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残章/Ultim~1: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Ultim 0
Ultim 0 (talk | contribs) ([InPageEdit])
 
Line 1: Line 1:
{{#vardefine:?|[未知]}}{{#vardefine:dream|''梦''}}{{#vardefine:dd|[数据删除]}}{{#vardefine:n|{{#expr:{{#time:U}} mod 2}}}}{{#vardefine:U|[[Special:我的用户页|<span title="" style="font-style:italic">你</span>]]}}{{#vardefine:ta|{{heimu|&emsp;|你没有必要知道}}}}{{#vardefine:purge|<span class="plainlinks">[{{fullurl:{{FULLPAGENAME}}|action=purge}} 点击重新解析]</span>}}{{#vardefine:OK|<span style="color:green;font-size:larger">思维碎片解析完毕,{{#var:purge}}。</span>}}
{{UFNav|series=Ultim}}
{{UFNav|series=Ultim}}


{{#var:ta}}在深邃的地底前行。一路上,{{#var:ta}}并没有发现任何活物——甚至是僵尸和骷髅之类的亡灵,却注意到地面上有许多蓝黑色的植被,在昏暗的洞穴中显得死气沉沉,只有在行人经过时,其中的一些植物才会发出咕咕咕的声音,并以略微明亮的荧光彰显自己的存在,另一些植物则试图与行人纠缠,将其拖入险境。这样的氛围使{{#var:ta}}极为压抑,心中也泛出许多念想。{{#var:ta}}复前行数十步,转过一道弯,踏入了一片开阔地。映入{{#var:ta}}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穹顶,上面垂下一条条锁链,悬挂着许多通道。这样诡异的结构使{{#var:ta}}惶惑不已。在约40米的远处,{{#var:ta}}发觉了一头巨兽。巨兽的身形很是魁梧,大概有两人的高度;虽然地底漆黑一片,但巨兽头上的双角却是明灭可见,活生生一个动态光源。{{#var:ta}}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大约这的确就是所谓的Warden罢。”
{{UFWord|Ultim|ta}}在深邃的地底前行。一路上,{{UFWord|Ultim|ta}}并没有发现任何活物——甚至是僵尸和骷髅之类的亡灵,却注意到地面上有许多蓝黑色的植被,在昏暗的洞穴中显得死气沉沉,只有在行人经过时,其中的一些植物才会发出咕咕咕的声音,并以略微明亮的荧光彰显自己的存在,另一些植物则试图与行人纠缠,将其拖入险境。这样的氛围使{{UFWord|Ultim|ta}}极为压抑,心中也泛出许多念想。{{UFWord|Ultim|ta}}复前行数十步,转过一道弯,踏入了一片开阔地。映入{{UFWord|Ultim|ta}}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穹顶,上面垂下一条条锁链,悬挂着许多通道。这样诡异的结构使{{UFWord|Ultim|ta}}惶惑不已。在约40米的远处,{{UFWord|Ultim|ta}}发觉了一头巨兽。巨兽的身形很是魁梧,大概有两人的高度;虽然地底漆黑一片,但巨兽头上的双角却是明灭可见,活生生一个动态光源。{{UFWord|Ultim|ta}}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大约这的确就是所谓的Warden罢。”


{{#var:ta}}口中的Warden,是在探险家们之间流传的一个传说:这种巨兽出没于地层的深处,目光短浅,只能依靠捕捉洞穴内不时出现的声响苟图生路;一旦察觉有活物接近,它便会大开杀戒,毙之于转瞬。据信,这是某个公会的先遣队在3个月前遭遇大破之后,其中一位死里逃生的成员告诉{{#var:ta}}的。长期以来,对Warden的存在,{{#var:ta}}一直持怀疑态度,认为那只不过是他们为了掩盖自己不自量力之举而散布的谣言;但当下,那头巨兽就立在那里。
{{UFWord|Ultim|ta}}口中的Warden,是在探险家们之间流传的一个传说:这种巨兽出没于地层的深处,目光短浅,只能依靠捕捉洞穴内不时出现的声响苟图生路;一旦察觉有活物接近,它便会大开杀戒,毙之于转瞬。据信,这是某个公会的先遣队在3个月前遭遇大破之后,其中一位死里逃生的成员告诉{{UFWord|Ultim|ta}}的。长期以来,对Warden的存在,{{UFWord|Ultim|ta}}一直持怀疑态度,认为那只不过是他们为了掩盖自己不自量力之举而散布的谣言;但当下,那头巨兽就立在那里。


