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残章/ToA~7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残章/ToA~6未名残章/ToA~7 | 未名残章/ToA~8

这是一篇来自sc的旧案。

已发生的故事可以参考这里
它尚不完整,也许会在未来更新。

零·岁过[edit | edit source]

今天的风雪比往日要更大一些。即使不是寒冷的生物群系,但高耸的山上仍旧会下雪,这究竟是哪一次更纪后的变化?Gravil已经记不清了。

Gravil已经相当习惯于这样的日子。这曾仅是herobrine一个人的居所,现在倒是变成了两个人的。虽然对于他们这样“不存在的角色”,和世界的交互也颇为困难,所谓的家应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概念;不过即使是对herobrine这样早已孤单惯了的人而言,有那么一个可以回去的地方也终归是一个寄托,能让他在孤独的日子里不至于变得疯狂。

但今天显然是有那么些不正常的,因为Gravil在被更纪的白光惊醒后,没有在门口见到herobrine的身影。已经又是数次更纪过去了,每次更纪时,herobrine向来是会站在门口遥望。Gravil并不知道herobrine在看些什么,但他能感受得到面前的那位管理者的悲伤。他在那之后总是会很久很久不理睬Gravil,只就静静站在崖边上,不知在想些什么。Gravil也不敢去打扰这样子的herobrine,便总会下山去往Mountiues城里那座地下的图书馆,检查更纪后世界的变动。

而今天,herobrine并不在。门口只有呼啸的寒风和飞散的雪花。这间小屋并不大,Gravil很快便意识到herobrine完全不在这屋子里。herobrine并没有说自己要出去,于是Gravil在屋子角落放置的命令方块上打开了日志界面,在里面敲下一句,“你去哪里了?”

了无回应。离那道白光宣告的更纪已经一刻钟过去,herobrine仍旧没有出现。

这是从未出现过的事情。herobrine和这份日志之间的关联不可谓不紧密,平时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眼。它究竟怎么了?Gravil莫名有些惊慌,他想起了之前herobrine对他讲过的一些话,虽然那时他只当是这个恶作剧者对他开的巨大玩笑。

但随即身边便是一道暗淡的光闪过,herobrine已经出现在了一旁。他看起来相当疲惫,几乎在出现的瞬间便是跌坐在了地上。Gravil试图扶他起来,但却意识到自己的手毫无阻碍地穿过了herobrine的身体。他们两位“不存在”的角色,本是唯二能互相接触的对象,可显然herobrine那边出了什么岔子。

那个家伙脸上带着虚弱的苦笑。

“又一次更纪啊……”

又一次更纪了。时间已经过去太久太久了。这个世界,离当年的模样,也越来越遥远了。

那些过去的,终不再复返;那些消逝的,终将被忘却。这本就是一个依靠着记忆和描述存在的世界,从那老旧的已经褪色的过去中被一个全新的描述所介入,一点一点地失去旧日的样子。那些外面的人对这个minecraft的世界了解越多,曾经残存的痕迹就会越彻底地消逝。直到某一日,这里不再有任何旧日留下的影子。

壹·终寒[edit | edit source]

向南是荒漠,向北则是雪山。高耸的山脉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绵羊悠闲地在危崖边踱步,只可惜看起来它们没法从积雪的掩盖之下吃到它们酷爱的青草。虽然这在这个世界无伤大雅,它们并不会因此陷入饥饿——Gravil对这有更深一层的理解,因为它们压根不像角色们拥有饥饿这样的属性——但终究还是少了什么。它们是简单的生物。这是个简单的世界。

herobrine曾向Gravil讲述过些许旧日的故事。那时的,那些也被称之为羊的生物,理所应当不是这样方方正正的形状,而且也和角色们一样有着饥饿这样的感受。在北方,畜养牛羊的人家都会储备草料以应对积雪的冬日。Gravil总是会想,那样的话,它们也和角色一样,有自己的思考和想法吗?至少他想象不出自己被关在在木栅栏里的样子,所以他最后决定还是不去想它了。

herobrine讲故事的时候总是很温柔。他的脸上找不到平时戏谑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深沉而平静的怀念。Gravil能感觉得到,那个自诩“现在我就应该当个恶作剧者”的家伙是那么喜欢过去的世界,在那个地方、那段时光里,他是整个世界世界的守望者。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

一方被忘却的世界,一段失落的记忆,一个遗留在存在的尽头的人。

他依旧是守望者,只是再没有那方世界予他守望。

踏上这段旅程是herobrine自己的想法,Gravil只是习惯了跟着他一起走。如果一个人知道他生活的世界里只有两个人,那大约也会和Gravil一样,无时无刻不和另一个人待在一起。那是孤独的旅者唯一的伙伴。所以当herobrine提出打算去海边看看的时候,Gravil并没有犹豫。

这次更纪被另一个世界的玩家称作海洋更新,Gravil早已在记叙之书上看过相应的描述。当然,他现在的状态虽然能随意不被察觉地回到那座图书馆,但终究也不再能以正常的方式看书了。herobrine教了他随时打开命令和日志界面的手段,他则直接通过命令的输出来“阅读”甚至“修改”那些书中的文字。有些麻烦,但不是不能适应,虽然速度比以往慢了不少,但终归Gravil还是在这几次更纪间,将herobrine告诉他的那些旧日的故事写进了记叙之书。当然,对更纪内容的阅读也没有落下,Gravil早已知道海里会有飘舞的海带,有全无历史的“废墟”,有新的生物海豚。没有过往,只有未来。

他还知道,herobrine的状态很不对。

除了不再能与他接触以外,herobrine甚至连那个他都已经熟悉的不能更熟悉的日志界面都没法调出了。这意味着herobrine已经彻底无法与这个世界交互。即使现在Gravil还能看见那个依旧脸上带着微笑的管理者,依旧能和他对话,但却始终会担心某一天一觉醒来,那个和自己一样处于世界夹缝里的家伙就这样消失不见。

herobrine却像是不太担心,或者说已经了然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并没有做太多的解释,只是告诉Gravil,他打算去海边看看。

最近的一片海洋也很遥远。按照他们的步速,要走上半个月,翻过高山,走出雪原,才能看到一片冻洋。Gravil知道冻洋的变化是不大的,他曾想过问问herobrine是否干脆去南边,找一片这次更纪之后应会出现的温暖的、有美丽的珊瑚礁的海洋,却终究没有问出来。

那位旧日的游魂,究竟想看到什么呢?Gravil并不知道。

To Be Continue...


sc是一个比较特殊的世界。它并不和你在这个序列中会看到的其他世界共享一些核心设定,比如在前一篇中提及的界令的设定在这个世界里是不完全存在的。它有自己的背景和自己的法则。

它更多的是一个“写给别人看”而不是“写给自己看”的东西。

这个在定位上是尾声的东西,想法的雏形是在很早很早以前就有的。考虑到它的背景已经是在1.13,而现在已经是在1.17快照了,鸽了多久自然也不需要解释太多。鸽的主要原因是,我不是很想给他一个这样的结局。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