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残章/Wonderland~5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残章/Wonderland~4未名残章/Wonderland~5 | 未名残章/Wonderland~6

我在2007年秋天开始就读小学,在2013年的盛夏毕业。

那时候我的小学虽然是镇子里最好的一所,但其实也已经很老旧了。

进入小学之后,我发现自己变得非常内向,不知道为什么。

在一个全新的班集体里,我非常紧张和不安,因为周围都是些不认识的人,可能也因为这样我就很少和同学交流,渐渐地也就没什么人愿意找我玩。

最令我不解和怨恨的还是那位女同学。我和她在同一个幼儿园里读过,走得比较近。当我知道她在隔壁班之后我欣喜地找她,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就回避我了。我想和她说话,但她始终不肯露面,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时候我唯一认识的人也疏远我了,我很伤心,如此一来我就更加不愿意和别人说话了。

每次下课我都会试图找同学去玩,但我发现我始终无法融入这个班集体,我不知道为什么怎么回事。难道是我干的坏事太多,多到所有人都讨厌我了?我不知道。我不曾记得我干过什么坏事,我只是在做我自己喜欢的事情。

虽然比较内向,还是有几个同学愿意和我打交道,也愿意和我一起玩的。这令我感到一丝欣慰。

再来说说我的母校吧。在毕业之前还没重新装修过,操场只有一片水泥地和一条50米跑道。旁边还有个公园一样的游乐场,但是老师明令不准进去玩。

教学楼非常大,我经常和同学们在里面玩捉迷藏,甚至跑到别的班上和一些空置课室里躲起来。直到毕业我都似乎没有完全探索完整间教学楼的每个角落。

同样绿化也做得很好,下课后我喜欢坐在树下看同学们做游戏,或者参与进去。

六年时光很快就过去,我甚至没有察觉到我自己以及同学的变化。母校也依旧保持那个模样,周遭的环境似乎也没怎么变化过。

毕业前,同学互相道别,很多同学包括我买了一个回忆本,用来记下同学的联系方式还有想说的话。这个本子现在还躺在我的抽屉里。

母校也在毕业不久后重新装修过。现在经过母校我都会停下来透过栅栏去观望——水泥地变成了波纹图案的塑胶,跑道变成了环状,教学楼外墙重新装修过,还多了几座不知道干什么用的建筑。总得来说变得非常崭新,可惜的是毕业之后我一直都没有机会再进去过。

六年里积攒了不少回忆,以及酸甜苦辣咸的各种心情。我在这里虽然过得比较内向,但是也收获了更多的友谊,虽然不能长久地持续下去。

我们以后还能再见面,再凑齐一个班集体吗?我们的样貌都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们之间还认识吗?老师还会认得我们吗?

同学聚会也许还能期待一下,但是我们并没有组建过班群,毕竟在那个时候电脑还是很罕见的东西。

哦,我还记得我借过某位同学的漫画书,然而到现在都还没归还;老师也没收过我的漫画书,也是到现在都还没归还。一去不回头了罢。

是的,我和许多人一样一去不回头。大家因为共同的目标而聚在一起,又因为追逐各自更大的理想而分道扬镳。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至少我们曾经一起欢笑过,一起苦闷过,团结过。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我还记得我们曾经是一个“战无不胜”的班集体——级内平均成绩经常第一,各项比赛几乎都拿第一名无论是团队赛还是个人赛。我们是一个团结又充满活力的班集体。在老师们的眼中,这是一个精英云集的优秀班集体。我很荣幸能作为这个班集体的一个成员,虽然我个人的能力非常微薄,但是每个人微薄的力量都聚集起来,那就会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

听闻我们的集体照被永远挂在母校的光荣榜上,上面写着的是“2007届优秀班集体”。我们的名字被永远地刻在了光荣榜上,那是我一生的荣幸。正因如此我要变得更加优秀才不辜负我们的荣誉。

我爱我的母校,也爱我曾经的班集体。只有置身于团体内,我才不会觉得内向觉得孤独。在团队中我化身为最坚韧的利剑,披荆斩棘,所向披靡;离开团队的我不过是一根腐朽的木头罢了。

为了追求更远大的理想,奔跑吧,活下去吧。

未名残章/Wonderland~4未名残章/Wonderland~5 | 未名残章/Wonderland~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