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未名殘章/43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殘章/42未名殘章/43 | 未名殘章/44

與前文的聯繫

上一篇:未名殘章/41、下一篇:未名殘章/45

離世界解體還有10秒——

……

「聽說了嗎?大人要發動『那個』了。」

「……我只是覺得,當時加入這裡的意義,似是已全數崩毀了。」

「也許,我等凡人,本來也就只會落得個棋子的下場吧。」

在大多數人眼中看來,一切都要結束了。這場人類的內鬥彌散到整個世界後,最終還是人類,用同歸於盡的方式打算停息一切。

也幾乎是同時,魔法側和科技側都宣布要發動最後手段,都聲稱這樣會毀滅整個星球。精靈對此本不以為意,直到他們有的用時間魔法觀測了一下未來。其他勢力也選擇和精靈族一樣力求自保。

到了這個地步,遠星只是看着消息不斷傳來。他從前的調解無濟於事,眼睜睜看着每況愈下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就只好啟動早已計劃和準備好的Plan B:自成一側,做第三勢力,又稱「代號:無名」。加入遠星的人不多(也如他所料),主要是他的學生,鎮子裡面的人,以及一些從兩側逃亡過來的。賢者迴廊和Cirrus組明面上都保留着他的位置,但早已斷絕聯絡。

可惜,之前計劃的轉移矛盾並沒有很好的成效(一方面啟動時機太晚了,一方面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兩方的實力遠遠超過了他的估計,根本不夠他壓制),反而激化了矛盾。先前的那點掩飾也早就煙消雲散,明目張胆的打了,到處都是戰線。

既然改變不了太多,他想,那就只能和其他物種一樣,求個自保得了。但作為融合側的代表人物(他自己從來不這麼認為),不會有人比他更了解兩側的最終手段到底是什麼(雖然他也不這麼認為)。不出意外,魔法側最近的黑魔法尖端成果,Apocalypse末日審判系列魔法會讓整個世界再次發生類似於異變期的事情——魔法場的擾亂,魔能純度的降低,以及黑質(Mortium),一種黑色的雪一般的物質,會抹殺一切接觸到的生靈。科技側的那堆武器則多的去了,彈藥,生化,輻射,等等,雖然不至於讓整個星球歸於齏粉,但是讓整個大陸歸於沉寂,隨着風和洋流給其他大陸帶來短期不可逆傷害還是沒問題的。一切也只會比這糟糕了。

科技側的東西,一個巨大的地下掩體應該能解決大部分的問題,但魔法側的全域魔法場擾亂則不確定能不能扛得過。滿打滿算,最多5分鐘,最少10秒鐘,他得在這些能留出來的時間被使用之前把掩體和保護魔法構建好。構建不好,自己也得硬抗。掩體倒是也足夠對付黑質,但場擾亂屬實不讓魔法側自己活。

話說回來了,也許,現在只有他們堅信自己還會活着了。

也許他應該在這最後時分再次嘗試調解,但他不知道是不是該這麼做。畢竟絕望大於希望。

物理掩體的建造工作已經完成,而Eternitecta不刊之護仍在構建。一般來說,只要知道了法陣,就可以推出對應的啟動條件(即使不夠明確,但是並不意味着不使用最佳方案就無法發動),而遠星早已囤積好各種發動常見的物品,只是發動並不是什麼難事。問題在於,「不刊之護」並不是一個魔法,在歷史上被記載為不刊之護的法陣有很多種,而它們都被認為是那個時代的不刊之護。

因此,遠星需要自己根據情況從頭寫一個極其複雜的法陣,然後為這個法陣配備足夠且合適的法器。如果只是對付單一的能量流打擊,想盡辦法去擋,各種招式都使出來去擋實在有點奢侈;但如果是魔法場紊亂,情況就複雜的多。每個不刊之護都有自己的特點,但共性大體上分為兩個:物理防禦和魔法防禦。

物理防禦方面,不刊之護們都能做到禁止宏觀物體的進入,比如一大盆硫酸,一億支箭矢,一場大爆炸(衝擊波)之類。處理方式大多是「構建碰撞體積」,也就是用魔法去創造物理大屏障;也有「空間遮罩」,把魔法圈定的空間與某個空間交換一下,這樣嘗試進入原位置的物體就會跑到異空間裡。值得一提的是,前者通常並不防一些微觀粒子流或者輻射(至少用魔法創造的屏障大部分還是達不到一塊大厚鉛板的感覺),雖然魔法理論上可以處理這些東西,但是沒人專門去研究。

魔法防禦方面,各個歷史階段的不刊之護也有不同——策略上主要分成兩大類,絕對防禦和伺機反擊。絕對防禦大體上會嘗試隔絕外界的魔能輸入,同時也會隔絕內部的魔能輸出。而伺機反擊則會犧牲一部分安全以允許內部魔能輸出。如果還能對外界釋放魔法,那就有可能探測到一切過後是否還有其他倖存者——或者還有機會重新踏上地表,重建地表文明。

「……遠星大人。」莉茲走上前。

「……事到如今就不必這麼稱呼了。布置的怎麼樣了?」

「裡奇和我準備好了外圍的法器和裝置,就差您的法陣了,老師。」

「……」

「怎麼了?」

「你覺得,這一切值得嗎?」

「嗯……」

「實不相瞞,我很早就開始物色人選。裡奇,你,拉葉提,是我教過的學生中能作為我計劃核心人物的重要人選……拉葉提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一個斯文的小丫頭居然能被改造成殺戮機器,我既惱火也無奈。至於那位我關注已久的化學家,也早就抑鬱,整天惶惶不可終日。我找來鎮裡的人也不是為了讓他們為我做點什麼,而至於那些逃來的人……能派上用場的也沒幾個。但這足夠了。人多一點也不好管。

