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斯烏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這份才華,可不能被埋沒啊。

匿名

(自我介紹被移除,原因為:沒必要)

説過的話

一年一年又一年,跌跌撞撞又三年。

斯烏於2016年底評論於到來的高中生涯

即使疲憊不堪也要保持微笑。

斯烏於2017年春

您的名字無人知曉,您的功勳永垂不朽。

斯烏於2017年秋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斯烏於2017年冬

怎麼回事!我居然在逃避現實。我一定是瘋了。

斯烏於2018年初

驀然回首,已無退路,漸行漸遠,無所適從。

斯烏於2018年秋

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斯烏於2019年初

我們總是在抱怨得到的太少……

斯烏於2019年春

我非常懷念高中的生活。只有在那個時候,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到學習中。

斯烏於2019年底與楊亦凱的一次對話

時間可以治癒一切。

斯烏於2020年初

能幫上我的忙,能和我分享事情的,願意聽我説話的,只有這樣才算是朋友,不然只能叫「認識的」。我不願意把朋友細分。

斯烏於2020年底與王梓行的一次對話

雞湯我就不想多説了。有時候我很想念小時候那份純真,那才是自由自在的感覺。

斯烏於2019年底與Lakejason0的一次對話

現在的我比一年前的我自信和樂觀多了。
心軟只會導致我意氣用事,我是一個顧全大局的人,沒人會喜歡懦弱的我。

斯烏於2021年初

譯名羣開起來真沒意思,要不要解散得了(托腮)
真要一起討論的話我們加上論壇幾個版主就夠了。

斯烏於2021年初與楊亦凱的一次對話

我們趕上了最好(更多元化的選擇)的時代,也是最壞(更加激烈的競爭)的時代。

斯烏於2021年春與同學的對話

我們人類能創造出小到只有幾納米的電晶體,也可以創造出大到上百米的穿梭機……

斯烏於2021年春的感嘆

夢境

醫生?

我無了

取自我的記憶片段

我又來摸魚了,我寫了一大堆東西在我的使用者頁面裡,以至於把RC刷了屏。葉月見此狀,給我的用户討論頁發了個警吿。我心想:我是管理員,我又不用被巡查,我當然可以隨心所欲地在使用者頁面裡寫東西啊!於是我無視了這個警吿。葉月見此狀,於是把我的編輯都回退了一遍,我心裏非常不服氣,所以我又反回退了,打了一場編輯戰。後來,馬頭人路過此處,見到我把RC刷了一次屏,於是把我的管理員取消了,原因是「Abusing in RC, temp action to calm down the edit war」。醒了。

尋找金塊

取自我和王梓行的對話

學校(又是這所學校)組織了一次活動,在一處偏遠的山村遊玩的同時去尋找丟失的金塊,尋得者帶着金塊返回起點即可獲得該金塊(金塊尺寸大致為15cm*8cm*3cm,圓角,24K金),金塊可以搶奪,只要有人帶回到起點就算勝利。聽説有金塊可以白嫖,幾乎整個年級的人都來參與了尋金行動。非常碰巧,那座山村是我外婆居住的地方,所以我打算在尋金的同時順便拜訪一下我的外婆。那是一處既偏遠又擁有美好田園風光的村子,有現代氣息的東西也許就只有屋子裏的電視機和路邊的電線杆了。雖然是尋金活動,到處逛逛來觀賞一下田園風光還是非常愜意的,因此我基本上沒有想要尋金的念頭了。然而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在我拜訪完外婆,準備走的時候,外婆突然塞給我一個金塊,説這是我學校要求保管的,等有人來了的時候在給他,但是學校不知道這是我的外婆(因為我的外婆住在村裡幾乎最深處,路也不好走,基本上沒人來這裏,所以學校決定交由我外婆保管)。於是我金塊塞進背包裡,準備回去。在我準備出門的時候,某個同學看見了我和外婆,於是他準備過來搶我的金塊,但是被我的外婆用拐杖戳中了眼睛,我趁此機會溜走了,但是這個時候廣播突然響了,吿訴所有人金塊已經被找到。我非常害怕金塊被偷走,所以我回去起點的路上都儘量避開人羣(因為我比較熟悉這裏),像老鼠般悄悄地往起點移動。我途中看到有不少人開始相互不信任了,開始互相翻查背包,甚至有人因為不信任而打起來了。接近起點的時候,我的行蹤被暴露了,同學要求翻查我的書包,我二話不説立刻往起點奔去。還好我跑得快,那些人基本上追不到我,當我到達起點的時候,我向後看了看,發現追捕我的人如同泥石流一般涌過來!由於我已經回到了起點,學校判定金塊歸我所有了。我高高舉起那塊金塊,金塊在夕陽的映照下,發出了刺眼的光芒。甚至還有部分同學下意識地趴倒在地,就好像乞丐那樣用渴望的眼神望着那閃爍的金塊。

