽然说不上有多理想,但刚才确实吸引到了他吧?

啊……又出现了。

阿桑眼中微微颤动的,那一轮盈月的倒影。

不知不觉间,我的右膝好像试探到了极限,无法继续前进。

阻挡在那里的,是存在于他双腿间尽头处的,硬硬的,却又带着些许肉感的……

只有男孩子才有的,所谓的“第二条尾巴”。

被我的右膝抵住之后,好像还往上挺了一下。

阿桑深吸一口气,把头别向了一边。

好极了,就这样确认了身体的反应。

不过阿桑的第一条尾巴一直在身后平放着,几乎一动不动,让我有些在意。

“你在忍耐什么呢……明明第二条尾巴都开始兴奋了。”

我连同内衣脱下了裙子,黏滑透明的液珠从我身下的缝隙间拉着细丝一颗颗坠下,滴落在阿桑的大腿上。

果然是这样。

刚才我在摩擦大腿时发出的那些声音……

原来是我的身体早就趁我不注意做好了准备。

我不想失去阿桑,想要确认他的感情,把他留住。

这样强烈的想法已经融入到我身体的无意识行动当中,在嗅探到时机的此刻毫无掩饰地表现出来。

……拜托了,不要离开我。

看着欲望的证明从我的体内倾泻而出,不断积累的冲动也即将突破我的忍耐。

可是……在那之前还是要先驯服他的第一条尾巴才行。

至少……先让我发泄一下吧。

我的下身贴住了他的大腿,前后摩擦着,把那些滴落的液珠慢慢抹平。

细小的气泡在我们相互贴合的身体之间不断产生,接着又被磨碎,发出嗞啦啦的微响。

细碎的声音,黏腻的摩擦感,这些信号的交替刺激形成的强烈快感从我的下身传遍全身。

啊……忍不住发出了奇怪的叫声,还是先停下吧。

虽然舒服得完全不想停下来,但好像做得有些过分了。

不过阿桑的头还是扭向一边,尾巴也没有想要动起来的迹象,只是呼吸明显急促了一些。

我把双手贴在他两侧的脸上,想要用力摆正他的头,让他直视我,但无论我怎么用力都无济于事。

“我的身体都已经这样了……还是不能阻止你去外面的世界吗。”

阿桑摇了摇头。

虽然只是轻轻地,以刚好能让我看见的程度摇了摇头。

我不禁怀疑,这真的是男人吗,在这等诱惑面前还能压抑自己的冲动。

俗话说,即使嘴能骗人,眼睛能骗人,整个身体都能骗人,也唯独尾巴不能骗人。

下面有反应,只能说明他对我的身体是感兴趣的。

但他是否放弃了最后的抵抗,只有尾巴才说了算。

如果他愿意接受我的身体,那他的尾巴就算不至于四处扑腾,也至少该稍微挪一挪吧。

阿桑的尾巴不会是因为受伤而动不了了吧……

我伸手稍稍用力掐了一下他的尾巴根,于是整条尾巴当即竖了起来,上面的毛发也全都跟着炸开了花。

“啊……别乱动。”

尾巴看起来没什么问题。

但阿桑这么一叫反倒让我想多掐两下。

不过话说回来,他为了当时的承诺仍在和性欲做抵抗,而且完全没有败下阵来吗。

……

果然和阿桑在一起是对的。

这下只能拿出我最后的武器了。

“放心吧……我有办法可以不怀孕,看这个。”

“什……”

我从还没有完全敞开的胸襟当中取出了一叠印着炼成阵的黄纸。

“这是我从南村的二麻子那里买来的炼成阵,可以分……分解精子,只要印在我的小……小腹上就能用了。”

“你说二麻子……啧,那个老烟枪还能造出这种东西,真亏你能买得到啊……先给我一张看看。”

阿桑这才稍微放松下来,把头转回我这边。

一说起炼金术的事反倒提起了兴趣吗……

现在可是有女孩子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你了啊!

就不能先领会一下这份心意吗!

我的身体居然败给了区区职业病,有点受打击。

不过只要说服不了他,再怎么摆弄自己的身体也没用就是了。

他一向不擅长解读关于生命的炼成阵,所以给他看看也无妨。

“氢、碳、氮、氧……我能看明白的就只有这些元素式了,剩下的这堆符号光是重新排列一下就能对应上不同的器官和生命组分,我完全搞不明白……不过你觉得那老烟枪的东西真的信得过吗?万一被分解的是别的什么器官可就糟了。”

“要是信不过,他的生意早就做不下去了吧。而且可别忘了,发明害人性命的炼金术可是要受到神明大人的诅咒的。二麻子卖的炼成阵是挺稀奇古怪的,但也从来不至于闹出人命,他至今都活得好好的。”

“说得也是……”

“那……我就当你接受了?”