[[File:mineshaft above Deeper Aquifer.png|thumb|场景示意图。]]
[[File:mineshaft above Deeper Aquifer.png|thumb|场景示意图。]]


{{#var:ta}}又把视线转向下方:前路的左边是深不见底的含水层,右边也是深不见底的含水层,废弃矿井的桥梁便凌驾于水面之上。对于{{#var:ta}},有两个选择:要么继续前进,一睹Warden的真容;要么见好就收,把当前的场景记录下来,向大众证实Warden的存在。巨兽忽然转过身,只见它胸前的核心随着地底的幽光缓慢波动,似乎注意到了异样。
{{UFWord|Ultim|ta}}又把视线转向下方:前路的左边是深不见底的含水层,右边也是深不见底的含水层,废弃矿井的桥梁便凌驾于水面之上。对于{{UFWord|Ultim|ta}},有两个选择:要么继续前进,一睹Warden的真容;要么见好就收,把当前的场景记录下来,向大众证实Warden的存在。巨兽忽然转过身,只见它胸前的核心随着地底的幽光缓慢波动,似乎注意到了异样。
{{UFHR}}
{{UFHR}}


{{#vardefine:n|{{#expr:{{#time:U}} mod 3}}}}
{{#vardefine:n|{{#expr:{{#time:U}} mod 3}}}}
{{#switch:{{#var:n}}<!---->
{{#switch:{{UFWord|Ultim|n|2}}<!---->


|0=<!--返回-->……“阿阿,原来他们的遭遇似乎是真的。”{{#var:ta}}拿出结构方块,瞄准巨兽的方向,按下了“保存”。结构方块猛然发出一阵低沉的嗡嗡声,这令{{#var:ta}}冷汗直流,但巨兽看起来完全忽略了这噪音。在完全储存周围的场景后,{{#var:ta}}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深板岩层。
|0=<!--返回-->……“阿阿,原来他们的遭遇似乎是真的。”{{UFWord|Ultim|ta}}拿出结构方块,瞄准巨兽的方向,按下了“保存”。结构方块猛然发出一阵低沉的嗡嗡声,这令{{UFWord|Ultim|ta}}冷汗直流,但巨兽看起来完全忽略了这噪音。在完全储存周围的场景后,{{UFWord|Ultim|ta}}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深板岩层。


 回到营地,{{#var:ta}}迫不及待地开始向伙伴诉说在世界深层的遭遇:“今天在深板岩层撞见了一只巨兽,大家来……”话未说完,一个伙伴就抢先回应:“是Warden罢?前两天U-Turn的探险队才在Deep Dark发现的,打人可疼了,尤其是它那无微不至的声波探测,差点把他们的队员各个击破,要不是他们屏气凝神,诱导它跳下峡谷,让它被底下的石笋刺穿,恐怕他们又要步入BaseCraft二分队的后尘。”“哦哦。”{{#var:ta}}听说自己的发现被别的公会抢了先,不免有些失落,但还是打开了储存有巨兽信息的结构方块。
 回到营地,{{UFWord|Ultim|ta}}迫不及待地开始向伙伴诉说在世界深层的遭遇:“今天在深板岩层撞见了一只巨兽,大家来……”话未说完,一个伙伴就抢先回应:“是Warden罢?前两天U-Turn的探险队才在Deep Dark发现的,打人可疼了,尤其是它那无微不至的声波探测,差点把他们的队员各个击破,要不是他们屏气凝神,诱导它跳下峡谷,让它被底下的石笋刺穿,恐怕他们又要步入BaseCraft二分队的后尘。”“哦哦。”{{UFWord|Ultim|ta}}听说自己的发现被别的公会抢了先,不免有些失落,但还是打开了储存有巨兽信息的结构方块。


