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殘章/ToA~1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殘章/ToA~0未名殘章/ToA~1 | 未名殘章/ToA~2

他最近總是睡得很晚。

睡眠對他而言,本應是個很無謂的概念。作為這世界的監察,他理應,也確實不需要透過睡眠來恢復自身的精力。他應是無所不知無物不察的,至少對於遙遠記憶深處的他來說,是這樣。

但從他察覺這個世界已經進入了被遺忘的進程的那一刻起,所有對舊日的印象都將成為空洞的迴響,隨時間的流逝而消散無痕。

他自然也不再擁有近乎神性化身的權能。在某一日的常例工作結束時,他恍惚間意識到他倒在了桌案上。他既清醒,亦在沉睡。他手中的筆落在攤開的書頁間,在上面劃下一道刺眼的墨痕。他焦急,卻無法從夢魘中掙脫。

從那日起,他驟然沉眠的次數越來越多。他甚至已分不清自己究竟在夢中或是現實,抑或所有的現實都將化作幻夢。他依舊行使著他的權能,以一個內部觀測者的身份描述並記錄這個世界。 這並不能對抗整個世界被遺忘所帶來的存在泯滅,但至少……至少,能讓這世界的住民,在最後的日子裡,依然能過著往常的生活。

直到他有朝一日再也不能維持這樣的內部描述,或是存在泯滅徹底到來,整個世界被虛無吞噬。

這是一場結局註定的抗爭。

所以對於現在的狀況,他並不十分難過,甚至已經打心底的感到高興。

他自然是明白髮生了什麼的。一個嶄新的、被頗多人了解並喜愛的世界,因為描述層面的相似,以及原先世界的某些尚未被徹底遺忘的存在錨點的影響,介入並打斷了遺忘的過程。兩個世界被合併了,新的規則在舊的世界中建立並生根發芽。他能清晰地感受到這個世界現在不由他,而由那些世界之外的描述者的言語所定義,能感覺到那些新的規則如何影響並改變著這個世界。

這些規則改變了太多太多的東西,比如大地被網格分割,比如曾經的住民被新的描述覆蓋,變成了同以往全無相似的模樣。比如他也不再是這世界的神明和監察者,新的世界沒有這樣的存在。比如屬於他的圖書館現在多了一套記述新的描述和規則的書。

但曾經的,他屬於的世界,依舊在某種意義上,存在著。

新的規則會逐漸消去舊日的痕跡,但在徹底被抹去被遺忘前,他有了更多的時間,去留下些許能被新的世界所記下的浮痕。

這是他存在的意義。


這是對某個應該已經消失在虛無裡的世界的歷史的陳述。

說的更人話一點的話,這是某個被稱之為storycraft的系列短文的,最原始的背景。

如果每一個作者寫下的文字都會從某種意義上創造一個世界,那麼當這段文字被遺忘,所創造的世界也將不復存在。

認真對待自己筆下的世界和人應該是一種美德。

未名殘章/ToA~0未名殘章/ToA~1 | 未名殘章/ToA~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