阿桑终于有些动摇了。

虽然他还是有些不敢直视我,但他的尾巴已经和我一样开始转圈了。

说起来,我真的很少见他摇尾巴。

赫朗族人遇到大大小小的开心事都总会摇起尾巴表现喜悦的。在我和他在外面的世界度过的那段时光——当然,是来到荡神国之前的那段时光里,我几乎一直都很快乐,可我们一起摇尾巴的景象真的不怎么多见。

上次看见他这样,大概还是在格莱洞穴村的晚宴上吧,掐指一算,这已经是将近两个月前的事了。

如果这一晚的经历能够成为为数不多的令他喜悦的回忆之一,我会很幸福的。

我拿过桌边的银杯,倒了些水在手上,然后均匀涂抹在肚脐下方的一小片皮肤上。

“来,贴……贴上吧。”

我再次跪立在阿桑面前,向上掀起衣摆,把小腹展示在他的面前。

我竟然到现在才觉得有些害羞,像阿桑刚才那样把头撇到一边,不敢确认他的眼神。

毕竟我现在这个样子,下面也会被看得一清二楚,而且阿桑现在也不再像刚才那样忍耐,转而慢慢开始接受我了。

不过既然我都做到这种地步了,就让他看个够吧。

要是他没能接受我,不知道他会怎么看我刚才在他的大腿上发泄的样子……

可是怎么还没给我贴上,不会真的看起来没完了吧。

“噫!”

小腹突然感觉凉凉的。

阿桑用拇指轻轻压平我小腹上的纸,然后用手掌抹了一下,接着撕了下来。

炼成阵就这么印在了我的肚脐下面。

我低头瞥了一眼,好像印上之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宽度大约是鼠蹊部的三分之一。

“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吧?”

“……没有。”

可是,就这么贴完了吗?

这也太老实了吧,我还以为会再做点什么。

难道说……我还要再主动些?

不过……也是时候了吧。

我继续向上掀起衣摆,彻底脱掉了上衣。

虽然身体已经一丝不挂,但心里已经多少习惯了刚才害羞的感觉。

而且接下来还要劝阿桑留下来,害羞也没有用。

我把双手放在他的后脑勺上,轻轻把他的脑袋揽进我裸露的双峰之间。

阿桑并没有抗拒,但好像也不敢乱动,不过没过多久,他也轻轻抱住了我的腰部。

果然还是再大些比较好吗。如果能把他的整个脸都埋进来,说不定更容易动摇他的想法……

不对,我在瞎想些什么,阿桑怎么可能是这种人。

可我刚才所做的一切诱惑不都是在……

脑子好乱。

阿桑此刻的接触不知为何让我产生了许多罪恶感。

我把他当成了肤浅的家伙,还自私地把族人的安危抛诸脑后。

可是……我真的不能失去他。

“就和我留在镇上吧,不要再去冒险了。”

我温柔地轻咬着阿桑右耳的耳廓,吹动着里面的绒毛。阿桑也舒服地抖着耳朵,放在我腰间的双手也搂得更紧了些。

“其实……我们也许有别的办法拯救我们的族人,不必去荡神国面对危险的敌人,只是可能会花更久的时间。”

“真的吗?你可不要骗我……”

阿桑臂弯间的温度从我的腰间不断向上下两侧扩散,刺激着我的欲望。

好想永远沉溺在这份温暖当中。

万一下次在外面的世界失去了他,我就再也无法感受这份温暖了。

这样的想法在我的心中挥之不去。

我的双手从阿桑的头部滑向了他的肩膀,身体也沉了下来。

我注视着阿桑的双眼,希望他给我一个能够令我放心的回答。

“其实这些天,我一直都在回想格莱洞穴村的那个传言,当时我们还没来得及打听更多消息就匆匆离开了。也许我们可以回洞穴村那边继续调查,看看能不能证实我的猜想……如果顺利的话,我们没准还会找到我们的神明。”

