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残章/ToA~1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残章/ToA~0未名残章/ToA~1 | 未名残章/ToA~2

他最近总是睡得很晚。

睡眠对他而言,本应是个很无谓的概念。作为这世界的监察,他理应,也确实不需要通过睡眠来恢复自身的精力。他应是无所不知无物不察的,至少对于遥远记忆深处的他来说,是这样。

但从他察觉这个世界已经进入了被遗忘的进程的那一刻起,所有对旧日的印象都将成为空洞的回响,随时间的流逝而消散无痕。

他自然也不再拥有近乎神性化身的权能。在某一日的常例工作结束时,他恍惚间意识到他倒在了桌案上。他既清醒,亦在沉睡。他手中的笔落在摊开的书页间,在上面划下一道刺眼的墨痕。他焦急,却无法从梦魇中挣脱。

从那日起,他骤然沉眠的次数越来越多。他甚至已分不清自己究竟在梦中或是现实,抑或所有的现实都将化作幻梦。他依旧行使着他的权能,以一个内部观测者的身份描述并记录这个世界。 这并不能对抗整个世界被遗忘所带来的存在泯灭,但至少……至少,能让这世界的住民,在最后的日子里,依然能过着往常的生活。

直到他有朝一日再也不能维持这样的内部描述,或是存在泯灭彻底到来,整个世界被虚无吞噬。

这是一场结局注定的抗争。

所以对于现在的状况,他并不十分难过,甚至已经打心底的感到高兴。

他自然是明白发生了什么的。一个崭新的、被颇多人了解并喜爱的世界,因为描述层面的相似,以及原先世界的某些尚未被彻底遗忘的存在锚点的影响,介入并打断了遗忘的过程。两个世界被合并了,新的规则在旧的世界中建立并生根发芽。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这个世界现在不由他,而由那些世界之外的描述者的言语所定义,能感觉到那些新的规则如何影响并改变着这个世界。

这些规则改变了太多太多的东西,比如大地被网格分割,比如曾经的住民被新的描述覆盖,变成了同以往全无相似的模样。比如他也不再是这世界的神明和监察者,新的世界没有这样的存在。比如属于他的图书馆现在多了一套记述新的描述和规则的书。

但曾经的,他属于的世界,依旧在某种意义上,存在着。

新的规则会逐渐消去旧日的痕迹,但在彻底被抹去被遗忘前,他有了更多的时间,去留下些许能被新的世界所记下的浮痕。

这是他存在的意义。


这是对某个应该已经消失在虚无里的世界的历史的陈述。

说的更人话一点的话,这是某个被称之为storycraft的系列短文的,最原始的背景。

如果每一个作者写下的文字都会从某种意义上创造一个世界,那么当这段文字被遗忘,所创造的世界也将不复存在。

认真对待自己笔下的世界和人应该是一种美德。

未名残章/ToA~0未名残章/ToA~1 | 未名残章/ToA~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