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残章/46

未名残章/45未名残章/46 | 未名残章/47

环境已启用

你站在一条南北走向的无人的大街上。

你觉得有一点慌,因为天色已晚,而周围没有什么人家,你的手机电量也很低。

你选择:

你选择往北边走。

路的北边,尽头处似乎有些灯光。

你想,那边可能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但是在路的尽头,却是另一条不怎么认识的道路。

你有点焦虑。你决定:

你打开手机的地图。

手机还有4%的电量。

地图上显示,你位于未名市残章区幻想路与异界路的交口。

……

未名市?

残章区?

幻想路?

等一下,这些是存在的地点吗?

普罗亚科地区未名市残章区幻想路与异界路的交口。

湖远星普罗亚科地区未名市残章区幻想路与异界路的交口。

这不是真实存在的地点。

环境已停用

“……?”

“怎么了?”

“这个输出……好奇怪啊。”

“……致命异常。”

“什么意思?”

“就类似于,世界观崩塌了。这种感觉。”

“能继续吗?”

“能……但是很快就会再次遇到异常。换句话说,主元的思维得知这些信息后。已经趋于异常了。”

“……”

“行吧,今天就到这里。”

未名残章/46 - end —— 非真实地点……

你决定四处走走。

至少这附近有灯光,你想,总是能遇到人的——

但是没有。

没有。

“嘿。”

你吓得一激灵,扭头就——

“嘿。”

操。

“这么晚了,在大街上晃悠?是迷路了?”

你不想答复,但是也无可奈何。身前身后两个汉子,也走不了。

“……嗯。迷路了。”

初步询问过后,你得知两位叫陈展鹏和丁一。

“最近好像有挺多人到这边迷路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嗯……你要到哪里去?一个人走有点害怕吧?”

你只好说出自己家所在的那条路。

“……笔架路?”

“不是这个区的路吧……好像是……”

展鹏暗示丁一不要接着往下说。但你没有注意到。

“咳咳。通常那些人都是从幻想路过来的,按照先前的情况,我们只要把你送回去就好了。”

“回去?”

你想到那条路。你向着光明走去,但另一边是无尽的黑暗。

“我不回去……我不回去。我不会回去。”

展鹏和丁一有些疑惑。

“怎么了?”

“……”

“你看到幻想路的另一边,有什么?”丁一问。

“……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嗯……?”

“什么都没有,”展鹏重复道,“但是上一次我们去那边,那边过去还是一条商业街来着?”

“是啊。这些人到了商业街之后,觉得很熟悉,就和我们道别了。”

“应该没问题的。放心。”

你依然不太敢相信他们。

但是也无可奈何。

“那……走吧。”你说。

你们走回原来的路。

路的尽头,却不再是当时的黑暗,而是一片灯火通明。

奇怪,刚才还没有任何东西的。

“那,我们就送到这里了?”

“嗯……

“也行啊。”

两人有些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还是决定陪你走。

你们慢慢地走向光明。

慢慢地。

直到,你滑了一下。

“小心!”丁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你拉了起来。

而你看到的,是世界底部注视着你的深渊。

你一时没回过神来,便已经被拉回地面。

你定睛一看。

原来,光亮是虚假的,只是造景,地平线掩盖着下方的空虚。

“什么……情况……”

两人耸了耸肩。

“你……你们……从一开始就……”

“不好意思,”展鹏抢过话头,“我们真的不知道是这样的。”

“那你怎么解释他预判到——”

丁一不说话,只是把胳膊取了下来。

……

……嗯?

只是把胳膊取了下来?

???

你意识到不太对劲,但是你并没有感受到丁一身上有什么违和感。

“我本来就不是人,”丁一缓缓开口道,“我是机器人,当然能做到这种事情,这也是我的职责。”

他的肩膀处裸露着接口。很快,他又把胳膊装了回去。

“我们从几年前……好像最近快十年了就是,一直被困在这里。”

“困在?”

“准确的来说,不是困在这个地方——是困在了某个星期四里面。”

“……?”

