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残章/9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残章/8未名残章/9 | 未名残章/10

无尽的激情燃烧殆尽之后,会有想要飞扬出去的东西——也许是旅行。

从……本来就不会停息的,人的社会身份中出走。

有时候出走的体验非常重要——各种诗人在出走中完成了自我价值。但更为现实的来说,出走是大部分人所做不到的。

远星——也许啦——是一个有条件出走的人。他的前半生在研究与探险中度过,在一片熔岩海中结束;他的后半生基本在实验室里度过,即使再出去也不再是长期出差,只是单纯的“出去”而已。也许有人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为了完整性,这里依然简要说说到底怎么了。

他在异维度中和其他人探险,为了解救队员,在身穿一定防护服的情况下,意外掉进了熔岩海。他最后忍着重度烧伤联系到了大部队,最后被奄奄一息地抬进了实验室治疗。在他的身体恢复到了一定程度后,他便要求所有人出去,把自己关在了实验室里面进行身体改造。

本已进入中年的他把自己改造成了当年最精彩的样子,但这并不能掩盖他早已老去的心,即使原本的目的就是让自己真的回到当年那段精彩的日子里。

大约就是这样,在实验室中潜心耕耘十年之后,他终于准备决定要彻彻底底地出走——从几十年的研究中走出来,回到那短短不到十年的探险时光中去。但是,他在研究中也完成了大部分的生命价值——他并非不喜欢自己的课题,甚至认为和其他东西一样重要。

接下来,他会踏上怎么样的未名的旅途呢——

我们拭目以待。


这是一篇我很早就计划写的东西。

十分可惜,我自己没有出走的体验,连出走的幻想都没有过。

但无论如何,这是一个总起。用了很上帝视角的口吻来描述。

如果它发芽了,就把这篇“忘掉”吧。


未名残章/9 - starts —— 未名的旅途与出走的长愿……

未名残章/8未名残章/9 | 未名残章/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