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残章/Wonderland~9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残章/Wonderland~8未名残章/Wonderland~9 | 未名残章/Wonderland~10

这是一个位于未知维度的由高端机器(Submachine)和业力(Karma)能量构成的奇异世界。

我被一个名叫墨塔夫(Murtaugh)的单臂男子送到了这里。我发现我既是孤身一人,也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被送到了这里——位于各地的纸条告诉我,还有许多探索队都被默塔夫送到了这里来进行一项秘密任务。但是我完全看不见他们在哪,因为它们在别的层(Layer)上。

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我想只有我一个人也能够完成这项秘密任务,但我不知道终极目标,我只是遵循着墨塔夫的指示一步步探索这个陌生的世界。

我记得我醒来的时候,我被送到了肯特灯塔的地牢里。我睁开眼睛,只看见有一部写着“Submachine”的游戏机出现在这个奇怪的地方,我很快就把游戏打通关了。但我不能在这里待太久,我没有水也没有食物,我要尽快完成墨塔夫给我的任务。

灯塔的窗户和出入口都被泥沙堵住了,我不能逃出去。我想办法来到了灯塔的顶端——那里有一台进入高端机器世界的巨型传送机。我启动了它,我不知道我被传送到了哪里,这里上下左右都是同样的房间,没有尽头。中心房间里有个传送装置,我想我可以通过启动它来逃离这里。

在任务进行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个纸条——是墨塔夫留下的,他告诉我每次传送只会到达这个循环系统的更深处,如此一来你必将因脱水而亡。我按照他的指示找到了一片绿叶之后把它放到一个装置上,然后瞬间被传送到了一个屋子的顶部,我进入屋子,发现是一处实验室。墨塔夫告诉我可以在这里稍作休息。

我顾不上这么多,我想尽快完成墨塔夫交给我的任务然后逃离这个世界。墨塔夫告诉我,我将从控制高端机器运行的中心巨大超级计算机(S.H.I.V.A)的边缘区域突破防御网,进入核心并通过黑入这个计算机来停止它的运行,从而摧毁这个世界。这也是为什么我和其他探险队被传送到这里的原因,默塔夫并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他要这么做。他警告道如果我们不遵循他的指示,我们将被永远地困在这个世界里。

边缘区域是一个庞大的防御系统,它保证核心处的超级计算机的运行不受外界干扰,但是我们能够使用连接锥(Connection Rod)来访问防御网各处的连接端口,从而禁用防御系统。但这是一个十分危险的行动,稍微操作不慎都将导致我们被困死在防御系统里。

我想我已经知道很多探险队都在这里结束了他们的一生,这听起来更像是墨塔夫的阴谋。但我别无选择,只能乖乖照做。我不想在这里就丢掉性命。

我黑入主机,成功把防御网禁用掉了,但是墨塔夫告诉我“你已经成功禁用防御网,但不幸的是你的旅途就此终止了。”我要被困在这里了吗?但是我找到了一条逃生的通道,来到顶部的平台,这里有另一台不知道传送到哪里的传送机。

我用连接锥激活了传送机。我来到一处草地,这里散落着各种不知名的机器,以及几张桌子和椅子,似乎是为探险队讨论怎么进入前方业力力场而设置的。实际上只要刷一下卡就能禁用业力力场了。我还拿到了箱子里的一颗能量宝石(Energy Gem)。它用来激活通往冬宫(The Winter Palace)的传送门。

进入冬宫,我被这座融合了机械元素的哥特式建筑折服了。这里到处是伟人的雕像,也散落着各种各样的奇怪机器,是高科技和古典艺术的融合体。地上的一本书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翻阅一看,这里似乎是一个曾极盛一时的王朝的宫殿,这个王朝利用高端的科技征服了整个世界,但是如今已经只剩下这座孤零零的宫殿留在这里。我环顾四周,这里到处都是业力能量的使用痕迹——业力植物、业力电缆、业力机器,还有帮助我传送到宫殿各地的业力传送门(Karma Portal),它们是小巧而具有扭曲世界的巨大能量的业力传送门。我使用这些传送门来探索整个宫殿。

我不知道宫殿位于这个世界的何处,一番探索后我发现了一个通往飞船的球形传送舱,这是伊丽莎白(Elizabeth,墨塔夫的同伴)的飞船,它能帮助我到达这个世界更接近核心计算机的区域。飞船的顶部是一个巨大的业力传送门门,我用手指触碰了一下这个发出绿色强光的奇怪圆环,它立刻就把我传送到了无名之地。