 一个缩小的三维模型逐渐浮现,在结构方块上方1米处缓慢旋转着。众人一开始没有仔细看,但不久就有人注意到了异样:“这Warden身上怎么有种晶体?我记得U-Turn给我们提供的情报没有提到Warden会和什么晶体共生啊。”“是不是他们故意隐瞒了一些信息,不想让大家知道呢?”“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紫水晶罢?虽然那个紫晶洞发生了爆炸,但他们囤积的紫水晶已经快填满三个箱子了,没必要把Warden身上的一星半点紫水晶也据为己有罢?”{{#var:ta}}也产生了疑虑:“当时储存这个结构的时候,结构方块的噪音可大了,但它却没有发现,要不咱再下去探索罢。”“可是上面现在不鼓励咱组团去探索深层区域,而且当前的主要计划是修复滥权方块在使用时的异动,比如结构方块的噪音。你使用结构方块时没有被Warden发现,只能说明你时运不错。而且你擅闯禁地,有违公会纪律,但鉴于你资历较深,暂不追究,只希望下不为例。”听罢,{{#var:ta}}只觉心灰意冷。“下面的虫子,以后再去探索罢。”{{#var:ta}}对自己如是说。
 一个缩小的三维模型逐渐浮现,在结构方块上方1米处缓慢旋转着。众人一开始没有仔细看,但不久就有人注意到了异样:“这Warden身上怎么有种晶体?我记得U-Turn给我们提供的情报没有提到Warden会和什么晶体共生啊。”“是不是他们故意隐瞒了一些信息,不想让大家知道呢?”“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紫水晶罢?虽然那个紫晶洞发生了爆炸,但他们囤积的紫水晶已经快填满三个箱子了,没必要把Warden身上的一星半点紫水晶也据为己有罢?”{{UFWord|Ultim|ta}}也产生了疑虑:“当时储存这个结构的时候,结构方块的噪音可大了,但它却没有发现,要不咱再下去探索罢。”“可是上面现在不鼓励咱组团去探索深层区域,而且当前的主要计划是修复滥权方块在使用时的异动,比如结构方块的噪音。你使用结构方块时没有被Warden发现,只能说明你时运不错。而且你擅闯禁地,有违公会纪律,但鉴于你资历较深,暂不追究,只希望下不为例。”听罢,{{UFWord|Ultim|ta}}只觉心灰意冷。“下面的虫子,以后再去探索罢。”{{UFWord|Ultim|ta}}对自己如是说。


{{#var:OK}}
{{UFWord|Ultim|OK}}


|1|2=<!--前进-->……“古人云:‘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而今好不容易才撞见传说中的异兽,若就此打住,怎能了得?”思罢,{{#var:ta}}低下身子,开始小心翼翼地向那头巨兽靠近。
|1|2=<!--前进-->……“古人云:‘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而今好不容易才撞见传说中的异兽,若就此打住,怎能了得?”思罢,{{UFWord|Ultim|ta}}低下身子,开始小心翼翼地向那头巨兽靠近。