展鹏接过:“某一天周四下班之后我挺累的,回到家就睡着了,结果第二天手机上还是写着星期四。本来以为是自己糊涂了,但是第三天了还是这样。

“这几年间,我得以从工作中抽出身来——反正请一天假又没什么——做了一点自己的事情。除了尝试把自己从周四中解救出来,我也做好了一直这样过下去的准备——”

“而我,”丁一面无表情地说,“算其中一项。”

“这几天来,”展鹏继续说,“世界又出了点意外状况——从我的视角来看,多了很多透明的人。除了我和丁一,没有人能够注意到他们。他们大多在晚上出现,都很像是迷路的人。他们看起来看不到周围的人,包括我们在内,除非——”

“除非,出现在我的身前身后,把我堵住。”你意识到他们那么做的目的。

“没错。”两人同意道。

“……”

“就是这样。我们很久没有再见到过新的人了,直到最近,就和我说的一样。而你是第一位,让我们陪你走的。”

“所以……”

“所以?”

“我……我,我明明是从自己的家里出来,我……我怎么会到这里来呢?”

“冷静。和我说的一样,你不是一个人这样。这些人都来自各种各样不同的地方——有的自称来自另一个星球,有的自称自己是魔法师,当然更多的是你这样的普通人。你这样的……嗯。”

“我这样的。”

“你还记得你为什么到了这里吗?”

“……对啊,为什么呢……”

明明记得是……和哪一个人,出来……呃,喝酒?喝完酒之后……不对,为什么我会出来喝酒呢?

“……好像,发生了什么。”

丁一和展鹏脸上露出不解。

“我和一个人出来喝酒……我平时不喝酒的,就今天……”

“感情生活不顺?”丁一推断道。

展鹏一脸无奈:“能不能不要再戳我痛处了……”

“嗯?什么痛处?”你问道。

“被一直困在星期四里面,所以理所当然的,单了……”

你示意打住。

“……”

“……可能是感情方面啦,但是我明明记得不是这样……事业不顺?”

“的确是一个可能的原因。”丁一说。

“但是……嗯……我独自生活了这么多年,最近应该也没什么太大的……嗯?”

“想起来什么了吗?”展鹏问。

“想起来了……但是没什么。”

“没什么,是什么。”丁一有些冷淡地说。

“生活中会有一些小摩擦,不断地积累,”展鹏对丁一补充,“单看起来,每个事情都不足挂齿,但是堆在一起却能引发……嗯,情绪的雪崩?”

“最后一句是比喻吧,我理解一下。”

“咳咳,”你清了清嗓子,“就和展鹏猜的差不多,嗯。”

“所以你和另一个人出去买醉,然后,稀里糊涂地就到了这里。”

“嗯……嗯。”

“是谁呢,那个人。”

“嗯?哦……唔……”

“你没有伴侣,那就是你的闺蜜。”

“……好像对,但是好像又……”

“也就是说除了闺蜜以外还有别的关系……同班同学,室友,同事,还有……”

“同事!”你一惊。

“……是同事吗。”

“说来挺巧的,好像今天周五。”

“周五。”

“你懂我的意思吧?也许对你来说已经不记得周五是什么感觉了,但是那种生活的小段落的完结感——”

他想。

周五。

他当然很熟悉。因为一直在等周五。

虽然以前每天疲惫不堪,但是现在,即使生活再也没有了短暂的小结,他也不会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没有意义。

“当然懂了。一周的工作刚好结束,和同事一起去附近的餐馆来几杯,嗯。”

好吧,只有前半句懂。至于什么时候会和同事在一起出去下的什么馆子,恐怕从最开始就是个null。

“对对,就是这种感觉,然后我就……和他说了些一直以来的小事情。”

“……嗯。”

“后来……后来我越聊越伤心,点了好几杯灌在自己嘴里,然后……”

“……意识模糊,匆匆道别之后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嗯。”

“可能都差不多吧……这些人。”

“这些人?也就是说,”丁一接过,“那些出现在这里的透明人,都是因为生活的小事情积累爆发而来到这里的?”