「戰爭,需要提前準備應對。但遺憾的是我未能掐滅火苗。戰爭帶來的是傷痛,換來的是一個未知的結果。如果烈火真的焚盡一切了呢?」

「……烈火燒不盡……」

「春風吹又生。但這股春風不會憑空出現。也不會短時間內出現。我們最缺的,正是時間。時候不早了,該出發了。」

「是。」

if-end:死寂

在掩體的頂部,遠星站立着。手裡是最新的那一份法陣的草稿。

控制氣息……調動能量……匯聚凝集……釋放——

地面上慢慢顯現出一個光環。

嘀。離世界解體還有——

什麼?遠星一驚。他的設備如此告訴他。而屏障甚至尚未展開多少。

1分鐘。

操。

他只能竭盡全力將屏障至少閉合上。

30秒。

快到一半了。

10秒。

還差一點……

5秒。

還有一點,一點——

4。

操他媽的,這個口子——

3。

快給我……

2。

閉上啊!!!!——

1。

……

å®‰ę…°å¦‚é¢¯å¤–å¤¨å¦‡čæ›åˇ»å「¦滾���i�俈�怠�蹱頃憒��𥕦縧�𣑐�臁���2��𢁾�𣑐�嗅�箸���氖�輯��𣑐鈭脣�穃�懲𣑐鈭脖�撠���𤑳巨��劐犖8301憭批振��諹�筆����0i��隞費K�糓�é™Ŗęˆ『2ē•Œiå「™Ŗęˆ『2ē•Œiå「™Ŗęˆ『2ē•Œiå「™Ŗęˆ『��������2ē•Œiå「™Ŗęˆ『2ē•����「¦ē„¶å「¦äŗ²äæ„å°†å¸『ē�Øęœ‰äŗŗ8301大家å』Œč·Ÿåˆ†åˆē‰©i防ē«å¢™ęƯč™Ŗęˆ『2ē•Œiå「™Ŗęˆ『2ē•Œiå「´¹äŗ」iē����������ęˆ『ä¹³ęˆæhiå「¦åˆ‡ę¨¢äøŗ覅ohäŗŗhi211Œč·Ÿåˆ†ęœ‰0i附�183��������™Ŗęˆ『2ē•Œiå「™Ŗęˆ『2ē•Œiå「å「ˆä½›iäæ„国娴ihggäøŖäŗŗ913��������������������������������������������������������������������������������������������������������������������������������������������������������������������������������������������������������������������������������������������������������������������������������������������������������������������������������������������������������������������������������������������������������������������������������������������������������������������������������������������������������������������������������������������������������������������������������������������������������������������������������������������������������������������������������������������������������������������������������������������������������������������������������������������������������������������������������������������������������������������������������������������������������������������������������������������������������������������������������������������������������������������������������������������������������������������������������������������������������������������������������������������������������������������������������������������������������������������������������������������������������������������������������������������������������������������������������������������

亂流直擊核心。混亂席捲一切。

在絕望與悔恨中,他眼見亂流穿過屏障上那唯一一處沒有被閉合的小孔。自己則被混沌包裹,無法脫身。

但滾���i�是多���「¦ē„¶å美麗���「¦ē„¶å����������������

不可名狀的色彩在領域外面衝擊着,涌動着,混合着。他被迫擁抱這片美麗的無序,在這片無序中,他殘存的意識發動了最後一次反抗,然後不幸回火,毀滅了整個掩體。

一切都結束了。梵塔西婭星的一切生靈都已消逝——

……

……

……

……

「嗯……才剛起來,系統怎麼就停下來了。」

「誰讓你設定成那個樣子的……不崩潰就怪了。」

「至少知道那堆觸發器是有用的了。」

「所以,」另一個人問道,「接下來怎麼辦?」

「那也簡單,我設計這個世界的時候特地考慮了可重現性,只要透過時間線系統回退到『最後已知可行域』,然後對部分參數略微調整就是。就和那些遊戲差不多,讀檔然後換個分支。」

「但如果就這樣繼續呢?」

「理論上放置不管的話也會再次演化出新世界,而且大部分要素會重現。和忒修斯之船不同,兩個世界重合的要素幾乎沒有時間上的先後關聯,只是兩個世界的毀滅與產生有時間上的先後關聯。」

「……聽上去挺有趣的。」

「你這麼一說……我倒是在想,如果舊世界的一部分人可以來到新世界會怎麼樣?」

「轉生系?」

「不太一樣就是了。」

「唔……」

「先按照我的方案繼續吧,」他笑道,「好久沒有這麼玩過了。」

if-end:湮沒

在掩體的頂部,遠星站立着。手裡是最新的那一份法陣的草稿。

控制氣息……調動能量……匯聚凝集……釋放——

地面上慢慢顯現出一個光環。魔能釋放的光芒圍繞着,慢慢升起一個屏障。

透明、堅硬但看起來又那麼流動的屏障罩起整座掩體,就像一個巨大的氣泡包裹住什麼一樣。

離世界解體還有——

到了。遠星想。

1分鐘。

屏障大體已經成型。接下來就是……

30秒。

加固。每個地方儘量均勻……

10秒。

水來土掩……

5秒。

……兵來將擋。

4秒。

回到掩體內部。

3秒。

閉氣凝神……

2秒。

穩住氣息……

1秒。

……準備反擊。

紊流衝擊屏障。能量衝擊屏障。

外面的景象是如此耀眼。

屏障的衍射與外部的混沌交織在一起,化作不可描述之迷離。

「唔——」

屏障碎了一條縫。

一條縫。

僅僅只是一條縫罷了,他想。很快魔能就可以修補好那個部位的。

但那條紊流,直擊核心。

那麼精準。

「唔額……」

該死,那裡碎了……

在其他人趕來的時候,他們親眼看見了穿心的一幕。

僅僅只是短暫的一瞬,便足以讓一個人消隕。

他們看見遠星的頭髮一瞬間變得花白——然後化成了灰。

就好像,1秒之內,一個人突然變的無比衰老,然後直接化作光燼。

他殘存的意識指引着光燼,讓它們覆在屏障的內側。

一切安全了。

他也消逝了。

人的死去不需要多麼偉大的特效,只消一個瞬間,便給你定格之時。

而散落在地面上的,是一塊什麼東西,閃閃發光。

一塊……一個籠子?

莉茲和裡奇上前撿起。

這是一個小巧的籠子——裡面裝着一塊薄紙樣的……

最外面寫着,「展開閱讀」。

他們小心翼翼地展開這張……肖像。這幅肖像上的人,就和人們認識的遠星一模一樣,音容宛在。除了畫面的心臟處被擊穿,留了一個洞。

「展開閱讀」在這幅畫的左下角。

「奇怪……要讀什麼?」

「會不會是必須要用……」

「……不會。我從來沒有感受到老師的身上有這麼一件東西。」

自然而然,那就是背面。

「有幸被正在閱讀這段文字的你看見我死去的模樣。你好,無論你是誰。」

「我叫湖遠星。如你所見(但願你看見了吧),我死去時的模樣和畫上的極為不同。嗯……也許我死後並沒有『模樣』可言,也說不定。」

「這是『多利安·格雷之術』的結果。也許你更熟悉『道林·格雷』這個名字。簡單來說,一個英俊瀟灑的青年,被畫家記錄下年輕氣盛的樣貌,便逐漸不可自拔地愛上了『永恆的自己』。」

「『哎呀,如果是這幅畫變老,我卻永葆青春,該多好呀,』他說。」

「嗯,成真了,如你所想。但表面的永恆,是不能掩蓋真實自己的。他這些年,和這些年的渣男渣事,一點一點,完完全全地顯露在他那肖像的殘忍、冷酷、醜陋、衰老當中。」

「他當然一次又一次地決定『改變自己』。但很遺憾,無論是那個可憐的女演員,還是演員的水手哥哥,甚至算是『恩人』的畫家,一個又一個,被他親手,或者他的什麼人,做掉、清除。」