{{#var:ta}}踩在矿井的桥梁上,木板发出沉闷的响声,使{{#var:ta}}心惊胆战。穿过曲折的桥梁,来到距离巨兽还有10米的地方,{{#var:ta}}注意到了巨兽的更多细节:巨兽的身体上长满了紫色的晶体,在昏暗中也发出一些微光,但明显不如巨兽的双角和核心明亮。作为公会中的资深探险家,{{#var:ta}}对这种晶体素有所知:紫水晶,虽然没有太多实用之处,但由于这种矿产只能从罕见的紫晶洞中的母岩方块低效地产出,世界中的众多公会都对其极为重视。4个月前,BaseCraft<ref>世界中的一个公会,其会员多擅长[[mcwzh:教程/建筑|建筑]]。</ref>派出的先遣队在主世界某处发现了一处紫晶洞,随后U-Turn<ref>世界中的一个公会,以[[mcwzh:教程/PvP|PVP]]见长。</ref>的几个会员就要求BaseCraft与其共享;这件事后来上升到了两个公会管理层之间的交涉,久久不能达成一致,其成员之间也经常产生骂战;吵到最后,还是RedstoneReady<ref>世界中的一个公会,精通[[mcwzh:红石电路|红石电路]]。</ref>提出了最佳解决方案:在紫晶洞中安装定时采收紫水晶的红石机械,其收成由大家共享。事情到此本应画上句号,但红石机械运行了大约3个月后,在某个晚上,紫晶洞里发生了爆炸,不仅导致红石机械报废,还严重挫伤了紫晶洞的产能,只剩一个母岩方块可以产出紫水晶。这下可不得了:BaseCraft和U-Turn联合起来向RedstoneReady讨要说法,但RedstoneReady却说是它们俩安插的内奸,并拒绝道歉;BaseCraft和U-Turn在各自审查无果之后,开始互相指责对方;骂战持续了一段时间,又不知是谁提及“安插内奸”是莫须有的事情,RedstoneReady此举意在行连横之计,于是RedstoneReady又变成了众矢之的……在这种冤冤相报的情形之下,Adminus<ref>世界中的一个公会,工于[[mcwzh:命令|命令]],也会使用一些其他的技能。</ref>强行介入,用命令方块组把紫晶洞周围64米的区域封锁,但挑事者至今仍逍遥法外。身为Adminus的一名普通会员,{{#var:ta}}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对高层的决策妄加评论,即便是胡思乱想也有不利,便把思绪转回深板岩层。
{{UFWord|Ultim|ta}}踩在矿井的桥梁上,木板发出沉闷的响声,使{{UFWord|Ultim|ta}}心惊胆战。穿过曲折的桥梁,来到距离巨兽还有10米的地方,{{UFWord|Ultim|ta}}注意到了巨兽的更多细节:巨兽的身体上长满了紫色的晶体,在昏暗中也发出一些微光,但明显不如巨兽的双角和核心明亮。作为公会中的资深探险家,{{UFWord|Ultim|ta}}对这种晶体素有所知:紫水晶,虽然没有太多实用之处,但由于这种矿产只能从罕见的紫晶洞中的母岩方块低效地产出,世界中的众多公会都对其极为重视。4个月前,BaseCraft<ref>世界中的一个公会,其会员多擅长[[mcwzh:教程/建筑|建筑]]。</ref>派出的先遣队在主世界某处发现了一处紫晶洞,随后U-Turn<ref>世界中的一个公会,以[[mcwzh:教程/PvP|PVP]]见长。</ref>的几个会员就要求BaseCraft与其共享;这件事后来上升到了两个公会管理层之间的交涉,久久不能达成一致,其成员之间也经常产生骂战;吵到最后,还是RedstoneReady<ref>世界中的一个公会,精通[[mcwzh:红石电路|红石电路]]。</ref>提出了最佳解决方案:在紫晶洞中安装定时采收紫水晶的红石机械,其收成由大家共享。事情到此本应画上句号,但红石机械运行了大约3个月后,在某个晚上,紫晶洞里发生了爆炸,不仅导致红石机械报废,还严重挫伤了紫晶洞的产能,只剩一个母岩方块可以产出紫水晶。这下可不得了:BaseCraft和U-Turn联合起来向RedstoneReady讨要说法,但RedstoneReady却说是它们俩安插的内奸,并拒绝道歉;BaseCraft和U-Turn在各自审查无果之后,开始互相指责对方;骂战持续了一段时间,又不知是谁提及“安插内奸”是莫须有的事情,RedstoneReady此举意在行连横之计,于是RedstoneReady又变成了众矢之的……在这种冤冤相报的情形之下,Adminus<ref>世界中的一个公会,工于[[mcwzh:命令|命令]],也会使用一些其他的技能。</ref>强行介入,用命令方块组把紫晶洞周围64米的区域封锁,但挑事者至今仍逍遥法外。身为Adminus的一名普通会员,{{UFWord|Ultim|ta}}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对高层的决策妄加评论,即便是胡思乱想也有不利,便把思绪转回深板岩层。