“……不太对。应该说,都是有些失意的人。”

“失意的人。这个范围是不是有些大了。”

“之前的对话你也在,再仔细分析分析,我想你会修改自己的看法的。”

“但是怎么回去呢,”你问,“虽然周五是周五,明天也没有加班,还是得回去的。”

“……既然这条路不是真的,那么还会有什么可能性呢。”展鹏思忖道。

“来时是通的,走时却是堵上的。如果是根据变量的话……单向门的话就无解了。”

“除此以外还有一个变量吧。”

“……时间。”

“没错。”

“时间,”你想到自己来的时候,“傍晚,太阳基本上已经落了山……”

“这是可能就是交汇点形成的条件。”

“交汇点……嗯。”

“那就……呃,等早上?”

你刚才欣喜于自己找到了回家的可能性,现在却又有些疑惑。

“在这干坐吗?唔……可是我又不敢到别的地方去,要是路上再来这种情况……”

“……丁一。”

“在。”

“去……家里,把睡袋拿过来。有事情我手机会收到通知。”

“嗯。”丁一箭步走到另一头,消失在黑暗中。

“……就在这里睡觉吗。”

“啊不然呢,有别的方案吗?”展鹏稍微笑了一下,很快收敛住自己的表情。

“……好吧。”你有点担心,虽然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

几分钟后。

展鹏看了看自己的手机。

“快到了。”

“丁一快到了?”

“没错。”

很快,只见一个壮硕的身影从黑暗中又再度出现,手里拿着……两个睡袋。

“家里怎么会有两个睡袋……?”

“你忘了?大学的时候你外出野营过至少两次吧。”

“……不至于吧。嗐,时间这样轮回下去确实对记忆会有损伤。那我们现在睡觉,等明天天亮了再说。”

“呃,等等,”你忽然有些抗拒,“我们……分开来睡。”

“太远了也不好哦,太远的话丁一不一定能同时顾及两个人呢。”

“呃……好吧。”你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不信任别人。

“那……晚安。”

“丁一呢?”

“我就站在这里看风。没事。机器人不会觉得冷。”

“……也是。晚安。”

…………

凌晨。

“哒……哒……”

丁一小心翼翼地监测着周围的环境声。

“哒……哒……哒……”

是脚步声。

“哒……哒……咚……咚……咚……”

走近了。

“咚……咚……咚……”

他大概知道是哪个方向。似乎就是从家的方向来的。

“咚……咚……啪嗒,啪嗒,啪嗒……”

一个身影出现在黑暗的边缘。

“是谁。”

那个身影不回答。

……启用战斗模块。

那个身影示意停下。

我不是什么坏人。

丁一愣了一下。

很显然,这个身影似乎把“话语”直接传递到了自己的运算模块当中。

我知道这么说没什么说服力……但是,接下来的话,不要和你的主人说。

我做不到。

嗯,没错,你做不到。但是……

丁一警惕地看着那个身影。

真正的人,他的记忆,是有限的。所以,你的主人设计你的记忆,不会不考虑遗忘。

所以呢?

接下来的内容,在我说完后,我会帮你丢进遗忘区。看他造化了。

丁一不明白这个身影是在干什么。他依然做好格斗的准备。

“哎呀,还是这样……”身影从黑暗中走出。

只见一位身着蓝色运动服的青年,一步一步逼近丁一。

“你放心……我打不过你。不过,”他淡淡地说,“作为这场循环的缔造者,我想我是时候现身了。来解释一下,最近出的点差错。”

“差错。”

“当然不是你的错……机器人不会‘出错’。”

“……什么意思。”

“维持一个世界是需要能力的。”

“维持一个世界,也就是,这是虚假……”

“机器人思考会把自己的心声说出来吗?”他打断道。

丁一愣了一下。

格斗模块占用了很多的运算时间。他不知道该停止这个模块还是继续运行。

“……所以啦,”他笑了一声,“没必要这么心惊胆战的。

“这个循环往复的世界由我维护。原本,只是想看看,人在这种情况下的精神状况会怎么样……没想到啊没想到,世界总会给我惊喜。”

