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残章/Ultim~1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残章/Ultim~0未名残章/Ultim~1 | 未名残章/Ultim~2

在深邃的地底前行。一路上,并没有发现任何活物——甚至是僵尸和骷髅之类的亡灵,却注意到地面上有许多蓝黑色的植被,在昏暗的洞穴中显得死气沉沉,只有在行人经过时,其中的一些植物才会发出咕咕咕的声音,并以略微明亮的荧光彰显自己的存在,这样的氛围使极为压抑,心中也泛出许多念想。复前行数十步,转过一道弯,踏入了一片开阔地。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穹顶,上面垂下一条条锁链,悬挂着许多通道。这样诡异的结构使惶惑不已。在约40米的远处,发觉了一头巨兽。巨兽的身形很是魁梧,大概有两人的高度;虽然地底漆黑一片,但巨兽头上的双角却是明灭可见,活生生一个动态光源。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大约这的确就是所谓的Warden罢。”

口中的Warden,是在探险家们之间流传的一个传说:这种巨兽出没于地层的深处,目光短浅,只能依靠捕捉洞穴内不时出现的声响苟图生路;一旦察觉有活物接近,它便会大开杀戒,毙之于转瞬。据信,这是某个公会的先遣队在3个月前遭遇大破之后,其中一位死里逃生的成员告诉的。长期以来,对Warden的存在,一直持怀疑态度,认为那只不过是他们为了掩盖自己不自量力之举而散布的谣言;但当下,那头巨兽就立在那里。

场景示意图。

又把视线转向下方:前路的左边是深不见底的含水层,右边也是深不见底的含水层,废弃矿井的桥梁便凌驾于水面之上。对于,有两个选择:要么继续前进,一睹Warden的真容;要么见好就收,把当前的场景记录下来,向大众证实Warden的存在。巨兽忽然转过身,只见它胸前的核心随着地底的幽光缓慢波动,似乎注意到了异样。

分割线


……“阿阿,原来他们的遭遇似乎是真的。”拿出结构方块,瞄准巨兽的方向,按下了“保存”。结构方块猛然发出一阵低沉的嗡嗡声,这令冷汗直流,但巨兽看起来完全忽略了这噪音。在完全储存周围的场景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深板岩层。

回到营地,迫不及待地开始向伙伴诉说在世界深层的遭遇:“今天在深板岩层撞见了一只巨兽,大家来……”话未说完,一个伙伴就抢先回应:“是Warden罢?前两天U-Turn的探险队才在Deep Dark发现的,打人可疼了,尤其是它那无微不至的声波探测,差点把他们的队员各个击破,要不是他们屏气凝神,诱导它跳下峡谷,让它被底下的石笋刺穿,恐怕他们又要步入BaseCraft二分队的后尘。”“哦哦。”听说自己的发现被别的公会抢了先,不免有些失落,但还是打开了储存有巨兽信息的结构方块。

一个缩小的三维模型逐渐浮现,在结构方块上方1米处缓慢旋转着。众人一开始没有仔细看,但不久就有人注意到了异样:“这Warden身上怎么有种晶体?我记得U-Turn给我们提供的情报没有提到Warden会和什么晶体共生啊。”“是不是他们故意隐瞒了一些信息,不想让大家知道呢?”“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紫水晶罢?虽然那个紫晶洞发生了爆炸,但他们囤积的紫水晶已经快填满三个箱子了,没必要把Warden身上的一星半点紫水晶也据为己有罢?”也产生了疑虑:“当时储存这个结构的时候,结构方块的噪音可大了,但它却没有发现,要不咱再下去探索罢。”“可是上面现在不鼓励咱组团去探索深层区域,而且当前的主要计划是修复滥权方块在使用时的异动,比如结构方块的噪音。你使用结构方块时没有被Warden发现,只能说明你时运不错。而且你擅闯禁地,有违公会纪律,但鉴于你资历较深,暂不追究,只希望下不为例。”听罢,只觉心灰意冷。“下面的虫子,以后再去探索罢。”对自己如是说。

思维碎片解析完毕,点击重新解析


未名残章/Ultim~1 - end —— 地底的神秘巨兽……

未名残章/Ultim~0未名残章/Ultim~1 | 未名残章/Ultim~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