不速之客

尋找遺失的病毒樣本

我是某生化武器研究所的一名高級研究員。我接到上級的命令,要求在██████博士調研過的地方尋找遺失的病毒樣本。但是可怕的是,其中一根病毒試劑已經被意外打碎,導致部分平民被感染變成了喪屍,並開始攻擊其他平民導致他們也被感染。上級已經火速派遣下屬武裝部門搭建了防護牆,並且沿途派武裝部隊把守以防止被感染的平民外逃並造成更大的危害。我的任務就是要尋找並安全帶離尚未受損的病毒試劑。但我知道,這次任務是九死一生一旦我被感染而又將解藥用光,我將直接死在武裝部隊的槍口下。上級的命令我不能違抗,我只能做好一切防護措施然後進入受污染的區域內。當我來到邊境,出示證件並準備進入受污染的區域時,武裝部隊的隊長拍了拍我的肩膀,跟我説:「一定要活着回來。」
那本來是一座偏遠的村子,由於遭到喪屍病毒的籠罩,一切都顯得死氣沉沉。我穿好防護服,身上佩戴着防毒面具和攜帶為數不多的解藥。戰戰兢兢地搜查着每一個角落。由於我身上沒有武器,因此我必須避開到處遊蕩的喪屍。好在防護服能夠掩蓋我的身上的氣味,只要不在距離喪屍太近的地方,它們那腐爛的眼睛不容易發現我。在我仔細搜查地面時,我能聽見奇怪的聲響越來越近,我頓時緊張了起來。我扭頭一看,發現是一對母女,她們身上沒有被感染的痕跡,顯然是迷路了。女孩看見我穿着防護服,立刻抱緊我,並且求我帶她們出去。我不忍心看着這對母女被喪屍感染,於是我把身上的所有防護用具給了她們,包括救命用的解藥。我吿訴她們逃生的路線,她們道謝之後就連忙跑遠了。此時我身上已經沒有任何防護措施,但我還有一把隨身攜帶的小刀。我一邊躲避,一邊繼續尋找試劑的下落。 在跨越一處草地時,我被地上的異物絆倒了,非常疼!我下意識地撿起了地上絆倒我的異物,像是一根試管,這就是遺失的病毒試劑嗎?但可怕的事情發生了,在我準備往回走的時候,突然有個喪屍向我飛撲,把我放倒了。我死死抱着試劑,不能讓喪屍搶走它,喪屍發狂並撕咬我的手臂,試圖奪取這來之不易的試劑。我知道我自己已經被感染了,但我趁意識還清醒時,我摸出小刀並用力往喪屍的頭部砍去,喪屍由於頭部受傷連忙逃跑了。但我已經感覺病毒在我身體裏蔓延。我要死在這裏了嗎?我要變成喪屍了嗎?我的一生就這樣畫上了句號了嗎?我閉上眼,乞求上天能夠拯救我。
「只有你才能拯救大家」,仿佛是聽見上天的恩賜,一個神祕人抓起我受感染的地方並倒出了大量藥水,看樣子那是解藥,但和我此前身上帶的不一樣。「這些藥水可以消滅你身上的喪屍病毒,並且使你能夠在一段時間內免疫病毒。這是唯一的解藥,而你是唯一能夠拯救大家的人。祝你好運。」我還沒來得及起身,神祕人就已經消失了。
我發現手臂上的傷口已經快速痊癒了。我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正當我繼續往回走的時候,突然遠處有隻狗向我追來。我定眼一看,狗也被病毒感染了!我拔腿就跑,在我走投無路時,我發現巷子盡頭是一座巨大的別墅,我決定翻越大門進去院子裏躲避。那隻狗由於無法進門而在門口裏狂吠。我只好想辦法繞開這隻瘋狗,繼續尋找逃生的路線。
院子裏雜草叢生,別墅的外牆也由於年久失修而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破損。在我試圖從另一處外牆翻越出去時,外面遊蕩的喪屍立刻就發現了我。我趕忙回到牆內,我害怕它們也會翻越外牆進來攻擊我。我索性設法進入別墅裏面躲避。我用力踹了幾下大門,裏面的鎖頭就已經被踹掉了,可見這座別墅空置了多長時間。我進門後就立刻用房子裏的東西堵住大門和窗户以防止喪屍進入別墅。別墅裡裝修奢華,只是因為年久失修的緣故而略顯破敗。牆上還掛着一副巨大的肖像,隱約能看出別墅主人威風凜凜的樣子。廚房裏還有能夠食用的罐頭,妙極了。二樓是臥室,然而裏面的牀被都已經發霉了,不能睡人。我來到了主人房,發現桌子上放着一本日記。我打開來看,裏面記載了別墅主人的生平和最近的經歷。我得知這是他祖輩留下來的別墅,他的祖父和父親都是大商人,他享受着祖輩給他最優厚的待遇。但是他內心不想安於現狀,於是不顧家人的反對,獨自外出冒險了。三樓似乎是閣樓,但已經被水泥封住了,我進不去。
我能聽見喪屍氣急敗壞的敲門聲,我頓時又緊張了起來。在我把日記放回去書架時,我突然聽見樓下巨大的響聲。原來肖像畫的背後藏着一條地下通道。我趕緊帶上任何能夠生存使用的東西進去通道裡堵上了入口。保險起見我用一些重物封住了這條地下通道。通道的盡頭是一間密室,這裏似乎沒有任何破損的痕跡。神奇的是,這裏似乎有備用電源,電器都照常運作着。這裏也提供了休息用的牀鋪和烹飪器具,或許我可以在這裏生活很長一段時間。最重要的是,這裏也提供了逃生通道,只是我不知道它通向何方。
我筋疲力盡,別無選擇只能暫時安頓下來恢復體力。我還是能聽見喪屍的怒吼,我試着安心下來睡上一覺。
我閉上眼,心中默念着,「願幸運女神與我同在」。

