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殘章/Wonderland~9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殘章/Wonderland~8未名殘章/Wonderland~9 | 未名殘章/Wonderland~10

這是一個位於未知維度的由高端機器(Submachine)和業力(Karma)能量構成的奇異世界。

我被一個名叫墨塔夫(Murtaugh)的單臂男子送到了這裡。我發現我既是孤身一人,也並不是只有我一個人被送到了這裡——位於各地的紙條告訴我,還有許多探索隊都被默塔夫送到了這裡來進行一項秘密任務。但是我完全看不見他們在哪,因為它們在別的層(Layer)上。

我已經習慣了一個人,我想只有我一個人也能夠完成這項秘密任務,但我不知道終極目標,我只是遵循著墨塔夫的指示一步步探索這個陌生的世界。

我記得我醒來的時候,我被送到了肯特燈塔的地牢裡。我睜開眼睛,只看見有一部寫著「Submachine」的遊戲機出現在這個奇怪的地方,我很快就把遊戲打通關了。但我不能在這裡待太久,我沒有水也沒有食物,我要儘快完成墨塔夫給我的任務。

燈塔的窗戶和出入口都被泥沙堵住了,我不能逃出去。我想辦法來到了燈塔的頂端——那裡有一台進入高端機器世界的巨型傳送機。我啟動了它,我不知道我被傳送到了哪裡,這裡上下左右都是同樣的房間,沒有盡頭。中心房間裡有個傳送裝置,我想我可以透過啟動它來逃離這裡。

在任務進行的過程中,我發現了一個紙條——是墨塔夫留下的,他告訴我每次傳送只會到達這個循環系統的更深處,如此一來你必將因脫水而亡。我按照他的指示找到了一片綠葉之後把它放到一個裝置上,然後瞬間被傳送到了一個屋子的頂部,我進入屋子,發現是一處實驗室。墨塔夫告訴我可以在這裡稍作休息。

我顧不上這麼多,我想儘快完成墨塔夫交給我的任務然後逃離這個世界。墨塔夫告訴我,我將從控制高端機器執行的中心巨大超級計算機(S.H.I.V.A)的邊緣區域突破防禦網,進入核心並透過黑入這個計算機來停止它的執行,從而摧毀這個世界。這也是為什麼我和其他探險隊被傳送到這裡的原因,默塔夫並沒有告訴我們為什麼他要這麼做。他警告道如果我們不遵循他的指示,我們將被永遠地困在這個世界裡。

邊緣區域是一個龐大的防禦系統,它保證核心處的超級計算機的執行不受外界干擾,但是我們能夠使用連接錐(Connection Rod)來存取防禦網各處的連接埠,從而停用防禦系統。但這是一個十分危險的行動,稍微操作不慎都將導致我們被困死在防禦系統裡。

我想我已經知道很多探險隊都在這裡結束了他們的一生,這聽起來更像是墨塔夫的陰謀。但我別無選擇,只能乖乖照做。我不想在這裡就丟掉性命。

我黑入主機,成功把防禦網停用掉了,但是墨塔夫告訴我「你已經成功停用防禦網,但不幸的是你的旅途就此終止了。」我要被困在這裡了嗎?但是我找到了一條逃生的通道,來到頂部的平台,這裡有另一台不知道傳送到哪裡的傳送機。

我用連接錐啟動了傳送機。我來到一處草地,這裡散落著各種不知名的機器,以及幾張桌子和椅子,似乎是為探險隊討論怎麼進入前方業力力場而設定的。實際上只要刷一下卡就能停用業力力場了。我還拿到了箱子裡的一顆能量寶石(Energy Gem)。它用來啟動通往冬宮(The Winter Palace)的傳送門。

進入冬宮,我被這座融合了機械元素的哥德式建築折服了。這裡到處是偉人的雕像,也散落著各種各樣的奇怪機器,是高科技和古典藝術的融合體。地上的一本書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翻閱一看,這裡似乎是一個曾極盛一時的王朝的宮殿,這個王朝利用高端的科技征服了整個世界,但是如今已經只剩下這座孤零零的宮殿留在這裡。我環顧四週,這裡到處都是業力能量的使用痕跡——業力植物、業力電纜、業力機器,還有幫助我傳送到宮殿各地的業力傳送門(Karma Portal),它們是小巧而具有扭曲世界的巨大能量的業力傳送門。我使用這些傳送門來探索整個宮殿。

我不知道宮殿位於這個世界的何處,一番探索後我發現了一個通往飛船的球形傳送艙,這是伊莉莎白(Elizabeth,墨塔夫的同伴)的飛船,它能幫助我到達這個世界更接近核心計算機的區域。飛船的頂部是一個巨大的業力傳送門門,我用手指觸碰了一下這個發出綠色強光的奇怪圓環,它立刻就把我傳送到了無名之地。

