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r:斯乌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这份才华,可不能被埋没啊。

匿名

(自我介绍被移除,原因为:没必要)

说过的话

一年一年又一年,跌跌撞撞又三年。

斯乌于2016年底评论于到来的高中生涯

即使疲惫不堪也要保持微笑。

斯乌于2017年春

您的名字无人知晓,您的功勋永垂不朽。

斯乌于2017年秋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斯乌于2017年冬

怎么回事!我居然在逃避现实。我一定是疯了。

斯乌于2018年初

蓦然回首,已无退路,渐行渐远,无所适从。

斯乌于2018年秋

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斯乌于2019年初

我们总是在抱怨得到的太少……

斯乌于2019年春

我非常怀念高中的生活。只有在那个时候,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中。

斯乌于2019年底与杨亦凯的一次对话

时间可以治愈一切。

斯乌于2020年初

能帮上我的忙,能和我分享事情的,愿意听我说话的,只有这样才算是朋友,不然只能叫“认识的”。我不愿意把朋友细分。

斯乌于2020年底与王梓行的一次对话

鸡汤我就不想多说了。有时候我很想念小时候那份纯真,那才是自由自在的感觉。

斯乌于2019年底与Lakejason0的一次对话

现在的我比一年前的我自信和乐观多了。
心软只会导致我意气用事,我是一个顾全大局的人,没人会喜欢懦弱的我。

斯乌于2021年初

译名群开起来真没意思,要不要解散得了(托腮)
真要一起讨论的话我们加上论坛几个版主就够了。

斯乌于2021年初与杨亦凯的一次对话

我们赶上了最好(更多元化的选择)的时代,也是最坏(更加激烈的竞争)的时代。

斯乌于2021年春与同学的对话

我们人类能创造出小到只有几纳米的晶体管,也可以创造出大到上百米的航天飞机……

斯乌于2021年春的感叹

梦境

医生?

我无了

取自我的记忆片段

我又来摸鱼了,我写了一大堆东西在我的用户页里,以至于把RC刷了屏。叶月见此状,给我的用户讨论页发了个警告。我心想:我是管理员,我又不用被巡查,我当然可以随心所欲地在用户页里写东西啊!于是我无视了这个警告。叶月见此状,于是把我的编辑都回退了一遍,我心里非常不服气,所以我又反回退了,打了一场编辑战。后来,马头人路过此处,见到我把RC刷了一次屏,于是把我的管理员取消了,原因是“Abusing in RC, temp action to calm down the edit war”。醒了。

寻找金块

取自我和王梓行的对话

学校(又是这所学校)组织了一次活动,在一处偏远的山村游玩的同时去寻找丢失的金块,寻得者带着金块返回起点即可获得该金块(金块尺寸大致为15cm*8cm*3cm,圆角,24K金),金块可以抢夺,只要有人带回到起点就算胜利。听说有金块可以白嫖,几乎整个年级的人都来参与了寻金行动。非常碰巧,那座山村是我外婆居住的地方,所以我打算在寻金的同时顺便拜访一下我的外婆。那是一处既偏远又拥有美好田园风光的村子,有现代气息的东西也许就只有屋子里的电视机和路边的电线杆了。虽然是寻金活动,到处逛逛来观赏一下田园风光还是非常惬意的,因此我基本上没有想要寻金的念头了。然而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在我拜访完外婆,准备走的时候,外婆突然塞给我一个金块,说这是我学校要求保管的,等有人来了的时候在给他,但是学校不知道这是我的外婆(因为我的外婆住在村里几乎最深处,路也不好走,基本上没人来这里,所以学校决定交由我外婆保管)。于是我金块塞进背包里,准备回去。在我准备出门的时候,某个同学看见了我和外婆,于是他准备过来抢我的金块,但是被我的外婆用拐杖戳中了眼睛,我趁此机会溜走了,但是这个时候广播突然响了,告诉所有人金块已经被找到。我非常害怕金块被偷走,所以我回去起点的路上都尽量避开人群(因为我比较熟悉这里),像老鼠般悄悄地往起点移动。我途中看到有不少人开始相互不信任了,开始互相翻查背包,甚至有人因为不信任而打起来了。接近起点的时候,我的行踪被暴露了,同学要求翻查我的书包,我二话不说立刻往起点奔去。还好我跑得快,那些人基本上追不到我,当我到达起点的时候,我向后看了看,发现追捕我的人如同泥石流一般涌过来!由于我已经回到了起点,学校判定金块归我所有了。我高高举起那块金块,金块在夕阳的映照下,发出了刺眼的光芒。甚至还有部分同学下意识地趴倒在地,就好像乞丐那样用渴望的眼神望着那闪烁的金块。

