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殘章/Ultim~1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殘章/Ultim~0未名殘章/Ultim~1 | 未名殘章/Ultim~2

在深邃的地底前行。一路上,並沒有發現任何活物——甚至是殭屍和骷髏之類的亡靈,卻注意到地面上有許多藍黑色的植被,在昏暗的洞穴中顯得死氣沉沉,只有在行人經過時,其中的一些植物才會發出咕咕咕的聲音,並以略微明亮的熒光彰顯自己的存在,這樣的氛圍使極為壓抑,心中也泛出許多念想。復前行數十步,轉過一道彎,踏入了一片開闊地。映入眼帘的是一個巨大的穹頂,上面垂下一條條鎖鏈,懸掛着許多通道。這樣詭異的結構使惶惑不已。在約40米的遠處,發覺了一頭巨獸。巨獸的身形很是魁梧,大概有兩人的高度;雖然地底漆黑一片,但巨獸頭上的雙角卻是明滅可見,活生生一個動態光源。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大約這的確就是所謂的Warden罷。」

口中的Warden,是在探險家們之間流傳的一個傳説:這種巨獸出沒於地層的深處,目光短淺,只能依靠捕捉洞穴內不時出現的聲響苟圖生路;一旦察覺有活物接近,它便會大開殺戒,斃之於轉瞬。據信,這是某個公會的先遣隊在3個月前遭遇大破之後,其中一位死裏逃生的成員吿訴的。長期以來,對Warden的存在,一直持懷疑態度,認為那只不過是他們為了掩蓋自己不自量力之舉而散佈的謠言;但當下,那頭巨獸就立在那裏。

場景示意圖。

又把視線轉向下方:前路的左邊是深不見底的含水層,右邊也是深不見底的含水層,廢棄礦井的橋樑便凌駕於水面之上。對於,有兩個選擇:要么繼續前進,一睹Warden的真容;要么見好就收,把當前的場景記錄下來,向大眾證實Warden的存在。巨獸忽然轉過身,只見它胸前的核心隨着地底的幽光緩慢波動,似乎注意到了異樣。

分割線


……「阿阿,原來他們的遭遇似乎是真的。」拿出結構方塊,瞄準巨獸的方向,按下了「儲存」。結構方塊猛然發出一陣低沉的嗡嗡聲,這令冷汗直流,但巨獸看起來完全忽略了這噪音。在完全儲存周圍的場景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深板岩層。

回到營地,迫不及待地開始向夥伴訴説在世界深層的遭遇:「今天在深板岩層撞見了一隻巨獸,大家來……」話未説完,一個夥伴就搶先回應:「是Warden罷?前兩天U-Turn的探險隊才在Deep Dark發現的,打人可疼了,尤其是它那無微不至的聲波探測,差點把他們的隊員各個擊破,要不是他們屏氣凝神,誘導它跳下峽谷,讓它被底下的石筍刺穿,恐怕他們又要步入BaseCraft二分隊的後塵。」「哦哦。」聽説自己的發現被別的公會搶了先,不免有些失落,但還是打開了儲存有巨獸資訊的結構方塊。

一個縮小的三維模型逐漸浮現,在結構方塊上方1米處緩慢旋轉着。眾人一開始沒有仔細看,但不久就有人注意到了異樣:「這Warden身上怎麼有種晶體?我記得U-Turn給我們提供的情報沒有提到Warden會和什麼晶體共生啊。」「是不是他們故意隱瞞了一些資訊,不想讓大家知道呢?」「沒有記錯的話,這應該是紫水晶罷?雖然那個紫晶洞發生了爆炸,但他們囤積的紫水晶已經快填滿三個箱子了,沒必要把Warden身上的一星半點紫水晶也據為己有罷?」也產生了疑慮:「當時儲存這個結構的時候,結構方塊的噪音可大了,但它卻沒有發現,要不咱再下去探索罷。」「可是上面現在不鼓勵咱組團去探索深層區域,而且當前的主要計劃是修復濫權方塊在使用時的異動,比如結構方塊的噪音。你使用結構方塊時沒有被Warden發現,只能説明你時運不錯。而且你擅闖禁地,有違公會紀律,但鑑於你資歷較深,暫不追究,只希望下不為例。」聽罷,只覺心灰意冷。「下面的蟲子,以後再去探索罷。」對自己如是説。

思維碎片解析完畢,點擊重新解析


未名殘章/Ultim~1 - end —— 地底的神祕巨獸……

未名殘章/Ultim~0未名殘章/Ultim~1 | 未名殘章/Ultim~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