{{#var:ta}}想到扔出弹射物或许可以转移巨兽的注意力,便从背包中拿出了一个雪球,向巨兽扔去。随着“卟”的一声,雪球在空中留下一条不太完美的抛物线,撞在了巨兽后方的洞壁上。一道涟漪从雪球的落点出现,又迅即被巨兽吸收,但巨兽没有做出明显的行动。“这就是它捕捉声音的方式吗?可是看起来怎么有些坏掉了的样子?是不能理解雪球的声音吗?”想到这里,{{#var:ta}}又拿出一个鸡蛋扔向巨兽。鸡蛋不偏不倚地砸中了巨兽的头部,又爆出了一只小鸡,这令{{#var:ta}}着实为小鸡捏了一把汗。小鸡咯咯咯地叫着,又在巨兽身边转了几圈。面对这只小鸡,巨兽仍然置若罔闻。“奇了怪了,这该不会只是一个遗迹的机关吧?还是专门用来吓唬人的?”{{#var:ta}}百思不得其解,又用弓箭、钓鱼竿、箱子一一尝试,巨兽都没有反应。{{#var:ta}}终于放下了架子,直接跑到了巨兽面前,拿出下界合金锄对着它比划:巨兽挨了这一锄,甚至也没有出现一点异样。这样对巨兽的折腾,使得{{#var:ta}}的饱食度快速下降,于是{{#var:ta}}背过身,拿出了一碗迷之炖菜,一饮而尽。随着又一道涟漪,巨兽周身的紫水晶猛然亮起,它略微晃动双角,挥舞着看似沉重的手臂,一招就把{{#var:ta}}击飞了。{{#var:ta}}还没有反应过来,便从桥梁上摔落,一头掉进了水中。{{#var:ta}}挣扎着从水中浮出,凭借着迷之炖菜赋予的短暂夜视效果,看见巨兽正直勾勾地盯着{{#var:ta}}——虽然它根本就没有眼睛。{{UFHR}}
{{UFWord|Ultim|ta}}想到扔出弹射物或许可以转移巨兽的注意力,便从背包中拿出了一个雪球,向巨兽扔去。随着“卟”的一声,雪球在空中留下一条不太完美的抛物线,撞在了巨兽后方的洞壁上。一道涟漪从雪球的落点出现,又迅即被巨兽吸收,但巨兽没有做出明显的行动。“这就是它捕捉声音的方式吗?可是看起来怎么有些坏掉了的样子?是不能理解雪球的声音吗?”想到这里,{{UFWord|Ultim|ta}}又拿出一个鸡蛋扔向巨兽。鸡蛋不偏不倚地砸中了巨兽的头部,又爆出了一只小鸡,这令{{UFWord|Ultim|ta}}着实为小鸡捏了一把汗。小鸡咯咯咯地叫着,又在巨兽身边转了几圈。面对这只小鸡,巨兽仍然置若罔闻。“奇了怪了,这该不会只是一个遗迹的机关吧?还是专门用来吓唬人的?”{{UFWord|Ultim|ta}}百思不得其解,又用弓箭、钓鱼竿、箱子一一尝试,巨兽都没有反应。{{UFWord|Ultim|ta}}终于放下了架子,直接跑到了巨兽面前,拿出下界合金锄对着它比划:巨兽挨了这一锄,甚至也没有出现一点异样。这样对巨兽的折腾,使得{{UFWord|Ultim|ta}}的饱食度快速下降,于是{{UFWord|Ultim|ta}}背过身,拿出了一碗迷之炖菜,一饮而尽。随着又一道涟漪,巨兽周身的紫水晶猛然亮起,它略微晃动双角,挥舞着看似沉重的手臂,一招就把{{UFWord|Ultim|ta}}击飞了。{{UFWord|Ultim|ta}}还没有反应过来,便从桥梁上摔落,一头掉进了水中。{{UFWord|Ultim|ta}}挣扎着从水中浮出,凭借着迷之炖菜赋予的短暂夜视效果,看见巨兽正直勾勾地盯着{{UFWord|Ultim|ta}}——虽然它根本就没有眼睛。{{UFHR}}