不速之客

寻找遗失的病毒样本

我是某生化武器研究所的一名高级研究员。我接到上级的命令,要求在██████博士调研过的地方寻找遗失的病毒样本。但是可怕的是,其中一根病毒试剂已经被意外打碎,导致部分平民被感染变成了丧尸,并开始攻击其他平民导致他们也被感染。上级已经火速派遣下属武装部门搭建了防护墙,并且沿途派武装部队把守以防止被感染的平民外逃并造成更大的危害。我的任务就是要寻找并安全带离尚未受损的病毒试剂。但我知道,这次任务是九死一生⸺一旦我被感染而又将解药用光,我将直接死在武装部队的枪口下。上级的命令我不能违抗,我只能做好一切防护措施然后进入受污染的区域内。当我来到边境,出示证件并准备进入受污染的区域时,武装部队的队长拍了拍我的肩膀,跟我说:“一定要活着回来。”
那本来是一座偏远的村子,由于遭到丧尸病毒的笼罩,一切都显得死气沉沉。我穿好防护服,身上佩戴着防毒面具和携带为数不多的解药。战战兢兢地搜查着每一个角落。由于我身上没有武器,因此我必须避开到处游荡的丧尸。好在防护服能够掩盖我的身上的气味,只要不在距离丧尸太近的地方,它们那腐烂的眼睛不容易发现我。在我仔细搜查地面时,我能听见奇怪的声响越来越近,我顿时紧张了起来。我扭头一看,发现是一对母女,她们身上没有被感染的痕迹,显然是迷路了。女孩看见我穿着防护服,立刻抱紧我,并且求我带她们出去。我不忍心看着这对母女被丧尸感染,于是我把身上的所有防护用具给了她们,包括救命用的解药。我告诉她们逃生的路线,她们道谢之后就连忙跑远了。此时我身上已经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但我还有一把随身携带的小刀。我一边躲避,一边继续寻找试剂的下落。 在跨越一处草地时,我被地上的异物绊倒了,非常疼!我下意识地捡起了地上绊倒我的异物,像是一根试管,这就是遗失的病毒试剂吗?但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在我准备往回走的时候,突然有个丧尸向我飞扑,把我放倒了。我死死抱着试剂,不能让丧尸抢走它,丧尸发狂并撕咬我的手臂,试图夺取这来之不易的试剂。我知道我自己已经被感染了,但我趁意识还清醒时,我摸出小刀并用力往丧尸的头部砍去,丧尸由于头部受伤连忙逃跑了。但我已经感觉病毒在我身体里蔓延。我要死在这里了吗?我要变成丧尸了吗?我的一生就这样画上了句号了吗?我闭上眼,乞求上天能够拯救我。
“只有你才能拯救大家”,仿佛是听见上天的恩赐,一个神秘人抓起我受感染的地方并倒出了大量药水,看样子那是解药,但和我此前身上带的不一样。“这些药水可以消灭你身上的丧尸病毒,并且使你能够在一段时间内免疫病毒。这是唯一的解药,而你是唯一能够拯救大家的人。祝你好运。”我还没来得及起身,神秘人就已经消失了。
我发现手臂上的伤口已经快速痊愈了。我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正当我继续往回走的时候,突然远处有只狗向我追来。我定眼一看,狗也被病毒感染了!我拔腿就跑,在我走投无路时,我发现巷子尽头是一座巨大的别墅,我决定翻越大门进去院子里躲避。那只狗由于无法进门而在门口里狂吠。我只好想办法绕开这只疯狗,继续寻找逃生的路线。
院子里杂草丛生,别墅的外墙也由于年久失修而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破损。在我试图从另一处外墙翻越出去时,外面游荡的丧尸立刻就发现了我。我赶忙回到墙内,我害怕它们也会翻越外墙进来攻击我。我索性设法进入别墅里面躲避。我用力踹了几下大门,里面的锁头就已经被踹掉了,可见这座别墅空置了多长时间。我进门后就立刻用房子里的东西堵住大门和窗户以防止丧尸进入别墅。别墅里装修奢华,只是因为年久失修的缘故而略显破败。墙上还挂着一副巨大的肖像,隐约能看出别墅主人威风凛凛的样子。厨房里还有能够食用的罐头,妙极了。二楼是卧室,然而里面的床被都已经发霉了,不能睡人。我来到了主人房,发现桌子上放着一本日记。我打开来看,里面记载了别墅主人的生平和最近的经历。我得知这是他祖辈留下来的别墅,他的祖父和父亲都是大商人,他享受着祖辈给他最优厚的待遇。但是他内心不想安于现状,于是不顾家人的反对,独自外出冒险了。三楼似乎是阁楼,但已经被水泥封住了,我进不去。
我能听见丧尸气急败坏的敲门声,我顿时又紧张了起来。在我把日记放回去书架时,我突然听见楼下巨大的响声。原来肖像画的背后藏着一条地下通道。我赶紧带上任何能够生存使用的东西进去通道里堵上了入口。保险起见我用一些重物封住了这条地下通道。通道的尽头是一间密室,这里似乎没有任何破损的痕迹。神奇的是,这里似乎有备用电源,电器都照常运作着。这里也提供了休息用的床铺和烹饪器具,或许我可以在这里生活很长一段时间。最重要的是,这里也提供了逃生通道,只是我不知道它通向何方。
我筋疲力尽,别无选择只能暂时安顿下来恢复体力。我还是能听见丧尸的怒吼,我试着安心下来睡上一觉。
我闭上眼,心中默念着,“愿幸运女神与我同在”。

