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殘章/9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殘章/8未名殘章/9 | 未名殘章/10

無盡的激情燃燒殆盡之後,會有想要飛揚出去的東西——也許是旅行。

從……本來就不會停息的,人的社會身份中出走。

有時候出走的體驗非常重要——各種詩人在出走中完成了自我價值。但更為現實的來說,出走是大部分人所做不到的。

遠星——也許啦——是一個有條件出走的人。他的前半生在研究與探險中度過,在一片熔岩海中結束;他的後半生基本在實驗室裡度過,即使再出去也不再是長期出差,只是單純的「出去」而已。也許有人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為了完整性,這裏依然簡要說說到底怎麼了。

他在異維度中和其他人探險,為了解救隊員,在身穿一定防護服的情況下,意外掉進了熔岩海。他最後忍着重度燒傷聯繫到了大部隊,最後被奄奄一息地抬進了實驗室治療。在他的身體恢復到了一定程度後,他便要求所有人出去,把自己關在了實驗室裏面進行身體改造。

本已進入中年的他把自己改造成了當年最精彩的樣子,但這並不能掩蓋他早已老去的心,即使原本的目的就是讓自己真的回到當年那段精彩的日子裏。

大約就是這樣,在實驗室中潛心耕耘十年之後,他終於準備決定要徹徹底底地出走——從幾十年的研究中走出來,回到那短短不到十年的探險時光中去。但是,他在研究中也完成了大部分的生命價值——他並非不喜歡自己的課題,甚至認為和其他東西一樣重要。

接下來,他會踏上怎麼樣的未名的旅途呢——

我們拭目以待。


這是一篇我很早就計劃寫的東西。

十分可惜,我自己沒有出走的體驗,連出走的幻想都沒有過。

但無論如何,這是一個總起。用了很上帝視角的口吻來描述。

如果它發芽了,就把這篇「忘掉」吧。


未名殘章/9 - starts —— 未名的旅途與出走的長願……

未名殘章/8未名殘章/9 | 未名殘章/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