<!---->{{#switch:{{#var:n}}
<!---->{{#switch:{{UFWord|Ultim|n|2}}
     |1={{#var:ta}}一惊惶,又猛地潜入水里,藏身于水底的气泡柱中,一直在下面憋了将近五分钟。{{#var:ta}}上一次在水下待这么久,还是在含水层中采集矿石。
     |1={{UFWord|Ultim|ta}}一惊惶,又猛地潜入水里,藏身于水底的气泡柱中,一直在下面憋了将近五分钟。{{UFWord|Ultim|ta}}上一次在水下待这么久,还是在含水层中采集矿石。


 “它坏了,但没有完全坏……”回想起刚才的经历,{{#var:ta}}豁然开朗,“它对声音的检测似乎被限制在了某一个频率……也许可以向上面反应,说不定可以促进对世界观的研究呢……”于是{{#var:ta}}从背包中拿出梯子,顺着桥梁的立柱爬上去。因为只剩{{hp|3}},{{#var:ta}}的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var:ta}}又拿出结构方块,试图储存巨兽的结构。结构方块发出一阵呜咽之声,仿佛在宣告这片处女地的贞洁不再。带着巨兽的标本,{{#var:ta}}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它坏了,但没有完全坏……”回想起刚才的经历,{{UFWord|Ultim|ta}}豁然开朗,“它对声音的检测似乎被限制在了某一个频率……也许可以向上面反应,说不定可以促进对世界观的研究呢……”于是{{UFWord|Ultim|ta}}从背包中拿出梯子,顺着桥梁的立柱爬上去。因为只剩{{hp|3}},{{UFWord|Ultim|ta}}的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UFWord|Ultim|ta}}又拿出结构方块,试图储存巨兽的结构。结构方块发出一阵呜咽之声,仿佛在宣告这片处女地的贞洁不再。带着巨兽的标本,{{UFWord|Ultim|ta}}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var:OK}}
{{UFWord|Ultim|OK}}


     |2=……虽然{{#var:ta}}穿了一身钻石装备,但巨兽的一击还是让{{#var:ta}}失去了{{hp|17}},于是{{#var:ta}}赶紧又吃了一个金苹果压惊。说时迟那时快,只听“扑通”一声,巨兽跃入水中,{{#var:ta}}还没来得及反应,便直接被巨兽当场击杀。
     |2=……虽然{{UFWord|Ultim|ta}}穿了一身钻石装备,但巨兽的一击还是让{{UFWord|Ultim|ta}}失去了{{hp|17}},于是{{UFWord|Ultim|ta}}赶紧又吃了一个金苹果压惊。说时迟那时快,只听“扑通”一声,巨兽跃入水中,{{UFWord|Ultim|ta}}还没来得及反应,便直接被巨兽当场击杀。


{{quote|{{#var:ta}}被Calibrated Warden杀死了}}
{{quote|{{UFWord|Ultim|ta}}被Calibrated Warden杀死了}}