一番折腾之后我来到了一个印度教寺庙的门前,我想办法叩开大门,我发现里面居然包裹了一座埃及金字塔,更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这座埃及金字塔里居然包裹了一个巨大的佛塔。这个世界居然是如此的奇妙,各种宗教元素交织在一起却能和谐地共存着。佛塔底部藏着一座巨大的佛像,佛塔左右两侧是墨塔夫和伊丽莎白的坟墓,两座埃及式坟墓。那两具木乃伊真的是默塔夫和伊丽莎白的遗体吗?想到这里我不仅打了个寒噤。

我用绳子沿着佛像向下爬,来到了佛塔底部的地下广场,我在这里发现了被业力门能量严重扭曲的方形传送舱——那是帮助我进入边缘区域的传送舱。它已经被扭曲得不成样子,但是装载的3个能量宝石却完好无损。我把它们去下,放进激活通往核心区域的传送门的装置里。

我来到了核心区域,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因业力的巨大能量而严重扭曲,显然这里是最不稳定的地方。这里散落着各种奇怪的机器人,它们有些还在制作中,有些因为被人为损坏或者被业力能量扭曲而变成了一堆废铁。这些机器人似乎是守护核心区域的最后一道防线,它们可以消灭入侵者和维护核心区域的稳定。在我肉眼可见的地方并没有发现还能正常运作的机器人,不然我想我可能会在接近成功的时候死去。

我突破了重重阻碍,终于来到了超级计算机的所在之处,这是一个连接着众多巨大电缆的类似于人类大脑的超级计算机,显然我并没有权限访问它,但我不在乎,我只需要想办法禁用它。奇怪的是控制它的开关居然就在此前我途径的边缘区域,我通过业力门回到了边缘,不过这里似乎是一处隐藏区域,难怪我之前没有察觉到这里。我甚至不需要用此前遗失的连接锥来访问开关!将位于核心之处的超级计算机的开关居然设在了边缘区域,是在令人想不通。也许是因为这里有防御网的保护吧。

禁用超级计算机之后,高端机器世界很快就崩坏了,我必须想办法逃离这个崩坏的世界。几经周折我通过业力门回到了灯塔,利用此前找到的能量光球我传送到了灯塔外面——

这里是一片沙漠?我已经回到现实世界了吗?我看见墨塔夫在向我招手,站在一旁的是伊丽莎白。诡异的是,他的失去的左臂被业力之臂所替代,他用他的业力之臂向我招手,我不敢揣测这只业力臂究竟有多么巨大的能力。可能在那个高端机器世界里一切的业力装置都出自他手。

就这样我被安全地送回了现实世界。我曾问及为什么我要被送进高端机器世界里“搞破坏”,他一言不发,只是用业力之臂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瞬间感受到了巨大的能量在我的身体里游动。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业力能量在高端机器世界里拥有起死回生的、扭曲世界的能力吧。

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几秒钟之后我感觉非常头痛,然后我就倒下了。墨塔夫和伊丽莎白没有把我救起。随着视线逐渐模糊,我逐渐失去了意识。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身处在一间精神病人住的软垫房间里。我微微听到外面有人在说:“3218号病人,因为失忆和精神崩溃而昏迷了足足七天,他现在似乎已经恢复了意识,但是不能保证他是否理性。我们在房间里放置了他最爱的录音机,看看他下一步行动。务必持续监视着。”

我按下了播放键,录音机在播放一段空灵的音乐。

我突然想起来了我从小到现在为止的几乎所有记忆。这些记忆连贯地在我的脑海里放映着。那是一种非常美好的感觉。

突然,房门打开了。但是门外没有任何人,只有一台放映机。

我启动了放映机,那里播放着我小时候和我父亲在海边玩的场景。

在影片结束前,出现一句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台词——

所有记忆,被时间冲淡。如同……泪水,在雨中。

我想我已经明白了这一切——我来自何方,我将要到何处去。

高端机器世界的拜访和墨塔夫和伊丽莎白的邂逅也许只是一场梦,但是记忆一定是永恒的、最珍贵的、最甜蜜的馈赠。

未名残章/Wonderland~8未名残章/Wonderland~9 | 未名残章/Wonderland~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