惊喜。

根据他从网上搜集的信息来看,这似乎是一个早已在某个问答网站上讨论过的话题。

“嗯嗯——就是这样。人是会崩溃的,机器不会。但,展鹏没有崩溃,反而开始了本不会属于他的第二生。他精进技术,他开发出人工智能,又想方设法准备回到现实。”

他顿了一下。

“最近,你们看到了——”

透明的人。

“嗯,对,就是你想的那样。”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嗯——和我这个人当然没关系了,但是……‘维持一个世界是需要能力的’。”

“也就是说,这超出了你的能力。”

“我的维持已经在崩溃边缘了,我无能为力。因此,我只能放弃绝对的隔离,把其他世界线混入了起来。”

“其他世界线。”

就类似于,游戏的选项。

“嗯,但不是。”

“不是。”

游戏是游戏。游戏究其本质,是既定的有限规则,有限的变量,有限的状态,有限的操作,有限的结果。

“即使是沙盒类游戏,将它的流程图画出来,终究是有限的。但世界是无限的,无论怎么逼近,模拟,它终究不是真实。”

环境已暂停

“什么……什么情况。”

“他能影响我们的模拟,也本应如此。”

“他在告诉我们什么呢。”

“‘无聊,无用,无能。’”

“……”

“不必担心……模拟不是真实,但,它有时比真实更好用。”

环境已继续

他忽然停下来,望着某处。

“……?”

他又转过身来。

“没事,什么都没发生。咳咳……总之,我其实设置了这个回环的结束条件,就是你的主人,展鹏,一直在期待的结束条件。”

他沉默。

“那就是,和这个女孩——准确来说是不是这位,而是地铁站里的那位沈紫娟——成为眷属。这个木头脑袋……”他叹了口气。

“准确来说……哦,世界线。”

“她就是另一个世界线的沈紫娟。”

丁一这才想起来识别一下。

……看来是的。

“不过,为什么你现在才想到呢?”他笑了笑。

为什么呢。

“世界是有无数可能的——但不意味着不可以减少这种可能。在我没说之前,你们遇到的那个人,可能是任何人。只是恰好,我出现的这一次,是其他世界线的沈紫娟罢了。”

“……”

“那么,有缘再见了——”

丁一猛地感觉到心脏一阵颤抖。

刚刚发生了什么。

……记录,记录……

……没有异常。

……没有异常。

……奇怪,什么都没有。

他挠了挠头。

他想起,这个动作是当时他看……

…………

天空微亮。

“嗯……”展鹏被微光唤起。

“你醒了。”

“嗯,”展鹏笑了笑,“又是周四呢。”

“又是周四呢。”

……奇怪……

“怎么了?”

“我总感觉自己好像记得什么,又不记得什么。哦,这叫,既视感。”

“你记住了。”

“我记住了。”

嗯,我记住了。

紫娟也醒来。

“嗯……”

啊。紫娟想。

“天亮了,我得回去了。”

紫娟起身,跑了起来,但又停了下来。

“嗯……要我跟你走吗。”丁一说道。

“欸——你个木头脑袋居然想跟别人走?”

谁才是木头脑袋啊,丁一想。

……木头脑袋?

哪里看到过。

是哪里呢。

“我是说,我们再送一次,毕竟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生昨天晚上的事情。”

“看来功能很正常嘛。”展鹏笑了笑。

紫娟有点不知道怎么说。怎么说呢,看起来居然有点甜蜜?

木头脑袋……这词用来形容他自己,说不定还更合适一些呢。她想。不过她转念一想,这好像也正常。

“走吧?”展鹏反过来邀请道。

“快走吧,虽然今天是周六,也没什么事情……算了,快走吧。”

“嗯。”

走到昨天晚上的那个地方,果然路面变成了完好无损的样子。

“就送到这里吧。”

呃,你想。

“加个好友?我到了报个平安?”

“行啊。”展鹏拿出手机。

欸……嗯?