「他當然又一次要『改變自己』了。但這一次,他被自己的真實嚇倒,便把手裡的那把刀,伸向了真實的自己。」

「隨着一聲巨響,一聲悽厲的慘叫,僕人們趕來,發現躺在地上,那個殘忍、冷酷、醜陋、衰老的魔物,心臟上插着報應。而畫中的人,恢復了當時青春的模樣。」

「簡單來說,就是這樣,我的朋友。將自身的磨損轉嫁給另一個東西,以另一種形式。」

「但一個人付得起這個代價嗎?我將這個法術的一切都記載在這幅畫的背面,又將它裝進我的外表永恆的身體裡。」

「也就是說,我還是沒有勇氣正視我自己。當然,我寫下這些話語的時候,無怨無悔。」

附圖,是這個法術的法陣,以及詳細的講解。法陣旁邊正是那個洞。

「追求身體永恆的人,也許會有很多原因……我希望你是為了自己心中的正義。」

「我只是不放心這個世界……雖然是我多慮了吧,但是我希望,以自己的微薄之力,維持這個世界的持續。」

「現在,輪到你了。」

……

能量是足夠的。一切都是足夠的。

等待黑暗過去,光明出現,一切便會浮現出新的生機。

地下的人們早已學會之前的世界所掌握的所有東西,他們的科技和魔法水平不斷精進。

也許這就是融合吧。

但唯一一個尚未解決的點,就是那個屏障——給予了他們安全,也將他們禁錮在這裡的,用身體鑄成的屏障。

if-end:殘存

在掩體的頂部,遠星站立着。手裡是最新的那一份法陣的草稿。

控制氣息……調動能量……匯聚凝集……釋放——

地面上慢慢顯現出一個光環。魔能釋放的光芒圍繞着,慢慢升起一個領域,嘗試將掩體緩慢吞噬。

離世界解體還有——

什麼?遠星一驚。他的設備如此告訴他。而領域尚未覆蓋掩體的一半。

1分鐘。

……沒時間了。

他只能儘可能的將掩體的每一個部分覆蓋到。

30秒。

他只能儘可能的將領域的壁壘變得更厚一些。

10秒。

一切似乎已經就緒……然後便是……

5秒。

回到掩體內部。

4。

確認留存住了多少魔能。

3。

不多。

2。

只能。

1。

迎擊。

å®‰ę…°å¦‚é¢¯å¤–å¤¨å¦‡čæ›åˇ»å「¦滾���i�俈�怠�蹱頃憒��𥕦縧�𣑐�臁���2��𢁾�𣑐�嗅�箸���氖�輯��𣑐鈭脣�穃�懲𣑐鈭脖�撠���𤑳巨��劐犖8301憭批振��諹�筆����0i��隞費K�糓�é™Ŗęˆ『2ē•Œiå「™Ŗęˆ『2ē•Œiå「™Ŗęˆ『2ē•Œiå「™Ŗęˆ『��������2ē•Œiå「™Ŗęˆ『2ē•����「¦ē„¶å「¦äŗ²äæ„å°†å¸『ē�Øęœ‰äŗŗ8301大家å』Œč·Ÿåˆ†åˆē‰©i防ē«å¢™ęƯč™Ŗęˆ『2ē•Œiå「™Ŗęˆ『2ē•Œiå「´¹äŗ」iē����������ęˆ『ä¹³ęˆæhiå「¦åˆ‡ę¨¢äøŗ覅ohäŗŗhi211Œč·Ÿåˆ†ęœ‰0i附�183��������™Ŗęˆ『2ē•Œiå「™Ŗęˆ『2ē•Œiå「å「ˆä½›iäæ„国娴ihggäøŖäŗŗ913������������������������������������������������������������������������������������������������������������������������������������������������������������������������������������������������������������������������������������������������������������������������������������������������������������������������������������������������������������������������������������������������������������������������������������������������������������������������������������������������������������������������������������������������������������������������������������������������������������������������������������������������������������������������

亂流直擊核心。混亂席捲一切。

但這是多麼美麗的場面啊。

不可名狀的色彩在領域外面衝擊着,涌動着,混合着。只要放下一切,就能擁抱這片美麗的無序,加入到他們當中,然後�������

���������������������������������������������������������������������������������������������������������������������������������������������������������������������������������������������������������������������������������������������������������������������������������������������������������������������������������������������������������������������������������������������������������������������

���������������������

���������������������������������������������������������������������������

熄滅,燃起。點亮,消逝,����,����,����。

……

不可名狀的混亂未能衝破這領域,但當其他人趕來的時候,他們明白,遠星已經陷入了永久的沉睡。

「生命終將逝去,唯意識永恆不變。呵,多麼諷刺。現在堅信這的我,仿佛給以往的自己打了一個大嘴巴子。」

莉茲當然清楚,遠星的行為是愈發異常了。但也許,這就是最好的歸宿。

將遠星抬上擔架後,裡奇想起來,遠星說過,如果他不能行動了,就去第0號房間(大概是遠星的辦公室,大家認為)找到那本手冊——那裡有之後的計劃。

裡奇傳送進辦公室。

辦公室裡面幾乎什麼都沒有。唯一有的,就是一個桌子,和桌子上的一本白皮書。

他明明記得……這裡之前有很多神秘的儀器。現在像蒸發了一樣。

第一頁便是目錄。標題是「『代號:無名』的簡明說明」。他開始往回傳送。

目錄……

「1. 如果我的意識尚存 - 1」

……

「x. 如果我生命體徵尚存,意識已喪失 - 231」

231頁。裡奇來到莉茲身邊。

莉茲和裡奇開始讀出裡面的內容。

「……好吧,很遺憾。」

「1. 啟動第7號房間內的『最低限度維持裝置』。使用指南在房間進門後左邊的桌子上。考慮到這種情況下魔能儲備應該是不足的,請避免在路途上消耗任何魔能。」

跟隨莉茲的腳步,幾位核心成員來到7號房間所在的秘密長廊。裡奇從鑰匙串中取出第七把。

「2. 儘可能少地使用魔能,執行以下法陣。」

附圖的說明文字寫着「願我們以後再見See you on the other side」。

「儘可能少……」

「……也就是要儘可能少地利用魔能。同學們,在緊急情況下我們要儘可能規劃好魔能的分配。但是,到目前為止我們學習的魔法都需要相當量的魔能來啟動,這裡,我們教授一個方法……」

