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殘章/6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殘章/5未名殘章/6 | 未名殘章/7

健康的作息……丟了。

童真的嗓音……變啞了。

故作清高的資本,也最終敗光了。

一切曾自豪的東西準備拿給別人炫耀的時候,就再也找不到了。

如今連喜歡別人,哪怕一個人的想法也快燃燒殆盡了。

仿佛反應的平衡移動的非常徹底一般,一切都沒法挽回了。

以下是一段翻譯內容。如果內容不準確請見諒。

英語老師曾説過這麼一句話,「Life is harsh」。如今回想起來,的確是這樣。

是時間治癒了一切,也是時間摧毀了一切。

仿佛這樣做事情會變得更好一樣,我不斷地改變自己寫作的語言,嘗試了各種文體,學了各種除了學校學習以外的東西,但是生活甚至連1秒都不陪我做戲。

之後模塊6會上一期關於詩的英文課,但恐怕也就只是劃劃短語罷了。

甚至,我的語文老師曾經真的讓我們寫一首詩,我當然全心全意地寫了一篇——但,為什麼這麼難受。

我甚至沒法好好講話了。怎麼了?我的敵人隱形到了像信號干擾一般的程度,能瞬間把我殺死了?

一切變得毫無意義。我後悔再後悔,卻什麼也沒做,於是惡性循環……

算了,睡吧。

以上是翻譯內容的段落到此結束。

……

我突然醒來。

「自作多情」。這種很奇妙的心理狀態。

什麼是自作多情呢?我問自己。就是以為別人也有自己這麼多的情緒,但是沒有。為什麼?因為想共鳴,希望自己是別人當中的什麼東西。一種非常不成熟的認知——

人不可能出於無因去記住什麼。記住的也必定給他帶來了影響。所以,自作多情是一種美好的祝願——希望自己比以前的自己更好,但同時,也是在掩蓋自己成為了人羣中的沉澱的事實。

憤懣是抒發不完的。時光那麼快,轉眼間就會有無數的人離去,而無數的人又走過。但對於我越來越熟悉的人,我反而在傷害他們。意識到了卻又不會改變,怎麼會變得更好呢?

要承認自己的幼稚。可貴的是我們終於意識到要發展。可悲的是我們沒有付出任何進一步的努力。

未名殘章/6 - continues

未名殘章/5未名殘章/6 | 未名殘章/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