“操,关键时刻没电……”

展鹏想起来自己好像忘了提醒丁一带移动电源。

紫娟转念一想。

“算了,我自己走吧。嗯……谢谢你们两位了。”

“不客气。那,再见。”

“嗯。”紫娟快步走离了他们两个。

很快,紫娟发现,这个交叉路口的另一条路正是紫娟所熟悉的一条路。

紫娟顺着记忆(和手机)跑回了自己的家。

…………

“3楼,Third Floor。”

紫娟转开门锁,走进了自家客厅。

紫娟坐在了沙发上。

♪ 生活没有那么容易 每个人有他的脾气……”

……

过了爱做梦的年纪?

不,她心中明明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

但……也许是时候……

她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烧的脸颊。

嗯……以后再说吧。

紫娟理了理思绪,决定看看自己的行事历再说。

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未名残章/46 - end —— 入梦,醒时,入梦……


“那,再见。”展鹏说。

“再见。”丁一说。

两人渐渐走远。

你也放下心来。

前面应该就会熟悉了。你想。

想着想着,你就开始跑起来。

你想赶快回家,赶快逃离这里。

回到家什么都会好起来的,就当今天晚上是梦一场——

但在你刚要到达终点时,你突然停了下来。

你很庆幸,你的直觉很准。

因为,前面是一片——

无底深渊。

光亮是虚假的,只是造景,地平线掩盖着下方的空虚。

“什么……情况……”

就像世界突然在这里中断了一样。

突然,你眼前闪过什么东西。

旋即,昏头,倒地……

…………

…………

…………


你站在一条南北走向的无人的大街上。

你觉得有一点慌,因为天色已晚,而周围没有什么人家,你的手机电量也很低。

但是你没有选择。

你意识到,自己只是处于一场梦境之中。

自己是没法控制梦里的自己的。你想。

…………

…………

…………

环境已停用

“嗯……”

“怎么了?”

“世界运算停住了。没有异常抛出,但是接下来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这条世界已经没有继续存在的意义了。”

“……”

“没事的,控制变量,稍微改变一点因素,世界会继续发展的。”

“……”

“怎么了?”

“��������������������������������������������������

未名残章/46 - ���� —— ���������������������……


你决定呆在这里不走了。

“不走。我今晚就是睡马路也不和你们走。”

三个人就这样在这里冷战。

“……”

“看什么看啊?我睡了啊!”

你略带警惕地靠在了路边的墙上。

不过,他们自始至终没有尝试“邀请”你到他们家里。

也许他们不是什么贩卖人口的骗子呢?也许只是想帮帮陌生人。

“我不回去……但是,可以在你们家里借住一晚吗?”

两人有些惊讶。

“不怕我们是骗子,把你怎么样吗?”

“怎么?你们还能真有歹心不成?”

“哎呀别再逗了,”丁一对展鹏说,“人都怕成这样,开玩笑不合适的。”

“哦……也是。那,就这样来我们家……?”

“快走吧,你们动手我也不怕。”

“行吧……”

你跟着两个大汉,走向另一个未知的地点。

“这路上怎么一点人都没有啊……”

没有人回应你。

“喂!刚刚还围堵拦截我呢,现在咋默不作声了!”

展鹏回头看了看,耸了耸肩。

这都什么人啊,你想,亏我这么信任他们。

“喏,前面就是小区门。”丁一说。

“怎么也没人啊……”

他们不说话。

“算了。”

你跟着他们走到……14幢1单元。

“3楼。”

“哦。”

真奇怪,刚才还那么热情,现在咋这么冷漠。

展鹏拿出钥匙,打开大门,按下玄关的电灯按钮。丁一跟着展鹏。

“嗯……”展鹏思考了一下,“你,穿这双拖鞋可以吗?”

一双粉色的,不是很大的拖鞋。尺寸意外合适。

“嗯,谢谢。”

你们走进客厅。

“看你有些累的样子……嗯,我家挺小的也没个客房,只能委屈你在沙发上咯。”

“……行吧行吧。哦对了,”你说,“我睡觉的时候你们别靠近我。”

展鹏耸耸肩。

“早上7:00我们喊你起来。”

“这么早?”

“再晚一些就不好了。快睡吧,我工作还没做完呢。”

“哦。”

你睡下。

…………

半夜。

嗯……厕所……

你摸黑起来,顺着墙壁找房间。

“嗯?”