莉茲的腦袋裡回想起當年老師說過的話。

就和遠星老師說的一樣——

從她的背後,冒出幾滴小光點。這些光點化為細流,順着法陣的指引,輕柔地聯結起門與鑰匙。隨着他們的靠近,門上感應出鑰匙孔。裡奇將鑰匙放入,轉了兩圈。

門緩緩打開。戴因(核心成員中的一位魔法師)進入門後,很快拂去桌上的灰塵,拿起這本《維持裝置簡明文件》。

「……讀到這裡,很遺憾,這說明我們必須做出犧牲。

「首先,啟動裝置。裝置有兩個圓形按壓式開關(附圖),需要同時按下方可初始化裝置。初始化完畢後,一切順利,你將注意到以下變化:

「1. 房間內的顯示屏被點亮。上面展示出一些資訊,具體見下。

「2. 房間內部的魔法場發生穩定的變化。確認存在後,請按下這個按鈕(附圖)以確認功能正常。

「顯示屏上的資訊很多,首先看以下兩個:能量儲備、最大維持人數。

「能量儲備除了數字以外也會有圖形顯示和文字提示。就是表面意思。

「最大維持人數是這個裝置能夠維持永久休眠的最大人數。不出意外應該和我建造的艙體數相同,但如果魔能儲存特別少,那麼也會少一些。

「然後是最大活躍人數。這個數字如果不是0,那麼說明還有人可以清醒着活到災變結束。

「除此以外的人不能一直活着,他們會被裝置拋棄,自然死亡。至於生息繁衍,我覺得既然來到這個房間,說明資源不足以支撐我們這麼做。

「除此以外的數據和字面意思一樣,見後文。

「最大維持人數和艙體的標號相對應。特殊的0號艙只有我本人可以使用,且只有我使用了0號艙才可以啟動其他艙體。

「那麼艙體編號的意義是什麼呢?沒錯,就是對應魔能耗盡時誰先被拋棄的順序。數字越大,被拋棄的也就越早。

「很遺憾,事實是殘酷的,我沒能實現保護所有人的願望。無論如何,這種情況就看你們了……希望不會發生一些不必要的矛盾。」

……

能量儲備:中等。魔能儲備:漸缺。

最大維持人數:14。最大活躍人數:0。

艙體等待開啟。

「……」

核心成員們站立着。

「我們……會因為排序原因大打出手嗎。」

「……」

「說實話——」「到了這個關頭,又有什麼用呢。」

……

「誰都怕死,」莉茲開口道,「但是我們唯一的生機,就是等待黎明。黎明之後,讓最有希望的人留下,重啟這個世界。」

「……但是——」「我知道你們是什麼意思。但是,聽我說完。」

「我們就按照加入遠星大人的順序,來排。」

「……」

「……嗯。」

「就這麼定了。」

「就這麼定了。」

「……但是怎麼宣布這件事情。」

大家的良心當然過不去——遠星自己就過不去。一起,是遠星許下的諾言,現在卻是這般殘酷。

戴因翻動着手冊,發現尾聲的內容並沒有在目錄中提及。

「你們看這個……」

……

「不知道該怎麼辦嗎。

「我知道會這樣。

「但,沒有辦法。

「排序方法我相信你們能搞定——當然,按照加入我的順序來,應該是你們能想到的最公平的方案了吧。

「至於怎麼把這個資訊傳達給他們——呵呵,我想,很簡單,但很殘酷。

「給予他們虛無縹緲的希望——讓他們相信希望很快就會到來。唯一的問題是,一旦真相大白,那就是暴動,混亂,和,最輕的一個,無止盡的謾罵。

「欺騙抑或是坦白……我想這是你們該自己選擇的事情。但是只能放棄他們。

「至於我占據0號艙看起來毫無意義這件事情——那可不是你們想的那麼簡單。如果我還有生命體徵,那就還有救,很可能只是意識和肉體被紊流暫時隔離開來了。至於何時能恢復,那我不清楚。但是我很確定,因為我推算過,終有一天會恢復的。即使這一天的到來本身就意味着毀滅。」

……

核心成員選擇了坦白。

驚訝,憤怒,謾罵。然後是,接受,難過,無奈。

也許中間的故事很重要,但是寫不出來。末日感的東西,我沒感受過,也不便去鄒什麼。

最終,14位核心成員(和早已進入艙體的0號)進入了艙體,嘗試度過這漫漫長夜。

……

……

……

……

……

……

……

……

你當然知道,這不會是故事的完結。

等待總是會有轉機的。而事情也確實出現了轉機。

魔法場的紊亂終究會平息。黑質也逐漸穩定下來。一些幸運的生命誕生在黑質較少的地區,最終逐漸演化成了我們熟知的那些生物。不同的是,有的生物適應了黑質。這也就是黑質逐漸消失的原因之一。這些生物獨自掌握了黑質中的高能,一些黑質也自行分解成了環境中的高能,它們形成了與舊世界不同的場。而舊世界的魔法場自身也沒有消失,最終演化為分離特化的多種能量流。

原本地脈的力量隨着最低限度維持裝置的使用而慢慢品質降級,趨於枯竭。它們在地位上被原魔法場分化的其中一股代表岩石的能量代替。

新的能量形式取代了舊世界的能量形式。新世界的人們傳頌着遠古的史詩,而沒有人知道原來這個星球上曾經也發達過另一種文明——

直到,在新世界的「人類」逐步發展的過程中……

……遠星得以第一個醒來。

仿佛鏡頭一切,自己就突然站在了7號房間一樣,遠星得以第一個醒來。

當然,腦子還是十分昏沉。一瞬間的幾萬年。

「……我這是在……」

……在哪裡。

他當然還記得自己做了多少準備,視野也慢慢轉到艙體上。

「……還是這樣了嗎。」

能量不足。

……能量不足。

「Lithosphere」——

他嘗試汲取地脈的力量。當然,這也是當年他自己和利文斯通……

……

琉璃……

……

琉璃。

為什麼琉璃不在核心成員裡面?

因為她早就死了。

早就死了。

早就死了……

琉璃選擇了魔法側。機緣巧合,琉璃被迫與他一戰。

全身包覆着堅硬金屬的她,又怎麼可能和一身運動裝的遠星相認。

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遠星就這樣親手殺死了琉璃。

……

但話說回來,為何地脈之力如此微弱……

不如說,空氣中的魔能純度和濃度都很低。但是他確確實實感受到了有什麼能量。

……這種能量是什麼?不對,這些能量是什麼?魔能的紊流到底變成了什麼?黑質又如何消解?

一切的答案等待他追尋。地上可能的情況有無數種。

如何找回原來的魔能?賢者迴廊是否仍然存在?

他奔向掩體的出口。厚重的大門緩緩開啟。

為何只有他一人醒來?

