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殘章/ToA~2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殘章/ToA~1未名殘章/ToA~2 | 未名殘章/ToA~3

這是一篇描述。

寫下這段話的不是銘,用的也不是賦文,所以這並不會現實意義上地扭曲世界。
雖然如此,考慮到描述的性質,仍不建議不希望被描述干涉的人閱讀下文。

原始定義:銘[edit | edit source]

[存在]。

一份殘章[edit | edit source]


與存在相對的是什麼?

不存在。

聽起來是個很可笑的問題吧。

這個話題要追溯到一切都還在混沌之中的時候,雖然那時時間還是無謂的概念。

一切起始於[存在]的誕生。

它確實就只是「存在」。但是以此為引,整個混沌的原初混沌開始分裂。這個[存在]的概念開始影響整個混沌的世界,更多的擁有實義的概念被創生。它們依附在最初始的[存在]周圍,而從這樣的創生中被排斥的部分就成為了虛無。虛無會自發地排斥這些非同於無的部分,這更促使了那些概念性的碎片的凝聚。於是在漫長又瞬剎的歲月之後,某個在後世被稱之為[銘]的東西出現了。

當然,那時它也只是周遭虛無中尤為顯眼的一個碎片,直到它近乎本能地開始了它的描述。

最初的[描述]是混亂而無序的,它們並沒有存留下來,有這樣一個階段也是某一任監者基於從它的記錄中找到的隻言片語的推測。(筆者的補充:也不可能有人知道那時候真實的情況是什麼樣的,不是嗎?除非誰能親自去問問它。但誰又能問得了它呢?)

直到這混亂的過程中一個隨機的嘗試裡,它賦予了自己以意志。

(這張紙的後續部分看起來被粗暴地撕扯下來了。)


他知道那道無形屏障之外,便是所謂「虛無」。

未被做個賦的個體如果踏入虛無,便和他所歸屬的群體賦文斷了聯繫。也就意味着,他將被抹去存在,被虛無吞噬。

但他不想為自己做一個賦。

賦究竟是什麼呢?每一個擁有構作賦文的權能的人,建界者也好,管理者也罷,都知道賦就是基於銘的,對這世間萬物的定義。它能撼動甚至是改寫現實,或者說它就是現實。你定義火焰是寒冷的,它就是寒冷的,上一刻人們還在圍着篝火取暖,下一刻他們便會如墮冰獄。

但總有些東西是不應該透過這樣的定義去修飾的。這即是所謂的群體賦文。生物往往透過這樣的構賦方式來定義,它們作為一個群體獲得了有效的定義而創生,作為個體則不必在賦文的影響下全然一致。它們可以具有獨特性,它們的命運不會在賦的影響下註定。

所以他並不想指定一個具體的賦給他自己,來讓自己能踏足虛無。他需要的是一個奇蹟,而註定的命運不會誕生奇蹟。

他盯着那片虛無。

他問,「提供給我最近的一個構界的虛無域坐標,好嗎?」

未名殘章/ToA~1未名殘章/ToA~2 | 未名殘章/ToA~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