Intel的Lake家族处理器

这个表是用来迫害湖人的(确信)

名称 发布年份 制程 主打类型 代表型号
Ironlake 2010 32nm 桌面标压 i5 655K
Skylake 2015 14nm 桌面标压 i7 6700K
Apollo Lake 2016 14nm 移动低压 Pentium J4205
Kaby Lake 2017 14nm 桌面标压 i7 7700K
Coffee Lake 2017 14nm 桌面标压 i7 8700K
Gemini Lake 2017 14nm 移动低压 Pentium J5005
Cascade Lake 2018 14nm 桌面标压(至尊版) i9 10980XE
Whiskey Lake 2018 14nm 移动低压 i7 8565U
Amber Lake 2018 14nm 移动低压 m3 8100Y
Cannon Lake 2018 10nm 移动低压 i3 8121U
Ice Lake 2019 10nm 移动低压 i7 1065G7
Hewitt Lake 2019 14nm 桌面标压(服务器) Xeon D-1602
Comet Lake 2020 14nm 桌面标压 i9 10900K
Lakefield 2020 10nm 移动低压 i5 L16G7
Cooper Lake 2020 14nm 桌面标压(服务器) Xeon Gold 6328H
Tiger Lake 2020 10nm 移动低压 i7 1165G7
Rocket Lake 2021 14nm 桌面标压 i9 11900K
Jasper Lake 2021 10nm 移动低压 Pentium N6005
Elkhart Lake 2021 10nm 嵌入式系统 Celeron N6210
Alder Lake 2021 10nm 桌面标压 i7 12700K
Raptor Lake 2022(未来) 10nm 桌面标压 i9 13900K
Meteor Lake 2023(未来) 7nm 桌面标压 i7 14700K

此外还有不属于处理器系列的代号:Sunrise Lake、Starlake、Tower Lake、Newberry Lake、Mystic Lake、Lakeport、Lake Shetek、Granger Lake、Elkhorn Lake、Elkhart Lake、Eaglelake、Cold Lake、Bearup Lake、Bearlake、Aneroid Lake和Andrews Lake。

(迫害结束)

你知道吗

  • “斯乌”这个名字是没有想法之中的想法。取自经典游戏《冒险岛》。
  • 关于这个用户的更多信息,见此

(已到达页面最底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