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未名残章/24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 未名残章
Revision as of 22:53, 24 July 2021 by Lakejason0 (talk | contribs)
(diff) ← Older revision | Latest revision (diff) | Newer revision → (diff)

未名残章/23未名残章/24 | 未名残章/25

与前文的联系

上一篇:未名残章/23、下一篇:未名残章/25

湖远星。

幻想系中,他是科学侧的大魔法师。

嘛,但是我应该写写他的身世了。现在看来是有必要的。

他的真名,杰森·微明-汀克尔(Jason Dimming-Twinkle),几乎从未被提及过。这个姓氏是复姓。微明氏和汀克尔氏是两个没落的魔法师家族,为了传代,基本已经成为了非魔法师家庭——当然,仅仅是生活习惯上。大部分人还是知道魔法这么回事的,但是也被大部分人当成了传说——毕竟自己使不出来,也没人教。

而远星呢,曾经是那个最不被抱有“光复家室”(是的长辈们依然想着这些事)希望的人。他对科技的兴趣是那么强烈,简直是魔法的对立面——他们想。

但是,在他心底,自幼就埋下了魔法的种子——而它的萌发,则归功于一本《术式学入门,第1册》。作为一个把魔法法阵当成电路图去计算的“麻瓜”,到最后却成为了几乎是“最年轻”的大魔法师,这其中当然需要天资,但是机遇也必不可少。

远星小时候,正是魔法师社会公开化的过渡时期。以往,魔法师社会在麻瓜的迫害中趋向封闭,但是在麻瓜中一部分人的努力下——大部分是历史学家和一些考证魔法实质的技师——魔法又重新慢慢变为普通的事物,不再受到歧视。同时期也产生了魔法侧与科技侧结合的萌芽。

但是,他小时候,魔法学校依然是不公开办学的,只针对魔法师社会中尚有一些地位的家系提供教学。而至于像远星这样的家庭,大部分魔法学校是不接受的。因此,家里的人在发现他的魔法特质之后,花了很大的代价(与魔法事项无关就是了)和各种人情往来,远星最终得以进入首都的一所魔法学校学习。

非常无奈的是,当时远星所上的非魔法学校并不同意他退学。在征得双方的同意之后,远星以面授形式学习魔法,以刊授形式(函授由于结界影响不可行)学习原本的课程。没有办法,他只能使用家人从仓库中找到的时间流速计来使劲压缩时间把两方面都学完。后来由于使用次数实在是太多了,远星不得不使用微光石掩盖时间流速差异导致的实际年龄差异。这也使得他当时看上去比“同龄人”成熟许多。

等到他可以上大学的时候,魔法已经走进了日常教学。远星的成绩可以让他修时空魔法(包括很多魔法,其中包括追踪魔法)或者传统理工科中的专业任选。在经过询问之后,他决定同时修时空魔法和其中一门理工科专业。这期间他尝试了很多科技与魔法的结合尝试,比如任意手写笔迹修正协同扫描索引,就是运用魔法来对手部运动进行修正,并且在笔迹上附上一层魔法气息,再透过科技手段保存和索引这些气息所勾勒的轮廓,这样就获得了纸质和电子两份文字。

修时空系的时候,他也私下追踪了家世在内的很多历史信息——同时期的其他同学有的也会这么做,虽然似乎并不符合学校规定。他甚至提前使用了微光石,然后再去使用时空魔法——这时时间流速计就可以用几个法术代替了——就不用再一边用一边担心别人怀疑了。

后来,他就去考了大魔法师——与坊间传闻的“一次过”们不同,他考了“大概”2次(大魔法师测试分为笔试和面试,大家最怕的是最终环节的当面测试(不同于一般的面试),并且笔试成绩不达到全B+以上不能参与当面测试)。第一次是艾索·纽布莱老师(Aisel Nebula)作为考官。远星在测试伊瓦拉文字曾用于的语言,古基兹摩语的时候得了B,因而虽然在考试前得到了免试入职称的待遇,但是第一次也只考上了中级魔法师。第二次则是利文斯通先生的导师,艾伦·劳埃德(Allen Lloyd)老先生是考官,当时艾伦都快走不动路了。他用了一个非常匪夷所思的方式来进行最后一场测试。

“受试者你们好。”他把门打开。

“很荣幸能作为教官对你们进行今年的大魔法师职称评定。但我很清楚,你们当中有很多位是免试评职称的。现在,我们到了测试的最后环节——当面测试。无数的魔法师因为面试毫无规律而屡屡碰壁,这也是事实。”

他停顿了一会儿。

“嗯……是这样的。本次当面测试,依然是笔试。但在笔试之前,你们有两个选择——现在就结束测试,并且当面测得B+。这个B+的含义你们很清楚——在当面测试之前你们都已经收到了之前大魔法师评定环节的分数。如果都是O等,那么你已经通过了史上最简单的贤者评定——至少我们当年还是这么称呼的。而其他人,自然也可以得到高级魔法师。或者,把这个环节交给我,成绩由你们的真实表现评定。”