出現在光芒當中的,是汪洋大海。

隨便勘探一下,就能發現掩體已經被頂到了面朝海洋的山上。

……

當然,數萬年前自己布置的那點定位……

嗯……

似乎還在生效?

雖然還在休眠狀態。

看起來,他們的掩體,現在位於一個地上文明的內部。

這就好辦了。至少不是無人區。

他嘗試行走到城門處。

外面的空氣很新鮮。很新鮮,和以前一樣。地物也別無二致。

「站住。」

嗯?是誰呢。

遠星裝作若無其事地轉向她。

「真是奇怪——是從來沒見過的裝束……不會是從哪個窮鄉僻壤過來的……」

「喂,說誰窮鄉僻壤呢。」

「啊……不不不是,只是……」

「不過正好。我迷路了,剛好想問問,這裡是哪裡?」

「前面是月都,露娜城,是埃斯卡迪亞的首都。」

「埃斯卡迪亞?」

「嗯。怎麼了?」

「這裡的埃斯卡迪亞……是我來自的埃斯卡迪亞嗎。」

「你來自的埃斯卡迪亞?」

「說來話長……我只記得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場大戰……然後我展開領域後,就意識昏迷,醒來就來到了這裡。」

「唔……你還記得哪些地名?」

遠星當然記得。他當然也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

「……阿旺斯。」

「阿旺斯?」

「邊境的那座坦派斯特山,傳說中的雷暴之龍就沉睡於……」

「……似乎不太對。」

「唔?」

「阿旺斯不在邊境,那座山也不在阿旺斯。有這種傳說的山就是了,但是……」

「但是?」

「……也不叫坦派斯特山。」

「嗯……我還想到一個,畢奇巴勒。」

「廢都畢奇巴勒?」

「廢都?」

「正如字面意思,是之前王朝的都城。那裡也早就不叫這個名字了。」

「……」遠星有些失望。雖然他知道,本來就不可能是一個地方。

「你還記得到底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嗎?」

「……就是突然醒過來,在一個遺蹟裡面,出來看到城門,就來到這裡……」

「……」

「對了,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我?」眼前這位長黑色捲髮的少女忽然意識到自己還沒做自我介紹,「我是露娜城守衛的一員,瑪莎。」

「我對這個世界十分好奇……你知道……嗯,就是,有沒有這樣的觀點,就是在現在這個世界之前還存在過一個世界?就是文明……唔……」

「……似乎沒有?」

好吧,遠星只能放棄當時有其他倖存者的想法。

「倒是有過這樣的神話故事……但是據說都是訛傳。」

嗯……

「怎麼?」

「這個世界有,魔法嗎?」

「魔法?」

「就是,嗯……有能量,然後就可以做一些很厲害的事情。」

「元素力?」

「這種能量現在叫做元素力嗎?」

「嗯……有很多種不同的元素,比如我就是火元素。大部分的人最多掌握一種元素,倒也沒有什麼高下之分……」

「倒也沒有?」

「掌握光元素的人大多都來自閃光組織……他們自詡擁有『最純淨』的元素力,但相反的影元素卻從來沒人反對過。」

「嗯……那麼,如何才能運用呢?」

「額……就這麼用啊,比如……嘿!」

她從身上的箭袋中取出一支箭,然後蓄力射了出去。蓄力的同時箭頭慢慢染上了火。

遠星感受着她和周圍的能量變化。

「唔……像這樣?」

遠星嘗試在面前召喚出一個火球。

「嗯……好像很不熟練的樣子呢。」

只見面前是一團煙,裡面偶爾蹦出幾個火星。

「我叫湖遠星,嗯……來自另一個埃斯卡迪亞的燈籠鎮。」

「湖遠星?聽起來不像是一個名字呢。」

「這就是我的名字。至少我也想不起來自己有什麼別的名字了。」

「那好吧,但是你現在要去哪裡呢?可疑人士沒有出入的憑證的話,是不能進入城內的。」

「其實在最一開始醒來的時候,我在一個遺蹟裡面……怎麼說呢,周圍好像有好幾個沉睡的人。看他們並沒有醒來,我就只好先走了出來。

「只可惜我能量不夠,也解不開那個機關……」

「能量不夠?」

「所以我說了,我感覺現在這個世界不是我以前在的那個世界——雖然我也回不去,也不想回去,那場大戰應該也毀滅了那裡——當時的那個世界並沒有分離的元素力,而是都是叫魔能,也不是對應的元素髮出對應的效果。」