{{#var:OK}}
{{UFWord|Ultim|OK}}


     }}
     }}


|#default=<span class="error">错误:检测到未知的<code>Stage</code>,{{#var:purge}}。</span>
|#default=<span class="error">错误:检测到未知的<code>Stage</code>,{{UFWord|Ultim|purge}}。</span>
}}
}}


<references/>
<references/>


{{UFFooter|end|{{#ifeq:{{#var:n}}|0|地底的神秘巨兽|Calibrated Warden}}}}
{{UFFooter|end|{{#ifeq:{{UFWord|Ultim|n|2}}|0|地底的神秘巨兽|Calibrated Warden}}}}
{{UFNav|series=Ultim|type=foot}}
{{UFNav|series=Ultim|type=foot}}

Latest revision as of 12:47, 22 August 2021

未名残章/Ultim~0未名残章/Ultim~1 | 未名残章/Ultim~2

在深邃的地底前行。一路上,并没有发现任何活物——甚至是僵尸和骷髅之类的亡灵,却注意到地面上有许多蓝黑色的植被,在昏暗的洞穴中显得死气沉沉,只有在行人经过时,其中的一些植物才会发出咕咕咕的声音,并以略微明亮的荧光彰显自己的存在,另一些植物则试图与行人纠缠,将其拖入险境。这样的氛围使极为压抑,心中也泛出许多念想。复前行数十步,转过一道弯,踏入了一片开阔地。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穹顶,上面垂下一条条锁链,悬挂着许多通道。这样诡异的结构使惶惑不已。在约40米的远处,发觉了一头巨兽。巨兽的身形很是魁梧,大概有两人的高度;虽然地底漆黑一片,但巨兽头上的双角却是明灭可见,活生生一个动态光源。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大约这的确就是所谓的Warden罢。”

口中的Warden,是在探险家们之间流传的一个传说:这种巨兽出没于地层的深处,目光短浅,只能依靠捕捉洞穴内不时出现的声响苟图生路;一旦察觉有活物接近,它便会大开杀戒,毙之于转瞬。据信,这是某个公会的先遣队在3个月前遭遇大破之后,其中一位死里逃生的成员告诉的。长期以来,对Warden的存在,一直持怀疑态度,认为那只不过是他们为了掩盖自己不自量力之举而散布的谣言;但当下,那头巨兽就立在那里。

场景示意图。

又把视线转向下方:前路的左边是深不见底的含水层,右边也是深不见底的含水层,废弃矿井的桥梁便凌驾于水面之上。对于,有两个选择:要么继续前进,一睹Warden的真容;要么见好就收,把当前的场景记录下来,向大众证实Warden的存在。巨兽忽然转过身,只见它胸前的核心随着地底的幽光缓慢波动,似乎注意到了异样。

分割线


……“古人云:‘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而今好不容易才撞见传说中的异兽,若就此打住,怎能了得?”思罢,低下身子,开始小心翼翼地向那头巨兽靠近。

