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殘章/Wonderland~5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殘章/Wonderland~4未名殘章/Wonderland~5 | 未名殘章/Wonderland~6

我在2007年秋天開始就讀小學,在2013年的盛夏畢業。

那時候我的小學雖然是鎮子裡最好的一所,但其實也已經很老舊了。

進入小學之後,我發現自己變得非常內向,不知道為什麼。

在一個全新的班集體裡,我非常緊張和不安,因為周圍都是些不認識的人,可能也因為這樣我就很少和同學交流,漸漸地也就沒什麼人願意找我玩。

最令我不解和怨恨的還是那位女同學。我和她在同一個幼兒園裡讀過,走得比較近。當我知道她在隔壁班之後我欣喜地找她,但我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就迴避我了。我想和她說話,但她始終不肯露面,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時候我唯一認識的人也疏遠我了,我很傷心,如此一來我就更加不願意和別人說話了。

每次下課我都會試圖找同學去玩,但我發現我始終無法融入這個班集體,我不知道為什麼怎麼回事。難道是我乾的壞事太多,多到所有人都討厭我了?我不知道。我不曾記得我幹過什麼壞事,我只是在做我自己喜歡的事情。

雖然比較內向,還是有幾個同學願意和我打交道,也願意和我一起玩的。這令我感到一絲欣慰。

再來說說我的母校吧。在畢業之前還沒重新裝修過,操場只有一片水泥地和一條50米跑道。旁邊還有個公園一樣的遊樂場,但是老師明令不准進去玩。

教學樓非常大,我經常和同學們在裡面玩捉迷藏,甚至跑到別的班上和一些空置課室裡躲起來。直到畢業我都似乎沒有完全探索完整間教學樓的每個角落。

同樣綠化也做得很好,下課後我喜歡坐在樹下看同學們做遊戲,或者參與進去。

六年時光很快就過去,我甚至沒有察覺到我自己以及同學的變化。母校也依舊保持那個模樣,周遭的環境似乎也沒怎麼變化過。

畢業前,同學互相道別,很多同學包括我買了一個回憶本,用來記下同學的聯繫方式還有想說的話。這個本子現在還躺在我的抽屜裡。

母校也在畢業不久後重新裝修過。現在經過母校我都會停下來透過柵欄去觀望——水泥地變成了波紋圖案的塑膠,跑道變成了環狀,教學樓外牆重新裝修過,還多了幾座不知道幹什麼用的建築。總得來說變得非常嶄新,可惜的是畢業之後我一直都沒有機會再進去過。

六年裡積攢了不少回憶,以及酸甜苦辣鹹的各種心情。我在這裡雖然過得比較內向,但是也收穫了更多的友誼,雖然不能長久地持續下去。

我們以後還能再見面,再湊齊一個班集體嗎?我們的樣貌都發生了巨大變化,我們之間還認識嗎?老師還會認得我們嗎?

同學聚會也許還能期待一下,但是我們並沒有組建過班群,畢竟在那個時候電腦還是很罕見的東西。

哦,我還記得我借過某位同學的漫畫書,然而到現在都還沒歸還;老師也沒收過我的漫畫書,也是到現在都還沒歸還。一去不回頭了罷。

是的,我和許多人一樣一去不回頭。大家因為共同的目標而聚在一起,又因為追逐各自更大的理想而分道揚鑣。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但至少我們曾經一起歡笑過,一起苦悶過,團結過。這樣就已經足夠了。

我還記得我們曾經是一個「戰無不勝」的班集體——級內平均成績經常第一,各項比賽幾乎都拿第一名無論是團隊賽還是個人賽。我們是一個團結又充滿活力的班集體。在老師們的眼中,這是一個精英雲集的優秀班集體。我很榮幸能作為這個班集體的一個成員,雖然我個人的能力非常微薄,但是每個人微薄的力量都聚集起來,那就會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

聽聞我們的集體照被永遠掛在母校的光榮榜上,上面寫著的是「2007屆優秀班集體」。我們的名字被永遠地刻在了光榮榜上,那是我一生的榮幸。正因如此我要變得更加優秀才不辜負我們的榮譽。

我愛我的母校,也愛我曾經的班集體。只有置身於團體內,我才不會覺得內向覺得孤獨。在團隊中我化身為最堅韌的利劍,披荊斬棘,所向披靡;離開團隊的我不過是一根腐朽的木頭罷了。

為了追求更遠大的理想,奔跑吧,活下去吧。

未名殘章/Wonderland~4未名殘章/Wonderland~5 | 未名殘章/Wonderland~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