「元素的話……倒是可以轉化。」

「轉化?」

「比如風元素可以……嗯,『擴散』一些元素,之類的。」

「唔……也許我可以掌握好幾種元素呢。」

「就這點火星,怎麼可能嘛。」

「我以前是大魔法師呢——也就是『賢者』。雖然現在說出來你也不會信……但是轉化這一點倒是提醒我了,也許我可以搜集好幾種元素,然後把它們轉化成原來的能量。」

「聽上去有點……奇妙。」

「但是這種情況該怎麼辦呢……我確實沒有什麼合法身份,但是我得儘快行動起來了。」

這種人到底可不可信呢……瑪莎想。

「嘛……要不……先帶你去……審訊室?」

「審……審訊室???」

靠,反手把我送進橘子裡啊。

「那,沒辦法,可疑人員還是得按可疑人員處理啊。」

「唔……一起來怎麼就坐牢了……」

……

椅子對桌子。

「嗯……」遠星不安地看着瑪莎和她身旁的另一位女士。

「咳。」

一聲咳嗽打破了現場的冰封。

「我是月城守衛的隊長,簡。」

「嗯……簡女士,您好。」

「就叫簡隊長啦。」瑪莎小聲提醒遠星。

「……叫什麼名字?」

「湖遠星。」

「我問你叫什麼名字。」

「湖遠星。就叫湖遠星。以前大家都是這麼叫的。」

「……真是奇怪的名字。從哪裡來?」

「……我就是在城外的遺蹟中醒來,然後出來就看到了城門,就找到這裡了。」

「城外的遺蹟……莫非是……深淵?」

「深淵?」

「就是影元素的組織,和光元素的閃光組織差不多。」瑪莎解釋道。

「他們雖然不怎麼招募,也沒怎麼宣揚自己,但是他們暗地裡在各處製造投放魔物,引起騷動……」簡隊長越說越氣,似乎馬上就要和他們開戰一樣。

「……不認識。話說回來,我也沒掌握哪怕一個元素啊。」

「你?沒掌握元素?……這更可疑了,明明你身上……嗯?」

「隊長?」「他的身上有能量留下的沉重氣息,但我卻不知道這是什麼能量……也許就和他所說的一樣,真的不是元素力。」

「瑪莎有向簡隊長提到大魔法師的事情嗎?」遠星問。

「什麼大魔法師?」簡隊長一臉疑惑。看起來瑪莎沒有和簡隊長說。

「在之前,就是上一個世界吧……我曾是大魔法師,也稱賢者。但是我沉睡了這麼久,醒來的時候,周圍的能量所剩無幾。也就,等於是什麼都做不了。」

「所以,你現在沒有有效的身份證明,也沒有生活技能,嗯……」

「不過,幾位可以隨我前往遺蹟嗎?」

「嗯?」瑪莎和簡隊長對遠星主動提出的請求感到奇怪。

「至少我認為,去了那裡,就可以證明我的身份,和為什麼我要走出遺蹟來到這裡。一切與遺蹟本身的情況有關。」

「……好吧,至少這次,我可以信你一回。」簡隊長答應道。

……

「真奇怪,我記得上次巡邏的時候這裡還沒有東西來着。」

「也許和我醒來把門打開了有關——畢竟說是遺蹟,但實際上也是我之前設計的掩體。」

「掩體?」

「當時戰爭爆發到最後,世界即將毀滅——怎麼會毀滅先不管——我提前很久就籌備了這個掩體,然後在最後一刻施法嘗試躲過一劫。」

「然後呢?」瑪莎越來越好奇了。

「然後的事情和當時發生的事情我現在還想不起來。記憶是有解凍的過程的,我沉睡的原因很可能是受到了某些會影響思維的……災變因素,我想不起來具體叫什麼了。」

說着說着,他們便走到了遠星當時沉睡的地方——雖然遠星沒有認出來。

「這裡應該就是遺蹟的入口大廳。然後是,往……這邊,吧,我們去秘密長廊。」

「……怎麼又是沒聽過的地方。」簡隊長有點懷疑自己的判斷了。

「秘密長廊是掩體內部的領頭組織的所在地。我應該是在……第七號房間甦醒過來的,每個門上面會有標號。」

一路上也只有這一條路線上的門是打開的。也理所當然,因為其他地方應該是沒有別的活人了。

「這裡就是長廊了。」

「也只有一扇門是開着的。就是那個房間吧?」

他們走進7號房間。

顯示屏發出微光。上面的文字和遠星走的時候沒有太大不同。

「這些是……什麼文字,似乎沒有見到過。」

「嗯……言語相通但文字不通嗎。」遠星雖然習慣了這種異世界轉生的基本套路,但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感覺還是不同的。

「嘛,先不管這些,」遠星引導他們看向艙體,「這裡面是當時活下來的其他人。」

「當時活下來的其他人……也就是說他們現在……」

「還活着。」

「還活着?」瑪莎和簡隊長有些吃驚。

「……雖然不清楚這是什麼技術,但是……怎麼說呢,」簡隊長的心裡有些矛盾,「我不能排除這種情況確實發生的可能性。」

「手冊,手冊……在這裡。嗯,」遠星翻開手冊,「如何解除休眠。」

遠星走到她們身邊,把手冊放在三個人都能看清楚的位置。

「需要擁有足夠多的能量以喚醒艙體內的人員。考慮到尚未預測出災變後魔能的恢復情況,假設為最壞情況,即第一個喚醒的人周圍沒有任何魔能,則應當尋找其他形式的能量。首先,化石燃料等實體形式的能量來源仍可以以較低但穩定的速率轉換為魔能。其次,考慮到之後收集到的魔能可能強度較弱,這部分能量在正常的輸入端輸入時需要選擇以低速率輸入。若遇到了此裝置無法識別的能量,請轉化為原始的魔能。本裝置附帶一個不保證運作的實驗性轉化裝置,見下。」

之後是配圖,有具體的位置與操作步驟。

「聽起來很深奧呢……隊長知道是什麼意思嗎?」

「也就是說,元素力並不是這個裝置的驅動力,也不一定能作為這個裝置的驅動力,而不一定能作為這個裝置的驅動力,也就意味着可能不能喚醒……嗯,請問該怎麼稱呼呢?」簡隊長問。

「……古代的人,之類的?不過他們當然都是有名字的就是。」

「這也就意味着,」簡隊長似乎明白了什麼,「你的甦醒,就是為了喚醒這些人。」

「嗯……也許吧,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感覺,自己從萬年的夢中突然醒來罷了。好吧,也許我可以從這個遺蹟的來歷說起。」

片刻,遠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然後緩緩說道。

「這個遺蹟是我們的掩體。為什麼要建造掩體?因為要躲避災變。而災變是什麼,為什麼會災變?簡單來說,那就是人禍。人禍,簡單來說是兩側吵架,然後拉全世界陪葬。而陪葬的結果,就是又產生了你們。

「為什麼是『人禍』?為什麼那麼肯定就是人的緣故?這就是之前提到的,世界是怎麼毀滅的。在這一次災變之前,就已經發生過一次災變。

「從那個世界的源頭開始來說,最先嶄露頭角的是掌握了魔能——你們可以理解為這個世代的元素力——的人。他們也曾擁有過光輝歲月,但是隨着魔能隨意使用,魔能的紊流逐漸積聚,然後,便是第一次的災變。這場災變毀滅了很多魔法造物,抹去了許多當時的魔法師,而不使用魔能,靠着魔能以外的世界規則發展的人,此時迅速擴大自己的勢力,在道德的制高點上將魔法側的人投入了長達數個時代的歧視與小圈子發展的模式。自此,也就有了兩側,大家開始對立起來。

「而事情在我出生的那個時代,發生了一點轉機。兩側的人逐漸認識到了兩側合理的部分,有些人開始謀求融合,漸漸的魔法師的小圈子社會又一次要回歸到主流社會中。但好景不長,這種融合導致的摩擦越來越大,最後以我沒有預料到的速度,爆發了最後的衝突。然後,就是大家都想着拉世界陪葬,以及還有一些人準備,嘗試躲過一劫,或者說,準備再做那個後來居上的人。

「為什麼是人禍?因為魔法側拉世界陪葬的方式,就是人為製造紊流。換句話說,親手製造並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當然啦,潘多拉的魔盒也是一個典故,簡單來說是一個裝滿了一切負面要素,和希望的盒子。當然,原版的故事裡,希望還沒飛出盒子,就被關在了盒子裡。

「……然後,便是現在。可以看到沒有人後來居上,只是不知為何,世界的再出發是那麼快,足夠撐到這個裝置快要能量不足的時候把我喚醒。也許這就和魔盒的希望一樣?也許是這樣。」

簡隊長和瑪莎開始慢慢消化這些內容。

「唔……好繞啊。簡隊長,什麼兩側,什麼吵架,我有點不明白……」

「……元素力的使用,會導致災變?」簡隊長的關注點顯然有些不同。

「嗯。魔能由於過度使用,在很久很久以前,產生了紊亂。生靈塗炭是生靈,但魔能是世界規則的一部分,最終在第一次災變後,仍能保有原來的形式,穩定了下來。第二次災變便不只是過度使用魔能,而是故意讓魔能產生紊亂。故意的力量很可怕,它可以放大後果,至少讓魔能不再能以魔能的形式存在——最終分裂,特化,變成了這個世代的元素能。嗯,我還是習慣叫能量。」