我们的神明,赫朗族的神明。

自我们族人的文明诞生以来就一直屹立在广场上的那个雕像的形象。

身披斗篷的小女孩,炼金术的起源。

虽然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样子,却掌握着创造和完全控制炼金术的力量。

如果能得到她的力量,我们的族人就会非常有希望得到解放。

不过早在数百年前就已经下落不明的她,我们真的能找到吗。

说出这些计划的阿桑,自始至终没有躲避我的目光。

我当然愿意相信那清澈的绿色当中闪耀的坚毅,只是……

“我这几天一直卧床不起,只是在苦恼那些传言里的矛盾,现在一切都只有回去调查才能证明了。虽然荡神国的敌人很可怕,但我并没有被他们打垮……不过放心,我一定不会再去冒险和他们正面对抗了,让你那么担心,我很抱歉……”

阿桑的耳朵垂到了脑袋两侧,眼中的坚毅里又透露出几分愧疚。

“笨蛋……你不用道歉的。”

是吗……

只要阿桑的温暖不会永远离我而去,我愿意和他再次来到外面的世界。

我们的族人最终也会得到解放。

想到这里,泪水突然涌入了我的眼眶,冲散了阿桑的身影。

一看到阿桑的身影变得模糊,我又忍不住冒出了我会失去他的想法。

我竭力擦去泪水,想要再次看清他绿色的双眸,但无论重复多少次,新的泪水总会源源不断地涌出,一次又一次冲散他的身影。

明明阿桑就近在我的眼前,为什么……

此时,阿桑轻柔地捧起我的脸颊,吻向了我的嘴唇。

我闭上双眼,被啜泣打乱的呼吸逐渐恢复稳定。

他手掌的温度,唇的温度,还有从我的脸颊流过的气息的温度,都在告诉我,阿桑就在这里。

也许又是我的姿势不太自然的原因,我的右腿又一次疼了起来,失去了力气。

阿桑和我前倾的身体又一次倒在了床上。

不过我们的嘴唇并没有松开。

这一次,我没有再用手臂撑起自己,而是把体重完全施加在了阿桑的身上,感受着他身体的轮廓。

真的很结实呢……是在外面的世界的那段日子里四处奔波才变成这样子的吗。

不过,好像有个硬硬的东西抵住了我的小腹。

这肉感……

啊,已经趁我不注意把短裤脱掉了吗。

还是掩藏不住坏孩子的本性呢。

但是没关系,我已经决定在这一夜献出自己的身体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才松开对方的嘴唇。

虽然我的眼睛仍然有些湿润,但泪水早已停止了涌动。

看着阿桑被我的泪水沾湿的面容,我感到幸福极了。

从我的小腹不断传来的那阵蠢蠢欲动仿佛在告诉我,他现在已经迫不及待了。

不过在那之前……

“阿桑……假如……我是说假如哦……假如我怀孕了,你会继续前往外面的世界……还是会留下来照顾我?”

还是问出来了。

一边是梦想,一边是珍视的人。

马上就要做那么重要的事情了,却被问了这么难为人的选择题,一定很扫兴吧。

可是出于某种原因,我必须得到阿桑的回答。

原谅我的任性吧……虽然不原谅我也会理解的……

我闭上了双眼。

“我会照顾你的,等你把宝宝生下来,我们再去外面的世界。只不过是要兑现的承诺稍微大了一点而已……以后我们俩,我们的孩子,还有所有的族人,一定都会在外面的世界自由自在地生活的。”

……笨蛋。

为什么回答得这么斩钉截铁啊。

阿桑刚说完,我就吻住了他的嘴唇。

我把手探到了小腹附近,抓住了他蠢蠢欲动的第二条尾巴,从下面塞进了我的身体。

这是你应得的,笨蛋。

就这样,我们的身体交合了。

一开始,阿桑或许是因为看到我因疼痛而有些紧张的表情还是不怎么主动。

于是我慢慢上下试探着自己的身体,适应着被侵入的感觉,很快头脑中的痛感便被快感和爱意完全覆盖,感受不到了。

吃到快感甜头的阿桑也逐渐愿意主动起来了,还时不时问我有没有又疼起来。

可我现在只觉得幸福,怎么可能会疼。

随着快感的积累,我们的尾巴也不自觉地相互纠缠在了一起。

最后在一阵几乎贯穿全身的高潮之中,我的身体接受了阿桑的精子。

看着小腹上印下的炼成阵发出的微弱光芒,我们紧紧抱成一团。

此时,原本在夜空中高挂的盈月早已不知去向。

“我爱你,阿桑。”

“我也爱你,花穗。”

“不要离开我。”

“嗯,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自然而然地相互倾诉了爱意。

残留着微麻的小腹感觉暖暖的。

我的渴望,终于在此刻得到了满足。

“可是……你愿意相信床上的男人吗?”