有个房间的门缝开着,里面透着光。

应该是他们……吧?

你选择往南边走。

路的南边,是无尽的黑暗。

也许是出于某种好奇心,你决定还是走下去。

逐渐适应了暗光环境的你,开始分辨出周围的事物。

现在,你所处的这条路似乎是一条废弃的商业街。周围是一些早已废弃的店铺。

你不清楚是怎么走到这里来的。

但是你得走出去。

你选择:

周围有一些店铺的门没有锁。也许可以进去找找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你进入深邃的室内,在入口处发现了一只手电筒。

你拿了起来。

你看见旁边还有一个撬棍,便也拿了起来。

你走出店铺。

依然是阴森的街道。

突然,你看到有一个黑影在动。

你马上打开了手电筒。

“什么嘛,好像只是一只黄鼠狼而已。”

当然,为了节约电池,你还是暂时关掉了。


你当作没看见。

不过,你看见旁边还有一个撬棍,便拿了起来。

你走出店铺。

依然是阴森的街道。

突然,你看到有一个黑影在动。

他从右侧的巷子迅速跑出,进了左边。

……什么鬼。

你小心翼翼地走,然后马上走过那条巷子。

……咔哒咔哒咔哒。

欸?

你惊了一下。

……嘶……

……嘎啦嘎啦嘎啦……

……嗡……

……呼……

……唰——

怪异的噪音不断涌入你的大脑皮层。

很快,你觉得有人在尾随你。

你手上握紧撬棍,时不时挥舞几下。

你觉得路变得越来越长。而你变得越来越小。

你觉得自己受到了更多的重力。

你觉得有人推了你一把。

你倒了下去。不再能起来。

…………

“呃……唔……”

你感觉特别不好。

定睛一看。

自己的手搭在胸口。

“……”

……噩梦一场。

没事的,你想。也许最近压力是有一点大。

但是没关系。

没关系的,没关系。

没关系……

……

……没关系的……

你沉入梦乡。

未名残章/46 - end —— 梦的回环……


你选定有光亮的方向,继续走了下去。

空无一人的街道。不时传来风吹拂铁门的声响。

你小心谨慎地不想发出任何声响,但是一声巨响(虽然仍旧是铁制品的翻动),使你不得不飞奔起来。

我要逃走。

我要赶快逃离这里。

我要……

在你刚要到达终点时,你突然停了下来。

你的直觉很准。

因为,前面是一片——

无底深渊。

光亮是虚假的,只是造景,地平线掩盖着下方的空虚。

“什么……情况……”

就像世界突然在这里中断了一样。

突然,你眼前闪过什么东西。

旋即,昏头,倒地……

“——!!”

你惊醒。

周围是自己的房间,衣服被冷汗所浸透。

窗户外面没有半点灯光。

现在是凌晨3点。

你看着独自一人的房间,叹了一口气。

独自一人来到城市,晚上回家,面对的总是一个人的孤独。

而这份孤独……

……

算了,没什么好想的,梦一场罢了。

你起身,打开夜灯,上了一趟厕所。

“只是一场噩梦罢了。没什么的。”

你这么想着,再度陷入梦境。

未名残章/46 - end —— 梦的回环……


在你刚要到达终点时,你脚一滑,摔进了无底深渊——

“——!!”

你惊醒。

周围是自己的房间。衣服被冷汗所浸透。

天刚亮。

而床边,睡着一个男人。

你想起来,昨天晚上你约展鹏,在外面诉苦,一边诉苦一边点酒,醉得不省人事……

“展鹏!”

他睡眼惺忪地起身。

“嗯……啊,早上好……”

“……”

“看你这样子,做恶梦了?”

你点了点头。

“没事……有我在。”

独自一人来到城市,晚上回家,面对的总是一个人的孤独……

也许……

“展、展鹏……”

“怎么了?”

“我,”你顿了顿,“算了,没什么,给你做个早饭吧!正好你一直嚷嚷要品尝下我的手艺来着。”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啦,嘿嘿。”

未名残章/46 - end —— 梦醒时分……


未名残章/45未名残章/46 | 未名残章/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