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残章/Samlye~2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残章/Samlye~1未名残章/Samlye~2 | 未名残章/Samlye~3

Carlotta[edit | edit source]

Carlotta 生于一个贵族家庭,她有四个哥哥,也就是说她是五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她的四个哥哥之间时常有摩擦,但无一例外都对她很好。在 Carlotta 七岁的时候,她因为玩耍不慎,从房顶衰落,这导致她的下身完全瘫痪。由于神钦医典上没有相关的治疗方案,意味着这是不允许,同时也是没有办法被医治的症状。在此之后,她的哥哥们对她更加宠爱了,这使得 Carlotta 的童年并没有太过灰暗。然而,在她十九岁那年,她的两个哥哥在战争中失去生命,觊觎 Carlotta 的家族很久的其他贵族趁机在朝堂上发动了攻击,剥夺了她的家族的贵族身份,还把 Carlotta 活着的两个哥哥送进了监狱。

在其他贵族冲破庄园大门,开始瓜分物资的时候,Carlotta 让仆人从柜子里拿出一件古典的服装。这件服装与现今服装的不同之处就在于被称为“蕾丝”的装饰,这是一种非常精致的花边,很难想象其制作的工艺。这是 Carlotta 的姑妈在她的一次生日上送给她的礼物,她珍藏了很久。今天,她想,就算是会被人丢到门外,扔进泥坑里,也要保持住最后的体面和尊严。

Carlotta 在她的大房间里躺着,不知在床上躺了多久,又听了窗外多久的喧嚣,才终于有人推开了房门。她闭着眼睛,等待着被人强行拖起来的一刻。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似乎是只有一个人走了进来,往书架的那一边走去了。她吃力地从床上把自己撑起来,才发现书架那边真的只有一个人。他穿着一身白袍,手里捧着一本刚刚抽出来的书本。从始至终,他都没往 Carlotta 这边瞟过一眼。

很快,白袍人似乎确认了手中的书就是自己想要的东西,把书收进袍内,从书架的梯子上翻跃下来。Carlotta 朝他喊道:

“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白袍人被她的声音吸引,朝她看了过来,但他一句话也没说,还接着把目光转向了桌子上散落的草稿纸。他随手拿起一张,上下扫视了一下,才开口道:

“这些东西是你写的吗?”

Carlotta 感到很奇怪。那些纸上写的都是她无聊的时候打发时间写的东西,不知道这个来路不明,声音听起来还挺年轻的白袍怪客到底想干什么。但她此时也只能轻轻地答道,“是的。”

白袍人朝她的床边走了过来,Carlotta 一直盯着他。很奇怪,在那人的兜帽下面,似乎什么也没有,只有深邃的黑暗。

“你从哪弄来的这件衣服?”

说实话,Carlotta 并不喜欢这种仿佛是被人审讯的语气。然而此时她内心更多的还是害怕,这么一个怪人出现在房间里,而且没有任何人再进来,这里仿佛和哄闹的外面分隔为了两个不同的世界。她不知道这个人要对自己干什么,她只能以最细微的声音回答:“我……”

“你的脊髓断了。”

白袍人没往下听她说话,也没再问问题,却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古怪的话语。他又说道,

“你有很高的数学天分,我正在寻找这样的人。如果你跟我走,我还可以治好你的瘫痪。你意下如何?”

“可是……你……我……”

“唉,”白袍人一声叹气,“按说这事不该我管,可谁让我碰上了呢?”

没等 Carlotta 回答,白袍人俯到她身前,然后一手托举她的背,一手托住她的腿,把她抱了起来。在她的印象中,应该从来没有人曾用这种方式抱过她。她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双手紧紧地缩在胸前,不敢睁开眼睛。

白袍人抱着她,走到窗外,一跃腾空,倏忽间就消失不见。房门外冲进来几个大汉,四下看了看,没找到一个人。

“他奶奶的,是谁把那几位兄弟打倒的……快搜!”领头的大汉咬牙切齿地咒了几句,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或者未来将会发生什么。

未名残章/Samlye~1未名残章/Samlye~2 | 未名残章/Samlye~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