“扑哧。”

我看着突然表情严肃地问出这句话的阿桑不小心笑了出来。

这是什么奇怪的问题啊?事到如今居然问这个。

这就是所谓的贤者时间吗,释放完欲望之后会突然考虑起严肃的事情那个。

就让我也来严肃地回答一下吧。

“我相信的才不是什么床上的男人……我相信的是那个很久以前就对我,还有我们的族人做出承诺的男人。”

“是……是吗。”

虽然现在有些看不清,不过听这支支吾吾的语气,阿桑的脸一定又红了吧。

真是的,让我说出那么肉麻的话。

不过我是真的相信你。

相信你是族人的希望,也是我的希望。

~

那一晚后面的事情有些记不清了,只记得最后我们都已精疲力竭,就都抱着对方的尾巴睡着了。

交换尾巴这种行为意味着的关系,已经远远超越恋人之间刚刚相互告白时的那种亲密。

之前完全没有幻想过我们还会做到这一步。

第二天醒来时,我没有立即睁开眼睛。

而是就这样静静体会着自己手中阿桑的尾巴的触感,以及阿桑的手放在我的尾巴上的触感。

好幸福。

赫朗族人要是把尾巴放在其他一般人的手里,心里肯定只有抗拒,恨不得赶紧把尾巴抽回来找个地方洗干净吧。

即使对方是刚刚开始交往的恋人,也会因为对对方不够熟悉,心里过于紧张而让尾巴四处乱摆吧。

如今我终于能够理解交换尾巴对恋人有着怎样的意义了。

这种行为所需的亲密,或许要甚于身体的交合。

否则尾巴是不会在对方的怀里轻易温顺下来的。

我把脸凑近阿桑的尾巴深吸一口气。

上面已经沾染了我的味道。

我的尾巴应该也沾染上阿桑的味道了吧。

不过阿桑好像没有什么反应,是还没醒过来吗,要不要看一眼呢。

醒来后第一眼就能看到所爱之人的睡颜什么的……

如此期待着睁开眼的我,刚好与阿桑四目相对。

啊……

我刚才吸尾巴的样子……该不会都被看见了吧?

不能这样下去了。

从昨天开始我就一直对阿桑做些出格的事情。

虽然我们的关系已经更进一步,但总是做出这种过于亲密的举动难免会让我显得有些怪异吧。

跨出那一步后就总觉得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点子可以尝试……除了闻一闻阿桑尾巴的味道,还想再多咬一下他的耳朵,吹一吹里面的绒毛,甚至还有在他面前做一些煽情的动作,多看看他的反应什么的。

这些让我自己都觉得脸红的想法还是先收一收吧。

也许是回到镇上的这几天一直费心照顾阿桑,老是想他的事,搞得我的脑子已经有些不正常了吧。

想是这么想着,手却又不自觉地拿起阿桑的尾巴遮住了自己发烫的脸颊。

“没关系的,想闻就多闻一闻吧。”

……

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的手顺着阿桑的尾巴向下摸索着,找到舒服的位置紧紧抱住,然后把脸埋进去又深深吸了一大口气。

安心的味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用力有点大了,阿桑的尾巴在我的怀里明显抖了一下。

啊,我这么粗鲁真是不好意思。

谁叫我为了驯服这条尾巴花了那么多心思呢……不多闻一下就太可惜了。

嗯……不过本来刚决定要少做这些奇怪的事情,结果还是没忍住吗。

我可真是……

话说回来,不知道阿桑比我早醒多久,他会不会有事情要去做呢。

没准我已经因为一直抱着他的尾巴而把他困在床上好长时间了。

“你要起床的话就去吧……尾巴还给你。”

“嗯……”

我恋恋不舍地把那条灰色的尾巴从自己的怀里交了出来。

阿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尾巴收回身后之后又伸过手来搓了搓我的耳朵,就穿上衣服下了床。

那气味让我的身体有些瘫软,所以我可能还要在床上躺一阵子了。

昨晚的那些事我到现在还是念念不忘。

阿桑会继续努力实现他的承诺,让我还有所有族人在外面的世界自由自在地生活。

虽然总觉得以我们的能力来说,这个梦想还是太过庞大了,但我选择相信他。

而且阿桑不会再让我担心失去他了。

然后我们还一起成为了大人。

“花穗,和我结婚吧。”

“好啊。”

然后我们还……

等等。

我好像没过脑子就做出了什么重要的决定。

未名残章/phire~-1 | 未名残章/phire~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