一番折騰之後我來到了一個印度教寺廟的門前,我想辦法叩開大門,我發現裡面居然包裹了一座埃及金字塔,更令我意想不到的是這座埃及金字塔裡居然包裹了一個巨大的佛塔。這個世界居然是如此的奇妙,各種宗教元素交織在一起卻能和諧地共存著。佛塔底部藏著一座巨大的佛像,佛塔左右兩側是墨塔夫和伊莉莎白的墳墓,兩座埃及式墳墓。那兩具木乃伊真的是默塔夫和伊莉莎白的遺體嗎?想到這裡我不僅打了個寒噤。

我用繩子沿著佛像向下爬,來到了佛塔底部的地下廣場,我在這裡發現了被業力門能量嚴重扭曲的方形傳送艙——那是幫助我進入邊緣區域的傳送艙。它已經被扭曲得不成樣子,但是裝載的3個能量寶石卻完好無損。我把它們去下,放進啟動通往核心區域的傳送門的裝置裡。

我來到了核心區域,這裡的一切似乎都因業力的巨大能量而嚴重扭曲,顯然這裡是最不穩定的地方。這裡散落著各種奇怪的機器人,它們有些還在製作中,有些因為被人為損壞或者被業力能量扭曲而變成了一堆廢鐵。這些機器人似乎是守護核心區域的最後一道防線,它們可以消滅入侵者和維護核心區域的穩定。在我肉眼可見的地方並沒有發現還能正常運作的機器人,不然我想我可能會在接近成功的時候死去。

我突破了重重阻礙,終於來到了超級計算機的所在之處,這是一個連接著眾多巨大電纜的類似於人類大腦的超級計算機,顯然我並沒有權限存取它,但我不在乎,我只需要想辦法停用它。奇怪的是控制它的開關居然就在此前我途徑的邊緣區域,我透過業力門回到了邊緣,不過這裡似乎是一處隱藏區域,難怪我之前沒有察覺到這裡。我甚至不需要用此前遺失的連接錐來存取開關!將位於核心之處的超級計算機的開關居然設在了邊緣區域,是在令人想不通。也許是因為這裡有防禦網的保護吧。

停用超級計算機之後,高端機器世界很快就崩壞了,我必須想辦法逃離這個崩壞的世界。幾經周折我透過業力門回到了燈塔,利用此前找到的能量光球我傳送到了燈塔外面——

這裡是一片沙漠?我已經回到現實世界了嗎?我看見墨塔夫在向我招手,站在一旁的是伊莉莎白。詭異的是,他的失去的左臂被業力之臂所替代,他用他的業力之臂向我招手,我不敢揣測這隻業力臂究竟有多麼巨大的能力。可能在那個高端機器世界裡一切的業力裝置都出自他手。

就這樣我被安全地送回了現實世界。我曾問及為什麼我要被送進高端機器世界裡「搞破壞」,他一言不發,只是用業力之臂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瞬間感受到了巨大的能量在我的身體裡遊動。也許這就是為什麼業力能量在高端機器世界裡擁有起死回生的、扭曲世界的能力吧。

但是我不知道怎麼回事,幾秒鐘之後我感覺非常頭痛,然後我就倒下了。墨塔夫和伊莉莎白沒有把我救起。隨著視線逐漸模糊,我逐漸失去了意識。

當我醒來的時候,我發現我身處在一間精神病人住的軟墊房間裡。我微微聽到外面有人在說:「3218號病人,因為失憶和精神崩潰而昏迷了足足七天,他現在似乎已經恢復了意識,但是不能保證他是否理性。我們在房間裡放置了他最愛的錄音機,看看他下一步行動。務必持續監視著。」

我按下了播放鍵,錄音機在播放一段空靈的音樂。

我突然想起來了我從小到現在為止的幾乎所有記憶。這些記憶連貫地在我的腦海裡放映著。那是一種非常美好的感覺。

突然,房門打開了。但是門外沒有任何人,只有一台放映機。

我啟動了放映機,那裡播放著我小時候和我父親在海邊玩的場景。

在影片結束前,出現一句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台詞——

所有記憶,被時間沖淡。如同……淚水,在雨中。

我想我已經明白了這一切——我來自何方,我將要到何處去。

高端機器世界的拜訪和墨塔夫和伊莉莎白的邂逅也許只是一場夢,但是記憶一定是永恆的、最珍貴的、最甜蜜的饋贈。

未名殘章/Wonderland~8未名殘章/Wonderland~9 | 未名殘章/Wonderland~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