今年才来的那些新生们简直要欢呼雀跃——虽然没有人表现出来。他们感谢了艾伦老师,便离开了考场。还留下了一位新生。

“最后的机会了。还有人吗?”又有一位初级魔法师离开了。

“好……”他关上门,“下面,测试开始。”

试卷被他的术式带动,小心地传到在场的考生面前。

上面写着:

“恭喜。当你看到这行字的时候,你已经得到了A。保持自信,加入我们大魔法师的队伍吧。

“……但在这之前,请先完成一道选择题。

“在考试结束后,跟我来到我的居所,完成真正的测试。是/否

“若选是,请圈出。5分钟后收卷。”

……

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

没有人动。大家坐在那里。

1分铃敲了一下。

大家依然不为所动。

到了最后30秒,远星决定填上是。

“好,收卷。”

试卷随着艾伦的手一挥,整齐地飞到了他的手上。

只有远星站出来,走到艾伦身边。

其他人整理之后就走了。

“来吧,小伙子……”

他坐上轮椅,转动轮子,来到办公室。

“请问……”

“等我忙完。”远星看见他在成绩表上评出等级。

“好……帮我送到出门左转最后一间的集体备课室。我在大门等你。”

……

他站在大门处。远处的艾伦慢慢地走过来。

“嚯,这么快。”

“……传送魔法挺好用的,不是吗。”

“哈……忘了这茬了。是,不过我累了,帮我慢慢推到我家门前吧……”

远星犹豫了一下。

艾伦在阳光中很舒服地闭眼休息着。

“额……但是我怎么知道他家在哪里……”

他想了一会儿,决定回溯一下场记录。果然,他在暗中用心灵感应告诉了,但是因为一下子犹豫,远星把这条信息漏了。

轮子慢慢地转动着。

“你叫……湖远星。”

“是。”

“还‘是’,一看就知道不是。”

“……我的确叫湖远星。”

“……那好,湖远星。你觉得……魔法最重要的是什么?”

“你是说,这么复杂、深奥又宽泛的问题能用选择题的方式来回答吗。”

“别这么想嘛……就好好选一个。”

他想。

“真的要选一个……?”

是那本《术式学入门》序的第一句话?还是元初四杰的至理名言?还是……

“不不不……”艾伦打断他的思考(虽然远星一点都没说出来),“别这么功利。好,放轻松——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好吗。”

“……”他想。

“如果真的是我自己要说的话……我想选择与科技的融合。我一直以来有这么一个想法,就是最终我能把他们融合成一门新的学问——我愿意称之为科学。不知道您能不能理……”

他示意停下,把轮椅转了过来。

“这是我第二次——当然,也是最后一次——这么问别人了。”

“您是想说……?”

“第一次,是吗。第一次是利文斯通那臭小子,居然回答了‘探险’。唉,也许是我身子骨太旧了,但……至少,我能欣赏你们的答案。”

“魔法师社会的共识——虽然没有人说过——最重要的,是‘守约’。没有人会公开承认这一点,尤其是这些年,简直是乱套了,随便让这群麻瓜去学魔法?哼,简直毁了。”

“……但我也不得不承认,刻意地打破约定,也是必要的。如果魔法师们个个都严格地,恪守血统的约定,现在恐怕连魔法的灰都不剩。如果都恪守与科技侧对立的界限……嗯,这个如果,得交给你来回答了。很遗憾,我不是一个前进的人——在这方面,我帮不了你了。自己去前进吧——保持永远的自信。”

他和远星来到门口。

“但是……”远星问,“如果真的有人回答,或者他的意思是认同守约是最重要的,您又会怎么做呢。”

“他会成为我唯一的闭门弟子,并且再不会出现在名单上。”

“那真正的测试——”

“已经完成了。”

欸——他想。

“真正的测试,已经完成了,”他重复了一遍,“去吧,也许……好好歇息一下吧。”

“那,我走了……”

他突然又停下来,叫住艾伦。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您的机会了吗?”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问——只是一种,下意识的直觉。

“……也许吧。”

伴随着那一年的全O成绩的是,大魔法师艾伦的“死讯”(毕竟当时湖远星和其他人一样还不知道贤者回廊)。当年在场的考生,以及艾伦在大学里教过的学生们(当然包括利文斯通先生),举办了一场隆重的葬礼。是一场喜葬,毕竟他早就过百岁了。人们的泪水中饱含着对他的敬意——对一位伟大的大魔法师和教育家的敬意。

在这之后,他拿出一整年的时间四处游历。途中,在经过一个异世界——里面到处是熔岩,火和血一样的苔藓和岩石的洞窟——与巨大亡魂战斗的时候,不幸回火,身受重伤。经过又一年的休养(没错他还得和大学申请一下再推迟),他开始了实验室的生活。在大学实验室待了一段时间后,他自己甚至又建了一个实验室。

后来,他正式成为大学教授,一边研究,一边做讲座和上课。

再后来,过了几年,他离开了首都,来到了阿旺斯——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未名残章/24 - continues

未名残章/23未名残章/24 | 未名残章/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