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殘章/farewell~1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殘章/farewell~0未名殘章/farewell~1 | 未名殘章/farewell~2

我煩了。

不跟你們玩過家家了。

再見拜拜。

再也不見。


四句話,和一句沉默。

我們之間,甚至我們之間的聯繫就這樣永遠地劃裂了。

不如說,這是必然。

一個把少數派聚集起來的團體,終究會因為大眾化而變形。

在以前的他們看來,這種景象簡直就是分崩離析。

但是在即將變形的時候,每個人又明白,這不可避免。

有的時候人們說「大家可能都有抑鬱症」。

有的時候人們說「心理疾病也是病,得透過生物手段好好治療」。

有的時候,人們把真正抑鬱的人,真正抑鬱的人把人們,推在自己的大門以外。

有的時候,他們又互相接納自己。

親友群可能就是個例子——至少我知道有3個人這麼做了。

一個群很大——但是不那麼大——大家在一起聊天,仿佛還不錯。

一個群很小——是那么小——但是誰也沒有來。

一個群看上去是那麼完美——完美的好像每個人都能舒舒服服的住在裏面——但是實際上,入場券在你進門的那一刻,就已經被銷毀了。

「對啊,我和我自己熟悉的小夥伴在一起聊天,別人非要抓住一點就開始陰陽怪氣開始謎語人,我幹嘛去別的地方呢?」

門內的人對門外的人,有可能會這麼說。

但更可能,什麼都不說。

積累了更多的交往經驗會讓你更明白界限到底在哪裏——但有時,這個過程伴隨着底限破滅而一次又一次身負重傷。

有的人思考了一會兒。

他,選擇出去看看。

後來過了一段時間,他回去了。

「有什麼好玩的地方嗎?」

「差不多得了😅」

一個門外的人想像着門內的人這麼說。

他明白,Ta誰?早就憋不住了。

一個因為沒有安全感而退了回去,但是又不敢把自己的垃圾倒給別人。

一個人沒有退路,也沒有任何人去接自己的東西。

當門外的人從門內的人的身上看到自己的時候,他是否想到過,從門外的人身上看到自己呢?

……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你從每個人的身上看到自己的一小部分。或好或差,或優或劣。

看到好的,心想我再也達不到這個高度了,消沉下去。

看到差的,心想我也會變得他一樣頹廢吧,消沉下去。

這到底意味着什麼?

我到底是獲得了改進自己的機會,還是其實我每一次都選擇了放棄呢?

就像這樣設問的句式,我到底是因為自己故意不想讓別人明白,還是因為我講不明白呢?

……

而這種變換人稱但實際上永遠是對自己的語言,又是不是故意,抑或是本來就說不明白呢?

我不明白。

……

好了,心情……差不多了。

也許已經沒有什麼要說的了。

晚安。

祝你,在自己的世界線上,過出一個漂亮的人生吧。

我衷心的祝願。

未名殘章/farewell~1 - rewinds —— 因為曾經「志同道合」過,所以不願意承認「道不同不相為謀」……

未名殘章/farewell~0未名殘章/farewell~1 | 未名殘章/farewell~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