「所以……」瑪莎有些不滿自己被忽視了。

「兩側就是使用元素能的一側和不使用元素能的一側。吵架只是各自看各自不順眼的衝突,沒有真正的原因,只有事實的藉口。」

「唔……」瑪莎繼續思考。

「現在,我得先試試元素能可不可以轉化——以及,最好能討口飯吃……」

事情一下子變得現實起來。

「嘛,總之吧,」遠星按照指示把某個自己都不太記得的面板拉出來,調整出一個接受面,「先對這個接收板傳遞能量吧。」

「這個我擅長,讓我先來吧。」瑪莎有些興趣。

「嗯……不過,我倒是很好奇什麼才是傳導。」遠星說。

「……就,讓這塊板燒起來?我也不知道,我也沒見過這個機器。」

「嗯……」

「唔……哈!」一團火球噴涌而出(從哪裡呢?這個問題事後大家都沒回憶起來),彈在板上,便被吸收了進去,消失了。

面板的顯示屏上浮現出一段文字。

檢測到能量輸入。形式推測:自然火焰/特化火類型能量流。
轉化完畢。警告:能量種類不是最佳,且不能安全轉化為所需要的能量。此能量不一定能用於裝置的運作。

「嗯……」大家聽了遠星的轉述,思考片刻。

「簡隊長呢?要不也來試試吧?」

「……好吧,既然事已至此,也沒什麼壞處。不過……」

「不過?」遠星和瑪莎不知道這個轉折意味着什麼。

「不過,遠星得答應我一個要求。看在你沒有隱瞞太多事情的份上,我也許可以幫你搜集一些幫助。但是,在你有了這個世界的身份以後,你必須加入我們,加入月城守衛,而月城守衛隸屬於埃斯卡迪亞的『騎士團』……我想你應該知道我的意思。」

「……好啦好啦,我也知道我沒別的選擇。不過……可以是兼職嗎?」

「『兼職』?」

「嘛……舊世界的魔法師有津貼,科技側那邊我要是申請也會給我經費,但是現在,要維持研究,只靠一個飯碗的話……會有點吃力,可以的話,打很多份工就好了。」

「……這些事情之後再議。說回這個裝置吧。嗯……如何講風的力量傳導給這塊板子呢?」

「嗯……我看看,應該可以再調整一下,」遠星看了看手冊,把接收板的一些額外部件拉了出來,變成一個風車一樣的形狀。

「好了,試試吧。」遠星示意道。

「……」房間內緩緩出現了氣流,而這股風很快變成了螺旋狀,讓小風車急速旋轉。

檢測到能量輸入。形式推測:機械能/物質傳動類能量流。
轉化完畢。提示:能量種類不是最佳,轉換效率較低。

主顯示屏上的能量槽也恢復了一些。

「所以……還有別的疑問嗎?」遠星問道。

「其實我之前就一直在想,你也不一定得來自『舊世界』吧。」

「嗯。」遠星看着簡隊長,只是微笑着。

「也完全可以是,這個遺蹟從異世界穿越過來,所以你當然感受不到原來的能量了。」

「嗯。你說得對。不過我當然預想過了,之所以我如此堅定……我換個說法吧,請問我有說過,這個遺蹟是我唯一接觸到的舊世界遺產嗎?」

簡隊長很快理解了他的意思,但又有點懷疑。

「嘛,沒錯,我知道證據不足——不過,我是不是真的完全『巧合地』和瑪莎撞上了呢?」

「呃,」瑪莎一臉不解的樣子,「什麼嘛,你明明是被我發現的啊?」

「回憶一下。你在出口,能看到什麼?」

「出口?遺蹟的出口對吧?」

「嗯,沒錯。」

簡隊長和瑪莎回憶了一下自己走過來的路。

「所以,如果我從門這裡出來——」

「看到的,是塔米斯海。」

「……原來那片海叫塔米斯海啊。」

「是的。雖然叫海啦,但是實際上也不大。」

「總之,我出來是看不到有什麼城的。只有下山很長一段時間之後才可以。那麼我為什麼鼓足了信心,認為這下面是有人的呢?萬一是白費力氣,那可就危險了。」

瑪莎的思緒被遠星帶着思考下去。

「這裡,我就得再說一說當時的衝突了。總之呢,衝突爆發之前,我就已經差不多籌備好了一個可以用於檢視整個星球的魔法。最終,我一共部署了兩個主體系,一個是近地的探針,一個是遠地的定位。近地的探針當然是沒有了,但是遠地的定位,由於災變的影響範圍優先,所以還是完好的。也就是說,我要找個辦法讓你們知道它的運作。」

「嗯……距離遺蹟西南方向34千米的地方?」

「我看看磁場……嗯。以防萬一,千米多長?」

簡隊長稍微比較了一下從這裡到城門的水平距離。

「一路沿線看過去,首先是跨過了月城,然後是一段空地,然後是……村莊,村莊,村莊,村莊,有個十幾個,然後是……另一個城市?」

「是日城吧。」瑪莎接道。

「……挺準的。有點意外。」

「所以,你們終於可以接收我了?」

「看樣子,也沒法拒絕了,不是嗎。」

嗯……遠星想,看來要暫時過一段苦日子了。

然後,慢慢收集能量吧。

if-end:重啟

在掩體的頂部,遠星站立着。手裡是最新的那一份法陣的草稿。

控制氣息……調動能量……匯聚凝集……釋放——

魔能釋放的光芒圍繞着,慢慢升起一個領域,嘗試將掩體緩慢吞噬。

壓迫感逐漸漫過理智。但不知為何,遠星又感到很放鬆。明明一切匯聚一點,但又仿佛和平常一樣。

有一種……既視感。一種恐懼、無奈,和一種信心、安心。

離世界解體還有——

要來了。

1分鐘。

掩體已經覆蓋了大半。

為什麼這麼冷靜呢……他想。他不準備加快或者什麼,只是依然按照自己的計劃執行着。

30秒。

覆蓋完畢。厚度疊加。

10秒。

進入掩體。

……為什麼感覺這麼熟悉,他想。他甚至覺得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已經不需要說了。

5秒。

但仍要嚴陣以待。確認魔能儲量。

4秒。

不算少。

3秒。

然後。

2秒。

便是。

1秒。

迎擊。

亂流的壓迫感瞬時沖入遠星的鼻腔。

然後是強烈的電流感。它侵蝕生物的思維,嘗試把完整嚴密的邏輯架構破壞殆盡。這就是混沌。

在混沌面前思考混沌的本質。這很有趣。也許按照一般的劇情,是要先回憶回憶人生,回憶回憶親人,回憶回憶人生中最重要的那些部分,也就是回憶殺。但是這裡並沒有對手等待遠星去殺害。或者說,如果有回憶殺,那麼遠星要殺害的,就是世界規則,是長生天,是普遍意義的造物主,是基本的物理規律,是自己賴以生活的一切。

換句話說,這場人禍,根本沒有贏家,也從來不會有任何贏家。

他有一種自己參透了一切的感覺,但是他又清楚地,模糊地,告訴自己這是假象,告訴自己否定的否定構成鏈條,告訴自己還要撐下去,告訴自己活下去是有意義的。

他告訴自己虛空的彼岸沒有意識,只有世界殘酷的規則,而嘗試使自己陷入毀滅與癲狂的正是飄忽不定的自己。

是嗎?