踩在矿井的桥梁上,木板发出沉闷的响声,使心惊胆战。穿过曲折的桥梁,来到距离巨兽还有10米的地方,注意到了巨兽的更多细节:巨兽的身体上长满了紫色的晶体,在昏暗中也发出一些微光,但明显不如巨兽的双角和核心明亮。作为公会中的资深探险家,对这种晶体素有所知:紫水晶,虽然没有太多实用之处,但由于这种矿产只能从罕见的紫晶洞中的母岩方块低效地产出,世界中的众多公会都对其极为重视。4个月前,BaseCraft[1]派出的先遣队在主世界某处发现了一处紫晶洞,随后U-Turn[2]的几个会员就要求BaseCraft与其共享;这件事后来上升到了两个公会管理层之间的交涉,久久不能达成一致,其成员之间也经常产生骂战;吵到最后,还是RedstoneReady[3]提出了最佳解决方案:在紫晶洞中安装定时采收紫水晶的红石机械,其收成由大家共享。事情到此本应画上句号,但红石机械运行了大约3个月后,在某个晚上,紫晶洞里发生了爆炸,不仅导致红石机械报废,还严重挫伤了紫晶洞的产能,只剩一个母岩方块可以产出紫水晶。这下可不得了:BaseCraft和U-Turn联合起来向RedstoneReady讨要说法,但RedstoneReady却说是它们俩安插的内奸,并拒绝道歉;BaseCraft和U-Turn在各自审查无果之后,开始互相指责对方;骂战持续了一段时间,又不知是谁提及“安插内奸”是莫须有的事情,RedstoneReady此举意在行连横之计,于是RedstoneReady又变成了众矢之的……在这种冤冤相报的情形之下,Adminus[4]强行介入,用命令方块组把紫晶洞周围64米的区域封锁,但挑事者至今仍逍遥法外。身为Adminus的一名普通会员,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对高层的决策妄加评论,即便是胡思乱想也有不利,便把思绪转回深板岩层。

想到扔出弹射物或许可以转移巨兽的注意力,便从背包中拿出了一个雪球,向巨兽扔去。随着“卟”的一声,雪球在空中留下一条不太完美的抛物线,撞在了巨兽后方的洞壁上。一道涟漪从雪球的落点出现,又迅即被巨兽吸收,但巨兽没有做出明显的行动。“这就是它捕捉声音的方式吗?可是看起来怎么有些坏掉了的样子?是不能理解雪球的声音吗?”想到这里,又拿出一个鸡蛋扔向巨兽。鸡蛋不偏不倚地砸中了巨兽的头部,又爆出了一只小鸡,这令着实为小鸡捏了一把汗。小鸡咯咯咯地叫着,又在巨兽身边转了几圈。面对这只小鸡,巨兽仍然置若罔闻。“奇了怪了,这该不会只是一个遗迹的机关吧?还是专门用来吓唬人的?”百思不得其解,又用弓箭、钓鱼竿、箱子一一尝试,巨兽都没有反应。终于放下了架子,直接跑到了巨兽面前,拿出下界合金锄对着它比划:巨兽挨了这一锄,甚至也没有出现一点异样。这样对巨兽的折腾,使得的饱食度快速下降,于是背过身,拿出了一碗迷之炖菜,一饮而尽。随着又一道涟漪,巨兽周身的紫水晶猛然亮起,它略微晃动双角,挥舞着看似沉重的手臂,一招就把击飞了。还没有反应过来,便从桥梁上摔落,一头掉进了水中。挣扎着从水中浮出,凭借着迷之炖菜赋予的短暂夜视效果,看见巨兽正直勾勾地盯着——虽然它根本就没有眼睛。

分割线

一惊惶,又猛地潜入水里,藏身于水底的气泡柱中,一直在下面憋了将近五分钟。上一次在水下待这么久,还是在含水层中采集矿石。

“它坏了,但没有完全坏……”回想起刚才的经历,豁然开朗,“它对声音的检测似乎被限制在了某一个频率……也许可以向上面反应,说不定可以促进对世界观的研究呢……”于是从背包中拿出梯子,顺着桥梁的立柱爬上去。因为只剩Template:Hp的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又拿出结构方块,试图储存巨兽的结构。结构方块发出一阵呜咽之声,仿佛在宣告这片处女地的贞洁不再。带着巨兽的标本,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思维碎片解析完毕,点击重新解析

  1. 世界中的一个公会,其会员多擅长建筑
  2. 世界中的一个公会,以PVP见长。
  3. 世界中的一个公会,精通红石电路
  4. 世界中的一个公会,工于命令,也会使用一些其他的技能。
未名残章/Ultim~1 - end —— Calibrated Warden……

未名残章/Ultim~0未名残章/Ultim~1 | 未名残章/Ultim~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