Intel的Lake家族處理器

這個表是用來迫害湖人的(確信)

名稱 發佈年份 製程 主打類型 代表型號
Ironlake 2010 32nm 桌面標壓 i5 655K
Skylake 2015 14nm 桌面標壓 i7 6700K
Apollo Lake 2016 14nm 移動低壓 Pentium J4205
Kaby Lake 2017 14nm 桌面標壓 i7 7700K
Coffee Lake 2017 14nm 桌面標壓 i7 8700K
Gemini Lake 2017 14nm 移動低壓 Pentium J5005
Cascade Lake 2018 14nm 桌面標壓(至尊版) i9 10980XE
Whiskey Lake 2018 14nm 移動低壓 i7 8565U
Amber Lake 2018 14nm 移動低壓 m3 8100Y
Cannon Lake 2018 10nm 移動低壓 i3 8121U
Ice Lake 2019 10nm 移動低壓 i7 1065G7
Hewitt Lake 2019 14nm 桌面標壓(伺服器) Xeon D-1602
Comet Lake 2020 14nm 桌面標壓 i9 10900K
Lakefield 2020 10nm 移動低壓 i5 L16G7
Cooper Lake 2020 14nm 桌面標壓(伺服器) Xeon Gold 6328H
Tiger Lake 2020 10nm 移動低壓 i7 1165G7
Rocket Lake 2021 14nm 桌面標壓 i9 11900K
Jasper Lake 2021 10nm 移動低壓 Pentium N6005
Elkhart Lake 2021 10nm 嵌入式系統 Celeron N6210
Alder Lake 2021 10nm 桌面標壓 i7 12700K
Raptor Lake 2022(未來) 10nm 桌面標壓 i9 13900K
Meteor Lake 2023(未來) 7nm 桌面標壓 i7 14700K

此外還有不屬於處理器系列的代號:Sunrise Lake、Starlake、Tower Lake、Newberry Lake、Mystic Lake、Lakeport、Lake Shetek、Granger Lake、Elkhorn Lake、Elkhart Lake、Eaglelake、Cold Lake、Bearup Lake、Bearlake、Aneroid Lake和Andrews Lake。

(迫害結束)

你知道嗎

  • 「斯烏」這個名字是沒有想法之中的想法。取自經典遊戲《冒險島》。
  • 關於這個用户的更多資訊,見此

(已到達頁面最底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