是的。思考玄幻星空的本質是必要的。

但——

沒錯,是的,就是這樣。我們不知道此刻的誰是正確的,而我們又可以無限地這樣否定下去。

……

是的。世界規則一直都在那裡,而人們也只是利用了世界規則。他們利用世界規則造就了這場災變,而這場災變也在吞噬遠星。

而……

而猜疑的鏈條告訴我們,我們可以質疑對方是災變的產物,是吞噬遠星的存在。

……是。

你可以質疑我為什麼一直在占據話語的主導權,我可以質疑你為什麼在嘗試反對我。

沒錯。

為什麼不能有第三方呢?

為什麼不能有第三方呢?

為……哦。第三方來了。

第四方。

第五方。

這是世界規則的引導。也是我的引導。

所以?

所以我問你一個問題。

一個問題。

你是誰?

我是湖遠星。

你不是湖遠星。

由鴨子類型,只要我看起來是湖遠星,行為上也是湖遠星,從各個特徵上來看都是湖遠星,那我就是湖遠星。

歸納推理固然有用,但是不具有邏輯上的嚴密。

你也不是湖遠星。

就算有鴨子類型理論,你也指不出我有哪一點不像遠星。

但是你也不能嚴密證明你是湖遠星。

當然不能。現在是什麼狀況,我們很清楚。沒有時間騰出來證明我自己是我自己。

我們是誰?

我們在哪裡?

……

你答不上來。

你也答不上來。

而我可以排除我不在遠星的心智空間裡面。

嗯。

你知道遠星的心智空間的樣子嗎?

我當然知道,我是湖遠星。

那為什麼你不回答?

你明明清楚。

你也清楚。

我們在等什麼?

等破綻唄。然後把另一方擊垮。

也許你忘了考慮——

話沒說完,「多餘」的幾方就消失了。顯然,是剩下來的兩方干的。或者其中一方干的。

動手了啊你。

不是你,是嗎?

不是我。

當然也不是我了,對吧。

就是你。

你能證明嗎?你能證明你是最先出現的兩方中的一個嗎?

這是一個無休止的邏輯迴環。

你在迴避我的問題。

我不證自白。

那好。也就是說,單線程思考變成了對話,是合理的事情。

……是合理的事情。

你遲疑了。

團結更有助於撐過難關,不是嗎?

那也是各自退一步,我也沒看誰退了一步吧。

那就……

「……老師,老師!」

莉茲的喊聲將遠星喚回現實。

身處外層風暴的遠星,被自己剛才那段未知意識帶來的屏障隔開於他們之外。

每走一步都很困難。每走一步都是意識被無盡打斷與干擾。

魔法師在精神狀態很差的時候無法正常施法,容易回火。然而,遠星卻自行開了一個屏障,把自己和他們隔開了。

沒錯,是災變。

……一決——

不對。我確實沒法分辨哪些屬於我,哪些屬於外加影響了。

……勝負!

莉茲他們看着遠星在風暴中自我毀滅,但又自我保全。遠星以外的所有人免遭災變的影響,而他卻在風暴中前途未卜。

「不行,我要——」

「你是瘋了嗎?!」裡奇一把拉住莉茲。

「我能讓老師送死嗎!」

「這是他自己選擇的!」

「我——你——」

哈。

唔……呃……

這就是「大魔法師」?可笑。

逐漸的,他意識到,隨着意識多次的模糊進出,那條界限已然模糊。他清楚地聽到了屏障外的爭吵。

該離開這世界啦!

一擊。

一閃。

Crepusculum dimmintwinka微光薄暮——

「只有看似弱小須臾的微光……才在漆黑的虛空中,找到衝破束縛的微小希望。」

災變。混沌。災變愈是災變,混沌愈是混沌,但微光的力量,指引着遠星,不斷突破。

屏障慢慢減弱。就在莉茲掙脫裡奇時,遠星恰好衝到了這邊來。

其他人見勢,趕忙將兩個人拖回安全陣地,然後迅速重新布置了另一個屏障。

「啊……嗯……嗯?嗯。謝謝。」

「僅憑這個屏障終究是擋不住的,這些能量流還是太強烈了。」

「嗯。會停息的。」

「別這麼樂觀了,再怎麼說,遠星大人也跟我們說過……嗯?」

「嗯。」

從痛苦的思想掙扎中掙脫出來的遠星很快接受了事實。

「能把我救出來,說明,這股能量流已經減弱了。不是嗎?不必過分擔心——但一定要加強看守。」

「……是!」

這之後,隨着災變的逐漸停息和遠星一眾帶領的準備,他們成功重返地表,尋找了可能潛在的倖存者組織,建立了新的國度——

「就叫……埃斯卡迪亞吧。」

「……啊?還叫埃斯卡迪亞嗎?」

「歷史是輪迴的嘛——再說了,改名我也叫不順。」

「行吧……一切按照遠星大人——」

「停,從三分二十七秒之前我就不應該被這麼稱呼了。就叫遠星,大家都是朋友。」

「……好的,呃,遠星。」

會議結束得很順利。舊時代的對立一筆勾銷,比舊世界最偉大的小提琴手的泛音還要明亮的未來就在眼前。

「不過吧,」遠星之後回到家,和莉茲和裡奇他們閒聊的時候說,「歷史是會輪迴的。所以,也許我們也有可能繼續陷入對立?」

「嗯……依我的拙見……」

「嘛,我清楚——不過也是螺旋上升啊,哪能有那麼順利呢。但是,」遠星看着窗外百廢待興的世界這樣說道:

「如果能迎來我心中的那個融合的未來,那我的秘密也就可以無憾的告訴大家了。」

「秘密?」

「現在還不行哦,欸嘿。」

……

未名殘章/43 - continues

未名殘章/42未名殘章/43 | 未名殘章/44