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残章/21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残章/20未名残章/21 | 未名残章/22

“他走了。”

“走了?去哪里了?”

“……他走了。”

走了——他想。

“走了?”

“走了。”

“……怎么会……”

“你没发现吗?今天上午她穿的红衣服,下午突然就换成黑色的了。”

“……”

“说是三天前就不在了,当时办公室老师都哭得稀里哗啦的。”

“……”

“有人说是猝死的,还有人说啊,是被家长逼疯,跳楼自——”

我走了出去。

走了。他走了。那个前一学年教他的语文老师走了。

他是一位不囿于传统语文教学的年轻老师。他对语文的理解是那么独到,每一次上课都那么让人感受深刻。他是第一位让我们,那么写阅读报告的老师。

他叫,夏南。

“夏有矿”,物理老师如是说。他是北师大毕业的,每一届他上《故都的秋》,都是他一次回忆母校的过程。

“哎,这天可真凉了——”

这一个了字拖了很长。

随那一声而去了,留下了高二文科班的孩子们,离开了学校,离开了人世,他独自就这么走了。

对啊,难道还有别的话可说吗?难道接下来还得来一句“哎,他怎么就去了呢”,然后还得来一句“不应该啊,他还这么年轻”?

简直和“人都死了”一样毫无人情啊。

夏去,秋来,冬至。但是冬天到了,春天怎么还是这么远啊。

很遗憾的是我并不算很熟悉他——但是我听到其他同学那么八卦一般的语气,我……我真的很难受啊。

之前我其实在高一想过,如果我真的要开始去写一个学校相关的作品,我一定把他写进去,也许改个名叫“尚北”之类的,顺便把初三的那个物理老师写进去,就叫“江阴平”……

但是……

但是人已经走了,我应该这么做吗?

我是把他拉进来,还是就这样纪念一下而已呢?

有句话叫,“半路上有你”。生命中我们会遇到很多半路上陪我们前行的人,虽然他们不会一直陪伴我们,但是有些人会给你最宝贵的人生经验。

珍惜半路上的人吧,无论是恨是爱,是怨是友。

谢谢你。


后记:

夏南,隐私问题已隐去的一位从北师大毕业的语文老师,由于(无法完全确定的)抑郁症与逼婚,于某高楼跳楼去世。

他的教学方式新颖,理念先进,虽然同学们并没有明面上去专门感谢他,但可以说受到了同学们的认可。

他生前的倒数第二个学年的前半学期身上一直喷着古龙水。

未名残章/21 - rewinds —— 半路上有你……

未名残章/20未名残章/21 | 未名残章/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