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未名殘章/thursday~1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殘章/thursday~0未名殘章/thursday~1 | 未名殘章/thursday~2

該頁面尚未完成。

你可以幫助我們擴充關於該主題的更多資訊。

「嘿,這週四星期幾?」

「……星期四。」

「好嘞。」

展鵬對丁一這麼問道,然後去上班了。

……

不知從何時起,他被困在了某一個星期四。

他清楚是星期四,但是現在問他是哪一年他已經不記得了——他使用自製的日曆已經很長時間了。

這週四的一切都是那麼平凡,那麼一樣——他知道會發生什麼,也差不多總是那樣。當然,這句話遠比說起來痛苦。好在,唯幾個留有時間變化的東西對他來說還不算少——他的幾台電子設備,和一台伺服器。

這週四的他也不必去上班——我的意思是,一直全勤的他,只要找到一個萬無一失的理由(而且找到了就不用換),那,只是請「一」天假,也沒問題。

他第一次發覺自己被困住,是因為上班路上的一個小細節。通常,地鐵站裡在他等車的時候,候車的座位上總是坐著一位女子——是誰呢,他想。他一直以來沒有嘗試解答過這個問題,也並不關心她是不是在同一個小區,是不是在同一棟樓上班,因為對於一個程式設計師來說,這並不重要。但,就是這麼樣一個人,在他的腦海裡留下了印象,也許她的腦海裡也留下了他的印象,總之,工作日,她不會連續兩天穿同一件衣服。如果穿了差不多的衣服,那麼必然有其他什麼比較明顯的地方是不一樣的。

唯獨,開始輪迴的第一天,他就注意到她毫無變化——當然,他也只是以為記憶出了點差錯,畢竟「既視感」不也蠻常見的,對吧。

但是,一整天下來,他回到家,終於有時間打開手機看一眼——

「星期四」。

見鬼,怎麼才星期四,我還以為昨天已經是星期四了——

……等等。

他試圖回憶了一下。昨天的感覺是那麼真實,仿佛他確實度過了一個不存在的週四一樣。日常生活中的「既視感」雖然也多,但是也不至於是這樣多吧。

就和往常一樣,他按照自己每天一樣爛的作息時間,休息了下來。

……

「星期四」。

起床,他想起來,看了一眼手機。

還是星期四。

他試圖說服自己只是因為工作過度勞累產生了一點不太好的幻覺,也許這週六得找個地方看看,但是他走到了地鐵站……

她,還是沒有變化。

他不明白。一個流動的世界仿佛停止了。雖然每天工作的內容本來也就大同小異,但至少也有個大概的工期,但是……

他說服自己去上班。

但是什麼都一模一樣。他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讓他感覺每天的工作其實有所不同,但是他思考了一下之後卻發現,真的一模一樣。他甚至已經知道什麼地方該出bug,什麼地方絕對沒問題。

驚愕。疲憊。他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但如此一成不變的生活真的很恐怖。難道真的一切都輪迴了嗎?

不。他意識到,自己的記憶沒有失去,沒有重置。他只好隨便在空間裡發了條說說,然後繼續著一切。

我活在日常的生活裡,仿佛自己已經看到了未來。

在睡前,他把這條說說複製到了備忘錄裡面。

……

和他擔心的一樣,這條說說仿佛人間蒸發,消失在了輪迴的虛無中。他不抱希望地打開備忘錄——但備忘錄裡面的東西卻仍然存在。

電腦裡面昨晚的殘業也還存在。

昨晚寫在自己網站上的內容還在。

第一件事情,他打算請假——他只能搬出自己從來沒用過的理由把年休假調到今天,但總之這一天假還是同意了下來。

第二件事情,他要檢查每個設備的時鐘。一切是那麼的自然,00:00一到,大家都還是星期四。因此,如果檔案能被儲存,那麼……

他不管了,決定透過這個能夠保持時間流動的途徑,再造一個電子時鐘出來。現在他有無限的時間把自己的設備改造成兩份時鐘,並且對內一套對外一套(很多通訊依賴雙方的時間保持一致,因此不能簡單的手動每天往前調整,否則會導致電子設備原本的功能無法正常使用)。

……但是「今天」還是要上班。

所以他花了點時間用摸魚工夫寫了一個自動請假的程序。反正自己的某部手機也改造的不像話了,這點事情還是很容易的。

……然後就是時鐘怎麼寫了。計時器是可靠的,那些誤差都在合理範圍內,最主要的是怎麼記錄天數變化,和整合到系統內部。畢竟自己並不是什麼領域都擅長……雖然也算個全棧了,但是實際的實現必然需要讀很多的文件。

在第一次手動記錄下自己已經輪迴了4天(如果我數的沒錯,嗯)之後,又沒日沒夜地過去了好幾天。但不知道為什麼,這種被迫而又心甘情願的感覺,居然支撐著他幾天沒有休息,硬肝了下來。

由於知道自己目前好像並不能完成硬體級別的改動,他只能在軟體層面寫了一些代碼,透過一般的HTTP請求(而不是使用時間相關的專用協議)讓伺服器返回記錄中修正後的時間,供自己接下來需要用到時間的地方使用。

這種感覺很奇怪——再也沒有因為代碼作廢而煩惱的理由了,反而一身輕鬆了。

整個房間能透光的地方這幾天都沒有打開過——一切就和永夜一樣。

一種很奇怪的動力——因為沒有了顧慮而產生的動力,驅使著他沒日沒夜的坐著敲代碼。

分割線

……

未名殘章/thursday~1 - continues

未名殘章/thursday~0未名殘章/thursday~1 | 未名殘章/thursday~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